第411章 皮肉之伤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047字
  • 2019-06-14 08:01:16

看见是沉陌,两女颇感意料之外。白捕开口道:“沉陌,怎么是你?莫非你和杨七一样,喝醉酒之后就睡不着吗?啊!你的脸怎么受伤了……敌人在哪里?”沉陌额头上的伤口已然凝血,暗红一道,有些触目惊心。

沉陌微微一笑,说道:“呵呵,刚才被你出声吓跑了!”黑捕皱了一下眉头,问道:“敌人是?莫非是花花太岁?”沉陌摇头道:“不是花花太岁,是车臣国杀手楼的玲珑杀手孟锏。”白捕哦了一声,道:“竟然是他……看来,他对你怀恨于心,一直暗中跟随着我们,想伺机报仇呢……你的伤势不要紧吧?”

沉陌摇头道:“皮肉之伤罢了,不碍事!”顿了一下,又微笑道,“呵呵!三更半夜把你们吵醒了,万分过意不去……嗯,孟锏遁远了,追之不着,眼下没事……好困啊,都回去睡觉吧?”黑捕淡淡道:“你去睡吧!我们暂时不困。”

沉陌道:“不必担心!就孟锏一人来寻仇而已,并没有其他杀手楼的成员……我们还是安心回房去休息吧……”黑捕横了他一眼,有些不耐烦地说道:“都说了我们不困……要睡,你自己快回去睡吧,不必管我们。”沉陌顿时明白自己关切过头了,尴尬地笑了笑,没再多说什么,转身回房去……

回房之后,看见清白剑客斜躺在床上,鼾声如雷,沉睡如猪,不禁无语:“在江湖上混了十数载了,好歹也称得上老江湖了,但宿醉之下,竟是睡得如此之沉,一点警醒的意识都没有,也不知道把他抬出去扔进江水里,他会不会醒转得过来?”他摇了摇头,走到桌子前,从茶壶里倒出一碗茶水来,先喝了一小口,然后剩下的就用来清洗额头的伤口。

清洗完伤口,涂上金疮药,之后无事,站着发了一会儿怔,待到眼皮打架,招架不住之时,便爬上床去,扯过被子一盖,蒙头睡去。余夜无事。

第二天,日上三竿,清白剑才迟迟醒来。醒来之后,耳中听到一阵轻微的鼾声,他侧头一看,只见沉陌的嘴巴弯成一轮月牙,嘴角兀自残留着口水之痕,不禁莞尔:“哈哈,想不到有比我李纲更贪睡之人……也不知道这家伙此刻做了什么春梦?竟是笑得如此欢颜……哎呀,太阳都快晒屁股了,这个……要不要叫醒他呢?嗯,算了,还是不打搅他的美梦了,悄悄离开就好!”

清白剑客简单整理了一下衣物,背上包裹,最后朝沉陌又看了一眼,见他依旧美梦香甜,自言一句:“后会有期!”说罢,举步走向门口。

出得房门来,清白剑客朝左右方向看了看,见风三笑等人的房间紧闭着,心中便想:“也不知道黑白双捕等人醒来了没有?要不要与她们辞别哩?”犹疑了片刻,最后他还是决定不辞而别,一昂首,迈着大步朝楼梯口行去。

“沉陌,三笑,白捕,黑捕……嗯,一共有六人……给他们留下一辆马车和一匹马应该可以了吧?多出的那一匹瘦马,我就骑走……”清白剑客一边在心中盘算着,一边朝马厩行去。

来到马厩,看见马车和马匹都在,便心中料定风三笑等人都还在。走过去,来到那匹他与沉陌共乘的红色瘦马之前,拍了拍马脖子,自语道:“马兄!有劳你了,陪我走天涯去吧。”解开缰绳,翻身上马,驾的一声吆喝,从偏门离开了客栈。

出了客栈之门,往右转,一直朝南走了约莫十来丈,正要左拐向东。霎忽之间,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抬头一看,只见一支整齐的兵马迎面走了过来,披坚执锐,气势巍峨,杀气腾腾,行人避之惶惶,如遭瘟疫。

清白剑客游历江湖久了,见多识广,区区一支百来人的官兵,根本吓不到他,夷然不惧。但所谓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他的原则是,碰见官兵,能避则避,尽量不去招惹。所以,一看见这么一支杀气腾腾的官兵,他赶紧避让到旁边去。

奈何,他不想惹麻烦,麻烦却主动找上了他。蓦然之间,只见一个中气略显不足的声音大笑道:“哈哈!当真是冤家路窄啊!清白剑客,别来无恙?”

“声音好熟,是谁?”闻笑声,清白剑客突然心中一凛,朗声问道。笑声听起来有些耳熟,不过一时之间无法确定是那一位熟人罢了。他凝神扫去,只见一片人头颤动,青一色的朔风盔,看得两眼昏花,一时之间找不到开口发笑之人。

“哼!竟然连本太岁的声音都认不出来,看来阁下不过就是废物一个罢了,留在世上何用?”顿了一下,声音又加大了一倍,喝令道,“兄弟们!并肩子上,把他拿下了。”一声令下,只见众差役如苍蝇逐臭一般朝清白剑客扑去。

“花花太岁,是你!中了心魔点穴手竟然没事?哈哈,想抓我,没那么容易,驾!”拨转马头,朝客栈奔了回去。一确定是花花太岁,他顿时就明白了花花太岁带这么一大帮人手为何而来,必定是为了找风三笑寻仇才来,所以他赶紧跑回客栈去报信,叫醒风三笑等人早做准备,免得到时落入了重重包围,不好突破。

“想逃?没门,快追!”花花太岁大叫一声,策马紧追。十来丈距离,疾马飞驰,两三个呼吸的时间罢了。很快,只见清白剑客骑马直接闯进了水云间之中。

店掌柜看见一人骑马闯进酒楼来,横冲直撞,破坏了好几张桌椅,心头肉一痛,正要开口牢骚几句,忽然间,马蹄之声大作,他朝外一看,只见一队官兵气势汹汹包围了过来,顿时吓得脸如土色,噤若寒蝉,躲到柜台之下,缩成一团,战战兢兢。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花花太岁雪恨,一日都拖不得。风三笑,快滚出来受死吧!”等手下一百多号人马把水云间团团围困住之后,花花太岁便开口叫嚣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