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不阴不阳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040字
  • 2019-06-13 08:00:12

“奇怪!今天的酒量怎么好像变小了?”也不知道为何,几杯黄酒喝下,沉陌就感到肚子里面好像有一团火焰在焚烧,身子变得燥热起来。他正想到门外吹一下冷风,清醒一下。不巧,杨七要走,于是他就跟在杨七的身后走到门口,顺便送他一下。

岂料,有人却误以为他是舍不得杨七。只见梦小柔朱唇一启,取笑他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又不是生死离别,走,就让他走呗,又不是日后再也见不到,何必作出依依惜别的小儿女姿态来?还送到门外呢,真是笑死我啦,咯咯咯……”

柳如姻逃婚一事,沉陌若说自己没伤自尊心,那是自欺欺人,虽然刚才他口上说出“强扭的瓜不甜”之言,主动把婚事解除了,表面上很洒脱,实则他的内心却是十分悲愤,烦躁不已,这也是为什么这次他明明所喝下的酒水并不多,但身子却燥热无比的缘故。

此刻,他听了梦小柔的冷嘲热讽,顿时无名火起,回头瞪了她一眼,嘴角一斜,冷笑连连:“哈哈!小丫头片子,你又不是我肚子里面的小虫子,如何又能洞悉我内心的真实想法?杨管家是我什么人?只不过就见过两次面,一同喝过几杯酒而已,朋友都谈不上,我为何就舍不得他走?我送他到门口,只是出于礼貌罢了,不像某些人,没大没小,不知礼数为何物,真替她的长辈感到汗颜!”

沉陌脸上有一道猩红的刀疤,平常看着就有些邪恶,此刻他一旦冷笑起来,更是凶恶,甚至显得狰狞。梦小柔本来趾高气昂,被他这么一凶,气势顿时弱了下去,弱声道:“凶什么凶嘛?我……”沉陌瞪眼道:“我什么我?我现在只想喝酒,不想跟你多作争辩,请你管好自己的嘴巴,莫要说出些难听的话来刺激我,否则……”说着,一步一晃地回到座位上,抓起酒坛自顾往碗里倒酒,捧起便喝,不去理会其他人对他的怪异眼神。

梦小柔被他如此凶巴巴地数落一顿,委屈得几欲掉泪,望向梦小嫦,叫屈道:“嫦姐,他、他简直太可恶了……”梦小嫦轻轻扯了一下她的衣角,摇头道:“小柔,他分明喝醉了,说话的语气不分轻重,你就别跟他一般见识好么?再说了,柳如姻逃婚一事,对他而言,不啻于是一种侮辱,他心情不好,这本可以理解,你就别触他的霉头啦!”梦小柔气哼哼道:“嫦姐!你、你竟然帮外人一起欺负我,我、我不理你了,哼!”说完,一旁生闷气去。“哎!你这丫头……要我怎么说你好?”摇了摇头,缄口不再言。

清白剑客把酒满上,端着杯子来到沉陌的面前,笑吟吟道:“俗话说的好,男人靠征服天下来征服女人,女人靠赢得男人来赢得天下,大丈夫何患无妻?只要努力把武功修到绝顶,登上了权力的巅峰,还愁没有女人来投怀送抱吗?沉师弟,你就不必为了女人而烦心啦……来!此刻,我们今朝有酒今朝醉,干了!”说完,脖子一仰,酒杯见底。

“好,说得好,干了!”沉陌微微一笑,端起酒坛,咕嘟咕嘟,一口气喝完剩下的大半坛。等他喝完了,砰的一声,把空坛子重重放下,清白剑客又道:“沉师弟!我的朋友张君羽以及好几位好友都死在了流萤寨之中,当时急着跟你去营救柳如姻,一些善后的事情我都还没去做呢……我打算明天一早就去慰问一下他们的亲属……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喝完这一顿,也不知道何时才能聚首?今朝有酒今朝醉,现在,就让我们尽情地喝吧,不醉不休,干!”

这一顿酒,一直喝到亥时人定,众人才散去,各回房间作息。刚好,水云间就只剩下四间空房,都被风三笑包了下来。黑白双捕一间,梦小嫦和梦小柔一间,沉陌和李纲共一间,风三笑掏的腰包,他理所当然自己就独享一间。

回房后,仍觉喝得不痛快,沉陌便吩咐店小二再送来两坛刀烧子烈酒,又和清白剑客对饮了起来。一直喝到酒水都涨到了喉咙,实在灌不下了,两人才作罢,和衣往床上一躺,呼呼睡去。

半夜忽然尿急,沉陌起身小解。房中找不见夜壶,他只好摸索出房,走到后花园,来到一株铁骨铮铮的老梅树下。他刚把裤头解开一半,忽然间,后颈寒风一紧,一股森冷的杀气骤然来袭,阴寒刺骨。

他惊觉有人偷袭,来不及多想,急忙矮下身去。只见一根袖箭掠过他的头顶,笃的一声,钉入梅树之中,没羽不见。

“是谁放冷箭?出来!”沉陌转过身之时,并没有发现敌人的身影,当下他便开口喝道。“沉陌,竟然毁去老子做男人的尊严,我要把你碎尸万段,受死吧!”声落,只见一人如一片黄叶,轻飘飘从屋顶跃了下来,落到沉陌的面前。

沉陌凝神上下打量,只见对方蒙着脸,根本无法看清五官外貌,身高七尺,虎背熊腰,身材十分健壮,手中拿着一对玲珑锏,长而无刃,有四棱,上端略小,下端有柄三股叉。

“哈哈!”沉陌忽然开口揶揄道,“你是‘玲珑杀手’孟锏?什么叫毁去你做男人的尊严?莫非我那一脚真的就把你孟阴阳变成了孟不阴不阳?”手下败将,根本不足畏惧,他在认出对方的身份之后,顿时就不再那么紧张,身子放松了下去。

孟锏两眼之中尽是仇恨的火焰,熊熊燃烧,他死死盯着沉陌,恨声道:“我恨不得将你食肉寝皮,拿命来!”说完,揉身扑上,右手一挥,手中的四楞锏发出呜呜的破空之音,狠狠砸向沉陌的脑门,同时左手一撩,刺向他的下阴。

一上来就是攻击下阴,招数十分阴毒,看来,他是以牙还牙之辈,沉陌踢烂了他的命根,他也要把沉陌的命根打烂,否则实在无法心理平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