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水云间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063字
  • 2019-06-12 20:00:08

紫凤镇,水云间。

沉陌、风三笑、李纲、杨七、梦轮回、梦小嫦、梦小柔、纪小玲、纪小珑九人围着一张楠木八仙桌坐着,觥筹交错,酒兴正酣。

杨七端起酒杯邀沉陌道:“沉少侠,来,杨七敬一杯。”沉陌道:“好!共饮一杯,干!”两人脖子一仰,同时把酒倒进了肚子里面,面不改色。

杨七接着问道:“沉少侠,接下来你怎么打算?”沉陌略作沉吟,道:“我沉陌这一生如无根浮萍,到处流浪,日子混一天是一天,根本就没有什么长远的打算……”望了黑白双捕一眼,继续道,“至于,接下来怎么打算,我打算还是跟随在两位女神捕的身边,与她们一同缉捕那血手魔盗吧!她们两姐妹一直认为我沉陌就是血手魔盗,这个黑锅若不去除,实在叫人无法轻松起来呀!”

清白剑客讶然道:“什么?两位纪姑娘,你们认为沉师弟是血手魔盗?这怎么可能!血手魔盗听说也就是近两年才从黑手神偷演变过来的,而这两年时间,沉师弟都是待在门派之中,根本不曾外出过半步,他怎么会是血手魔盗呢?”

白捕说道:“之前我们确实怀疑沉公子是血手魔盗,现在既然有你清白剑客为他作证,我们只好就相信他是清白的了……沉公子,我们姐妹俩现在敬你一杯,就当赔不是!”说着,黑白双捕同时举起杯子,脖子一仰,一饮而尽。

白捕掏出一方丝绢,把嘴角的酒迹擦去,又道:“听小嫦提及过,沉公子的左臂是新近才断,想必你的身上一定背负着一桩血仇吧?”沉陌道:“我的手臂确实是最近才被别人砍断的……嗯,是了,白捕,你怎么忽然说起这个?”白捕道:“呵呵!对不起,沉陌,我不是有意把你的伤疤揭开……我只是想说,若你有自己的仇要报,那就不必跟着我们姐妹到处跑啦,应该静下心来,把武功练好了才好去寻仇。”

沉陌叹气道:“断臂之仇,不能不报,只是……哎!敌人的恐怖完全脱离了武功的范畴,就算我把武功练上一百年,也未必是对手,这仇,并不好报……再说吧,现在我对血手魔盗产生了兴趣,若不与他较量一番,实在无法静下心去练武,是故,还是让我跟在你们的身旁吧,毕竟你们是捕快,擅于追踪之术,容易把他找出来。”

风三笑嘴角上扬,微微一笑,忽问:“沉陌,断你一臂的是什么人?很厉害吗?是不是真不可战胜哦?”沉陌犹疑了一下,道:“那人叫刀霸天,隐居在天南山,不知你们有没有耳闻过?”风三笑晃首道:“天南山?倒是游玩过一次。至于刀霸天,却是没有听说过!”顿了一下,接着道,“号称刀霸天,莫非他的刀法很厉害?”

沉陌道:“回想当初他那一刀劈下来,至今仍后悸不已……他悬浮于半空之中,身子不动,只是轻描淡写地挥了一下手中的兵器而已,寒芒一闪,隔着数丈的距离,我只感到手臂一痛,低头看时,手臂就没了,根本无从反抗,也来不及躲闪,简直太恐怖了!”

梦小柔一脸向往道:“悬浮于半空?照你这么描述,那他简直已不是人,而是神仙啦,世间真有神仙吗?”沉陌想了想,说道:“也许有吧!我认识一位道长,曾听他说过,道术修炼到一定程度可成为鬼仙,法力无边,呼风唤雨,而鬼仙进一步修炼,可成神仙之境,但不知真假。”

梦轮回一脸不以为然,道:“神仙之说,太过玄乎了,我们且不谈这个。这酒喝完,我打算回梦府去……”望向梦小嫦,忽然问道,“小嫦,你出来的目的是为了寻找风三笑,现在人找到了,你打算随我一同回梦府呢,还是继续游玩去?”

梦小柔叫道:“轮回叔叔,你说的并不对,嫦姐出来的目的并非只是为了寻找三笑哥哦,还有另一个目的,那便是为了见识一下这个精彩的江湖……好不容易才出来一次,还没玩尽兴呢,不回去,家中又没什么事情,回去做什么?我们要继续玩个一年半载才回去,嗯,一年半载也许长了一些,但至少也要十天半个月才行嘛!”

“你这鬼丫头,就只知道玩!”梦轮回狠狠瞪梦小柔一眼,问梦小嫦道,“小嫦,你怎么打算?”梦小嫦嫣然一笑,道:“轮回叔叔,你就自己先回去吧!请你告诉我爷爷,就说我们再玩个十天半个月就回去,有三笑保护我们,我们不会有什么事的,叫他老人家放心。”

风三笑朝梦轮回庄重点了一下头,道:“大管家,你且放心,有我看着她们两姐妹,不会闹出什么乱子来的,请你代我向梦老爷子问一声好,就说最多一个月的时间,我风三笑一定会把她们两姐妹送回梦府去的。”

梦轮回颔首道:“风三笑,你的刀法是我见过的所有人之中最好的,有你看着她们两姐妹,我自是一百个放心……好吧,预祝你们玩得开心。”说着,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道,“时候也不早啦,那我就先回去了……诸位,后会有期!”朝沉陌等人拱了拱手,随后离席而去。

梦轮回走后,众人继续喝酒闲聊。大约半个时辰之后,杨七已喝得一脸酡红,他朝窗外看了看,天色向晚,惊觉道:“啊!不知不觉,夕阳已下了西山……再喝,只怕我就要醉趴下了,嗯,我还要赶回柳府去,这次就喝到这吧,有机会,他日再共醉一场。诸位,告辞!”说完,起身离座,朝门口走去。

沉陌出言挽留道:“杨管家,你已喝醉,而且天色很快就黑了下来,实在不好赶路,何不留宿一夜,没必要这么急着回去吧?”杨七头也不回:“不用啦!我这人与别人不一样,一旦喝醉了酒,反而睡不着。”他说自己喝醉了,然而他吐字清晰,根本不像喝醉的样子,他的脚步又快又稳,很快就从门口消失不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