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寒风寺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043字
  • 2019-06-12 12:01:15

杨七看了花花太岁和刀老大两人一眼,疑惑道:“两位朋友为何不下马哩?”花花太岁和刀老大仍然一脸木然,不吭声。杨七只感到奇怪,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问沉陌道:“这两位不是跟你们一道的朋友么?”

沉陌道:“是跟我们一起的,但不是朋友。”杨七又问:“那他们是?”沉陌道:“后面那一位真实姓名不详,人称刀老大,前面那一位叫花落生,他的绰号叫花花太岁!”杨七道:“花花太岁?他就是花花太岁?”

梦轮回插话道:“不错!他便是花花太岁,而且他承认你家小姐就是他掳走的,他正准备带我们前去寒风寺解救你家小姐呢……哈哈!但现在你却告诉我们,你家小姐已经找到了,那么……”说话之间,眼神一凛,盯向花花太岁,喝道,“花花太岁!说,你把我们引去寒风寺到底有什么图谋?莫非想借血蝠王之手杀死我们?”

这时,花花太岁镇定了下来,长长叹了一口气,道:“我早跟你们说过了,柳如姻长着什么样子,我根本就不知道,但你们非要迫我承认是我把她掳走,不然就让我品尝一下错魂指的滋味……嗯,我承认我花花太岁一生锦衣玉食,养尊处优惯了,根本经受不住半点折磨,所以贪生怕死之下,只好屈打成招了……至于血蝠王霸占了寒风寺云云,纯属子虚乌有,都是我瞎编出来的,目的无非就是想给寒风寺制造一些麻烦罢了,若问我为何这么做?起因却是很简单,仅仅就是因为我看不惯寒风寺那帮秃驴的嘴脸,想给他们一点教训而已……事到如今,我花落生已无话可说……风三笑,要杀要宰,快给个痛快吧!”

风三笑嘴角一扬,淡淡说道:“我风三笑的刀不饮懦夫的血……你们走吧!立即就给我消失。”刀老大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问道:“真的放我们走?”风三笑道:“趁我没有反悔之前……快滚!”

“风三笑,今日之辱,我花落生记住了……走着瞧,很快我就会回来找你们报仇的!”说话间,把马掉转头,鞭子一挥,驾的一声,绝尘离去。

望着远离而去的花花太岁,梦小柔嘟起了小嘴,道:“就这么放走他们了吗?那花花太岁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留着他的小命,只怕会有许许多多的姐妹毁在他的手中,为何不一刀把他们杀了?”

风三笑道:“反正他们中了我的心魔点穴手,很快就会变成一个没有一丝内力的废人,杀了他们,反而便宜了他们,就让他们做一个废人好啦!”

梦小柔蹙眉道:“只是他临走之前放下狠话,说要回来报仇,万一他转眼就带人回来找我们的麻烦,那该怎么办?毕竟他是这里的地头蛇,而他的老子又是一郡之首,相信他手中所掌握的力量不小吧,就这样放走他,只怕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何苦?”

沉陌道:“怕什么?面对皇帝老儿手上的十万禁军,我沉陌都不怕,区区一个太守,有什么好怕?若他真敢找上门来,我便让他竖着来,横着离开……”梦小柔朝他吐了一下舌头:“呸!自吹自擂,也不怕风大把舌头给闪了。”

“嘿嘿!事实如此,不相信就算了。”沉陌干笑了一下,不再跟她纠缠,转过脸去,问杨七道,“杨管家!如姻姑娘到底是被谁抓走的?是在哪里找到的她?”

杨七道:“其实根本没人把她抓走,是她自己玩失踪而已!”沉陌苦笑道:“哦!我明白了,你家小姐根本就是想逃婚……”杨七叹道:“哎!我家小姐从小就任性妄为,连员外都拿他没办法。”

沉陌道:“如今员外差你来找我,想必一定有什么话要你传达给我吧,员外怎么说?是叫我回去完婚呢,还是想悔婚?”杨七正色道:“员外的为人,说一不二,乃是重信重义之人,他吩咐我把你找回去,择日完婚。”

沉陌沉吟良久,悲凉道:“强扭的瓜不甜,既然你家小姐看不上我,那就算了吧……沉陌何德何能,如何配得上你家小姐?就请你回去告诉员外一声,就说我沉陌自惭形秽,根本配不上他的女儿,自愿放弃婚事……”

梦小柔瞪了他一眼,道:“沉陌,你吃错药了吗?像柳大小姐这么好的妻子哪里找去,你竟然轻易就言放手,简直就是脑子进水了……什么强扭的瓜不甜?告诉你,什么瓜煮熟了都一样甜!错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啦,哼哼!今天有个如花美人给你当媳妇,你竟然不知争取……我看,就你这个条件,除了柳员外,还会有谁肯把女儿嫁给你?”

“这个梦小柔,实在无法了解她了……她不是一向都瞧自己不对眼吗?按说若自己讨不到老婆,她应该拍手称快才是啊?为何自己一开口说退婚,她就这么大的反应,莫非……难道她跟柳如姻有仇,因此恨不得柳如姻插到自己这坨牛粪上?真是,女人心,海底针,摸不透呀……”对于梦小柔的异常反应,沉陌颇感预料之外,对她出于什么心理?他想破了脑袋都无法把握,摇了摇头,道,“小柔姑娘,择偶如择鞋,大小自知,你就不必替我瞎操心了。”

梦小柔把小嘴撅得老高:“哼!说我瞎操心,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本姑娘懒得跟你多说。”说完,别过头去,不再理睬沉陌。

杨七盯着沉陌的眼睛看了半会,问道:“沉陌,你真的下定决心退婚了吗?”沉陌重重点了一下头,道:“大丈夫何患无妻?我沉陌才十七八岁而已,太早成家,未必潇洒……我决定了,还是多等上两年再考虑这终生大事吧!”

杨七道:“太早成家,未必潇洒。好!说得好,为了这一句,当浮一大白。走!眼下已无紧要之事,不如大家就倒回紫凤镇去,找家酒楼痛饮一场如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