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百花酿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097字
  • 2019-06-10 08:00:00

寒冬之夜,冷风阵阵。得得声响,冷清的大街上忽然出现一辆马车及一匹红马。赶马车的是一名半百老者,精神抖擞,一脸刚毅,一看便知是练家子。

红马衔尾跟在马车的后面,始终保持在一丈左右的距离。马背上坐着两人,前面一人约莫二十出头的光景,相貌俊逸不凡;后面一人左脸有一道伤疤,给原本秀气的脸庞平添一抹邪气,左袖空荡荡,是一名独臂人。

“咦——”

行至一家酒楼之前,马夫忽然收缰勒马停了下来,他抬头看了一眼酒楼的招牌,嘀咕道:“百凤居!招牌取得倒是颇气派,却不知菜色如何?”

“管他菜色如何?此刻我梦小柔已别无他求,只要有一碗热乎乎的米饭填肚子就满足了。”车厢某女子估计是饿到了饥不择食的地步。

“呵呵!我风三笑的要求也不多,只要有一壶热酒润一下喉咙就好。”

这时,店小二迎了出来,殷勤招呼道:“几位客官快里面请!本店是镇上最好的酒楼啦,好酒好菜应有尽有,若是住宿,还有几间上等的客房空着哩……”

梦轮回道:“我们既吃饭也住宿……嗯,我们自己进去找位置坐下就好了。小二哥,麻烦你先帮我们把马牵去马厩照料好。”说完,他跳下马车,风三笑等人也纷纷下车。

“是!”店小二上前接过马缰,笑着脸道,“这位爷,你请放心,小的一定会把你们的马照料好。”说完,牵马自去。

当下,沉陌也从马背上跳了下来,跟在众女的后面步入酒楼。而清白剑客则骑马跟在店小二的后面,随他一同先去马厩。

底楼空空荡荡,并无其他客人。沉陌等人随便在角落找一个避风的位置坐下。众人刚坐下没多久,店小二很快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他的手脚倒是挺麻利,当然,与他一同出现的还有清白剑客。

沉陌向清白剑客招手道:“师兄,这里来坐!”清白剑客朝他点了一头,落座在他的右首。

店小二等众人都坐好了,便开口问:“几位客官要来点什么?”

梦小柔抢先开口道:“你们店有什么招牌菜?统统端上来就是。”

风三笑接着道:“小二哥,就照她的吩咐去做吧,银子少不了你们的……这是一块碎银子,算是你的小费。”说着,他掏出一块足有半两重的纹银丢给店小二。

“是!”店小二拿了银子乐呵呵退下,准备饭菜去了。没过多久,便见他从厨房里出来,手里提着一大壶茶水,他朝风三笑走近,微笑道:“小的已跟大厨说了,你们的饭菜很快就可以端上来,请少待片刻!嗯,几位先喝口热茶暖一暖身子吧……是了,本店有上好美酒——百花酿,要不要来一壶?”边说边替众人倒茶水。

风三笑端起茶杯准备饮下,一听百花酿之名,便停下,道:“一壶哪里够?至少三大坛,快去!”店小二应了一声是,放下茶壶,匆匆跑去地窖取酒。少顷,只见他抱着两只青色的酒坛出现。

店小二把酒放在风三笑的面前,说道:“这百花酿是传承五百多年的好酒,远近驰名,请几位慢慢品尝。这两坛足足装有二十斤了,若是不够,再吩咐小的。”

风三笑道:“好!你先忙自己的去吧,喝完了再叫你。”

“是!”店小二应了一声,当即退下,奔二楼去。只见他蹬上二楼,来到天字厢房,也不敲门,径直推门进去。厢房内,酒气冲天,只见五名粗壮的汉子醉倒于地,东倒西歪,不省人事,嘴里兀自时不时冒出一两句醉话,说的什么?自然听不清楚,不过动一下脚趾头也能想到,无外乎有关金钱和权利之类,而美色肯定免不了会涉及,酒色酒色,酒与色本是一家。

店小二摇头低语道:“都是一群酒色之徒!”他蹲下身去,使劲把一名秃顶汉子摇醒,“刀老大!醒来,醒来……”

店小二叫了将近二十来声,他的手脚都摇得酸麻了,这位刀老大才悠悠睁开半只眼,连打两声酒嗝,喷出浓浓的酒气,不悦道:“打搅大爷的春梦,找死么你?”

店小二忙赔不是,“小的不敢,请刀老大原谅!”

刀老大乜斜着醉眼,问:“有什么事?”

店小二凑近他的耳朵,低声道:“楼下刚进来了四位绝色美人儿,刀老大你要不要下去瞧一眼?”

“绝色美人儿?”一听到美人儿三个字,这位刀老大顿时清醒过来,两眼冒桃心,涎着口水道,“当然要瞧一瞧……”

楼下。梦小柔一口将杯中的酒水饮尽,吧唧了一下樱桃一般的小嘴,道:“好酒!原以为酒水都是辛辣不能入口,想不到这百花酿却是这么好喝,香醇可口,比蜜糖还甜……这真的是酒?”真是少见多怪,竟不知有甜酒这一品类。不过这也不能怪她,要怪就怪她的长辈,到她长这么大了才让她出来闯荡江湖,害她成了名副其实的头发长见识短。

黑捕道:“当然是酒,而且是好酒。不过,净喝酒,没有菜肴,不能尽兴啊!”她一脸酡红,看样子是醉了,也不知道她喝几杯?

白捕的脸色也是微红,道,“是哩!这什么大厨?到现在连第一道菜都没上?手脚未免也太慢了吧?”

风三笑叫道:“小二!小二!菜好了没有?”

“来叻!小的就去厨房看一看……”噔噔声响,只见店小二匆匆忙忙从二楼奔了下来。刚走到楼梯中间,他忽然听到砰的一声大响,回头一看,见到一物骤然压来,大惊,想侧身躲避,但楼梯就那么窄,却如何避得过?顿时,店小二被撞倒,与那物体一前一后滚将下去。

啪!啪!

沉陌一直低头喝闷酒,此时他听得两声怪响,抬起头来,朝楼梯口一望,看见店小二被一名粗壮的醉汉压着,都没有挣扎,也不见惨叫,也不知道是摔晕了,还是都摔死了?

沉陌正想跑过去查探一下,清白剑客已抢先一步奔了过去。清白剑客探了一下两人的鼻息,道:“没事!只是昏迷过去而已!”一掐两人的人中,很快都醒转过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