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报应不爽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162字
  • 2019-06-09 20:00:14

“三笑!”与风三笑对望了一眼,从他眼中仍感受到浓浓的爱意,当下梦小嫦轻唤一声,不顾一切地扑了过去,两人紧紧相拥到一块,良久不分开。这,不能怪梦小嫦不懂矜持,当众投怀送抱。实是,在冰冷的地上躺久了,任谁都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这是人之常情,怪他不得。

清白剑客望向梦轮回,抱拳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李纲感激不尽,请教前辈的尊姓大名!”

梦轮回微微一笑,道:“李大侠客气啦!老夫叫梦轮回,是清柳镇梦府的大管家,叫我一声大管家或者直呼姓名都可以。”

沉陌忽然有问:“这吴门豪如何处置?”吴门豪穴道被制,动弹不得,侧卧于地,他自知难逃一死,索性不作无谓的反抗,一言不发,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梦小柔恨声道:“这老贼太可恶了,害得本小姐无法睡个安稳觉,看见他就倒胃口,快一刀杀了他!”

白捕道:“这种人若活着,不知将有多少无辜被他祸害,留不得,杀!”

清白剑客道:“此贼不死,李纲无法向死去的朋友交代,杀了吧!”

黑捕道:“此人临死仍一脸骄狂之气,不似可以渡化之辈,想必让他弃恶从善,比让狗不吃屎还难,还是杀了吧!”

梦轮回道:“既然你们都认为留他不得,那便杀了吧!”顿了一下,又道,“沉少侠,这剑还你,他的头颅便由你来割吧!”说着,把秋光剑扔还给沉陌。

沉陌接过秋光剑,低头对脚下的吴门豪大声道:“佛说因果报应丝毫不爽,果然是。吴门豪,一报还一报,刚才你不是很想置我于死地么?现在,我也懒得与你废话,原话送还给你——给老子见鬼去吧!”说罢,手起剑落,嗤的一声,鲜血飞溅,吴门豪立即身首异处。

清白剑客忽然说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眼下流萤寨的精英力量都基本铲除了,不过应该还有一小部分留守山寨,打铁须趁热,不如我们趁乘胜追击,现在就上山去,一举拔除它,免得让它继续为害人间。”

黑捕道:“好!除恶务尽。”

沉陌却不赞成:“庆父不死,鲁难未已,除非把山头移除了,这样山贼没有了立足之地,无法安身,地方才会太平,否则今天除了一个流萤寨,明天又来一个白虎寨,几时能休?还是算了吧!想必留守山寨的多是老弱病残,就对他们网开一面吧。再说了,柳如姻落在花花太岁的手上,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拖延不得,实不宜在其他事情上多耽搁!”

梦轮回道:“我赞成沉少侠的说法,救人要紧,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情。”

梦小柔打了一个哈欠,嘟嚷道:“困死啦,依我看,现在还是先回客栈睡觉吧!下一步怎么走,明天再作打算不行吗?”

清白剑客道:“呵呵!小柔姑娘所言极是,身体是斗争的本钱,养好身体最要紧,我们就先休息一番吧!”

白捕道:“也好!赶了一天路,没怎么歇息,确实有些困了。”

当下,众人一同返回鱼家傲。被吴门豪这伙强人这么一闹,小镇上下乱成一片,逃的逃,躲的躲。沉陌回到客栈之时,店掌柜和店小二都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竟然找他们不到。于是,风三笑和梦轮回就自己随便找个房间睡下。余夜无事,一觉睡得香甜。

翌日,小镇虽然平静了下来,但没有完全恢复正常。众人醒来,找不到店掌柜的身影,急于赶路,沉陌随便把两块碎银子扔柜台上,然后走人。

在龙阳集根本找不到吃的,众人便空着肚子赶了三里多路,大约在辰时来到一个叫乌井镇的地方才停下吃早饭。这早饭很简单,众人也就随便在路旁找一家小摊铺,一人叫上一大碗虾皮馄饨将就果腹。

早饭吃罢,众人不作逗留,上马继续赶路,朝禹州丹凤郡奔去。一行八人,多了风三笑、梦轮回和清白剑客随行。

这次,赶马车的活儿不再落在沉陌的手上,他倒轻松了许多。赶马车的是梦轮回,车中坐着四女及风三笑。

沉陌和清白剑客共乘一骑,跟在马车之后,沉陌就一条手臂,赶马不方便,自然由清白剑客骑在前面,他坐在后面。

一路上,虽辛苦,不过车厢内不时传出阵阵笑声,风三笑竟是颇得女人缘,与四女聊得投机。沉陌和清白剑客却没有话题可聊,都沉默着,各想各事。

马不停蹄,午饭也省了,在傍晚时分,众人终于赶到了目的地——丹凤郡。不过丹凤郡那么大,包括有大大小小共十七个乡镇,花花太岁的老巢在紫凤镇,而他们现在位于丹顶镇,中间还隔着一段不短的距离,沉陌找人问过了,两者相距近三十里,估摸还要赶上大半个时辰才能到达。众人一合计,决定继续赶路,不到达紫凤镇不作歇息。

半个时辰之后,夜色完全黑了下来,寒风凛冽,吹在脸上犹如刀割。此时,沉陌一行出现在凤嘴山下。“驾!”梦轮回一鞭挥下,催马疾行,叫道,“过了此山,紫凤镇就到了。大家再忍一忍,很快就有热乎乎的米饭填肚子了。”整整一天,众人就只吃了一碗馄饨,说不饿,那是装硬汉,自欺欺人。车厢内静悄悄的,死寂得紧,四女甚至饿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此山名凤嘴山,顾名思义,形如凤嘴,高百仞,十分巍峨。又行了大概半盏茶的时间,终于走到了山的尽头,尽头处,道路一折,向西延伸。又赶了一炷香的路程,墙瓦可望,梦轮回长嘘一口气,低着嗓子道:“赶了一整天,终于到地方了。”

“这万恶的花花太岁,害我们饿了一天肚子,我梦小柔咒他不得好死……哼!等会若落在我们的手中,我一定要他好看……”车厢内某人饿晕了头,胡骂一通。

“咯咯!要他如何好看?把他吊起来饿上三天三夜吗?”黑捕笑道。

“不!我才不让他饿肚子哩,相反,我要他吃得饱饱的……嗯,就把他的手脚捆绑起来,然后灌他一桶清水,胀死他。”梦小柔恨声道。

“最毒妇人心,看来不假,小小年纪,心肠就如此狠,若等她成为真正的妇人之后,那还得了?”沉陌心中一阵无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