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黄三秋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833字
  • 2019-06-08 20:01:44

“黄三秋,竟然是你?”吴门豪面无表情地说道,“确实,老子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天……论武功,我吴门豪比你强上不止一招半式,论人数,我流萤寨比你画屏庄多了不只十人八人……原以为,段红烛和鹤轻罗一死,双子山将是我吴门豪的天下,不曾想……我恨啊……清白剑客,老子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若不是你与我为难,老子又怎么会沦落到如此悲惨的境地?”

黄三秋不以为然,冷讽道:“武功高有个毛用?人数多顶个屁用?告诉你吧,杀敌制胜的黄金武器不是武功有多强,而是智慧有多大,江湖上混,拥有高强的武功固然重要,但脑子不够灵光,那将是永远登不上权力的巅峰……像你武功高过我又如何,现在还不是倒在我的脚下?像你流萤寨的人数多又如何,到头来还不是被别人杀得一干二净?”

有人说,在就绝对的力量面前,智慧有个毛用。但也有人说,在绝对的智慧面前,力量顶个屁用。力量与智慧相较,孰重孰轻?公说公有理,婆说婆也有理,只怕倾尽一江口水也难有断论,便不作深究了。

吴门豪神情一黯,丧气道:“罢了罢了!吴某并非输不起之辈……黄三秋,老子已懒得跟你多费口水,要杀要剐,快给老子一个痛快吧!”顿了一下,忽然又道,“不过,毕竟我们也是认识多年的老朋友了,在临死之前,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希望你可以成全。”

黄三秋问道:“什么请求?”吴门豪偏过头,目光横向清白剑客,说道:“吴某之所以沦落至此,全是此人与我为难……我的请求便是,希望你帮我将他大卸八块。”

清白剑客怒斥道:“可笑,真是可笑啊!人生的棋局是自己走的,自己无能,对弈失败,却把责任怪在别人的头上,见过好笑的,没见过这么好笑的……吴门豪,你只知道怪我与你为难,却不想我为什么与你为难?若不是你先残害我朋友的表妹,你以为我就很有闲情与你难吗?佛曰,随其缘对,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吴门豪,你为什么会没有好下场呢?你应该好好反省一下了,你这一生到底犯下了多少罪恶?”

黑捕附和道:“骂得好!坏事做绝的人还想得到善终,真是好笑。”顿了一下,又道,“黄三秋,快放了我们吧!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否则将来你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哈哈哈!”黄三秋大笑道,“老子才不管善不善终,老子只知道,若是放了你们,自己就对不住自己啦!”望向吴门豪,又说道,“吴门豪,其实就算你不作请求,我也不会放过这个什么清白剑客的……嗯,原本我就打算,男的,杀了,女的,统统都抓回去当压寨夫人,哈哈哈……”淫笑不已,口水垂下三尺,一副色鬼投胎的样子。

梦小柔大骂道:“呸!你是痴心妄想,本姑娘就算是死也绝不会做你的什么压寨夫人。”黄三秋一脸猥琐道:“小丫头,你很想死吗?这还不简单,等回来到山庄之后,老子就第一个成全你,老子的宝刀还未老呢,一定可以让你体验到什么叫欲仙欲死的感觉,哈哈哈……”梦小嫦低骂一句:“无耻!”

黄三秋大笑道:“哈哈!小娘子,莫非你不知道,大爷我本来就是一个打家劫舍的山贼吗?厚颜是我的武器,无耻是我的盾牌……嗯!现在不是打情骂俏的时候,等回到山庄之后,我再跟你们好好亲热亲热吧!现在,还是让我把这三个公的先解决了先。”说完,不再理会她们,目光一转,看向吴门豪,说道,“吴门豪,你的一身武功十分不错,练来不易,若就这么死了,未免太可惜了,不如……只要你肯低头臣服于我,我便大人大量,放你一条生路,并送你一场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如何?”

沉吟良久,吴门豪开口说道:“好!我答应你。从今往后,我吴门豪甘受你差遣,决不反悔。”舍生取义之类云云,那是用来毒害正人君子之辈的,他出身于绿林黑道,信奉的是——好死不如赖活着,生命至上。生与死,若是可以选择,他当然便不会选择死亡,他可不喜欢见鬼。

黄三秋从腰际摸出两颗鱼眼般大小的药丸,一颗乌黑,一颗墨绿,说道:“这墨绿色的药丸便是酥骨悲风的解药,只要你吞下去,毒性转眼间便化解,并且还增强内力,精神百倍。”顿了一下,语锋一转,说道,“不过,坦白说,我心中有隐忧,短时之内,无法完全信任你,对你还是有些不放心,所以在给你解药的同时,我必须在你的体内种下另外一种毒……当然,只要日后你表现出足够的忠诚,我自然就会给你解药。怎么样?接受还是不接受?”稍顿一下,又诱惑道,“君子报仇不假手于人,通过别人的手割下仇敌的头颅,你认为解恨吗?你不是很想杀死清白剑客吗?只要你点一下头,我立即便会让你站起来,然后不就可以自己动手啦?碎尸万段也好,挫骨扬灰也罢,一切都随你高兴,什么方式解恨就采取什么方式,意下如何?”

“你……”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任何事物都是矛盾的结合体,没有都是优点的人,也没有都是缺点的人,吴门豪一生大凶大恶,杀人无数,是十恶不赦的大枭雄,不过,他也并非一无是处,他身上也有一个优点,那就是——他重诺言,说出的话,从来不反悔。

现在,居然有人在他这唯一的优点上质疑他,当下他不禁很恼火,脱口就想骂人:你混账!不过念头一转,他还是生生忍住了,丧气道,“嗯,这个能理解,换作是我,我也不会立即就相信曾经是敌人的人……好吧,我接受!”

黄三秋颔首道:“请张嘴!”吴门豪依言把嘴巴张开,黄三秋屈指一弹,药丸化作两缕劲风,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不偏不倚飞进了吴门豪的嘴里。吴门豪把口水一咽,毫无迟疑地将药丸吞下肚去。顿时之间,只见他的脸色一青一红变幻着,同时周身冒起一阵氤氲的青气,这情形有些诡异,好像练功走火入魔一般,不过十息之后,他的身体一切就恢复了正常,脸色无比红润。

吴门豪一骨碌爬了起来,两手一捏,咯咯爆响,此时此刻,他的体内仿佛充满了力量,随时都会爆炸的样子。黄三秋并没有骗他,那绿色药丸一旦吃下,果然立即就化解了‘酥骨悲风’的毒性,并且提升了他的内力。至于是永久性还是暂时性提升?有没有副作用?暂时就不得而知了!

吴门豪站起来之后,先拱手朝黄三秋作了一揖,随后扫了沉陌等人一眼,身子一弯,拾起地上一把软剑,并顺便在黑白双捕两姐妹的胸脯各抓了一把,大笑道:“小娘们,敢拿剑架在老子的脖子上?不知死活!现在还点颜色给你们瞧一瞧,哈哈哈……”

黑白双捕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但都没有吭声。因为在胸脯被抓的时候,除了屈辱感之外,她们还有一股莫名的兴奋感,害怕一张口,可能是呻吟声,那便羞死人了。当然,若是吴门豪不懂适可而止,继续非礼她们的话,她们肯定不会逆来顺受,一定会誓死反抗,对他破口大骂,甚至屈辱之下,她们会选择咬舌自尽也说不定。

吴门豪并非好色之徒,正如他自己所说的,他只是因为恼火被别人拿剑架在脖子上,所以才故意报复而已。他并没有继续猥琐下去,目光如刀子射向清白剑客,阴声道:“清白剑客,本来老子恨不得立即就将你一剑剁成八块,不过想了想,这样未免太过便宜你啦,决不能教你死得如此痛快……嗯,且先让你苟喘一会儿,容老子细想细想,怎么也要想出一个特别的法子来伺候你才是呀!”顿了一下,忽然扭头看向沉陌,冷声道,“刀疤脸,至于你嘛,老子根本就没有兴趣陪你再玩,多看你一眼都感到恶心……给老子见鬼去吧!”说完,挺剑刺向沉陌的喉咙,身动如风,剑光如电,速度之快,令人匪夷所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