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酥骨悲风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328字
  • 2019-06-08 12:01:22

此次,随吴门豪追杀清白剑客的喽啰,人数也就五十来人罢了,除了吴门豪自身武功高强之外,其他人都是身手泛泛,并无出众之辈。论单打独斗,这些喽啰都不是清白剑客的对手,根本抵挡不住清白剑客的三招两式,很快便教他杀倒一片。

黑捕、白捕、梦小嫦、梦小柔等四女一开始聚在一块,隐在暗处,一旦发现敌人,一拥而上,很快便让她们解决掉,不费吹灰之力。四人一同出手,杀敌快则快矣,只是这样,遇敌的几率未免小了一些,白捕嫌效率慢了一些,她略一思量,作出决定——各自分散,各自杀敌。但随着众喽啰纷纷朝清白剑客拥去,很快她们复又聚到了一块。

此时,只见四女和清白剑客会合到了一块,五人连成一气,首尾照应,组成一个杀戮大阵,犹如绞肉机器一般,把敌人杀得人仰马翻,势如破竹,很快便把一干喽啰屠尽杀绝。

兔死狐且悲,看着手下一个接着一个倒,一向冷酷霸道的吴门豪不禁也会悲从中来,又惊又怒,又气又恨,恨不得将眼前的敌人统统碎尸万段。

只是对手并不好对付,他使出了浑身解数都无法将沉陌击败。单单一个沉陌已够他喝上一壶,更何况清白剑客等五人击杀了一干喽啰之后纷纷朝他围拢上来,大有将他瓮中抓鳖之意,这实在教他愤怒不已。

他几番发狠,使出同归于尽的招数,但都被沉陌巧妙地化解掉,这令他憋屈得几欲拿头撞豆腐,脸上的霸王之气霎忽之间荡然无存,取而代之者是一脸王八之气,心中萌生了去意:“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心念及此,忽然只见他使一招——画地为牢,身子一旋,挥刀成茧,刀光闪闪,刀气纵横,其势之密,泼水不进,其势之凶,削木为吏,将沉陌迫得后退半步。

他没有趁势追击,撂下一句:“刀疤脸!吴某与你誓不两立,今日之恨,他日必定十倍奉还,走着瞧……”说着,一个倒纵,向后掠退,速度之快,如风驰,如电掣,一下子与沉陌拉开了十丈距离不止。

沉陌冷笑一声:“想逃?哼,哪有这么容易……”说完,展开轻功,衔尾追去。

——鱼隐刀法,他才领悟了七八成而已,还没有完全偷学到手呢,他当然不会就这样放对方离开。再说了,一旁还有四大美女看着,若是让敌人说走就走,那未免也有失面子了吧?所以他不得不奋起直追。

“追!”白捕喊了一句,跟在沉陌在后面也追了上去。白捕一动,黑捕等四人也同时跟着动了起来,一起追杀吴门豪。虽然世俗有俚语——穷寇莫追,但她们更知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到头来,害人也害己,除恶务尽。

吴门豪有外号叫“鱼隐刀狂”,一手“鱼隐刀法”使将出来,如疯如狂,具有鬼神莫测之威,而他逃跑起来,身法更是如油锅里的泥鳅,滑溜得紧,沉陌等六人几次差点便将他截住,但都叫他钻空逃了出去。其身法之精妙,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沉陌等人都自叹弗如。

前面是一片枫树林,林间云雾缭绕,没有虫鸣,也没有夜枭叫,静得可怕,十分诡异。不过,后面追兵紧,对于吴门豪而言,根本就没有退路可走,所以哪怕前面是一片刀林,他也只好往前冲。他没有半分迟疑,纵身一跃,腾空飞起,如夜鸟投林一般投入了枫树林里。

一接近树林的边缘,沉陌等人感到一股莫可名状的寒意,惊觉林间可能有埋伏,便都停了下来,面面相觑。清白剑客张口,正欲询问:“追是不追?”然而,这时——

“呼!”的一声,只见一条人影从林中倒飞了出来,身子弓着,如煮熟的虾米,砰的一下,重重跌落于地,四脚朝天,好不狼狈。沉陌陡然心神一凛,偏头一看,发现这倒霉蛋不是别人,却正是刚刚逃进树林中的吴门豪。

吴门豪落地的那一刻,他发出一声闷哼,似乎这一跤摔得并不轻,也不知道他的屁股有没有摔成两半?只见他挣扎了一下,就地打了两个滚,猛地使一个鲤鱼打挺,一跃而起。不过不等他撒腿逃跑,唰唰两声,忽然只见两把锋利的软剑一左一右架上了他的脖子,叫他无法动作。拿剑逼住吴门豪的不是别人,正是黑白双捕。

白捕沉声道:“阁下已被逮捕,若不想变无头尸体,最好不要试图反抗和挣扎。”吴门豪却视她如无物,根本不当她存在的样子,理也不理她,而是眉毛一挑,对着树林大吼道:“何方鼠辈?竟敢暗算你家大爷……快滚出来!”脸色发青,须发皆扬,怒不可遏的样子。

“林中果然有埋伏,之前想着可能是吴门豪设下的埋伏,如今一看,吴门豪且遭了暗算,看来并不是……埋伏之人到底是敌是友呢?”沉陌心下有些疑惑不解,当下他朗声叫道,“林中是哪一位朋友,可否出来一见?”

空寂无声,根本没有人回应他。沉陌眉头皱了一下,正要提高声音再喊一遍,这时,忽然一阵怪风从林中吹了出来,暖融融。“严冬深夜里竟然吹来一阵春风?”沉陌心神骤然一紧,感觉不妙,急切叫道,“不好!这风来得古怪……大家赶紧屏住呼吸!”语毕,立即收敛气息。其他人闻言也急忙屏住呼吸。然而,砰砰声响,包括沉陌在内,众人如同弱不禁风的小女子,纷纷被吹到。

众人倒在地上,浑身酥软,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仿佛大病一场。沉陌修炼上乘内功——九重天心法,众人之中就数他的内力最为深厚,然而他也只是勉强挣扎了两三下而已,终未爬起,而其他人却是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如醉汉,如烂泥。

“哈哈哈……”就在众人惶恐不安之际,忽然林中响起一阵狂笑之声,声音之刺耳,不比杀猪声好听多少。脚步声响起,只见一人从林中走了出来,背负着两手,踱着方步,神情高傲,仿佛刚刚打了一场大胜战的大公鸡。

来人的身材十分高大,披着一件紫色大氅,夜风中猎猎作响,颇有几分大将军的气势,他走到沉陌的面前,冷笑道:“阁下以为屏住气息便没事了吗?我这‘酥骨悲风’岂是你想象中这么好对付的么?不需要经过肠胃,也不需要经过鼻子,只消皮肤沾上半点便会中毒……哈哈,我这祖传秘制的‘酥骨悲风’是不是称得上一等一的毒中之毒哩?”

说完,只见他飞起一脚,砰的一声,将沉陌踢得横移六尺,同时俯下身去,拾起地上的秋光剑,把玩了一下,目光一移,转到吴门豪的身上,大笑两声,道:“哈哈!吴门豪,你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天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