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鱼隐刀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985字
  • 2019-06-08 08:00:03

此时沉陌就藏身于阁楼之中。阁楼并非空楼,住着一家三口,之所以他们都没有动静,自然是——都被沉陌点了睡穴,沉陌出手重了一些,他们都沉睡如猪,别说旁人叫喊、打雷打鼓,即便天塌下来,两个时辰之内,他们也绝不会醒转过来。

清白剑客被敌人看破计谋,被一语击中要害,神情略显尴尬,半晌作声不得。吴门豪嘿嘿一声冷笑,又道:“老子只是打家劫舍的强盗罢了,根本就不是什么英雄好汉,老子也懒得跟你单打独斗……兄弟们,马前点,喂暗青子,杀!”一声令下,嗤嗤之声蓦然大作,只见数不尽的暗器纷纷射向清白剑客。

这些暗器五花八门,有袖箭、飞刀、飞蝗石、铁蒺藜、透骨钉等等。这些暗器从四面八方射来,密集如雨,若是一般人,除非长着三头六臂,否则穷于应付,稍不留神便会变成马蜂窝,饮恨当场,不过对清白剑客来说,对付起来,小菜一碟而已。

清白剑客虽然没有三头六臂,但他有两剑在手,右手使一把七尺青锋剑,主攻击,左手使一把三尺白刃剑,主防守,他的剑法,攻防兼备,攻势凌厉,防守绵密,攻击时一往无前,防御时固若金汤。此刻,只见他掣剑在手,凌空一舞,翩跹如蝶,矫健如龙,剑光霍霍,虚影重重,远而观之,便仿佛一口金钟将他浑身罩住,密不透风,泼水不进。

霎时,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只见所有暗器撞在了“金钟”之上,纷纷被击飞,根本伤不到清白剑客的半根毫毛,夷然无损。

外面已然开杀,生死之搏,情势危急,沉陌自然不会躲在阁楼里面袖手旁观。在点苍派两年的日子里,他就这么一个比较谈得来的朋友,清白剑客的生死,他决不能不顾不问。就在众喽罗集中精力拿清白剑客当靶子练习暗器手法的时候——

倏然,砰的一声,只见一块门板蓦然被震飞,从阁楼的第三层飞落,不偏不倚,当头向吴门豪压来,呼呼风紧,来势如山。

吴门豪冷哼一声,神色如常,不慌不忙,待木板落到头顶三尺的时候,蓦然他出招了,只见他从腰间抽出一柄有如莲鱼一般的薄刃,内力一激,寒芒暴长,右手一扬,白光骤闪,一连闪了四下,三横一竖,在虚空中划出一个大大的“丰”字,嗤的一下,红色坚实的门板便被他方方正正地切成八块,纷纷掉落于地。

吴门豪冷笑道:“哼!果然有埋伏……何方神圣?快滚出来吧!”回应他的是——砰的一声,又有一块一模一样的门板飞将下来,不过这一次的目标并非吴门豪,而是站在他右边七步开外的一名绿发喽罗。

“喋喋!”绿发喽罗怪笑一声,不惊不惧,不避不让,他效仿吴门豪,依样画葫芦——抽刀,挥刀,回鞘。刀光一闪,十字破空,门板被均匀分成四块。

他的身份是喽罗而不是头目,他的地位屈居于吴门豪之下而不是凌驾于其上,为什么?如今看来,是因为他的功力逊色于吴门豪,挥刀的速度也及不上吴门豪快。

不过,看上去,他似乎对自己的刀法很满意的样子,只见他嘴角上扬,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一些得意之笑。然而,他的笑十分短暂,如昙花一现罢了,转瞬之间,很快却变成了恐惧——

门板裂成四块,纷纷掉落,就在第四块触地的那一瞬间,突然,咻的一声,只见一道人影从木板的后面闪了出来,跟着寒光一闪,噗的一声,绿发喽罗根本来不及反应,甚至他连惨叫之声都无法叫出,顷刻之间被一剑劈成两半,死相惨极。

擒贼先擒王的道理,不是沉陌不懂,本来他也想藏身于第一块门板之后直接刺杀吴门豪,只是他一眼就看出吴门豪功力不凡,没有把握一击成功,于是退而求其次,选择对他的手下先下手。

沉陌一剑毙敌,震惊当场,他没有停顿,毫不心软,趁着敌人错愕的一刹那,手中的秋光剑猛然一挥,咚咚声响,又有两颗人头滚地。这时,靠近他一丈范围之内的喽罗才反应过来,骇然后退,不过有两人退得稍慢,相继做了沉陌的剑下亡魂。

一眨眼的工夫,连取五命,沉陌的凶悍,此刻在众喽罗看来,堪比恶魔,令人胆战。只见众喽罗纷纷后退,抽出兵刃,怒视着沉陌,但都是怯而不上。沉陌停了下来,拄剑而立,不再追击,他扫了敌人一眼,最后把目光定在着吴门豪的脸上,兀自冷笑。

吴门豪一脸平静,不惊不怒,不悲不喜,对沉陌的凶悍,他仿佛视而不见,对手下的惨死,他根本无动于衷,只见他眉毛一轩,逼视着沉陌道:“刀疤脸?秋光剑?哼!此等利刃,岂是你一个只有一条手臂的半残废配得上?拿来吧!”语气之中充满了不屑与蔑视,根本不把沉陌看在眼里,好霸道的一个人,目无余子。说罢,只见他身子一晃,瞬间便欺近了沉陌的身前,右手一探,使一记龙爪手,径直抓向沉陌的咽喉——

沉陌平生最恨的便是别人拿他脸上的刀疤来取笑,既然对方不顾及他的面子问题,在他的伤疤上撒盐巴,那么他也不必跟对方客气了。当下他冷哼一声,脚步一错,向后滑开半步,同时反手一撩,秋光剑蓦然化作一道闪电直直奔向吴门豪的胸膛。

铮的一声,眼看秋光剑即将洞穿吴门豪的心脏,但在那电光石火的一刹那,吴门豪突然变爪成掌,横着一拍,一股大力便将秋光剑震偏开去,轻颤不已,嗡嗡不绝。好在秋光剑乃是百炼精钢铸造而成的宝剑,坚韧无比,若是寻常刀剑,只怕经不住吴门豪这么一掌,早就折断了。由此看出,吴门豪的功力决非泛泛。

吴门豪一掌震偏秋光剑,身子一旋,绕到了沉陌的身后,冷笑一声:“哈哈!看走眼了,想不到阁下有两下子……就让吴某人陪你玩几招吧,看刀!”说话间,右手一挥,五指并拢,作刀切向沉陌的后颈,至半途,蓦然寒光一凛,只见一柄薄刃从衣袖中滑入了他的手掌之中,形如鱼,泽如霜,正是他的独门兵器——鱼隐刀,此刀锋利无比,沉陌若是教他这么一刀切中,毫无疑问,脑袋肯定立时搬家。

只是沉陌会傻愣愣地引颈就戮吗?当然不会!只见他竖剑于前,陡然转过身,叮的一声,刀剑相击,迸现出一圈绚烂的火星……

沉陌突然杀出,大大地减轻了清白剑客的压力,虽然暗器仍不断地射向他,但数量已大大减少,对他不再构成威胁,无法牵制住他的行动。嗖的一声,清白剑客忽然飞身跃下,落到沉陌的附近,大喊一声:“杀!”红着眼,挥剑杀向周围的敌人……

这边,众喽罗根本不是清白剑客的敌手,清白剑客犹如虎入羊群,大开杀戒,顿时之间,血肉横飞,惨叫连片。

那边,沉陌舞动手中的秋光剑,剑影霍霍,犹如长空雪飘,而吴门豪挥动手中的鱼隐刀,刀光闪闪,仿佛漫天霜降,两人以快打快,眨眼之间斗了三四十来个回合,兀自未分上下。

黑手神偷,无往不利。沉陌能够闯荡出这偌大万儿,大半要归功于迷踪步的玄妙。倘若他被断去一腿的话,只怕便会要了他的命,从此一蹶不振,但眼下他只是被刀霸天断一条手臂而已,武功虽然肯定有所减退,但退步不是很大,没有影响他继续济身于一流高手之列。

在江湖上,沉陌的名头比之吴门豪要响亮得多,而他的武功比起吴门豪其实也高上半截,虽然如今沉陌断了一臂,功力不如前,但在百招之内取吴门豪的性命,他还是做得到的,之所以现在两人激战了好几百来个回合仍旧不分胜负,这只是沉陌有所隐藏,故意为之罢了。

这却是为何?起先吴门豪不是在言语之中取笑他脸上的刀疤吗?这不是触了他的逆鳞了吗?他应该恨不得一剑将吴门豪劈成两段才是啊?本来,沉陌一开始也是想尽快把敌人解决掉,但十来个回合相斗下来,他发现吴门豪的刀法十分精妙和新颖,这对于喜武入痴的他来说,不啻于一个不小的诱惑。于是乎,为了见识吴门豪这门鱼隐刀法的全貌,他便有意与之斗成平手,一边对战,一边偷学。

一旦,当他认为鱼隐刀法不再神秘的时候,想必那将是吴门豪命丧黄泉之时了吧?只是偷学领悟一套陌生的刀法岂是那么容易?在凡间界之中,或许只有刀霸天这等悟刀成道的鬼仙人物才办得到吧?至于凡夫俗子之流的沉陌,纵然他的武学天分再好十倍,也是很难做得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