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 白衣人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198字
  • 2019-06-07 12:00:35

圆月楼,风花雪月之地,是女子卖笑赚生活的大苦海,是浪子买醉混日子的温柔乡。作为龙阳集最高档的青楼,平时进出的不是财主,就是才子,反正绝无穷酸和白丁。

这天夜晚,是龟奴小春子当班。夜深了,街上行人寥寥,没什么顾客上门,于是他就趴在柜台上打瞌睡。半睡半醒间,他忽然听到一阵马蹄声,只道有生意上门,赶紧起身,小跑至门口,向外一张望,看见数骑奔来,马上之人都是青一色的壮年大汉,长相粗犷,或提刀,或拿剑,一股剽悍的气息扑面压来,好不肃杀。

小春子心中蓦然咯噔一下,暗叫不妙:“不好!不是财神驾临,而是恶煞上门……”他虽然年纪不大,十六岁而已,但他从小在圆月楼长大,见过的世面不少,什么人可以巴结,什么人不能招惹,他心中自有明断,他一眼就看出这些壮汉来路不善,一惊之下,赶紧把门闭上。

不得不说,他确实很机灵,动作也敏捷,然而他的运气实在不怎么好,简直背到家了,就在大门将合上,只剩下一条小缝的那一刹那,忽然咻的一声,一支袖箭破空飞来,不偏不倚,穿过门缝,射中了他的眉心。“啊!”的一声惨叫,可怜的小春子就这样结束了他短暂的一生,他直挺挺向后一倒,陈尸于地,两眼圆睁,死不瞑目。

一名红发喽罗喝道:“兄弟们,手脚麻利一些,统统都杀了,不要留下任何一个活口!”说话间,他飞身下马,手执丈二红缨枪,一马当先踹开大门,踩着小春子的尸体闯了进去。

“好生奇怪,偌大一家青楼,竟然就只有一名龟奴值夜?”两眼贼亮,目光如鹰,来回搜寻了两遍,除了脚下躺着一具死尸之外,再没有发现其他猎物,他不禁心中狐疑,回头招呼同伙道,“可恶!都如缩头乌龟躲了起来……我们上二楼去!”说着,冲向楼梯口。

噌噌声响,十八级台阶,两三个呼吸的时间,他便登了上去。然而,才上二楼,尚未站稳阵脚,突然间,他感到左边膝盖一痛,一个立足不牢,向后摔倒,滚将下去。幸好后面跟着三个倒霉鬼给他当垫背,否则这么重重一摔,那便不是两眼冒星星这么简单了,而是——不是脑袋开花,便是屁股开花。四名喽罗犹如滚地葫芦一般从楼梯上跌了下来,有的四脚朝天,有的嘴啃泥,两眼冒金星,半天爬不起来。

“几个蝼蚁一般的小喽罗,竟然口出狂言……哼!就凭你们这么点微末本事,也敢出来杀人放火?统统滚蛋吧,不要打扰本少爷喝花酒,否则……被杀光的是你们自己,快滚——”倏然间,一个威严的声音如洪钟一般响起,最后一个滚字更是有如滚雷,嗡嗡不绝,震耳欲聋,仿佛狮子吼,将其他两名后面进来、没有来得及上楼梯、幸免于难的喽罗震晕,又仿佛惊堂木,将四名摔晕的喽罗惊醒。一声断喝,把清醒的人震晕,把晕眩的人震醒,这究竟是如何邪异的一种音波?

红毛喽罗一骨碌爬将起来,他感到膝盖除了微微有点麻痹之外,并无大碍,心中忖道:“可恶!老子一向小心谨慎,竟然还着了道儿?看来对方一定是一个大高手……”当此情形之下,危机暗藏,大敌环伺,他实在没有过多的闲情去仔细检查膝盖,左顾右看了一下,没有发现敌人的身影,便破口大骂道:“混蛋,那个龟儿子竟然暗算老子?快滚出来!”在他看来,迫敌人现身,最凑效的法子莫过于辱骂,只要把他的祖宗十八代骂上十遍八遍,最多十八遍,除非他的祖上是千年老龟,否则一般人都是沉不住气,乖乖现身出来。

果然,这法子很管用——

“哼!一群不自量力的小人物,本少爷给机会让你们逃命,竟然不知道珍惜,现在……本少爷忽然改变主意了,你们……都见阎王爷去吧!”声音冰冷,不带任何感情,仿佛死神的宣判。

“呸!老子身长九尺,落在阁下的眼中竟然是小人物?却不知阁下身高几许?”想必,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形容的便是这一位?

“本少爷就在你们的身后,想知道我的身高么?自己回头看!”不知何时,门口忽然出现了一人,身材适中,不高不矮,不胖不瘦,面如冠玉,唇红齿白,玉树临风,白衣胜雪,好俊逸的一位须眉男子。

“笑我辈是小人物,老子还以为阁下一定是额头触天的大人物,不想……原来却只是一名六尺来高的矮侏儒,哈哈哈……”

“匪五,你懂个屁,大人物和小人物的区分岂是以身高来衡量?小人物,小气量的人物,大人物,大嘴巴的人物,应该这样理解才对吧?”这一位的见解更是独树一帜。

“阁下是什么人?”还是这一位红毛喽罗比较正经一些。

“送你们上西天的人!”白衣人冷漠道。

“哼!大言不惭。”红毛怒道,“兄弟们,亮家伙,一起上!”咣啷声响,六名喽罗纷纷亮出兵刃,有大刀,有长剑,有斧头,有狼牙棒等。

“杀!”红毛又大吼一声,率先出招,只见他手腕一抖,红缨枪先在虚空中划了一个半圆,随后如灵蛇出洞,闪电般扎向白衣人的小腹,快,准,狠。

红毛一动,其他五人也不甘落后,纷纷舞动手中的兵刃,各自抖出看家本领,一涌而上。这情形,便犹如一群恶狼抢食,凶险之极。

眼看即将被乱刃分尸,然而白衣男子依然镇静自如,不慌不惧,负手而立,兀自冷笑,眼前的凶险,在他看来,似乎只如家常便饭一般,等闲视之,根本不放心上。这等表现,或看出他自大,轻视敌人,也漠视自己的生命;或看出他自信,艺高胆大,胸有成竹。究竟,他是那一类?

就在那电光石火、千钧一发间,突然他动了,身子一旋,扶摇直上,同时只见他从腰间掣出一把弯刀,冷叱一声,一挥手,霎时之间,万千弧光飘洒而出,缤纷如落英,绚烂无比,但又如昙花盛开,一现而已,很快消失。不过,砰砰声响,随之消失的还有六条活生生的人命,六名喽罗几乎同一时间中招,他们甚至来不及发出惨叫之声,顷刻间毙命,委顿于地,死不瞑目,他们的咽喉出现一抹嫣红,鲜艳如花,十分妖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