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清白剑客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876字
  • 2019-06-07 08:00:19

双子山,山麓下,一条山道蜿蜒向东,如羊肠,崎岖难行,赶马车,更难行,幸好一路上没有发生什么意外,沉陌倒也感到轻松惬意。

傍晚,沉陌等人来到一处名叫龙阳集的小地方,在一家名叫鱼家傲的小酒馆落脚。一行五人,四女一男,订了三间房,黑白双捕共一间,梦氏两姐妹共一间,沉陌独享一间。不是他小气,或是霸道,实是,其实他也很想有人与他共一间,奈何四女都看他不顺眼,无戏。

颠簸了一天,五人都有一些疲累,当下用过晚饭之后,都早早回房休息。进店之后,沉陌默察小酒馆的环境,没有发觉任何异常之处,料定这不是一家黑店,于是放松神经,回房之后,往床上一躺,扯过被子一盖,呼呼便睡。

半夜,忽然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刺破了长空,将他惊醒。他赶紧下床,拿着秋光剑,从门口悄悄溜了出去。“吱!”的一声,他刚从房中出来,隔壁的房门忽然也被打开,随即便有一黑一白两道人影跃入他的眼帘,正是黑白双捕。想不到,她们也是警醒之人。

沉陌朝她们轻轻点了一下头,问道:“你们也听见了?”黑捕白了他一眼,冷讽道:“废话!若没有听到动静,我们跑出去做什么?你以为我们梦游?还是认为吹夜风好玩?”白捕道:“好啦!妹妹,这些不相关的话,你就少说两句吧!我感觉到一股凶厉的杀气,镇上似乎将有杀戮,我们得小心警惕啦……沉陌,你且出去探查一下。”

沉陌应答一声:“好!”说完,飞身掠上对面的屋顶,先在空中矗立半会,凝听风声,辨清动静的源头,然后往南而去。

迷踪步施展出来,脚步如飞,形如鬼魅,他宛如一阵轻风在屋顶吹过,无痕无迹。约莫奔出十息的时间,差不多要到镇头了,忽然间沉陌发现迎面有一条人影飞奔而来,速度飞快,朦胧月色下,宛如一头黑豹。隐约间,沉陌但觉这条人影有几分熟悉,略作迟疑,他低声喝道:“谁?”斜飞而出,拦向对方。

于对方而言,沉陌的出现,实在太过诡异了——他的喊声犹在风中激荡,尚未消散,他的身影便横在了对方的面前,仿佛凭空出现一般,诡异如幽灵,令得对方大吃一惊,于慌忙中煞住奔势,于惶恐中一掌推出,呼的一声,当胸向他拍来。

沉陌脚步一错,侧身避了开去,适时他看清了对方的相貌,叫道:“嗯?李师兄,怎么是你?”闻言,对方一愣,目光向他的脸庞扫来,随即仿佛溺水之人看见了救命稻草,喜不自禁,急切道:“沉师弟,竟然是你?太好了,太好了……师弟,请帮我一帮!”

这位李师兄,真名叫李纲,绰号叫青白剑客,在点苍派众多弟子中算得上佼佼之辈。青白者,是不是便说明他为人磊落,处世光明呢?没有盖棺,无法论定!不过沉陌觉得他的为人不错,是值得深交的朋友。在点苍派两年的光景里,看沉陌顺眼的人不多,沉陌看得顺眼的也很少,而相互间看得对眼的更加少之又少,所以,在点苍派,沉陌的朋友并不多,而李纲恰是不多中的一员。李纲之所以有万儿叫青白剑客,原因无他,盖因他惯使双剑,右手使一把七尺青锋剑,主攻击,左手使一把三尺白刃剑,主防守,他的剑法,攻防兼备,十分了得。

在沉陌的印象中,这位李师兄的剑法造诣已然臻至开宗立派之境,是独挡一面的良才,思量他行走江湖,一定潇洒自在,那料眼下相遇,他却好象落荒而逃?有人在追杀他?对手还很恐怖?

霎时间,沉陌心中冒出好几个大大的问号,当下他问道:“师兄!何事慌张?”李纲长吸一口气,很快镇定下来,说道:“有人追杀我!”沉陌问:“对方是?”李纲答:“一群悍匪!”俗话说,双手难敌四拳,好汉难架人多,原来是一群悍匪,难怪他会落荒败走了。

沉陌心念一动,忽问:“莫非是流萤寨的强盗?”白天,经过流萤寨的山头,一路平静,他觉得不寻常,故有此一问。

李纲点头道:“不错,正是流萤寨的强盗……师弟既然听说过他们的名头,想必也应该清楚他们有多么凶悍吧?”凶不凶悍?沉陌并没有与他们正面打过交道,不好断论,他说道:“流萤寨的喽罗是不是比凶神还凶,比恶煞还恶?这,沉某没有亲眼见识过,不好断言,不过,流萤寨的寨主,我倒是目睹过一面,他的武功非常厉害,身手十分了得,只可惜,几天前却死掉了……是了,李师兄,你怎么会跟他们扯上关系?”

李纲叹息道:“唉!一言难尽,说来话长,事情大概是这样的——”顿了一下,接着道,“我有一朋友,他叫张君羽,他有一表妹半个月之前不慎落入流萤寨这张狼口,饱受摧残,屈辱死去,张君羽气愤难当,便叫上几个朋友前去报仇……惩恶扬善、除暴安良,乃是我辈侠义之士的职责,朋友有难,我李纲自是义不容辞,于是一行十人,今天杀上流萤寨……论武功,流萤寨之中,鲜有人是我们的敌手,只是天时、地利、人和,都被他们占了去,虽然他们也死伤一片,但最后,在人海战术之前,我们还是败了……一行十人,恐怕,现在也就只剩下我一人逃了出来而已——”已字拉得长长,心绪繁复,百感交集,有悔恨,有自责,更有愤概等。交战的情形,他没有具体描述,不过沉陌完全想象得出,那场面必是惨烈万分,悲壮无比。

沉陌正想开口询问流萤寨之中除了鹤轻罗之外还有一些什么厉害角色,这时,忽然间,一阵急乱的马蹄声传来,沉陌抬头朝镇头一望,看见一队人马闯进小镇来。那些人举着火把,摆成一条长龙。

“停!”骑马奔在最前的一人忽然收缰勒马,发话道,“那叫清白剑客的杂碎一定逃进此镇躲了起来,兄弟们,他手上沾满了我们兄弟的鲜血,无论如何,就算追到天涯海角,就算挖地三尺,我们都要将他找出来,割了他的头颅来拜祭我们死去的兄弟……兄弟们,动起来吧!让我们一起疯狂,一会,只要是活口都杀了,鸡犬不留,今晚,就让此镇变成修罗地狱吧……”此人的心肠,岂一个毒字了得?而他的口气未免也太过狂妄了一些。虽然此镇小如弹丸,或许没有卧龙,但又怎知不会藏虎?敢放言屠尽此镇?沉陌一听,立时就想出去扇他几个耳光,让他清醒清醒,不过,他还是忍住了,这伙人能够将清白剑客逼得只有逃跑的份,他们的实力必定有几斤两,在没有了解敌人的实力之前,就这样冒失跑出去,十分白痴,智者不为。

这些人一出现,李纲的神色就变得有些不自在,慌急道:“师弟!我们快点离开吧,找个地方先避一避,这些人便是流萤寨的精英力量,他们的狼群战术十分恐怖,招惹不得……”沉陌摇头道:“本来,他们人多,我们人少,力量对比悬殊,确实不宜正面交锋,只是,我们若是退避,只怕……哼!扬言屠镇,大言不惭,我们必须阻止他们……师兄,我还有四位朋友在这里,她们的武功不低,合我们六人之力,应该可以拼上一拼……且跟我来,带你去见她们。”说完,他在前面引路,领着李纲一同返回鱼家傲。而在他们回到小酒馆之前,流萤寨的屠杀已然展开,血腥开始笼罩小镇——

“砰!”的一声,只见一名喽罗破门而入,直闯卧室,无情地将一对老夫妻从被窝里拖了出来。老婆子看见明晃晃的鬼头大刀,登时吓破了胆,呆若木鸡。老汉倒是胆子比较大一些,没有被立即吓傻,但也仅仅大了那么一点点而已,扑通一声,两脚一软,他跪地告饶道:“好汉饶命!饶命呐……”喽啰此刻状如地狱使者,铁面无情,冷笑道:“饶命么?嘿嘿,到阎王殿跟阎王爷说去吧……”说罢,手起刀落,人头滚地,鲜血溅了他一脸,他却是连眼皮也没有眨一下,真是杀人如麻之辈,冷血之极。他一刀砍下老汉的头颅,没有半点迟疑,抡起手中的鬼头大刀,照着老婆子的面门又是一刀狠狠劈了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