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 帐中音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433字
  • 2019-06-04 08:00:25

柳府,掌灯时分。精致的阁楼上,古朴的卧室中。青灯下,母女并膝而坐。

柳如姻撒娇道:“娘呀,女儿不喜欢那沉陌,我才不要嫁给他啦。”丹唇列素齿,翠彩发蛾眉,其颜美极,其声甜腻。

柳夫人幽幽道:“嗯,那人面带邪恶,又丑又难看,还缺了一条胳膊,必不是什么善类,我女儿若是嫁给他,简直就鲜花插于牛粪,所托非人,娘也不喜欢他……只是,你爹的脾气你也应该清楚,他说出去的话,决不会更改,这个倒是有些为难了哩……”蹙眉凝思,颇是为难的样子,其貌端庄,风髻雾鬓,丰神冶丽,好一位贵夫人。

柳如姻泫然道:“我不管啦,反正我不喜欢他,就算打死我也不要嫁给他……嘻嘻,不如这样子好啦,就让紫凤那丫头冒替我跟他成亲吧,话说紫凤那丫头最近茶不思饭不想,估计是怀春咯……娘呀,这法子好不好哩?”

柳夫人摇头道:“不好!纸终究包不住火,就算拜堂之时,有盖头罩着,他认不出,但入了洞房,万一他发现上当,闹将起来又如何?”

柳如姻道:“那就找人把他先灌醉了再送入洞房咯。”

柳夫人道:“那第二天他醒来之后呢?”

柳如姻窃笑道:“那时木已成舟,生米煮成了熟饭,他不认命也不行啦!”

柳夫人道:“但此事若是传到江湖中去,只怕人人都指责你爹出尔反尔,声誉下降,日后的生意可就不好做啦……只怕你爹会大发雷霆……”

柳如姻撇嘴道:“娘呀,这到底是女儿的幸福重要,还是爹的生意重要啦?这不行,那不行,干脆……哼,我偷偷在饭菜里下药把他毒死好了,一死万事休,省却千般烦恼……”

柳夫人连连摇头:“这,未免也过于歹毒了,还是不好!再说了,那黑白双捕就在咱们的府上,若是我们在她们的眼皮底下害了人,只怕要若上官司,大大不妥。”

柳如姻甩甩袖,嘟起小嘴道:“偷梁换柱不好,釜底抽薪也不行,那三十六计走为上,我逃婚总可以了吧?”

柳夫人颇感错愕道:“逃婚?嗯,看样子,也只有这个法子可行。明儿一早,你就去你六姨家躲上几日吧!”

柳如姻笑逐言开:“谢谢娘!”

柳夫人摩挲着她的香肩道:“好啦好啦!你就赶紧回房间收拾一些衣物吧,明儿早一点起床,若是睡晚了,脱不了身,到时可不要怨天尤人,知道么?”

柳如姻跃雀道:“是!娘。”语毕,深拜一礼,然后退出房间去……

柳府大厅,又是一个灯火通明之夜。

只见一片人影憧憧,觥筹交错,酒香,肉香,丝竹盈耳,气氛热烈。

鬼手疯丐端起酒杯向沉陌道:“小陌,你有好福气,讨得如花似玉美媳妇,真令人羡慕,来来,一起干两杯!”他一脸酡红,显然有些入醉了,不然也不会胡乱嚼舌根,什么讨得如花似玉美媳妇?这还早着呢,煮熟的鸭子都会飞走,没有吃到肚子里面的东西,谁又能保证没有变数?

沉陌端起酒杯与他先饮三杯,随后摇头苦笑道:“呵呵!前辈取笑啦,沉某孤身一人,何来娇妻美娘?我知道如姻姑娘根本不喜欢我,强扭的瓜不甜,我看,这还是算了吧!”脸上醉红,酒意上涌,但他的头脑并没有失去清醒,他有自知之明,他清楚自己根本配不上柳如姻,而在他的心底深处,其实他也还忘不了苗青青的身影。

“沉陌!这是什么话?当罚三大杯,柳随原说出的话岂能不算数?我跟你有过商定,若是擂台上无人胜得了你,那便把女儿许配给你,如今,五名候选者三死一伤一败,只有你还好端端地站在这里喝酒,柳某若不选你当女婿,还能选谁?再说了,杀手锏要杀我,还多亏了你出手阻止,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嗯,不必多说,柳某说要把女儿嫁给你,这决非戏言,等过上几天,你手上的伤好了,我就为你们举行婚礼吧!”柳随原一扬一挫地剖白心迹,生意场上打滚,讲究的是诚信二字,他把声誉看得比什么都重,决不肯失信于人。

“多喝了两杯,便连话都不会说了么?这小子,确实该罚。沉陌,赶紧自罚三杯。”鬼手疯丐恶狠狠地说道。

沉陌无言以驳,悻然一笑:“好好好,认罚。”端起酒杯灌三杯。三杯喝完,鬼手疯丐又道:“酒喝完了,就该轮到敬酒了,还不赶快敬你未来老丈人一杯?”沉陌无奈,只好端起酒杯给柳随原敬酒。敬酒喝罢,还没歇一口气,又有其他人来敬他,只见白捕举起酒樽道:“沉公子,祝贺你觅得良缘好归宿,小女子敬你一杯。”鼎鼎大名的神捕给敬酒,问这世间,能有几个梁上君子有此殊荣?沉陌受宠若惊,却之不恭,端起酒杯又是一饮而尽……

这一场宴席一直喝到三更天,众人醉醺醺,东倒西歪,才各自散去,回房休息。

沉陌一步三摇摸回房间,见床就倒,鞋子未脱,呼呼便睡。他着实被灌了不少,醉得一塌糊涂,一夜无梦。

次日醒来,晨光大亮,沉陌发现地上竟然有好几摊污秽之物,酸臭扑鼻,顿感事糗,赶紧出房找来扫把和清水,自己动手清洗。昨夜,他竟不知自己到底呕吐了几次?真是如泥一场醉,人事两不知。

就在沉陌弯腰细致地清洗之时,忽然虚掩着的门吱的一声被推开。

沉陌回过头一看,发现鬼手疯丐眼神很复杂地盯着自己,顿觉浑身不自在,赧然笑道:“前辈!你早,这么早找我有什么事么?”

鬼手疯丐怪笑道:“桀桀桀!小子,你这是在梦游么?”

沉陌不解,问:“呃?前辈为什么这么说呢?”

鬼手疯丐问:“你那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

沉陌笑道:“清洗地板呢,莫非前辈看不出来?”

鬼手疯丐咧嘴道:“洗地板?老叫化还以为你在找银子呢,原来却不是……”略顿,忽然大叫,“洗你个大头鬼啊洗!你可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堂堂清柳镇第一大财主的女婿竟然要自己动手洗地板?这若是传了出去,岂不是跌了一地眼珠子?快停下,这等活儿留给下人来做便是啦。走吧,随老叫化去找东西吃,好饿……”

沉陌一向行事有始有终,虎头蛇尾的事情,他从来都不干,地板已然清洗了一半,他不想落下一半把麻烦留给别人,他正要开口要鬼手疯丐稍等他片刻,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只见一人快速奔来,是一名四十来岁的男家丁,体型略胖,他一停下,双手扶膝,气喘吁吁道:“不、不好啦,出、出事拉……”鬼手疯丐瞪眼道:“什么事这般急?先喘口气再说!”家丁闻言,作深呼吸两下,调整了气息,说道:“员外说有急事,请两位赶紧去大厅一见。”

沉陌一听,感觉柳府似乎出了什么大事情,并预感与自己有关,顿时心中一急,顾不上其他,把扫把一丢,跟在鬼手疯丐的后面,快速朝大厅奔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