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十世仇人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497字
  • 2019-06-03 12:00:19

唐帷抱起罗庆的尸首,十分艰难地站了起来,他抬头狠狠扫了鹤轻罗和段红烛一眼,一言不发,转身走下擂台去——

至交好朋死于非命,他不是不悲愤,他不是不想报仇,只是理智告诉他,此时不是报仇的时候,最佳的时机还未到。他需要忍,凶手两人之间的比武还未决出胜负,如果他现在就上去刺杀他们,等于不给擂台的主人面子,后果不堪设想;他需要等,等到凶手两人之间决出胜负,等到他们两败俱伤之时,那时再出手,十拿九稳。

“哈哈哈!碍手碍脚的家伙终于解决了。鹤轻罗,现在该轮到我们一决雄雌啦,请!”段红烛朗笑道。

“来吧!看招——”鹤轻罗并不打算多说废话,手中流萤扇一挥,划出一道玄妙的弧影切向对方的咽喉。“来得好!”段红烛大喝一声,将手中的秋光剑猛地一抖,幻现出漫天光影,挟着风雷滚滚之色,不避不让地直撄过去……

集凤酒搂。柳如姻侧身倚着雕花栏杆,娇美如花的脸上有些黯淡幽怨,对于罗庆之死,她感到有些神伤,怅然若失。

“哎!多好的一个小白脸呀,可惜就这么一命乌呼,哀哉悲哉,真是天妒英才啊!”梦小柔无泪号丧,分明有意刺激柳如姻不是?闻言,梦小嫦瞪了她一眼,说道:“小丫头!胡乱鬼叫什么?安静些,莫打搅了众人看好戏的兴致。”梦小柔吐了一下小舌头,没有再多说,把眼睛投向擂台,关注起比武来,不过只看了一会儿,她再次出声囔叫道:“这两人十世仇人啊?彼此下手这么狠?看样子……依本姑娘看啊,这两人很可能同归于尽哩,就算有一人未死,那落到最后也是残废一个,如此看来,咯咯咯……姻姐!那岂不是,到得最后你要嫁给那个叫什么沉陌的丑八怪呀?”

“想本小姐嫁给那个丑八怪?呸!他做梦,赖蛤蟆想吃天鹅肉?休想!”柳如姻一想起沉陌那邪恶面容,没来由就是厌恶。

“可是你爹答应了别人,这个不好食言吧?”梦小柔追问道。

“是啊!是啊!父母之命不可违……”韩府的大小姐韩霜儿附和道。

“管他什么命,本姑娘不愿意的事情,没有人可以逼迫得了我……”柳如姻咬着嘴唇道。

“却不姻姐有什么好法子拒婚哩?能不能教妹妹一下哦,话说我爹要逼我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真苦恼耶……”赵府的千金小姐赵倩苦着脸诉求道。

“咯咯咯!这还能有什么好法子?不想嫁,那就找个人把那混蛋给杀了,或者逃婚吧,离家出走,自己寻找自己的幸福去……”柳如姻半似开玩笑地说道。不喜欢,就谋杀?不想嫁,就逃婚?真是头发长,见识短,未免把这个红尘世俗看得也太过简单了吧?

清风酒楼。只见沉陌与鬼手疯丐等人站在一起观看比武。他手上的伤原本伤得不轻,但经过小扁鹊神奇的治疗之后,已无大碍,所以不必要回去躺着,于是留下一道观战。

此时,擂台上的打斗到了已然到最激烈的时刻,你来我往,招招狠毒,招招拼命,秋光滚滚,流萤漫天,杀得难分难解,杀得天昏地暗,场面非常惨烈……

观如此生死之斗,沉陌有感而发:“段红烛和鹤轻罗?这两人出手决绝,丝毫不留情,似乎他们之间有着不共戴天的大仇恨啊?”柳随原说道:“不错!这两人彼此对抗了七八年,确实有着很大的恩怨。从本镇出发,北上百里,有一大山,叫双子山,山有两峰,每峰各盘踞着一股势力,分别是画屏庄和流萤寨,这段红烛就是画屏庄的头目,而这鹤轻罗就是流萤寨的头目,所谓一山难容二虎,两人为了吞灭对方,一直争斗不息,只是双方势均力敌,始终难分高下……想不到,这一次,他们却有意借我的擂台一分高低,看他们的样子,若是没有一人躺下,他们绝不肯罢休啊……”鬼手疯丐大笑道:“不死不休好啊,最好同归于尽,那就更妙啦!哈哈哈……”

就在鬼手疯丐的笑声将绝之时,忽然,他们听到——

“两位姑娘请止步!”这声音冷漠而无情,一听就知道出自绝命公子之口。

“我们有事要找方构方前辈,麻烦阁下帮忙通报一声,谢谢!”只见一个娇滴滴的女声不卑不亢地说道。“嗯?这声音听起来很熟悉,是谁要找老叫化?绝命,请让她们进来吧!”鬼手疯丐大声喊道。“是!”绝命公子高声回话道,“两位姑娘请上楼。”噔噔噔,数声响,很便有两名妙龄少女登上五楼来。沉陌听得脚步声靠近,回头一瞧,只见两名少女并肩而立,玉洁冰清,肌肤胜雪,面如桃花,吹弹即破,楚楚可人,一人一身黑,如一朵黑玫瑰,一人一身白,如一朵白玫瑰。

“黑白双捕?为什么这次不蒙面纱?到底是不是她们哩?”沉陌之前一共就见过黑白双捕两次,两次她们都蒙着面纱,不曾见到过她们的庐山真面目,故而这一次她们素面出现,沉陌却是一时不好确定她们是不是黑白双捕?

在沉陌看向她们的时候,她们的目光也向沉陌扫了过来,不过却是一扫而过,似乎根本不认识沉陌这人,就这让沉陌更加疑惑她们的身份啦。不过,沉陌也没有困惑多久,很快便有人出言帮他解除了疑惑——

“小玲见过方前辈!”白衣女子裣衽为礼道。

“小珑见过方前辈!”黑衣女子同样施礼道。

“呵呵!我道是谁要找老叫化?原来是你们这两个鬼精灵呀。”鬼手疯丐笑吟吟地说道。

“方前辈!这两位姑娘是?”柳随原开口问道。

“呃?哈哈,忘了给你们介绍了……来来,老叫化给你们彼此介绍一下。这位是柳员外柳随原,本镇第一大财主。”按照尊卑老幼之序,鬼手疯丐先把柳随原介绍给黑白双捕。

“柳员外好!”黑白双捕异口同声见礼道。

“至于这两位嘛……江湖人称黑白双捕。哈哈哈!如何?她们可是近两来风头最劲的捕快哦。不知员外你可曾听闻过?”鬼手疯丐望向柳随原道。

“嗯?哈哈,原来是白捕纪小玲和黑捕纪小珑两位女豪杰啊,幸会幸会!”柳随原拱手为礼道。显然,黑白双捕的大名,他略有耳闻。

“是啦!你们两个鬼精灵,不去追捕血手魔盗,却怎么有心思跑来这里看别人比武呢?莫非血手魔盗也跑这清柳镇来啦?”鬼手疯丐忽然问道。

“咯咯咯!方前辈真是料事如神耶……不错!血手魔盗确实出现于此镇,而且就在眼前……”黑捕说这话时,她那一双汪如秋水的美目有意地往沉陌的身上瞟了过来。

“呃?你口中的血手魔盗便是指沉老弟么?这,没有弄错吧?”鬼手疯丐根本就不相信沉陌是血手魔盗。在他看来,沉陌的长相虽然邪恶了一点点,但心地其实还可以,与传闻中的大奸大恶的血手魔盗相去甚远。

“有没有弄错,叫他自己来说咯。”黑捕盯着沉陌,那眼神简直就是猫看老鼠,带着玩弄与嘲笑。

“好小子!这怎么回事?看样子,似乎你跟她们两姐妹有过冲突啊?快说!”鬼手疯丐有些恶狠狠地盘问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