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流萤如梦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920字
  • 2019-06-03 08:00:05

大管家杨七站在擂台上,腰板直如白杨。他的身材并不如何修长,但此刻,他站在那儿,气势昂藏,众人但觉得他无比高大,如霸王临世,如高山仰止。

杨七做为柳府的大管家,在清柳镇一带也是一个极有威望的人物,很多人都惧怕于他。

眼下,他故意把气势散发开来,立即便有人噤若寒蝉,顿时擂台下安静了许多,他方才扬声说道:“各位乡亲父老,各位英雄豪杰,请静一静,请听我一言——”顿了一下,等台下又安静了几分,才接着道,“刚才你们都看到了,由于考官不慎受伤,无法再战,所以……”

说到这,有人还以为他要宣布比武推迟,顿时不乐意,高声起哄:“老子大老远跑过来,多待一天,钱袋就瘪一分……不干!不干!快换考官,快点比武……”

杨七眉头皱了一下,扯大嗓门道:“诸位稍安勿躁!请听我把话说完,刚才说到因考官受伤,无法出战,所以我家员外决定把这比武规则临时改一下。”顿了一下,他的声音再次提高道,“罗庆!鹤轻罗!段红烛!有请三位朋友一同登上擂台来。”声音刚落,嗖嗖嗖,只见三道人影分别从三个不同的方位蹿上擂台来。

三人一登场,相互瞧了一眼,随后向杨七抱拳行礼。

“在下罗庆!”他站西边,身穿青色长袍,脚着远游鞋,鞋面覆牛皮,名曰“踢死牛”。

“在下鹤轻罗!”他站在北边,身披一件灰色大氅,迎风飘拂,气宇轩昂,风度翩翩。

“在下段红烛!”他站在南边,内穿白色劲衣,外披一件火红色的披风,风中猎猎,威风凛凛,霸气十足。

“管家叫我们三人一道上来,莫非是打算要我们三人同时混战么?”罗庆忽然发问道。

“哈哈,罗公子真是聪明人也!不错,我家员外正是想要你们来一场三人大混战,如何?三位有什么异议么?”杨七捋须道。

“没有!”罗、鹤、段三人异口同声道,声音坚决,义无返顾,计不旋踵。

“不择手段,不顾情面,最后站着的一人便是胜利者。”杨七又补充一句。

“明白!”三人再次异口同声。

“那么——”杨七觉得该说的都已说,多说是废话,于是就宣布道,“请开始吧!”说完,他转身跳下擂台去。

“哈哈哈!鹤轻罗,看样子,冥冥之中,老天爷也赞成我们今天做一个了断啊!”段红烛忽然狂笑道。

“然也!我们之间的恩怨是到了该了结的时候了……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就看今天谁能够笑到最后吧!”鹤轻罗沉声说道,脸上不悲不喜,似乎对生死漠不在乎。

“嗯?两位竟然是旧识?呵呵,既然你们之间有恩怨要解决,那么在下先退一旁吧……”罗庆假笑道,他打算隔岸观火,坐收渔人之利。

“阁下如意算盘打得好,只是我们会同意么?”段红烛忽然冷笑道,只见他与鹤轻罗对望一眼,各自把头一点,随后两人同时抽出兵器,一左一右杀向罗庆……

清风酒楼的对面是玉阳酒楼,清风酒楼的斜对面还有一家酒楼,叫集凤楼。集凤集凤,是指凤凰来仪,美女云集之意。清柳镇有四大家族之说,四大家族分别是:柳、梦、赵、韩。四家互有来往,明争暗斗。这两天,整座集凤楼已被柳府包下,专供四家的女眷聚在一起观看擂台比武。

此刻,集凤楼的顶层——第四楼的走廊里,只见一排妙龄女子倚在栏杆上观看比武,计有十来人,环肥燕瘦,花红柳绿,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引得无数火辣辣的目光为之痴狂。

“嘻嘻!姻姐,瞧你紧张的样子,莫非你心里中意那姓罗的小白脸么?”只见一名女子嬉笑道,梨涡浅浅,长发如瀑,这一位精灵古怪,喜好捉弄别人的小姑娘不是别人,正是梦小柔,她一向看柳如姻不对眼,老想着如何令对方难堪。

擂台上的三人,罗庆看上去比较年轻,比较温文尔雅,柳如姻确实喜欢他多一点,见他在其他两人的猛烈夹攻之下,险象环生,如孤舟飘摇于风浪,随时覆灭,不禁芳心提到嗓子眼上,为之担心。

大凡女子多少都会有一些矜持,心事一旦被说破,多少都会有些难为情,柳如姻也不例外,只见她脸色一红,扭头狠狠瞪了梦小柔一眼,薄怒道:“你这鬼丫头,不但伶牙俐齿,眼珠子也忒冒尖了吧?似乎什么都瞒你不过?”论家世,梦家比不过柳家,论武功,她梦小柔自知不是柳如姻的敌手,故此,在柳如姻的面前,她也不敢过分嚣张,见对方怒气上来,她的目的已达,见好就收,嬉笑道:“姻姐过奖啦!嘻嘻……”

先不顾集凤楼上众女一边看比武,一边嬉笑俏骂,且说擂台上的打斗已然到了白热化的程度。罗庆出身于中州百年世家——大罗门,一身家传武学端是不凡,大罗门的绝学——大罗飞仙剑法在他的手使出来更是具有了七八分火候,可以说,凭他这等身手,在年轻一辈之中绝对称得上佼佼者,江湖之中任他随意逍遥。可是,此刻他在鹤轻罗与段红烛的联手围杀之下,却是狼狈万分,不复平日的潇洒,这叫他实在意难平,被逼得急了,他发狠道:“哼!不出绝招,便因为我好欺负么,你们……准备受死吧!”两眼凶光一闪,显然到了暴走的边缘。

“那么多废话,阁下有什么绝招尽管使出来吧,再迟只怕没机会咯。”鹤轻罗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浑然不把对方的威胁的当作一回事。

“嘿嘿,莫非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与唐家堡那小子混在一起?你所谓的绝招是身上藏着红莲佛怒呢,还是暴雨梨花针?传言红莲佛怒传世就那么一件,不知唐家堡的堡主肯不肯借给别人使用?若是你手中掌握着暴雨梨花针的话,那就赶紧放出来吧,让我们也开一下眼界,段某极想知道无坚不摧的梨花针到底能不能洞穿我身上这一件披风?”段红烛肆虐地笑道。

“难怪一个穿大氅,一个穿披风,原来你们两人早有所准备。”罗庆嘴角一歪,冷笑道,“世人只知厉害的暗器和毒药都出自唐家堡,却是不知我们大罗门也有一件很厉害的暗器,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大罗霹雳珠’的威力吧!”说着只见他横身一移,巧妙地脱开两人的纠缠,探手入怀,摸出一颗珠子来,如佛珠一般大小,乌黑发亮,看上去并奇特之处。但此珠一现,鹤轻罗和段红烛同时神色一变,大骇不已,他们分明都嗅到了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惧怕莫名。这一刻,危险降临,他们是逃?还是拼?

“秋水无痕!”只见段红烛双眉一轩,右手一扬,手中的秋光剑蓦然化作一道潋滟的光芒,直奔罗庆的眉心飞去——

“流萤如梦!”但见鹤轻罗两眉一挑,右手一挥,嗤嗤声响,流萤扇的扇骨突然全部激射出去,共有七根,根根疾如流矢,排列成半弧形,七彩流转,十色迷离,便如雨后那一抹绚丽的彩虹,是那么的美好,是那么的玄妙,使敌人如陷梦境,忘却凶险,放弃抵抗——

红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秋水无痕索命剑,流萤如梦七绝杀。

——两人同时一出手,这世界顿时充满了五光十色,缤纷多彩,众人错以为他们是盛世开创者,殊不知,他们只是生命收割者,仅仅一个呼吸之后,这世上有一人从此失去了生活的色彩。

“不——”只见罗庆一脸不甘地吼道,“我恨啊!一念之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他为什么恨?恨什么?什么一念之差?其实,若他一开始拿出‘大罗霹雳珠’就立即掷出去,只怕是另外一个结局——他知道,大罗霹雳珠的威力非常恐怖,一旦发出,完全可以把对方两人毁灭个上百来次,但就因为杀伤力太过逆天,他把握不准会不会殃及无辜,只因心中存着那么一丝对无辜百姓的怜悯,所以他当时略作迟疑了一下,就因为那么一迟疑,以至于让他悔恨一生——

噗的一声,只见罗庆张嘴喷出一大口鲜血,眼角兀自流下两行热泪,身子一晃,摇摇欲倒。“罗少!不要啊——”猛见一人蹿上擂台来,伸手接住他倒下的身子。

“唐……唐少,我……我不能陪你……你一同闯……闯荡江湖了,请……请把我……我的尸骨带回……回家去……”说完,脖子一歪,乘鹤西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