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小扁鹊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503字
  • 2019-06-02 20:00:05

“砰!”的一声,沉陌一脚把敌人踢下擂台去,自己也一屁股摔倒在擂台上。这一招“昆仑玉碎”乃是昆仑派的绝学,力可开碑裂石,非同小可。沉陌盛怒之下,全力一脚踢出,威力更是大至无边,莫说血肉之躯,就算钢铁之身也要被他踢爆。

这孟锏,说来也真够倒霉,人的一身,最脆弱最要紧的部位莫过于命根所在,平常被轻轻踢一脚都是死去活来,如今被沉陌这么爆踢一记,只怕,是他无法承受之重,就算他生命力顽强,小命无恙,那也是孟阴阳从此变成孟不阴不阳,相信他也没有脸面再活下去啦……

血洒擂台,两败俱伤,这变故出乎众人的预料,不过,众人要的就是这等惊险刺激的武打戏,当下有人大声喝起彩来,一时之间,台下一片跃雀高呼,场面显得非常混乱。

沉陌失去重心,这一跤摔得不轻,加上手腕受到重创,失血过多,一时有昏厥无力,挣扎了两下,终是无法站起。见此,嗖的一声,鬼手疯丐赶紧落到擂台上来,一把将他扶起,二话不多说,从怀中掏出一瓶金创药,准备给沉陌止血包扎。但沉陌急切叫道:“前辈!先不用管我,快把那人留下,他是杀手,欲对柳员外不利……”沉陌并不确定他自己那一脚有没有把对方葬送,怕他不死,若是逃去,只怕日后有大麻烦。鬼手疯丐略一错愕,眼珠子一转,掂量出事情的轻与重,嗯了一声,依言把沉陌放下,然后腾空一跃,如鹰俯冲,落入混乱的人群中去。

鬼手疯丐刚跳下擂台去,嗖的一声,又有一人从清风酒楼上降落到擂台上来。这人叫李喜,沉陌识得他,此人是一名郎中,在清柳镇一带颇有名气,人称“小扁鹊”,据说医术十分高明。设下擂台比武招亲,柳随原当然知道免不了会出现流血伤亡事件,所以他就重金聘请小扁鹊来坐诊两天。

小扁鹊脸有风霜之色,皱纹纵横,看上去比鬼手疯丐还苍老,但他其实也就刚过而立之年罢了。这个年头,行医的,讲究资历,越老也让人信服,小扁鹊虽然医术过得去,但为了让别人第一眼就信服他,说不得,他也就只好赶时髦,给自己的外貌动点小手术啦。小扁鹊年壮力富,手脚麻利,三两下子就把沉陌的伤势包扎处理好,并从百宝箱里拿出一瓶滋补血气的丹药递给沉陌。

沉陌感激一声,从小扁雀接过丹药,暗中嗅了一下,断定不是什么毒药,于是放心吞服下肚,然后席地坐下,默运玄功,快速将药力化解并吸收。过了半会,他感到身体无甚大碍,于是赶紧起身走到擂台的边缘,想确定一下杀手锏的生与死?其实鬼手疯丐下去好半晌了,不见他回来,沉陌心中隐隐知道对方可能没有死,他心中思量道:“按说自己的九天真气蕴含百匹烈马之力,这么一脚全力暴发,力道不下千斤,莫说命根这等脆弱的东西,就算铁胆石蛋都有可能被踢爆……命根所在,性命所系,命根被毁,小命多半也难保……只是,若是他躺尸在地,鬼手疯丐应该一下擂台就可以把他的尸体立即提上来了呀?这地上斑斑血迹应该是孟锏所留吧?他的尸首呢?怎么不见啦?还有鬼手疯丐跑那里去了?”

就在沉陌举目四顾,想要寻找鬼手疯丐的踪影之时,忽然嗖的一声,只见一道白影从他的背后蹿上擂台来。沉陌只道有人偷袭,猛然回转头,却发现原来是鬼手疯丐这老儿。鬼手疯丐嘿嘿干笑两声,尴尬地说道:“那杀手贼溜得紧,老叫化迟了一步,没有抓住他,反教他趁着人多混乱给跑掉了,可恨可恨!”他看见沉陌手上的伤已包扎好,又问,“如何?伤势不打紧吧?”沉陌摇头表示无碍,他怕杀手楼还有埋伏,便赶紧说道:“那人乃是‘杀手楼’的玲珑杀手,受人指使欲对柳员外不利……走,我们赶紧与员外会合去……”

片刻之后,沉陌登上了清风酒楼的五楼。柳随原早在楼梯口迎接他,一见他上来就关切地问道:“沉小友,你手上的伤严不严重?”沉陌咧嘴一笑,道:“不打紧!是了,员外,那孟锏来参加比武招亲,其实别有用心,他是车臣国杀手楼的玲珑杀手,欲对员外不利,请小心!”树大招风,财大招嫉,柳随原当然知道有很多人想害他的命,谋他的财,所以他不但自身勤修武艺,为了确保万一,更是不惜重金收买绝灭勾离四大公子为他保驾。此刻四大公子就暗布在酒楼的四个角落中,时刻防备有人对柳随原不利。

“杀手楼?玲珑杀手?哈哈,看来,对方为了杀死自己,真是下了大本钱啊!想不到柳某人的项上之头价钱不菲……”听闻杀手楼的杀手盯上了自己,柳随原不胜苦笑,说道,“沉小友!今天就多谢你了。”沉陌道:“员外客气啦!那杀手锏吃我一记重踢,不死也受到重伤,估计十天半个月不会再来,只是他是阴父和阳母的独子,怕就怕,到时候,若阴父阳母亲自找上门来,那就麻烦大了!”至尊杀手的手段有多厉害?沉陌没有亲自见识过,不过一个玲珑杀手差点就要了他的小命,可想而知,至尊杀手决不是他目前能够招惹得起,不过,他是浪子,了不牵挂,惹不起,他逃得起,所以他心中也没多大害怕。

“阴父阳母?至尊杀手?这还真是大麻烦……”闻阴父阳母之名,柳随原不禁眉头深锁,看来他深知至尊杀手的恐怖,心有畏惧。

“哈哈哈!一个杀手楼而已,也没什么好怕,找个机会老叫化去灭了他们。”若是其他人说出这么一番话,众人肯定要笑他狂妄自大,不知天高地厚,但这话却是出于鬼手疯丐之口,那众人就只有鼓掌庆之。鬼手疯丐的武功,高深莫测,确实可以与阴父阳母相颉颃,一争高低,而嗟来帮的势力遍布九州七国,他手中所掌握的力量不可不谓庞大,若他一心想要拔除“杀手楼”这颗毒牙,确实也不是什么难事。

“老爷!眼下沉公子受伤无法再上擂台。您看,今天的比武要不要继续下去?还是……外面的乡亲父老们都在催促了哩!”站在柳随原旁边的大管家杨七忽然开口请示道。

“这个……”柳随原望了沉陌一下,又瞧了鬼手疯丐一眼,颇感为难,一时想不出什么好对策。“哈哈!这根本没什么好为难的嘛!现在还剩下三人没有比武,你就出去宣布一下,叫他们三人一同混战便是。最终胜出的一人,过几天等沉陌的手好了,他们再进行最后一场对决,如何?这法子可行不?”鬼手疯丐提议道。

“前辈既然这么吩咐,那就照办吧!”柳随原点头道,他那里看不出来,鬼手疯丐如此提议,分明就是偏袒沉陌,原本他对沉陌并无好感,也谈不上什么嫌恶,但要他把女儿的一生幸福托付给一个无根浪子,他委实不愿意,不过,眼下没有其他良策,他也就只好同意啦,而心底下,其实他是不想开罪鬼手疯丐,他还指望鬼手疯丐罩着他哩,以免被阴父阳母无所顾忌地找上门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