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杀手锏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785字
  • 2019-06-02 12:00:20

“梦一夜?不对吧!阴阳一场醉,玲珑杀手锏。阁下应该叫孟锏才对吧?别人或许不知道你是谁,但在下却是清清楚楚,孟锏,字阴阳,诨号杀手锏,乃车臣国杀手楼的玲珑杀手,父阴父,母阳母,不知在下说得对是不对?”沉陌两眼死死盯着面前的醉汉,沉声说道。

杀手楼乃是车臣国最恐怖的杀手组织,楼主是谁?无人能知,世人只知道,杀手楼之中最恐怖的存在乃是两名至尊杀手——阴父和阳母,至尊杀手之下还有三个级别的杀手,分别是:玲珑杀手、金牌杀手和银牌杀手。杀手楼的势力范围有多广?杀手楼的杀手有多少?无人能知,反正整个神州大陆都有可能出现他们的身影。一般人只知道杀手楼叫得出名号的有两人——阴父阳母,但沉陌却还知道有一名杀手也比较出名,那就是玲珑杀手孟锏,简称杀手锏,乃“阴父”孟哲一和“阳母”焦凤凤的独生子,故,孟锏有字阴阳,人又称孟阴阳。至于沉陌为什么会知道这些秘闻?那是纯属偶然,有一次沉陌摸进大相皇朝的皇宫,无意间听到某位大内总管与手下的对话得知。

“嗯?想不到在夜狼国竟然也有人认识鄙人。哼!那么阁下也应该知道,阴阳醉,玲珑杀是什么意思咯?”孟锏的声音冷冷道,不带一丝感情,他朦胧的醉眼之中蓦然寒芒一盛,杀意闪现。

阴阳醉,玲珑杀——意思就是孟阴阳一旦喝醉,便会有人要死于他的玲珑双锏之下。这,沉陌当然也听闻过。

沉陌面对阴父阳母同时出手,他才会远遁,单独面对一个,他有信心一斗,至于他们的儿子嘛,他认为没什么好怕,所以就算知道对方想要杀自己,他也没有半点惊慌,只见他镇定自若道:“是什么意思?当然知道!只是在下不清楚的是,我们之间似乎没有什么瓜葛,不知道是谁出钱请你来杀我?”

孟锏嘴角歪斜,似笑非笑道:“不错!我们之间是没有任何恩怨与瓜葛,本来鄙人也不是专门杀你而来……”

沉陌双眉一皱,似乎想到了什么,问:“莫非你的目标是柳员外?”

孟锏冷笑道:“哈哈哈!聪明,看来,想不杀你都不行啦……废话不多说,看招!”说着,陡然出掌拍向沉陌的面门,喊打就打,出手狠毒,果然是杀手无情……

两人之间的对话声音不大,加上擂台下一片吵杂,清风酒楼上的鬼手疯丐等人都不清楚情况,所以他们就安然地坐在那儿看戏。

若是柳随原知道有人前来刺杀自己,他肯定是无法镇定,必派人上前擒拿。沉陌自忖一人对付得来,也就没有出声求援。对方一掌拍来,惊风呼呼,好不威猛,当下沉陌不敢小觑,赶紧使一招司南掌中的南无佛陀,挟风雷之威对轰过去……

“砰!”

两掌碰撞在一起,发出震天大响,两人身子一晃,各退三步。一招拼过,不分伯仲。

“再来!”

“看掌!”

两人稍微调整一下气息,紧接着又斗在一起,你来我往,拳打脚踢,掌风呼呼,拳影漫天,一时之间,两人以快打快,擂台之上到处都是人影翻飞,飘忽不定,战况十分激烈……

就在这时,擂台下,人群外围,忽然出现两名妙龄女子,一人全身素白,一人全身黑色,两人站在一起黑白分明,别人一眼就区分出来,若非如此,只怕无人分辨得出她们谁是谁,因为两人的长相完全一模一样,竟是一对孪生姐妹。这对姐妹不是别人,正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黑白双捕,白姐黑妹,玲珑双姝,白捕是姐姐叫纪小玲,黑捕是妹妹叫纪小珑,她们出身雪山派,供职于六扇门,她们手中所掌握的力量非同小可,一般人不敢轻易招惹,一般宵小蟊贼望而远遁。

“真多人啊!还好,我们来得不算迟,比武正在激烈进行中……咦?司南掌法?姐,你快看,那人莫不是血手魔盗?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好贼子,胆真大,光天化日之下也敢露脸?姐,我们要不要现在就上去把他擒拿?”黑捕开口问道,摩拳擦掌,咬牙切齿,看样子她对血手魔盗的怨念不小啊,不过这也难怪她,为了缉拿血手魔盗,她们千里追踪,着实吃了不少苦头,而长时间拿不下血手魔盗,这对她们的名声大有损害,若是没有怨念那才怪啦。

“不必着急!我们刚刚到,情况还没有了解,先等一下吧,反正他现在就剩下一条手臂,肯定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白捕拿定主意道,“嗯?妹妹,你且看,清风酒楼上那人莫不是‘鬼手疯丐’方构方前辈?”黑捕顺着白捕的目光一瞧,叫道:“咦?是他!想不到一向邋遢不修边幅的方前辈,一旦穿上整洁的衣服,竟是颇有几分仙家之气,差点认他不出来……”白捕道:“走!我们上去给他老人家打个招呼。”说着,姐妹两人往清风酒楼走去……

柳随原富甲一方,财大势大,难免招人妒忌,商场如战场,经商日久,难免结上几位仇家。这两天乃是他为女选婿的大好日子,他的仇人自然不能让他轻松好过,抓住时机肯定要给他弄点麻烦出来,便有人出了大价钱雇佣“杀手锏”前来行刺。

且说,孟锏这人天性阴险,为人狠毒,他早计划好了,打算横扫擂台,先把柳随原的女儿娶到手,然后再伺机把他一刀捅死,如此一来,不但任务完成,领得一大笔白花花的酬金,更以女婿的身份接管柳府偌大财富,那简单美上天了。原本他以为,他的身份隐藏得极好,应该没什么人识破,那知眼前这小子竟然对他的底子知之甚详,这实在叫他大为光火,所以他出手绝不留情,招招欲置沉陌于死地。奈何,对手不弱,他久攻不下,不禁心中大为着急,而他非常担心若是沉陌大声一喊,把他的真实身份泄露出去,只怕美梦将成空……想到这,他知道,不兵行险招,那是不行的了,为了大好发财梦,他准备豁出去了——

酣斗良久,沉陌无法将对方击败,心中也是有些着急。狠下心,他也准备兵行险着,就在他思忖如何诱敌之时,忽然他看见对方一掌推来,不禁暗喜:“你是杀手,我是神偷,你割的人头不少,我偷的东西更多,都是刀尖上讨生活,打斗经验同样丰富,思量倚靠招式不能胜你,正想换个打法,想不到,哈哈哈……唯一占优势的地方就是我修炼九重天心法,内力比你深厚得多,你既然想拼内力,那就如你所愿吧……”

“砰!”

两掌一撞,迸发出震耳欲聋的大响。

沉陌运转全身真气,聚于右臂,准备一举把对方震翻击毙。然而,他忽然察觉到对方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残忍之色,蓦然一惊,暗叫不妙,欲待变招,已然来不及——

两掌甫一接触,不待沉陌发力伤敌,突然,孟锏的衣袖里猛地射出一道寒光,嗤的一声,洞穿了沉陌的手腕,血光飞溅。

“你、你……很好,很好啊!阴阳一场醉,玲珑杀手锏……这、这便是杀手锏?”手腕被刺穿,鲜血长流,但沉陌却是眉头也不皱一下,反而语气很平静地称赞起对方来。

“死吧!”

孟锏的声音蓦然在沉陌的耳边响起,如同死神的判决令,非常冰冷,不带任何感情。此时,他的右掌还和沉陌的手掌抵在一起,只见他顺势一滑,抓上锏柄,然后用力一绞,想把沉陌的右手就这么给废了,同时他的左手还出现了另外一把玲珑锏,对准沉陌的心脏要害猛地用力刺将过去,想把他就这样送上西天去……

三寸!

两寸!

一寸!

眼看玲珑锏就要刺入沉陌的心脏,孟锏的嘴角一斜,不禁勾出一抹阴谋得逞的冷笑。只是,他未免笑得快了一些,倏然——

“昆仑玉碎!”

忽闻沉陌怒吼一声,只见他身子向后一缩,同时猛地飞起右脚,照着孟锏的下阴狠狠踢去,噗的一声闷响,不偏不倚,正中其命根,一脚将他踢下擂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