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唐帷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126字
  • 2019-06-02 08:00:00

今天的比武规则是不择手段,不讲情面,一方倒下,一方才赢,武功乃是制敌的最好手段,但决不是唯一的手段。这唐帷也不知道在唐家堡是什么身份?若是他身上藏着暴雨梨花针或者学会了翼蝠轮回,自己恐怕要倒大霉,一个弄得不好,小命很可能就交代在这擂台上。断臂之仇未报,不能死;血手魔盗是谁?自己替他背的黑锅不拿掉,不能死;众生降世,皆有父母,来历不弄清楚,也不能死……

沉陌心中作此想法。是故他纵然知道对手武功平常,但他绝不会轻敌大意,小心驶得万年船,性命悠关,他要全力以赴。

唐帷忽然开口客套道:“在下唐帷!蜀州人氏,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沉陌淡漠道:“在下姓沉,名陌,无名小卒,不足挂齿……台下的看客已等得不耐烦,我们也不必干耗下去啦,唐兄请出剑!”

唐帷说道:“既是如此,那在下就献丑了。看招!流芳百世——”说着,挥剑攻向沉陌……

“动如脱兔,剑出如瀑,无孔不入,笼罩八方,好身手!好剑法!如此武功,绝对当得上高手二字……鬼手疯丐竟然说他剑术平常?是五人之中武功最差的一个?最差的一个都这么强横,其他四人岂不是……或者,这唐帷昨天深藏不露……”对方一剑攻来,卷起漫天剑影,沉陌一见之下,心中大是震颤。

“剑器之舞!”

面对铺天盖地而来的剑影,沉陌知道不能示弱,一旦避让,失去先机,只怕就陷入被动之中,翻身甚难,当下他没有过多犹豫,立即就施展出这一招剑器之舞,以攻代守,以硬碰硬。

叮叮当当……

霎时之间,兵器交接之声不绝于耳,连绵不断。台下众多看客只看见两团光影在擂台上滚来滚去,激荡不已,看不清人影,分不出谁是谁,更不知道谁强谁弱,不过这丝毫不影响他们的热情,只看得他们血脉愤张,大呼过瘾。

清风酒楼,五层顶楼,鬼手疯丐身倚栏杆,看着擂台上激战不休的两人,他眉头暗皱,嘀咕:“这唐帷,竟然深藏不露?好小子,早知道,昨天应该下狠手……也不知道他身上藏着什么暗器和毒药?若是让他扔出一两枚暴雨梨花针来,只怕不但沉陌这小子被爆成死刺猬,台下许多无辜也要跟着倒大霉……看来昨天让他过关是一个错……”

柳随原忽然问方构道:“好一场龙争虎斗,真是激烈万分啊……方前辈!依你看,这沉陌和唐帷,谁会最终胜出哩?”

鬼手疯丐不答反问道:“却不知道员外希望哪一个赢哩?”

一个半残废,一个俊男子,除非目光有问题,否则世人选择女婿都会选择后者,柳随原心中当然也是希望后者胜出,不过他也知道鬼手疯丐和沉陌投缘,为了顾及他老人家的面子,当然口上不能直白地说,只见他说道:“两人的剑法同样精妙,难分伯仲,不过,沉陌的内力看上去深厚一些,应该他会坚持到最后吧!”

鬼手疯丐摇头道:“不然!员外昨天派人去调查过关五人的底细,不知道有情况了没有?这唐帷,依老叫化看来,他很可能是唐家堡的核心弟子,若是他身上藏着暴雨梨花针或者断魂狼烟这些歹毒玩意,只怕不但沉陌要倒大霉,台下的看客也要跟着遭殃,我们不得提防一二……”

就在鬼手疯丐密切注意擂台上的动静之际,就在众多看客看得兴致怏然之时,倏然,擂台之上发生了众人都料想不到的一幕——

只见唐帷一剑逼退沉陌,并不趁势进攻,而是向后一跳,罢手叫道:“且慢!兄台剑法超群,唐某自忖不是对手,我认输!”

“呃?为什么?”沉陌颇感意外道,“阁下的隐藏手段还没有抖出来哩,胜负之分,还早吧?”唐帷淡然一笑,道:“我知道,沉兄以为我是唐家堡的人,认定我身上一定藏着什么厉害的暗器和毒药,所以一直分心提防着,而我却是全心全力抢攻,争斗这么久,表面上我们胜负未分,其实我已经输了……”沉陌不解道:“这场擂台比武的规则是不择手段,为什么唐兄不使用暗器呢?莫非嫌手段不光明?”

唐帷摇头道:“不是!唐某并非什么正人君子,也从来不在乎手段是黑暗还是光明,是敌人,就要斩尽杀绝,不计后果,不择手段……我们之间素无恩怨,不是敌对,而唐某上擂台来,只是想验证一下,多年来所学的剑法到底进展到了什么境界,并非……呵呵,我已心有所属,实在不好到处拈花惹草,须知良心债难负啊……”

沉陌肃敬道:“这样么?呵呵,唐兄实乃专情之辈,可敬可佩!”

唐帷赧然道:“愧不敢当!嗯?哈哈,台下众人似乎不满我们在这里闲谈啊!好啦,唐某且先退下,有机会,日后再向沉兄请教!我去也……”说着,飘然退下。

想不到第一场比试竟是这般轻松搞掂,这实在有点出乎沉陌的预料之外。

本来,他已做好了准备等着迎接暴雨梨花针的洗礼,等着见识翼蝠轮回的厉害,那知,兵不刃血,轻松折敌,杀得不过瘾,是庆幸?是遗恨?一时之间,他站在擂台上有些怅然若失……

“下一位,梦一夜,请上场!”

柳随原的喊声刚落,突然啪的一声,只见一人从清风酒楼的对面,玉阳酒楼的第三楼里飞出,重重地落到擂台上,发出震天大响,差点没把把擂台砸个透明窟窿。

这人登场的方式实在非同凡响,台下众人纷纷把目光集中到他的身上。但见此人,身高七尺,虎背熊腰,非常健壮。

只是,离擂台远的人,看见他站在擂台上左摇右晃,脚步虚浮,以为他是病汉一个,银样蜡枪头,外强中干,不禁晃首叹息;而离擂台稍近之人,闻到酒气冲天,知他是醉鬼一个。

有人嘘声道:“这酒鬼,八成是不小心从酒楼上失足摔下来的,应该不是什么梦一夜,瞧他这样,站步不稳,都不知会不会半点武功?”

醉汉不理会台下众人的闲言碎语,向沉陌抱拳道:“在下就是梦一夜,请指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