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红莲佛怒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754字
  • 2019-06-01 20:00:05

这天,乃是比武招亲的第一天,沉陌早早就醒来,用过早膳之后,他本想与柳随原等人一起去观看比武,却被鬼手疯丐劝止。

鬼手疯丐把他拉进房间,偷偷说道:“老叫化与人交手,这有什么好看?你小子还是乖乖地待在房中好好休养吧,争取早些恢复,然后明天就轮到你上场啦!说句老实话,老叫化瞧你小子蛮对眼,也很喜欢柳如姻那丫头,嘿嘿,老叫化有意撮合你们两个哩,如何?你小子喜不喜欢那丫头?哈哈哈,不必说,看你这害羞的神色,肯定是喜欢啦。嗯!你放心好啦,这比武招亲的第一关,老叫化一定严格把守,尽量给你扫除障碍……”鬼手疯丐一番苦口婆心都是为了他好,沉陌还能多说什么?他自然感激涕零,听从他老人家的安排啦。

沉陌关上门窗,然后坐到床上去打坐。昨天,他看见老天爷突然变脸,灵光一闪,差点就让他突破到九重天心法的变天境界,成为人上人,奈何还是差了那么一丁点儿,遗恨之极。

他感到冥冥漠漠之中,似乎有那么一双“怪手”正在控制着他的命运,他也说不上这双“怪手”于他有利,还是于他有害?

——若不是在关键时刻突然冒出那么一道红芒来捣乱,说不定自己就踏入了先天之境,成为人上人啦;而自己明明已走火入魔,当时感觉要爆体而亡,那知昏睡一场醒来,身体却是完好如初,不但身体无损伤,自己的丹田反而被涨大一倍有多,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自己长久停滞的内力又获得了增长的机会啊!真是福祸相倚,是福,也是祸。之前自己的内功修行已然到了瓶颈,丹田之中被九天真气塞得满满,再也容纳不下,内力再无长进,自己正苦愁无计可施之时,那知道,也不知道这一场走火入魔是不是老天爷冥冥之中早就给自己安排好了的?

沉陌待在房中修炼九重天心法,这么一潜心苦练,完全沉浸了进去,忘了时间,忘了空间,物我两忘。他盘坐在床上,静如磐石,岿然不动,仿佛就像一尊石雕。一道肉眼看不见的精神之气犹如狼烟一般从他的头顶升腾而起,直冲九霄之上。精神与九天相沟通,这是九重天心法修炼到一定火候之后所具有的特征。

玄功运转九九八十一大周天,他感到丹田之中的九天真气浑厚了不少,足足提升了一成内力有余,心头大喜,心想打铁须趁热,便不停歇,继续抓紧修炼。却奇怪,八十一个大周天之后,他又修炼了六六三十六个大周天,但内力不见有丝毫寸进,于是他就纳闷了:莫非这九重天心法一天就只能修炼九九八十一个大周天?九天之数,九九归一,一指一天时间?一天时间就只能修炼九九八十一个大周天?可是,没有走火入魔之前,自己感觉好象不是这样的呀?这一场走火入魔也真怪异,自己不但不变残废,丹田反而得到改造,似乎这九天真气也发生了变异?

沉陌有些不信邪,又努力修炼了四十五个大周天,加上之前的三十六,凑够九九之数,可惜内力还是没有半点增长。他也知道按部就班的道理,既然强求不来,那就随缘吧,无奈之下,他只好停止修炼。

沉陌这么一苦心修炼,完全忘了时间,他也不知道现在到了什么时候,他只觉肚子干瘪瘪,有些不好受。他起身下床来,准备出门去弄点食物。他刚把靴子穿好,这时,房外忽然就响起一阵敲门声。他走过去把门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名小丫鬟来喊他用晚餐。沉陌抬头一望,太阳早就西下,天色已然向晚,他想不到自己在床上那么一打坐,感觉一会儿的工夫罢了,想不到却是一整天的时间……

沉陌跟随着小丫鬟穿堂过亭,拐了好几拐,终于来到柳府的正堂大厅。大老远,他就听到一片鼎沸的声音,进门一看,人好多,真热闹。

柳随原见到他来,热情请他入座。沉陌与众人客套两句,便选了个位置在鬼手疯丐的下首落座。鬼手疯丐上下扫了他几眼,啧啧称赞道:“好小子!想不到你造化不凡,经历一场走火入魔之后,不但不变残废,内力却是更上一层,可喜可贺,来,共饮一杯,干了!”说罢,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沉陌这两天滴酒未沾,喉咙正痒,一杯饮下,不觉过瘾,把酒满上,回敬鬼手疯丐,第二杯喝下,还不过瘾,又满上,这次敬主人家柳随原,一连灌下三杯,他才停杯问方构道:“前辈!看你一身惬意,今天的比武很轻松吧?”鬼手疯丐哈哈大笑:“今天上场的多是一些小鱼小虾,老叫化三拳两脚便都解决了,确实很轻松……不过,也出现了五条大鱼,翻浪手段还不错,老叫化十招之内难以收拾……嘿嘿,其实,若是大鱼小鱼统统都让老叫化吞咽下肚,明天就没戏让你来唱啦!所以哩,其实是老叫化有意留下几个给你当陪练,好让你多增长一些实战经验罢了……呵呵,如何?老叫化对你够意思了吧,是不是应该多敬老叫化两杯呀?”这老叫化,也真有趣,酒馋,就自己多灌两壶呗,何必浪费口舌编排出这么长长的一段废话来骗沉陌敬他酒喝?莫非他偏喜欢吃敬酒?

沉陌心想,这老叫化为了自己的终身大事,如此费心费力,无论如何,确实应该多敬他几杯,不就是喝酒嘛,舍命相陪便是!于是他二话不多说,端起酒杯与鬼手疯丐一同痛饮了三大杯,随后问道:“前辈收拾起来都有些费力的大鱼,想必不是一般的大鱼,不知前辈可否相告,那五条是什么样的大鱼?也好教晚辈有所准备,以免擂台上翻船。”绝倒,只听说过阴沟里翻船,却什么时候擂台上也可以驶船了?莫非他听鬼手疯丐说道擂台上出现五条大鱼,空手抓不来,他便打算开船去捞么?

鬼手疯丐拍着沉陌的肩膀笑道:“哈哈哈!其实也没什么好担心啊,他们再强,也只是稍微滑溜一点的几条大鱼而已,虽然十招之内拿他们没有办法,但老叫化有信心在百招之内把他们统统都变成砧板上的鱼肉……老弟,你完全不必担心啦,老哥瞧得出来,你现在的内功修为相当深厚,足有百匹烈马之力,他们都不如你,只要不出什么意外,明天你完全可以力压他们,不必多虑,不必担心……来来,喝酒,干了!来来,吃菜,这道红烧鱼的味道挺不错……”

翌日,清晨。擂台下,人山人海,你挤我拥,好不热闹。擂台上,两人站着,拔剑对峙,气氛沉寂,杀气凛冽。一人独臂,脸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疤,长相邪恶;另外一人五官清秀,外貌俊美,如玉树临风。

沉陌知道,站在他面前的这一位叫唐帷,出身蜀州的唐家堡。临上擂台之前,鬼手疯丐把今天要参加比武的五人的基本情况都告诉了他。鬼手疯丐当时跟他谈及这一位唐家弟子时,说道这一位的剑术稀松平常,内力马马乎乎,是五人之中武功最差的一个。

沉陌相信鬼手疯丐所说决不假,但他却是知道,武功最差,并非就代表最容易对付,相反,有可能是最难缠的一位。江湖之中,人人都知道,论真实功夫,唐家堡的堡主在蜀州一带排不上前十,但若要在蜀州范围之内选出最令人畏惧的十大人物,唐家堡的堡主绝对名列榜首。唐家堡威震江湖的法宝,不是什么绝世武功,而是暗器和毒药。传言唐家堡之中藏着一件暗器之王——红莲佛怒,其威力之强,毁天灭地,据说一旦发出,无人能挡,即便是大罗金仙也要饮恨而殁。

红莲佛怒的威力是不是真如传说中这般逆天?沉陌并不清楚,但他却见识过唐家堡的禁制暗器——暴雨梨花针的厉害,非常霸道;同时他还领教过唐家堡的暗器手法——翼蝠轮回的厉害,十分恐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