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比武开始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4039字
  • 2019-06-01 12:00:19

农历十月二十八日,阴天。

比武的擂台就设在清柳镇最繁华的中心地带,平时,这里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今天,这里更是人山人海,比肩继踵。这擂台,搭得并非很高,也就拔地三丈而已;这擂台,建得并非很大,也就勉强容下百人而已。

巳时一刻,万众期待的比武招亲大会终于拉开序幕——

首先,这第一位出场的人物自然是柳随原,只见他登上擂台,虎目含笑,作一个四方揖,随口说两句开场白,接着把比武规则简单讲解一下,然后就宣布比武开始——

柳随原离开擂台,登上南边的清风酒楼,来在顶层,与一众亲朋好友一同观看比武,这按下不表。且说他前脚刚下擂台,忽然嗖的一声,只见一人从天而降,如雁落平沙,稳稳当当地落在擂台上,没有弄出什么异响——其实,这人并非真的从天而降,眼力稍微犀利一些的,都知道他是从清风楼的顶楼跳跃下来的,每层楼高三丈有余,五层将近十七丈,从十七丈的高空跳落到三丈高的擂台上,没有弄出什么声响,单就轻功而论,这人身手不俗。

一开始,众人以为这从天而降的必是天兵神将一类的凶猛人物,那知凝神一瞧,却发现原来只是一名糟老头,顿时大失所望。这老头半百光景,须发斑白,瞧上去,精神还算矍铄,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韵味,但未免也瘦过头了,身上看不见几两肉,尤其一双手,枯如白骨——不必卖关子,这站在擂台的老者,并非别人,正是鬼手疯丐。

柳随原考虑到他老人家的名头和形象在江湖上影响太大,怕众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之后不敢登台比武,所以跟他商量了一下,要他改换另外一个形象登上擂台,鬼手疯丐一生游戏人间,对外在形貌并不看重,而他也很想知道,换了个样子之后,会几个熟人还认得他?于是就答应改头换面。其实他也没有进行什么易容伪装,只是把身上的污垢清洗一番,把头发梳理一下,换上一袭干净的衣服而已。

鬼手疯丐朝四周抱拳,咧嘴笑道:“这比武规则,刚才员外已然说得很清楚啦,老夫就不再浪费口舌……嗯,老夫便是这第一关的考官,只要有谁能在老夫的手中走过十招,那么就算他过关……”顿了一下,他又道,“谁先上来指教?”此言一出,顿时惹来底下一片议论纷纷——

“不是吧?这柳员外不是号称本镇第一财主吗?传言有假?还是他是守财奴?这擂台造得小家子气也就算了,请来当考官的人竟也这般不入眼,说什么走十招就过关,看来他怕女儿嫁不出去呀,如此看来,他的女儿也不是什么好货色……老子大老远跑来,看来白跑一趟了……”

“这老儿哪里冒出的?真是会扯牛皮,说什么走十招,照老子看,老子上出去也不用出手,直接放个屁就把他轰下台去……”

“哈哈哈!这位老兄练就好神通,那么就上去把他轰下台来咯!”

“俗话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老者看上去稀松平凡,说不定他的武艺已经练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不可小觑……”

……

鬼手疯丐站在擂台上等了好半会也不见有人上来挑战,当时他就感到有些面子挂不住,若是底下众人因为畏惧而不敢上来那就算了,他听到底下的议论声分明多半是瞧他不起的,不屑与他较技,当时怒火就蹭蹭蹿上心头,他猛然大喝一声:“都是一群胆小鬼!到底有没有人敢上来与老夫过两招?”

“我来!你这老头,说话口气太大,俺听着不爽,俺要教训你两拳。”忽然间一个十分洪亮的嗓音响起,紧接着砰的一声大响,猛见一人蹿上擂台去,这人好壮的身体,有如铁塔一座,足足比鬼手疯丐高出一个头,这人好沉的身子,刚才他跳上擂台来,两脚一踏,震得整个擂台颤抖起来,险些塌倒。

“俺叫李铁柱,俺还没有娶亲,俺娘叫俺前来比武招亲,俺娘吩咐,江湖险恶,叫俺不要第一个出头,但俺实在看不惯你这老头目中无人,所以俺还是第一先上来会一会你,叫你尝一尝俺拳头的厉害,看拳!”说着,这叫李铁柱的壮汉抡起斗大的拳头照着鬼手疯丐的面门直直轰过来……

“哈哈哈!你这个大个子够爽直,老夫瞧你还顺眼,且让你三招吧!”李铁柱这一拳挥出,力道刚猛,风声呼呼,犹如一只大铁锤狠狠撞来,表象十分吓人,但根本唬不倒鬼手疯丐,他谈笑自如,微一侧头,便躲了过去。李铁柱一击未中,神情一愣,并不慌张,左勾一拳,斜刺里攻击鬼手疯丐的下巴。“好小子,块头这么大,反应却是不慢!”鬼手疯丐嬉皮笑脸地称赞一句,只见他向后微微一躬身,李铁柱的拳头便再次落空。

“风雷齐动!”李铁柱一连攻出两拳,但都没有碰到鬼手疯丐的衣角击,不禁发怒,但见他大吼一声,两手握拳于胸,抡舞开来,呼呼狂啸,有如车轮滚动,狠狠碾压向敌人。他这一招使将出来,气势猛悍,威如天神,惹得台下一片喝彩。有人以为,鬼手疯丐在这一招猛攻之下,就算不被当场砸成肉泥,也会被轰出擂台去——

倏然,砰的一声大响,接着呼的一下,猛见一人如断线风筝倒飞而出——

“大块头!三招已过,老夫就不陪你玩了!”只见鬼手疯丐傲然立在擂台上,背负着两手,目光如电,狠狠一扫,又道,“还有谁要上来的没有?”

台下一片哑雀,一时竟无人答话。众人都陷在错愕之中,刚才,李铁柱一招风雷齐动使将出来,拳影重重,非常霸道,众人以为,生死立判,这考官只怕要完蛋了,那知,胜负确实是立见分晓,但败下阵来的不是这瘦老头,而是这铁塔一般的壮汉。

众人根本看不清鬼手疯丐如何出手,这一点,实在震撼他们的心灵,一开始鬼手疯丐放话过十招云云,众人只当他是吹牛皮不上税,眼下见过真章,他们不得不暗自掂量一下自己的斤两够不够,是故,一时之间

,众人都变成了哑巴,面面相觑。

“这、这位前辈,谢谢你手下留情,俺心领了。想、想不到你老深藏不露,俺输得心服口服!”李铁柱一骨碌爬将起来,抱拳向鬼手疯丐致谢道。他这么大的块头,从三丈多高的擂台上被摔下来,竟然没事,堪称——其实也算不上奇迹,只能说他运气太好,或者说其他人太倒霉。擂台下人山人海,密密麻麻一大片,那几个倒霉的人其实很不想被垫背,奈何避无可避,只好听从老天爷的安排了,幸好没被压死,他们也就没有指天骂地,赶紧爬将起来,一溜烟跑回家去,运气这么背,他们哪还敢再作逗留?

“前辈好身手,小子来讨教几招!”声落,忽然只见一道青色的身影掠上擂台来。

“好小子,轻功不错嘛,不知在青城派学了几年?”鬼手疯丐眯着眼笑道。

“前辈好眼力,一眼就看出晚辈师从何门,佩服佩服!嗯,晚辈叫上官阑,家师孤云子,不知前辈识不识得?”上官阑抱拳为礼道,语气甚是恭敬。

“哈哈哈!鼎鼎大名的青城派的掌教至尊,若是老夫不认识,岂不是瞎了两眼?嗯,不过,认识归认识,但你小子千万不要以为老夫会给你放水,好啦,时间不多,我们也别瞎扯了,亮出你的剑来吧,让老夫瞧一瞧孤云子的教导手段高明不高明!”鬼手疯丐与青城派并没有什么交情,自然也就懒得跟他一个小辈多扯闲话了。

“好!前辈既然有谕,晚辈只好僭越了。”上官阑也知道这擂台之上根本不是闲扯聊天的地方,所以他也不打算多说废话,只见他掣出一把三尺青锋,左手捏剑诀,喊道,“看剑!孤云出轴——”合身一扑,挺剑直刺,犹如一道惊虹般刺向鬼手疯丐,十分凌厉。

“青城十八绝剑之孤云出轴?看来孤云子很器重你这个徒弟嘛!十八绝剑,剑剑绝命,老夫倒想看看你学会了几招?”说着,他不避不让,蓦然一爪探出,斜刺里抓向剑身,竟想来个空手夺白刃?

“敢空手入白刃者,爪上功夫必定了得,这老儿十指瘦如白骨,肯定藏着什么古怪,自己的兵器万万不能被他抓中,否则情况不妙……”上官阑心中忖道,他不待招式变老,握剑的右手猛地一抖,嗡嗡剑吟,三尺青锋蓦然化做绕指柔,如灵蛇一般缠向鬼手疯丐的手臂。这一招也是青城十八绝剑中的厉害杀招,叫做死缠烂打,招式非常精妙,一旦缠上敌人,不死不休。

上官阑的长剑犹如绳索一般在鬼手疯丐的手臂上缠了好几圈,只要他一收紧,只怕鬼手疯丐的一条臂膀就这么给废了,势必被绞成粉碎。好一招青城十八绝剑,果然够绝;好一招死缠烂打,果然难缠。饶是鬼手疯丐一生杀敌无数,实战经验十分老到,但面对这一招死缠烂打,他也是无法拆解,可见这一剑的招式有多么精妙绝伦。无法拆解,那鬼手疯丐岂不是坐以待毙?当然不是!无法拆解,只是招式上无法破敌,但他可以凭借比对方更深厚的内力来化解。不错,化解这一招死缠烂打,有两种情况,一是料敌机先,事先躲开,二是,一旦不小心被缠上,那就只有凭借深厚的内力来化解,不过若是内力不够对方强的话,那基本上也就完蛋大吉了。

“下去!”陡听鬼手疯丐大吼一声,他把全部内力运转到右臂,猛地一震,嘣嘣数声,三尺青锋被他断成数截,寸寸掉落于地,上官阑想不到他的内力竟是如此强悍,神情一愣,来不及做出其他反应,被他一掌印在肩头上,砰的一声闷响,如断线风筝倒飞而出,口喷鲜血,在空中拉出一道嫣红的轨迹。

鬼手疯丐嘴角一斜,冷笑道:“上官阑!老夫本想跟你多玩几招,奈何你出剑太狠,竟想毁我手臂,说不得,老夫也只好给点苦头让你尝一尝啦!”

蜀州号称天府之国,钟灵毓秀,地杰人灵,人才辈出。当今夜狼国的江湖格局是九大派十大帮,其中蜀州就集中了九大派中的四个门派:娥眉派、夔门派、剑门派和青城派。中州有三派:少林派、武当派和雪山派。禹州有两派:点苍派和昆仑派。

蜀州的江湖之中流传着“四绝剑”之说,四绝剑指的是蜀州四大门派之中,年轻一辈之中最杰出的四名弟子。当今的四绝剑是:娥眉金秀秀、夔门诸葛雄、剑门独孤险、青城上官幽。

上官阑有个哥哥,那就是上官幽。这次,兄弟两人一同下山来,准备赶回上官世家去,为他们的爷爷祝贺八十大寿。这天路过清柳镇,听说有比武大会,他们便暂停下来,想瞧一瞧热闹,也好增长见闻。本来兄弟两人说好只瞧热闹不参与进去,奈何弟弟好胜,一时热血沸腾,趁哥哥不注意就溜上擂台去。

原本上官阑还准备在擂台上大发神威,想着若是带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回家去,不知道爷爷和双亲有多高兴哩?只可惜,他的美梦做得虽好,奈何本事却不济,两招不到,被人轰下擂台来,实在大失尊严,幸好有他哥哥接住他,否则还不知道他会不会被摔成一坨肉泥?嘴角鲜血流,两眼怒火烧,上官阑恨声道:“大哥!这老头欺人太甚,请为我报仇……”上官幽摇头苦笑道:“这老头姓方,是一个疯子,他的武功太高,掌门人都未必是他的对手,大哥也无能为力,这仇只怕难报,我们还是走吧……”说着,他转过身,搀扶着受伤的弟弟黯然离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