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比武前夕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668字
  • 2019-06-01 08:00:03

今天的清柳镇真是热闹非凡,到处人山人海,沸反盈天。

驾驾驾……

得得得……

四骑并弛的马路上,只见一黑一红两匹骏马并辔疾弛着,八蹄翻飞,扬起滚滚黄尘。骑在马背上的乃是两名华服少年,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光景,血气方刚,正是争强好胜的年纪。这不,两人结伴出游,一时闲着无事,便较起马力来,看谁骑术更胜一筹。

不久,两人来到了清柳镇。刚一进入小镇的范围,他们就看见一片人山人海,一人忍不住大呼道:“咦?罗少,今天是什么日子?这小镇竟是如此这般热闹!”被称作罗少的少年皱眉想了一下,说道:“应该是庙会吧!”那人又道:“嗯?不对劲啊!这些人的气息好强大……怎么会有这么多江湖高手出现?莫非此地出现了什么宝物?”罗少沉声道:“这,极有可能……走吧,唐少,我们找个人询问去。”一想到有宝物,一想到有纷争,两人的血液顿时沸腾起来……

这是一家小酒馆,名字取得有点怪,就叫——有间小酒馆。酒馆的掌柜乃是一名发福的中年男子,肥头,大耳,小鼻子,小眼睛。最近这两天,他一直眯缝着眼,笑吟吟,嘴巴不曾合拢过,都快抽筋了。他为何笑?因为他得意。他为何得意?因为——商人嘛,赚了大钱,自然得意。

此刻,他心中不但得意万分,更是怀着滔滔不绝的感激之情。他感激谁?他感激的自然是那一位为他的小酒馆带来了火红生意和滚滚钱财的人物啦!这一位人物又是谁?这一位人物不是别人,正是清柳镇鼎鼎大名的第一权势人物——柳员外。柳府要举办一场比武招亲大会的消息一经传出,整个小镇顿时就热闹起来,八方客至,今天更是人满为患。其实,不单是这一位小酒馆的掌柜对柳随原心存感激,镇上大大小小的酒楼、茶馆、旅店的老板们这两天也都狠狠地赚了一大笔,那一个又不是对柳随原感激不尽?

小酒馆的胖掌柜两眼眯成一线,一直盯着门外看。门外人来人往,川流不息,落在他的眼中,景象却变成无数白花花的元宝滚来滚去……

就在他心中暗暗祈祷老天爷多赐几个元宝进店的时候,突然,真的就让他看见有两个金灿灿的元宝跳了进来,喜得他两眼一开,大放金光,叫道:“有客到,小二,快迎接!”

“好咧——”店小二唱喏一声,快步跑到门口迎客,笑着脸道,“两位公子爷,快里面请!”进来的乃是两名华服少年,二十来岁的光景,风流倜傥,英气勃勃,正是唐少和罗少。尖下巴的是罗少,双下巴的是唐少。此时,食时刚过不久,小酒馆之内,客人并不多,也就稀落落七八位而已。

两人随便拣一个临窗的位置坐下。店小二殷勤地问道:“两位公子爷要来点什么?”唐少阔气道:“有什么好酒好菜,尽管端上来就是,价钱不在乎,我们有的是银子,这一块碎银子便赏给你当小费吧!”说着随手摸出一块碎银打赏给店小二。白花花的银子,谁不爱?银子入手,乐得小二合不拢嘴,他唱喏道:“好叻!请稍等,马上就来。”说着快步跑去厨房,一蹦一跳,活脱就像一只兔子。

很快,酒菜就端了上来。这是小酒馆,其实也拿不出什么好菜色,无非就是一些鸡鸭鱼肉白菜豆腐之类,不过,菜色不怎么样,菜名却是取得有点意思,譬如上了一道菜叫做铁掌水上漂,名字很有江湖味道吧,但其实也就是一大碗汤水里漂着几只鸭掌。

之前进行一场激烈的赛马,两人都是消耗不小,感觉肚子饿得可以吞下一头牛,但真正动起筷子来,却是没吃几口就感到饱胀了。大好一桌酒席,可以在水深火热之中拯救好几条饥民呢,却让他们这般白白浪费了,可耻。

姓氏之后冠一个少字,能当得起如此称呼的,这两人是什么身份和地位?那可是有钱人家的的大少爷啊!既是有钱的主,为什么他们会选择如此低档次的小酒馆来消费呢?其实,他们吃饭是次要,来打听消息才是真。只见唐少把店小二叫唤过来,说道:“小二!结帐。”店小二道:“计三两银子又八十文,谢谢!”唐少掏出一锭足有五两重的白银放在桌面上,说道:“不必找了!”店小二收起银子,千恩万谢道:“谢谢两位公子爷……”罗少忽然开口道:“小二哥!有件事想向你打探一下……”店小二诚惶诚恐道:“公子请只管问,小的知无不言。”罗少道:“今天这镇上怎地这般热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情?”

“呃?”店小二有些错愕地道,“呵呵,两位公子爷这两天一定没在江湖上露面吧?这个,事情是这样的……”罗少眉毛一恶,沉声道:“是什么?快说!”店小二那一刹那的错愕表情,明显地告诉他,他刚才的问话很可笑,被一个身份低微的人取笑,他心中能不窝火?不过他又不想与小人物一般见识,怕有降身份,所以他的脸色只是沉了下去,暂时容忍。

店小二自知刚才失礼,慌忙赔不是:“小人实是无意冒犯,请公子见谅!是这样的,今天乃是柳员外举行比武招亲的日子,这柳员外乃是本镇第一人,谁不想与他沾上关系呢?所以……”唐少截言道:“比武招亲么?哈哈哈,那场面一定很壮观……走吧!罗少,我们赶紧瞧热闹去……是了,小二哥,这比武开始了没有?”店小二答道:“好象开始……”他的话还没说完,风声一动,人影一晃,唐少和罗少两人便在他的眼前消失不见……

俗话说,冤家路窄。此言不假,这不,在这人山人海的清柳镇,此时就有两名宿敌不期而遇——

“嗯?眼前这一位莫不是画屏庄的庄主?哈哈,段红烛,今天这场比武招亲乃是一对一单挑,你竟然带着这么多手下,是要他们呐喊助威呢?还是打算仗着人多强抢民女?哎,年近三十,依然独身,说来段兄确是可怜之人,但愿你这一次能够抢回一位押寨夫人吧!哈哈哈……”一人刻薄地嘲笑道。

“哼!五十步笑一百步,鹤轻罗,也只有你这等厚颜无耻之辈才笑得出来。段某带八人,你带四人,段某二十八无妻,你二十又六,不一样也是无暖床之人?”段红烛反唇相讥道,对方刻薄,他更尖酸。

段红烛和鹤轻罗之间究竟有什么解不开的深仇大恨?为何一见面便是针锋对麦芒,大眼瞪小眼?

红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

——在清柳镇的北边,百里之外,夜狼国与大佛国的交界之处有一大山,名双子山,因山有两高峰而名,一峰在西,归于大佛国的版图,一峰在东,属于夜狼国的领土。两峰之上分别盘踞着一股势力,西峰的势力叫画屏庄,东峰的势力叫流萤寨。画屏庄的庄主叫段红烛,凭着一柄“秋光剑”纵横百里;流萤寨的寨主叫鹤轻罗,仗着一把“流萤扇”称霸一方。所谓一山难容二虎,有画屏无流萤,有流萤无画屏,段红烛和鹤轻罗之间,他们的明争暗斗从未停止过……

鹤轻罗沉声道:“段红烛,你我之间争斗了这么久,一直没有结果,今天,我们是不是应该来个了断?”

段红烛冷哼道:“哼!来就来,莫非还怕你不成?一会,擂台上一决胜负,谁胜了,新娘自然属于他,谁输了,就把小命留下吧……”谁胜,新娘归谁,谁输,生命终结——真是狂妄自大,目无余子,莫非他以为这个江湖是他们两个人的江湖?莫非他以为柳随原花费大精力摆下的擂台乃是专门为他们两人而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