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比武规则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190字
  • 2019-05-31 20:00:47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当沉陌睁开两眼的时候,他看到一片狼藉。虽然满屋疮痍,桌子椅子之类都是面目全非,不过,毕竟住了一晚上,有些地方他还是能够瞧得出熟悉来,于是他便断定这里绝非阴曹地府,也不必咬舌头和掐手背,他也肯定自己并没有死,不过,他却是半点也没有劫后余生的庆幸,练功走火入魔,不死也变残废,这叫他如何能够高兴得起来?

他浑身无力,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仿佛就像一具尸体。

笃笃笃……

这时,突然外面响起一阵敲门声。同时一个声音叫道:“沉少侠!在不在?员外差小人来请少侠去用晚餐……”沉陌想开口回话,却发现嘴巴被异物塞住,怎么喊也喊不出话来,憋得他十分难受,恨不得拿头去撞墙。

那家丁在外面敲门敲了半天,不见回应,以为没人在,正要离开之时,忽然,隐约间他好象闻到一股血腥味,心头闪过一丝疑惑,稍微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下定决心一探究竟,他侧身一撞,猛地把门撞开,往里一瞧,只见满屋狼藉,一人浑身是血,躺在地上一动未动。“不好啦!杀人了……”一见这么一幅凶杀案现场的情景,这名家丁登时惶恐大叫,也不去细看沉陌的情况,落荒似的夺门而出,报讯去也。

不久,鬼手疯丐和柳随原等人闻讯赶到。鬼手疯丐最先闯进房间之中,他环视一圈,并未发现任何凶险,于是放心蹲下身去,察看沉陌的身体。当他看见沉陌瞪着两眼之时,只道他死不瞑目,叹息一声,伸手在他的脸上抹过,替他把眼皮合上。只是,当他的手一拿开,沉陌的眼睛猛然又睁开,同时眼珠子转动两下。

“好小子!竟然装死逗老叫化玩儿么?”鬼手疯丐笑骂一句,伸手把其脉,眉头皱了皱,回头冲柳随原等人道,“你们且先退出去,老叫化要立即替他疗伤。”

柳随原等人的脑海中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极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不过他们也知道这时不是询问的时候,救人要紧,于是他们默不做声地退出房间。柳随原顺手将门拉上,然后与众人守在房外,静静等待着……

只见鬼手疯丐忙将沉陌扶了起来,双掌抵上他的后背,玄功运转,把内力源源不断地输入他的体内,活血化淤,帮他疏通经脉,引导混乱的九天真气归入丹田。但见两人的头顶白烟缭绕,经久不散,沉陌的脸色一青一红变换着,情形有些诡异。

约莫过了半炷香的时间,沉陌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淤血,接着咳嗽两下,方始开口道:“多谢前辈施以援手,晚辈感激不尽……”血气受损,说话有些有气无力。

鬼手疯丐撤去内力,收回双掌,说道:“不必客气!你的真气只是有一点小混乱罢了,就算老叫化不出手,只要你静静躺上一会,也会慢慢复原。”顿了一下,又问道,“对了,你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沉陌苦涩地笑道:“一时不慎,练功出岔,走火入魔……”

鬼手疯丐哦了一声,却疑惑道:“怪哉!你的经脉根本没有受到实质性的损伤,只是真气有些混乱罢了,明显就是入魔不深啊,却为什么血气会浸出体外呢?若是你修炼了什么邪派功法,或许还好理解一些,但你体内的真气明明就是点苍派的九天真气,这当真叫人费解……”

听鬼手疯丐这么一说,沉陌也觉得他自己的身体好象有一些古怪:当初神通种子眼看就要凝聚成型,但就在最关键的那一刻,那知丹田的上方突然降下一道红芒,以至功亏一篑,这红芒是什么?怎生冒出来的?还有,已然一半凝聚成功的神通种子忽然被击碎,爆发出了莫大的威力,当时感觉即便是天地也会被它毁灭,然而自己竟然没有爆体而亡?实在不可思议。若说自己的身体真有那么结实的话,当初也不应该被刀霸天一刀就断去一条手臂啊……

当初,沉陌被一群野猪逼下悬崖,尔后莫名其妙地被卷入地底岩洞,那时他整个人处于昏迷状态,根本不知道有一柄诡异的古剑化作一道红色的闪电融入他的身体之内,所以他根本不知道,他之所以无法踏入先天境界,一切只因有一柄诡异的古剑在他的体内作怪……

鬼手疯丐忽然长叹道:“本想与你今晚继续煮酒论武,不过,看样子是不行的了,好吧,老叫化就不打搅你啦,你且先静静休养两天。这间房间是不能再住人了,老叫化去叫柳随原给你换一间……”说罢,他站起身来,走出房间去。

柳随原一见鬼手疯丐开门出来,有些急切地问道:“如何?沉陌的伤势严不严重?”鬼手疯丐半是疯癫地笑道:“哈哈哈!没事,有老叫化出马,死马也能医成活马,他已然化险为夷,现在没事啦!嘿嘿,世人只知道老叫化这一双手叫作鬼手,专门送人去鬼门关,却是不知道,老叫化的这一双手也能把人从鬼门关抓回阳间来……”

他这一双有如鬼手的利爪,能断送别人的性命,这一点,世人都没有怀疑,但若说能将垂死之人从鬼门关拉回阳间来,在场所有人却不是人人都相信。

不巧,站在柳随原左边的乃是一名外族人,他不曾见识过鬼手疯丐的凌厉手段,他只道眼前这一位叫花子纯属吹牛皮,他正待开口嘲讽两句,忽然他看见房间之中缓缓走出一个血人来,当下,到了嘴边的话,他又生生地地咽了回去——这血人,一开始,他看见躺在地上半死不活,那知……也不知道这老乞丐使用了什么手段,转眼间便将他治成一个能蹦能跳的大活人,手段如此,堪是神奇,叫人惊叹。事实如此,鬼手疯丐言之有物,却是叫他无从驳斥了……

沉陌出得房门,抬头一看,天空晴朗,低头一瞧,地面干爽,似乎不曾下过雨,不由心中感慨:这老天爷,变脸真是反复无常哪?

“沉、沉小友?你的伤势不打紧吧?”柳随原关切地询问道。听他的语气,似乎他不太确定眼前这人是不是沉陌呢,不过,这也不能怪他,此时的沉陌一身血污,满头满脸都是,面目模糊,若非他独臂,只怕,莫说是其他人,就算他的亲爹妈也不一定认得出他来呀!

沉陌浅浅一笑,道:“多谢员外关心!沉某只是练功不慎,一时走火入魔罢了,亏得方前辈及时援手,现在已无碍……嗯,我这一身脏兮兮的,十分难受,不好见人,不知员外有没有地方让我先洗个澡哩?”

听沉陌这么一说,柳随原顿时会意过来,歉然道:“少侠伤势初愈,身子虚弱,确实应该好好静养一番,我等便不打扰啦!”

当下,柳随原给沉陌重新安排了一间房间,并命人给他送来洗澡水和饭菜。

原本沉陌是想先洗完澡之后再参加柳随原的宴席,但却被鬼手疯丐劝止,鬼手疯丐说道:“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宜喝酒,参加又有什么用?干瞪着眼睛看我们喝,多不好受啊!”

沉陌心想也是,上了酒席,如上战场,肯定免不了要一番狂饮海喝,自己这一副身子骨正虚弱之中,只怕当真承受不住,而又没有美人欣赏自己,何苦逞能?罢了罢了,还是老老实实一人待着吧!这一次走火入魔,总觉得有一些怪异,也不知道内力能不能恢复如前?也不知道这对自己以后的修炼有没有影响?当务之急,喝酒就免了,还是先把身体状况弄清楚要紧吧!当下沉陌先把身体清洁一番,然后再把肚皮填饱,最后坐到床上去修炼……

华灯初上,柳府上下一片灯火通明。清柳镇第一权势人物柳随原大摆宴席,那场面自是不凡,那气氛自是热闹,偌大厅堂,宾客满座,人声鼎沸。

酒过三巡,但见柳随原端起酒杯站了起来,说道:“明天便是比武招亲的日子,关于这比武规则,不知各位朋友有什么高见?不妨说出来,大家共同商量和定夺。”此言一出,引得底下一片议论纷纷,各人交头接耳。

席上三十多人,你一言,我一句,各抒己见,好不热烈。不过却有一人显得不太合群,就只顾着自己埋头吃喝,这人便是鬼手疯丐,只见这一位老叫化一手抓着一只鸡,一手提着一壶酒,左啃一口,右灌一口,悠闲自在,好不惬意。

过了好半晌,众人为了如何举办一场别开生面的比武招亲大会,仍在热议着,喋喋不休。

这时,鬼手疯丐手中的肥鸡被他啃得只剩下一副骨架,酒壶也已见底,他随手一丢,忽然站起身来,朗声道:“不就举办一场比武招亲之会嘛,这有什么好争来争去吵来吵去?比武比武,重在武之一字,明天老叫化往台上一站,有谁能够接得下我十招,便算他预选过关。到了第二天,沉陌这小子也应该能够抡刀动剑了,到时候就叫他把守这第二关,不择手段,不讲情面,能够打败他便算过关,过关一人,新郎就是他,过关两人,接着互斗,直到选出武功最高的一人,但若是都没有人胜得了沉陌,哈哈哈,柳老弟,那你就只好依诺把小姻许配给他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