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吃不得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395字
  • 2019-05-30 20:00:22

翌日,天色蒙蒙,晨曦微亮,沉陌正在做着春秋美梦,梦里他正准备一亲苗青青的芳泽,突然却被一阵鸡鸣声吵醒,而肚子又很不适宜地咕噜咕噜闹腾起来,再无睡意。

“喔,喔,喔——”鸡啼之声仍在持续,且越叫越嘹亮,大有不破东方誓不罢休的气概,辨声源,好象就在头顶之上——举头三尺有鸡鸣。

美梦被扰,有气。

肚子饥饿,有欲。

又气又欲之下,沉陌的心头突然就升起一个邪恶的念头——杀此倒霉鸡,祭我五脏庙。

沉陌一骨碌爬将起来,拍掉沾衣的稻草碎叶,举步出得庙门,抬头一看,只见——好神骏的一只大公鸡啊,七彩锦羽,流光炫目,立在屋脊上,雄赳赳,气昂昂,十足就像一名盖世猛将,喔喔鸣唱,如奏凯歌。

“哈哈哈!老子一向没有什么好运气,从来就没有拣到过天上掉的馅饼,想不到,今朝终于时来运转,就在饥肠辘辘之际,天见可怜,赐我一只大肥鸡,真是苍天开眼哪……”他俯身拾起一块小石子,屈指一弹,破空飞出,急如流矢,噗的一下,正中鸡眼,嘎的一声,活鸡变死鸡,扑腾两下,滚下屋来,伸手接住,掂了掂,沉甸甸,于是满心欢喜:好家伙,好肥鸡,够大一只,够饱一餐……

沉陌拎着猎物来到一条小河旁,三下两下拔光鸡毛,三刀两刀剜去五脏,洗刷干净,然后拣来枯枝,生就一堆篝火,支起木架,慢火烧烤起来。

不多时候,油烟滋滋向外狂冒,香味馥郁四野飘散。尽管饿得前胸贴后背,但沉陌这一次并不心急:又没人抢,何必心急?即便心急,又有何用?就像上次烤兔子肉,结果还不是连兔油也沾不到唇,有道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可见,面对美味大餐之时,切记万万心急不得啊……不过一只兔子换来一套大搜魂爪,并不吃亏,反而占了天大的便宜,不是吗?

就在沉陌感叹万千之时,忽然一阵晨风吹来,夹着一丝汗酸臭味。若是寻常百姓,在这香味弥漫的旷野,那肯定是捕捉不到这么一丝缥缈的臭味,但沉陌作为一名杰出的盗贼,他的五官感觉却是比常人敏锐得多,别人察觉不到的异味,却是无法逃过他的鼻子。一闻到这么一股臭味,沉陌的心情顿时繁复起来:这股奇特的体味,莫不是只有鬼手疯丐这老叫化才具有?上次一只烤野兔将他引来,自己因而习得大搜魂爪,这次烤一只野鸡又把他勾来,却不知道他打算拿什么绝学来交换哩……

就在沉陌思绪万千之际,蓦然只见一道人影飞奔而来,速度之快,快如一阵风,眨眼间便到了沉陌的面前。这人不修边幅,穿着邋遢,面容枯瘦,手如鬼爪,他不是鼎鼎大名的嗟来帮的帮主鬼手疯丐方构还会是谁?

“好小子!竟然躲到这里来偷鸡吃,害得老叫化寻你寻得好苦呐……”鬼手疯丐刚一停下,便气呼呼地说出这么一句颇让沉陌感到意外的话来。沉陌原以为这老叫化一到,第一件事必是出手抢鸡吃,那料鬼手疯丐只是拿眼睛瞟了烤鸡一眼,很快却移开,似乎不感兴趣,好像没有胃口。

沉陌愕然问道:“嗯?前辈找晚辈有什么事情么?”鬼手疯丐咧齿笑道:“哈哈,其实也没有什么重要之事,只是老叫化正睡觉睡得香,忽然闻到一股肉香味,所以便来瞧一瞧……”沉陌道:“呵呵,前辈来得恰好是时候,这只鸡刚好烤熟,来吧,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前辈,我们一块来享用吧!”鬼手疯丐摇头道:“这鸡吃不得……”沉陌不解:“为何?莫非这是一只瘟疫鸡?”鬼手疯丐问道:“你可知这是什么鸡?”沉陌道:“野鸡,公鸡,野公鸡!曾经还是一只神气活现的大活鸡,啼声非常响亮,只是吵了晚辈睡觉,一怒之下便将它变成了一只香喷喷的烤鸡。”

鬼手疯丐笑骂道:“你小子,看来毕竟吃的盐巴少,见识不多,老叫化就跟你明说了吧,这是一只七彩锦鸡,传说中的神物,传说若是谁见了,必行大运,但若是谁不分好歹,敢吃了它,必将倒大霉……”沉陌却是不信:“是么?若是神物,岂不会神通?那会那么轻易叫我一石头就给扔死了?”鬼手疯丐罢手道:“信不信由你,反正老叫化决不会吃,也决不允许有人在老叫化的面前吃,谁敢吃,便宰了他……”

沉陌心中错愕:“不愧是绰号带疯字的人物,这老叫化果然行事疯癫,自己不吃也就罢,别人吃了还得罪他,不过瞧他一脸严肃的样子,不似说笑,自己还是依着他一些吧,闹翻了,貌似没什么好处……真倒霉,两次碰见这老疯子,将到嘴的美味大餐都吃不成……”当下他说道,“有道是,不听前辈言,吃亏在眼前,哈哈,不就是一只烤鸡嘛,不吃也罢,喂鱼好啦!”说着,他抓起烤鸡,一把仍进小河里。扑通一声,溅起一串水花,大好肥鸡就这么丢河底喂王八,可惜了。

沉陌如此听话,鬼手疯丐自然容颜大悦,他笑道:“好小子,算你识趣。走吧,随老叫化到柳府去!”沉陌问道:“去柳府做什么?这天还没亮,这么早便去打扰,恐怕不太好吧?”鬼手疯丐白了他一眼,说道:“什么好与不好?你小子昨夜三更摸进柳府,意图不轨,怎么就不见得你不好意思哩?少在这儿婆婆妈妈,你不是肚子饿得荒么?那便随老叫化到柳府去,什么山珍海味,什么大鱼大肉,到了柳府,应有尽有,饕餮大餐,随便你怎么吃……到了清柳镇,有柳随原这尊大财主在,老叫化根本不必讨剩饭,啃野味……走吧!”

鬼手疯丐这一番说话颇具诱惑力,沉陌本不是做作之人,当下他没有异言,随着鬼手疯丐来到了柳府。看门家丁见他们到来,老远便笑迎上前,拍马溜须地将他们请进府内。一名家丁谄笑道:“方前辈稍等,小人这就请员外去!”说着,准备跑去通报,却被鬼手疯丐喊住。鬼手疯丐开口说道:“且慢!这位小哥,不劳烦你了,你还是守着自己的职位吧,老叫化知道他这时在那里,老叫化自己去找他就行!”家丁应诺一声:“是!”便回到自己的岗位去。

鬼手疯丐回头对沉陌说一句:“随我来!”说着便带领沉陌穿堂过厅,走迷宫一般向里行进,一路上遇见不少巡逻守卫,但他们都未施加阻拦,反是笑脸相迎,阿谀奉承。

显然,这鬼手疯丐到柳府蹭饭吃已不是一次两次,柳府上下对他都已然很熟悉,也知道他身份非凡,不敢怠慢,竞相巴结。

在清柳镇,柳府是何等尊贵之地?岂是陌生人能够随便接近?若是有乞丐之类胆敢接近大门,只怕便会被乱棒轰走。话说好几年之前,鬼手疯丐无意经过柳府,就因离大门近了一些,便受到乱棒驱赶的待遇,结果他一发起疯来,将柳府闹了个天翻地覆,结果柳随原被他打得服服帖帖,从此柳府尊他为上宾,从此柳府之内任他横着走。

与绝大数豪绅财主不一样,这柳随原并非贪杯好色、嗜睡懒动之辈,相反,他却是一个很讲究保养、注重养生的人,为了保持好身材,为了不发福变胖,每天他都坚持闻鸡起舞,在后花园演练剑法。

没过多久,沉陌跟随着鬼手疯丐就来到了柳府的后花园。刚跨进后花园的拱形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无穷无尽的花海,暗香浮动,令人沉醉。尽管已入冬,但这后花园之中却是百花齐放,争艳斗妍。这些花千奇百怪,品种繁多,饶是沉陌到过不少地方,见识不陋,但没几样花名是他叫得出来,当下,他的心中不胜感慨,惊叹连连。

霍霍剑吟,有如鹤唳,只见一团剑光在花海中滚来滚去,所过之处,花瓣激荡,纷纷扬扬,便仿佛下起了漫天花雨,煞是壮观。人影淡淡,看不清眉目,以沉陌比鹰眼还犀利的眼力竟然捕捉不到舞剑者的真实面容,可想而知,这人的身法有多么飘忽。

“昆仑两仪剑法!练到如此诡异莫测的境界,只怕只有昆仑派的长老级别人物才行吧?这人是谁?”沉陌心中疑惑道。虽然他看不清舞剑者是谁,但他却是分辨得出这剑法出自何门何派。

鬼手疯丐忽然大笑道:“哈哈哈!一人独舞,多没意思。柳随原,似乎你的剑法又有所精进了哩,老叫化便来陪你过几招吧!看招,搜肠刮肚——”说着,只见他蓦然化作一道残影狂飙而出……

“嗯?哈哈,能够得到方前辈的指点,实属万幸之极,柳随原一定虚心受教……”有朋来访,不亦乐乎,柳随原本想停下与之客套一番,奈何鬼手疯丐一爪搜来,指风破空,好不凌厉,大有开膛破肚之威,他知道这老叫化行事疯癫,这么一出手,必不是闹着玩儿,稍有不慎,真有可能被他搜了魂去,当下他不敢掉以轻心,沉声道:“来得好!”挥剑迎了上去,小心对付着……

两人以快打快,眨眼间已斗了上百来个回合。虽是切磋较技,但激烈程度绝不下于仇敌之间的生死搏杀,险象迭出,看得沉陌大呼过瘾,大饱眼福。

柳随原来来去去就施展一套昆仑派的两仪剑法,鬼手疯丐反反复复只使用一套大搜魂爪。招数就那么多,招式基本固定,但他们真正交起手来,却是千百万化,看得沉陌眼花缭乱。

本来沉陌以为他自己已然把大搜魂爪练得滚瓜烂熟,完全学会,通晓种种变化,殊不料,眼下一见鬼手疯丐出爪,他才知道他自己其实还很肤浅,远远还未领悟到大搜魂爪的精髓,当下他收起傲心,仔细临摹,认真揣度,渐渐入了神,忘乎自我,不知不觉跟着比划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