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 四大公子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286字
  • 2019-05-29 20:00:00

“淫贼!这下看你往哪里跑?绝命公子,不必跟他废话,你们快帮我把他拿下,我要挖了他的贼眼,竟敢得罪本小姐,我要他生不如死,哼哼!气煞本小姐啦……”只见一道绛红如火的身影飘然而至,她,二八芳龄,年华正茂,身段婀娜,风姿绰约,容貌如花,清丽脱俗,此时她噘起小嘴,怒不可遏的样子,两眼狠狠地盯着沉陌,恨不得将他食肉寝皮。

绝命公子长叹道:“柳小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哎,阁下也真是的,什么地方不好去,偏偏闯进柳府来,什么人不好招惹,偏偏要招惹柳小姐,这下好了,有好戏看啦,依本公子看啊,阁下还是趁早自行了断吧,免得落入柳小姐之手,那将是生死两难,下场不是一般的悲惨啊……”

“嗯?绝命公子?莫非你们四人便是江湖中鼎鼎有名的绝、灭、勾、离四大公子?”沉陌忽然问道。

“不错,在下正是四公子中的绝命!”

“在下大灭!”

“在下勾魂!”

“在下离魄!”

屋顶上,从右到左,四人依次报上了名头。大灭公子接着又得意地笑道:“哈哈,如何?是不是我们的鼎鼎大名令得阁下如雷贯耳啊?嘿嘿,阁下若是怕了,赶紧跪下向柳小姐赔不是吧,兴许她一高兴就会饶你一命……”真是自夸自恋之辈,莫非他以为他们的名头比起“死神”还恐怖?竟然妄想拿名头逼迫他人就范。或许他们的名头能够威慑一些不入流的小角色,但想吓唬沉陌,那就差了点儿。

论名头之响,黑手神偷绝对在绝灭勾离之上,不过话又说回来,并非名声越响,就越有本事和能耐,多少隐世高人默默无闻,但他们的手段却是通天彻地,刀皇刀霸天这一号人物,如今年轻一辈之中已无几人听闻,但凭他鬼仙的修为,又有几人能够撼得动?沉陌冷笑道:“哈哈,不否认,尔等的名头的确很响亮,只是想要在下不战而屈,却有可能么?还有,堂堂七尺男儿竟然为了两斗米而折腰,寄人府下,受人奴役,是在下所不耻……”

绝命公子摇头道:“非也!阁下看见我们在柳府出现,便以为我们是柳府的下人,这是什么道理?狗屁不通,莫非到朋友的府上作客也不行?”枉自猜测,胡乱评说别人的身份,沉陌确实有失理之处,他无言以驳,沉默以对。

这绝命公子说话还算客气温和,但其他三位却不一定有好脾性,勾魂公子忽然神色一沉,怒斥道:“他奶奶地凶,阁下的思维逻辑简直荒谬,老子也懒得跟你多费口舌,奉劝一句,识相的最好束手就擒,或者想寻死,那就放马过来吧!”

这时,柳府上下,灯火通明,众人奔走呼告,大喊抓贼。沉陌明白再拖下去只怕脱身更难,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想靠嘴巴说服对方把路让开,显然是不可能的了,如今唯一的出路便是凭着一身本领硬闯出去,打斗不可避免,他扫了四公子一眼,沉声道:“很好,很爽快。确实,大家都不是女人,也就不必婆婆妈妈,传闻四大公子剑术超群,看家本领——四相灭绝剑阵,更是号称能够灭杀一切,在下不才,鄙人斗胆,想领教一番,请赐教!”

大灭公子狂笑三声,轻蔑地道:“哈哈哈!杀一只鸡用得着四把牛刀么?阁下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吧!四战一,即便是胜了,传到江湖中去也只会让天下人取笑我等,胜之不武。四相灭绝剑阵乃是我们四人潜心苦修的独门绝技,岂会轻易示人?阁下若想见识一下,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得看阁下够不够斤两啦,且让本公子来称一下阁下的斤两有几何……”大灭公子掣剑在手,准备发难,这时——

站在沉陌身后打算看好戏的柳家大小姐忽然开口叫道:“且慢!”大灭公子道:“如姻小姐有什么吩咐么?请直说!”柳如姻横了沉陌一眼,咬牙道:“这小贼刚才说我们女人婆婆妈妈,简直岂有此理,连他妈都辱骂的人,一定是大逆不道之辈,且让本小姐代他老娘好好管教他一番,四位公子,就麻烦你们替我看守四方,莫叫他寻机逃脱……”

闻言,沉陌彻底无语,前贤说道,唯女人和小人难养,果然如此。他回过身,瞟了柳如姻一眼,垂头苦笑,他心中想到:“嗯?这位便是被誉为清柳镇第一的美色么?长得也不怎么样啊?还没有梦佳嫦和梦小柔的长相甜美,而且这位的脾气也过于凶悍了点吧?自己只是不小心看到她脱衣就寝,无心之过,也不至于要挖我双眼吧?或者她确实是清柳镇公认的第一美女,只是各花入各眼,自己的品位与众人有异罢了,又或者,盖因她的老子乃是清柳镇第一富,有钱有势,众人巴结,于是便给他的掌上明珠封个第一美女的称号……”转念他又想道,“眼下情况越来越不妙,惊动了整个柳府,不知暗中已有多少高手埋伏?自己的处境实在凶险万分,正愁没有脱身之计哩,这下正好,柳家这小丫头一介女流之辈也敢向自己叫战。嘿嘿,只要将她拿住,不怕离不开此地……”

“淫贼!不给点颜色你瞧瞧,便以为本小姐好招惹?且吃我一剑,嫦娥奔月——”她的声音十分甜美,有如天籁,她朝沉陌飞奔而来的身影十分曼妙,宛如嫦娥仙子下凡,不过,在沉陌看来,她却是恶魔降世。她的长剑雪亮,锋利无比,她的招式精妙,凌厉无比。她貌美如仙子,却心如蛇蝎,她出手狠毒,一出剑便是直指沉陌的心脏要害,她的移动速度非常迅捷,眨眼工夫,她已然扑近目标。

剑尖触及衣裳,只隔薄薄一层布,仅差那么半分距离,眼看沉陌就要血溅当场,而他却是临危不乱,镇定自若,脸上斜笑,他叫道:“来得好!”说着,脚步一错,趋身一避,曲指一弹,铮的一声,长剑被他击飞,箕指成爪,瞬间扣上了柳如姻的脉门,用力一捏,柳如姻还没有来得及挣扎,只发出嘤的一声,即倒进他的怀中,再反抗之力。沉陌这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说来废话长,发生却只不过就是瞬息之间的事情而已。

“淫贼!快放开我,我、我要将你碎尸万段……”柳如姻惊恐地大呼小叫。那个年代,那个社会,讲究的是男女授受不亲,被一个陌生男子如此搂抱,在柳如姻看来,那简直就是奇耻大辱,若是对方长得英俊也就罢了,可恨的是这家伙蒙着脸儿,不以真容示人者,其貌必丑也,而半夜入室者,非奸即盗,其德必不善,低劣也。如此被一个没品没味的臭男人非礼,那一刻,她真的恨不得将沉陌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开**贼,闭**贼地被人叫骂,是泥人都有三分脾气,何况是血气方刚的沉陌,他冷哼道:“小丫头!赶紧闭嘴,再胡乱叫骂,惹得在下火起,说不得便只好将你的舌头割下来,还在脸蛋上划个三刀两刀,看你怕是不怕?”香玉满怀,少女特有的芬芳气味儿钻入他的鼻孔,令得他浑身酥麻,情难自禁,头脑一热,差点儿就心软放开她,不过理智告诉他,此时万万不能怜香惜玉,否则死无葬身之地。

“你敢……”柳如姻嘴上虽仍硬,胆却早已怯,嗫嚅两三下,终是乖乖地闭上嘴巴,貌美女子皆怕毁容,显然这柳如姻也不例外。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莫说视相貌比性命还重要的女子,沉陌作为一名须眉男子,被人在左脸上留下一道疤痕,尚且一直痛苦,不知多少人就因为这么一道伤疤而瞧他不起,切身体会之下,他明白破相对于一个人来说,那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情,所以他以毁容相威胁,果然柳如姻就乖乖地听话了。

一招擒敌,沉陌表现出来的强悍大大地出乎四大公子的预料之外,他们之前很自信,以为在他们四人的眼皮底下,沉陌绝对是玩不出什么花样来,绝对逃不出他们的手掌心,所以他们很放心地让柳如姻单独一人来挑战沉陌,打算等柳如姻玩够了,再出手拿下沉陌,却又怎料沉陌竟然如此凶猛,一个照面之下便把柳如姻控制住,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如今投鼠忌器,有了顾虑,无法妄为,他们心中那是大大地不爽啊。

绝命公子干笑道:“嘿嘿,想不到阁下的武功竟是如此了得,我等却是看走眼了……”

大灭公子怒声喝道:“恶贼!快快放了柳小姐,否则要你死的很难看。”

勾魂公子轻蔑地道:“是男人的话就不要拿女人作挡箭牌,天下人所不齿!”

离魄公子阴声道:“阁下若还算是一条汉子的话,就把柳小姐先放了,然后我们来大战三百回合,敢是不敢?”

沉陌摇头道:“如何取舍,在下心中早已有明断,岂会因你们的几句废话而变改?废话少说,眼下你们人多势众,在下孤掌难敌,且先离去,他日有机会再领教你们的高招……言尽于此,四位,请把路让开吧!”

四大公子僵在原地,面面相觑,脸上神色阴晴变幻,显然他们陷入了左右为难之境:敌人叫把路让开,便乖乖地让开,岂不是颜面尽失,威风扫地?但柳如姻落在他的手上,若是不照他的话去做,万一他感到面子挂不住,恼羞成怒,发起狂来辣手摧花,到时若是柳如姻有什么不测,却又如何向她的老子交代?

就在绝、灭、勾、离四大公子进退两难之际,倏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