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夜探柳府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777字
  • 2019-05-29 12:00:03

清柳镇乃是夜狼国最热闹繁华的市镇之一,位于夜狼国的西南边境。神州有七国,夜狼居中,其北有罗刹,东与天斗毗邻,西南分别与大佛、巨相、车臣三国相接。

清柳镇正是处于四国的交接地带,因地理位置的特殊性,此镇不单居住着本国国民,更有其他三国的国人混居,这里贸易繁荣,经济发达,但也因人多口杂,治安也混乱,时有流血事件发生,冲突不断。

笔直的街道,平整的路面,各种店铺林立如笋,各色商品琳琅满目。正是傍晚时分,夕阳西照,彩霞满天,乳燕归巢,饮烟袅袅,车水马龙,行人如织。

沉陌漫无目的地行走在人群中,他背负着双手——他的左臂已断,这里所谓的背负着双手,其实也就是,他右手抓着左袖子放在屁股后面,闲情逸致,悠哉悠哉,细细领略这边境小镇的风土人情。

在梦府,有三好,好吃、好喝、好睡,但无人相陪,却也很郁闷、很寂寞、很无聊,除了梦家两位千金小姐送来饭菜之时跟他聊几句,绝大半时候就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独自发呆,并且房门不能出,这简直和坐牢没什么区别,活活能将他逼疯。

某位大诗人不是曾经说过么,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足见人们对自由的渴望,比之生命、爱情来得更加强烈。

在梦府待了两天之后,沉陌再也憋不住,坚决地逃离。当然,恩情未还,答应别人的事情还没办妥,他也不能逍遥他去。知会了梦家两位大小姐一声之后,他便来到镇上溜达,一为散心,二为猎奇。

他心中打算,随便在镇上找一个能够落脚的地方将就捱他几天。为了自由身,逃离富贵乡,他没有后悔,作为一个浪子,对于吃住条件,他根本没有什么讲究,客栈也好,破庙也好,只要能够遮风挡雨就可以,山珍也罢,剩菜也罢,只要饿不死便没事。

是夜,月色朦朦,星辰寥寥,晚风吹来,带着一些寒意,入冬了,天气渐渐转冷。此时,夜深,此刻,人静,正是梁上君子出门活动的好时机。

沉陌脸上蒙着面巾,身上穿着夜行衣,他此时出现在一扇朱门前,抬头仰望牌匾上那两个闪闪发光的烫金大字,他心下不胜感叹:“朱漆大门,威武石狮,高大墙落,这柳府,不愧是清柳镇第一富的宅第,气势恢弘,气派不凡……嘿嘿,想必柳员外的金库之中堆积着不少宝贝吧?嗯,如今手头紧,今晚就向他多借点啦!还有,镇上人人都赞柳如姻长得漂亮,倾国倾城,却不知道和苗青青比起来,谁更加好看一些呢……”

庭院深深,围墙高筑,能将寻常百姓拒绝于外,却无法阻拦拥有高来高去的本领的江湖侠士。两丈高墙,青砖砌成,在沉陌看来,却和半尺来高的木篱笆也没有什么区分,他轻轻一跃,便翻了过去。

柳府的戒备竟是十分森然,大大地出乎沉陌的预料之外,虽然及不上皇宫禁地,但比起一般官府衙门尤有过之。

十几人组成的巡逻队伍,来回不停巡视,几十道凌厉的目光扫来扫去,覆盖所有的角落,不漏任何一旮旯,相信若是有一只苍蝇飞进来,肯定也是逃不出他们的察觉和掌控吧?

这些护院武士披坚执锐,装备精良,威风凛凛,杀气腾腾,气势不下于杀敌千万的沙场猛将,一般小贼小偷,只怕一望见他们便会落荒而逃了吧?

不过,沉陌并非一般的小偷小贼,十万禁军严守的皇室重地,他也照样来去自如,这小小的清柳镇,这区区几十人的护院武士,他根本没放心上,只见他身法飘忽,有如鬼魅,动作轻灵,宛如狸猫,左闪右突,飞檐走壁,掠飞如鸟,巧妙地躲开巡逻,剑指黄龙,长驱而入,很快便教他摸进了柳府的核心区域。

这是一栋三层阁楼,飞檐勾角,古色古香。此刻,沉陌便出现这了这阁楼的楼顶之上,凭着多年的行窃经验,他判定此楼之内肯定藏着一些好宝贝,他俯下身,侧耳细听,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动静?

他刚把耳朵贴近瓦面,忽然就让他听到一阵悉悉嗦嗦的轻微响动,当时他心下疑惑道:“嗯?莫非让人捷足先登啦?是哪个混蛋蟊贼,竟然抢在了大爷的面前?”

大凡藏宝重地,必是机关重重,哪怕是一砖一瓦,也会暗含玄机和凶险,所以沉陌不得不谨慎行事,他小心翼翼地掀开瓦片,眼睛往里一瞧,登时心跳骤急,嘴巴一咸,喷血如箭——

这并非他受到了什么暗算,吐血,这只是他作为一个正常男子的正常反应而已。他到底看到了什么,竟然激动得喷血?

“大胆淫贼,竟敢偷窥本小姐脱衣服,分明不活了,纳命来!”蓦然听得一个愤怒的女子声音叫骂道,哐啷声响,宝剑出鞘,嗖的一声,利剑脱手而出,当面向沉陌射来。

沉陌暗叫一声不妙,当机立断,向后凌空翻出,剑锋擦着他的鼻翼飞掠而过,冷飕飕,险之又险,惊出他一身冷汗。

行踪败露,沉陌心道糟糕,没有任何迟疑和犹豫,向后凌空翻,堪堪避开敌袭,他就势一跃,如鹰下击,纵入茫茫夜色之中,三十六计走为上,他打算开溜。

未与敌人照面,他便落荒而逃,这未免也过于胆怯了吧?这根本不是他的本性啊,他一向都是天不怕地不怕,莫非这次教他看见了恐龙?

沉陌莫非真的害怕?怕!他当然害怕,是人都有害怕的时候,他也不例外,不过他怕的不是恶战,而是怕把事情闹大,将名声弄臭而已。

流血流汗他不怕,断头丧命他也不怕,但他怕“黑手神偷,无往不利”这江湖封号从此变成“黑手神偷,无色不好”,若说有人误认为他是血手魔盗无往不杀,他还勉强接受得来,但将他是大淫贼来看待,他却是万万不能接受,须知万恶淫为首,生时众人憎,死后万鬼恶,那滋味可实在不怎么好受。

“大胆毛贼,擅闯柳府,兄弟们,把他拿下!”沉陌刚从走廊里转个拐弯出来,前面忽然出现一小队共十一名巡夜武士把去路拦住。

这些武士个个都长得十分精壮,手执长矛,气势凶悍,威风凛凛,五步一人,形成一个半弧阵形,步步向沉陌紧逼而来。

忽然其中一人开口冲着沉陌说道:“不管阁下何人,夜闯此地便是有罪,束手就擒,否则杀无赦!”语气霸道,不容违抗,这人长得特别高大,比起其他十人都高出半个脑袋,看架势,他估计便是他们当中的小头目吧!

沉陌岂是被吓大的?当然不是!而他平生最恨的便是受人威胁,只见他冷声道:“哼!几条小杂鱼而已,也敢在大爷的面前张狂,莫非你们以为在下是软柿子好欺负?不打算要命的,便速度上来受死吧,否则滚开,别拦着大爷的去路。”

领头武士眉毛一轩,发狠道:“很好!阁下的口气够嚣张,希望你的皮肉也够结实,不要捱不住我们的几拳头便躺下,那样就没意思啦……兄弟们!废了他,齐上。”说着,他一马当先冲上前,同时他将手中的丈二红缨枪当做伏魔杖使将开来,呼呼风声紧,嚯嚯棍影疾,当头向沉陌罩落。

眼看棍影就要砸上沉陌的脑袋,而他却是一动未动,静如山岳,十分地镇定,若他不是自信,有把握后发制人,那么他就是不经吓,已被敌人的凶猛架势给唬住,彻底傻掉了。

轰!

尘土飞扬,碎石四溅,地面被砸出老大一个坑,而前一秒之时站在那儿的沉陌已然无影无踪,莫非他不经打,被砸成一堆肉泥啦?或者他被轰入了地底深处?

望着眼前的大坑,领头武士不禁错愕当场,左右张望,想寻找敌人的踪影,忽然他却听到身后传来一连串砰砰声响,仿佛重物倒地,他猛一转过身,突然眼前一暗,一物扑至,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是什么?但觉胸上乳中穴一窒,全身一僵,向后仰倒,刚好就摔进大坑之中,四肢朝天,状极狼狈,两眼昏花,金星乱冒,天旋地转,他依稀看见一人站在跟前对他冷笑,模模糊糊,分辨不清,好象是人,但长个三个头,应该是怪物吧?

不错,确实是有人站在大坑前对他冷笑,那人就是沉陌,而不是什么怪物,至于他看见有三个脑袋,那是因为他一跤摔得不轻,头脑发蒙,眼睛出了问题。

黑手神偷,无往不利,这岂是吹嘘而来?虽然面对刀霸天那等鬼仙人物,沉陌无力对抗,但是对付一般武士,只要不是武功绝顶如鬼手疯丐那一类,随便三四个他都应付得来,像柳府这些二流高手,同时对付个十个八个,那完全是没什么问题,他轻松轻松便解决掉。

迷踪步乃是“妙手圣医”沉胜在沉陌七岁那一年传授给他,经过近十年时间的浸淫,他已然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此刻一经施展出来,敌人却是连他的衣角都碰不到,被他纷纷点倒,若不是沉陌不想被血液玷污衣裳,只怕这些柳府武士早就向阎王爷报到去了。

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沉陌知道又有敌人很快赶来,此地不宜久留,他纵身一跃,飞身上屋,但他还未站稳脚跟,呼的一声,迎面突然击来一只大拳头,劲风呼呼,非常刚猛,形势十分危急,他来不及多想,几乎是本能反应地出拳相迎。

“砰!”两拳击实,发出巨响,呼的一下,沉陌如断线纸鸢一般倒飞而出,于空中滑行了三丈有余,方始跌落于地,双脚又在地面上拖出了两道一米来长的痕迹,踉跄三四步,这才稳住身形。

“糟糕!情况十分不妙。想不到这柳府竟然藏着一位绝顶高手,幸好不是屁股先着地,否则今天却是出大丑了……”沉陌禁不住倒抽几口冷气,他默运玄功,将翻涌的气息压了下去,然后他抬头望向屋顶,只见四条人影笔直如标枪一般站在屋顶上,一字排开。

因为天黑,四人长得什么模样?沉陌没有看清楚,他只觉得站在那儿的好象不是四个人,而是四柄锋利的剑刃竖在那里,气息凶狠,气势霸绝。

“既然来了,何必急着走?阁下身手不错,何不留下来陪我们过几招?”右首那人忽然开口说道,似乎是软语相求,但其散发出来的气势却是霸道凌人,不容说不。

刚才对撞那一拳,沉陌落于下风,这是不争的事实,虽然他猝不及防之下让对方占了先机和优势,但输了就是输了,战场上不讲手段和其他,注重的只是结果。

或许单对单,沉陌有把握一战,但对方有四人,力量一比,明显不对称,明知鸡蛋碰石头没有什么好下场,还要硬来,那不是傻蛋是什么?

沉陌可没那么愚笨,他并不想自取其辱,他决定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他眼珠子滴溜溜转动,正在思忖逃走的对策,这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