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枯心丹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4837字
  • 2019-05-29 08:00:22

楼阁内,梳妆台前。梦小柔正在替梦小嫦梳理长发。

只见梦小柔开口说道:“嫦姐,你之前所说的要麻烦沉陌那小子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哩?嘻嘻莫非是想叫他帮你把心上人寻回来么?”

梦小嫦笑骂道:“你个死丫头,要找死啊?”不置可否,但绯红的脸色出卖了她,显然是被说中了心事。

梦小柔又道:“嫦姐!不是小柔喜欢埋怨,实在是……追求你的佳公子那么多,排起队来长长如雁阵,其中不乏才貌双全之辈但为什么你却偏偏喜欢上一个浪子呢?浪子或无情,游戏风尘,浪子或多情,处处留情,爱上他,注定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啊!”

梦小嫦长叹道:“小妮子!你年纪尚小,情之一字,又能懂多少?唉!寂寞空守已三年,不知三笑今何在?”岱眉深锁,忧伤淡淡,不过她只沉默了片刻,忽然又笑道,“小柔!你不是一直想着到江湖中去见识一番么?如今倒是有个好机会……”

梦小柔流露出向往的神情:“想啊,当然想啦!什么机会?”顿了一下猜测道,“莫非?嘻嘻,嫦姐,我知道啦,莫非你对沉陌所说的麻烦之事便是要他充当保镖之流带引我们到江湖中去么?嗯,一为寻找风三笑,二来顺便体验一番精彩刺激的江湖生涯,一举两得啊,妙哉!”

梦小嫦笑骂道:“鬼精灵!似乎什么事情都瞒你不过?”

梦小柔得意地笑道:“这个自然咯,同吃一锅饭,同穿一件衣裳,同住一间房,嫦姐你心中转的什么念头,小柔岂会感应不到?只怕十有八九是满我不过哦,嘻嘻……”莫非这便是传说的心有灵犀?或者说,她是她肚子里面的一条小虫子?刚笑两下,忽然她的神情一变,愁眉道:“可是,沉陌那小子被人断去一臂,若不是他的武功太差,那就是他的敌人太过厉害,我们跟着他去闯荡江湖,只怕不太安全吧?还有,知人知面不知心,毕竟我们对他不了解,鬼晓得他是不是人面兽心之辈?男男女女,相处时间一长,万一他对我们产生非分之想,岂不是危险之极?”

梦小嫦浅笑道:“小妮子!看来以貌取人这毛病你是改不掉的啦?若是他的脸上没有那一道狰狞的伤疤,若是他的左臂没有失去,沉公子也算得上俊秀之辈哦,只怕你巴不得他会对那有非分之想吧?”梦小柔笑而不语,看来她并不否认。

梦小嫦沉思了一会,道:“小妮子!你所担心的这两点,其实并非什么问题哩!前些时日你不是跟我提到过,说道在你爹爹的书房中发现了一种神奇的丹药……叫什么来着?只要混合了自己的血液,别人吃下之后便会对自己无欲无求……”

梦小柔猛地拍了一想脑门,欣喜地道:“是哦!我怎么就给忘了呢?这药叫七情枯心丹,乃是一位方外高人赠送给我爹爹的,据说混合了自己的血液,别人吞服之后就会对自己绝情绝欲,不会纠缠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有这般神奇?嘻嘻,正好,就拿沉陌这倒霉蛋来做试验吧!”

梦小嫦轻点螓首,算是默同,她接着又道:“至于武功的高低,随便叫家族里的一位长老去试他一试,不就得了?”

“咯咯咯……”闻言,梦小柔忽然跃雀起来,大笑不止。

梦小嫦的眉头微微皱起:“小丫头!你疯了是不是?笑得这般恐怖。”

梦小柔依然笑不停,道:“哈哈哈!忽然间教我想到了一条妙计,柳家那小妖精自诩是青柳镇第一美色,总在人前卖弄风骚,本姑娘看她十分不爽,老早就想整蛊她一番,奈何她的跟屁虫实在太多,总是找不着下手的机会……哼哼!听说过几天柳老头要为她举办一场比武招亲……嗯,到时候就叫沉陌去参加,一来可以检验他的武功底子,二来,哈哈,若是叫他一不小心抱得美人归,岂非妙哉?鲜花插在牛粪上,看柳妖精日后还会不会在我们的面前得意张狂?”

清晨,阳光明媚,清风徐来。

沉陌坐在床头,盘腿曲膝,内功运转,缕缕白烟从他的头顶升腾而起,缭绕不散,苍白的脸色渐渐变得健康红润。

笃笃笃……

忽然间,敲门声响起,这时沉陌刚好运功完毕,他睁开眼睛,朗声道:“请进!”他不必问来者是谁,也知道肯定是梦家的两位姑娘或是其中的一人送早餐来,因为他闻到了一股鲜美的汤香,十分扑鼻,他心中暗喜:果然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次又有口福了,不知炖的什么大补汤,味道竟是这般诱人?

吱的一声,房门打开,两张美艳绝伦的脸庞跃入沉陌的眼帘,她们笑靥如花,是那么的灿烂,她们眼波流转,是那么的迷人,一瞬间,只如春风化雨,泠人心脾,令得他心笙摇曳,几不能自持,有种想犯罪的冲动,不过,毕竟他内功修炼有成,定力不弱,最终还是克制住了,只见他呆楞着,忘了下床迎接,却是失了礼数……

过了好半晌,沉陌才回过神来,他意识到了失礼,尴尬地笑了笑,两腿伸出,准备下床,但这时,梦小柔已将一碗浓香四溢的参汤送到了他的面前,说道:“沉公子!你有伤在身,不必下床见礼哦。嗯!你的身子骨有些虚弱,这是特意为你熬的参汤,请喝了它吧!”

之前,梦小柔对沉陌的态度不冷不热,有时她说话还带刺儿,沉陌并非傻子,当然知道她心中其实是瞧不起自己的。今天,她忽然态度转变,对他关切起来,他只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不过——空虚无聊,寂寞难当,空腹无物,饥饿难耐,美色当前,美味当前,他终是禁不住诱惑,伸手接下汤碗,道了一声谢,当即品尝起来。

这汤不热,入手不烫;这汤不凉,入口温暖;这汤美味,沉陌几乎是一口气灌下;这汤好喝,沉陌差点把舌头也吞咽下肚。

参汤喝完,口齿蕴香,余味无穷,不过沉陌感到有点美中不足的是,这汤似乎欠缺了一点点火候,隐约中有一丝血腥味未祛除。

饮罢,沉陌顿时精神百倍,神采奕奕,竟然这汤具有不可思议的功效,能使咸鱼顷刻翻生,端是神奇!

沉陌起身下床,把汤碗放到桌子上,抬头望了两名少女一眼,迟疑了一下,问:“这是什么汤?竟然如此神奇!喝下之后浑身上下仿佛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力量……”

梦小柔脸上掠过一丝不被察觉的怪笑,但她故作惊呼道:“不是吧?浑身充满了力量感?这,这只是普通的人参汤而已啊,真有这么神奇么?莫不是……嗯!沉公子,或许这只是你自己的体质特殊罢了?”

梦小嫦也肯定地道:“呵呵!这汤水我们也喝了,但没什么异样啊,确实只是很寻常的参汤哦!小柔说的不错,这应该只是沉公子你的身体有异于别人啦……”

“莫非真的只是自己体质特殊的缘故吗?嗯!且不管他那么多了,反正喝了都喝了,于身体有益就好……”沉陌心中嘀咕道,他只觉得力量充盈,就认为这汤大补,反正不会有什么坏处,便不再深究,一笑置之。

察言观色,沉陌看见梦小嫦朱唇嗫嚅,欲言三止的样子,顿时明白,知道她女孩子终究是脸皮薄,不好意思提出给自己添麻烦的事情,于是便开口说道:“为人之道,有恩必报……嗯!这汤喝下,精神旺盛,现今沉陌完全恢复了力气,是该报恩的时候了。梦姑娘,之前你所说的麻烦之事到底是什么呢?请说出来吧,披肝沥胆,是死也要替你办到……”

梦小嫦还在心中措辞,梦小柔已先开口道:“嘻嘻!瞧你说得这般决然,要不是叫你去送死……嗯!所谓的麻烦之事,其实只是想叫你带我们到江湖中去游历一番罢了。怎么样,答不答应啊?”

夜间读书,红袖添香,江湖闯荡,美女相伴,此是人间最美的事情,沉陌并非不解风月之辈,他又岂会拒绝?奢望久矣!不过他转念又想道,这两个小丫头既然说这是麻烦事情,想必她们不是安分之辈,估计真的会给自己惹来一些大麻烦,不过,麻烦而已,有麻烦的江湖才会精彩嘛……

沉陌当下笑道:“两位姑娘真的想到江湖中游历一番?只是江湖险恶,莫非你们不怕有生命危险?”

梦小柔努嘴道:“怕怕啊!所以叫你带我们去嘛,有危险,就麻烦你出手解决哦……如何?若你怕麻烦的话,可以不答应啦,只不过……”

沉陌不是傻子,当然知道她只不过后面的话肯定不是什么好听的话,不是骂自己忘恩负义乃是小人,就是骂自己胆小怕事不是男人……反正没有选择,终究要答应,做人何不爽快一些呢?但见他紧忙开口道:“答应!当然答应,似乎在下没的选择啊?”

梦小柔道:“答应就好!那么七天后我们就出发哦。”

沉陌道:“七天后就七天后,不过,得先和你们的师长打个招呼吧?万一他们认为在下拐卖人口,那就麻烦大了,十分不妥哦!”

梦小柔大叫道:“不要!若是叫他们知道,此事铁定不成。嗯!差点忘了提醒你啦,这几天你就乖乖地待在房中哦,千万不要乱走,若是不听,万一不小心教我们的尊长发现了,你切记不要说和我们认识,那样会害惨我们地,你明白不?”

沉陌苦笑道:“明白!当然明白!只是房门不让出,这和坐牢有什么区分呢?岂不是闷煞人?”

梦小柔促狭地笑道:“嘻嘻!若是你觉得闷,本姑娘可以找几位大妈大婶来陪你闲聊哦,如何?”

沉陌想也未想,一口回绝道:“啊?不必不必!宁可一人静静发呆,也不想耳朵长老茧,罢了罢了,不出门就不出门,很久很久没有舒适地睡个安慰觉啦,趁此机会就让我静养一番咯!”

三人成虎,三个女人凑在一块便成了世间最凶猛的老虎,三个女人的厉害,沉陌早就听闻过,虽然他还没有领教过,但他深信前辈之忠言,不想也不愿涉险一试。

梦小柔嬉笑道:“嘻嘻,瞧你的样子,似乎把我们女人归于长虫猛兽一类了呀!莫非大妈大婶真的就那么令你畏惧么?”

沉陌正色道:“不是大妈大婶可怕,而是三个大妈或大婶凑在一块很可怕!”

这时,梦小嫦忽然开口道:“沉公子乃是堂堂七尺男儿,而非月妇。这个……要你七天七夜房门不出,确实是强你所难,只是……我们的师长严令禁止我们梦家的女子与陌生男子接触,有违者,严惩不怠,这点我们也很无奈,望公子谅解。嗯!不过哩,万事总有解决的法子,是也不是?此事未尝不能变通,若是沉公子实在待不住,完全可以偷偷地溜出去啦,只是千万小心行事,切记不要让我们的尊长发现就好!嗯,还有,这几天我们清柳镇将有一场武林盛举,到时,四路好汉云集,八方豪杰齐至,各显神通,各展绝技,场面必是波澜壮阔,精彩刺激,沉公子作为江湖侠士中的一员,若是不能与会,你会不会遗恨哩?”

武士错失武林之会,这好比酒翁错失酒林之会,也好比舞姬错失舞池之会,说不可惜,那是自欺欺人,沉陌想也未想,脱口说道:“自然遗憾!”

梦小嫦说道:“所以哩……虽然私底下,小嫦也希望公子静静休养七天,房门不出,但很显然,这是不切实际地……嗯,公子若是想到外面去走动,便请悄悄出去吧,不被我们的师长发现就没事!”

沉陌拍胸道:“小嫦姑娘但请放心吧!我一定会谨慎行事,决计不会给你们惹来麻烦……嗯,不知将举行的是什么盛会呢?”

梦小嫦不答反问:“不知道公子是否已娶亲?”

沉陌摇头道:“不曾!”虽然他表面上说得十分平静,实则他的内心却是欣喜莫名,他自作多情地想道:她如此打探自己的底细,莫非是看上了自己?嘿嘿……

梦小嫦接着又问:“那么,是否已有心上人?”

沉陌神色陡然一黯,落寞地道:“吾身飘零,吾心漂泊,酒朋狐友满天下,红颜知己无一人……”

心上人?其实他是有的,只不过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他一相情愿而已,别人的心上根本没有他,而苗青青也早已嫁给了景万里,他情已殇,他心已死。

梦小嫦沉吟了半会,接着再问:“那么现在公子想不想寻找一个停泊的港湾呢?”

沉陌忽然大笑道:“嗯?哈哈,我知道了!莫非你们所说的武林盛会便是指当地某位权势人物要举办一场比武招亲之会么?”

“呵呵,沉公子乃是聪明人也!嗯,不错,你所料不差,本镇第一权势人物柳员外据说三日后要举办一场比武大会,为他的掌上明珠柳如姻招纳夫婿……”梦小嫦巧笑嫣然,声音婉转,如莺如铃,十分动听。

这,尽管让他猜中了,但又能说明什么呢?这根本看不出他是不是聪明人,她们虽然说话拐弯抹角,但也说了这么多了,若是他还联想不到,那只能说,他的智慧和猪头相比,伯仲之间也。

“柳员外可是本镇第一富商哦,家财万贯,权势滔天,若是你能当上他的女婿,定然会一飞冲天,平步青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嗯,还有,你也不必担心会娶到个丑女为妻啦,柳如姻貌美如花,倾国倾城,与之结合,必能令你享尽人间艳福,哈哈,如何?”梦小柔似笑非笑地盯着沉陌说道,她的声音也是十分甜美,不过,她的这一番话却让人觉得有些诱良为娼的意味啊?

沉陌摇头道:“如此权势人物,令人拜倒,如此绝艳尤物,令人倾倒,只是在下何德何能?只怕连边也沾不上啦……嗯,不过,有好戏上演,倒是不可不去观看!”

人贵有自知之明,沉陌是什么出身,他自己清楚得很,高攀大人物,从而鱼跃龙门,呼风唤雨,他不是不想,只是本钱不足,他也就心中想想罢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