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五阴搜魂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728字
  • 2019-05-28 12:00:58

“嗯?竟然会使用上古秘术——天蛇射息大法?哼!想反抗,没门。天羽流芳!爆——”刀霸天冷叱一声,手一扬,月异刀电射而出,呜呜尖啸,划过的轨迹,空气赤烈燃烧,空间裂成细碎,速度之快,匪夷所思,声势之强,骇人听闻……

天蛇射息大法,相传乃是上古洪荒时期流传下来的一门邪术,十分诡异和邪恶,据说威力非常逆天,即便是神仙境界的高手也能毁灭。

不过,据说而已,到底是不是有那么恐怖?无人能知!不过,刀霸天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于是,先下手为强,趁着四圣君施法之初,他们的怨念还没有来得及凝聚成不朽元神——射息天蛇之际,赶紧下杀手,将危险扼杀于未然。

轰!四圣君的怨念刚刚聚拢成一团,尚来不及衍变成射息天蛇,便被电射而至的月异刀击个正着,轰成粉碎。

念头,除了白痴,人皆有之。念头无形无色,不可捉摸。不过,经过道术修炼之后,念头可以从无形无色转变成形形色色。

道术高手观想出窍的神魂,其实便是由无数个念头组成。前期,念头无形,神魂虚缈,肉眼看不见,等到修为达到显形境界之后,借物显形,念头呈现出各形各色。

人有正邪之分,念有善恶之别。善念纯洁乳白,代表美好追求;恶念鲜红如血,充满杀戮之意。怨念属于恶念的一种,也是血红色。

四圣君的修为乃是附体大成,一只脚已然跨入了显形之境,虽然不能完全显形出来,但他们的单个念头已然壮大到了一定程度,肉眼可见。

茅山五圣君,虽取名为圣,实则却是无恶不作的魔头邪君,他们任何一人的恶念都是多得数不胜数,成千上万!眼下,他们的怨念被打散,化作无数个小光点,密密麻麻,到处飘荡,长空被染成了血红色。

倏然,西天之极,白光一亮,一道雷电划下,一闪而没,没有声响。

这仿佛只是自然现象而已,似乎与杀戮无关。但这时,只见淡如轻烟薄雾的怨念无风涌动,渐渐收拢,片刻之后,形成了一朵油伞般大小的蘑菇云,红彤彤。

“嗯?还来?莫非不死心,打算凝聚成射息金丹么?”刀霸天皱眉道。

只见“蘑菇云”蓦然旋转起来,塌陷,收拢,压缩,少倾,即凝聚成一个头颅般大小的球体,红芒流转,金光闪现,便如血日临空。

传闻,上古有异兽,吞吐日月精华,千年万年之后,便在体内凝聚成一颗丹核,就能够化形为人,甚至得道升仙。射息金丹相传便是上古神兽——射息天蛇的内丹,异能的凝聚体。

四圣君的怨念连番受损,渐渐虚弱,已然无法衍变出整条射息天蛇来,穷途,末路,没有选择,与敌同亡,乃是最好的抉择,于是,他们义无反顾地释出所有念力,拼死凝聚出射息金丹,准备自爆。

只见怨念形成的球体慢慢收缩变小,红芒渐褪,金光转盛,一股无比强大的威压辐散开去,天地寂然,万物蛰伏。

“哼!岂能教你们如愿?老子便不相信灭不了你们,天——诛——地——灭——”刀霸天森冷的声音回响天际,不知何时,月异刀又回到了他的手中,只见他整个人蓦然化作一缕轻烟缠绕上刀身,须臾隐没,刀人合一,霎时间,月异刀光芒大盛,咻的一声,升腾数丈,高悬于空,宛如中天皓月,璀璨夺目,嗤嗤声响,冷电萦绕,月异刀渐渐变大,片刻之后,长达三丈余,宽也有丈许,犹如一柄巨大的天罚之刃横亘于空,无比强悍的气势毫无保留地喷薄出来,大有毁天灭地之威。

这时,四圣君的怨念压缩到只有拳头般大小,爆狂的气息更加肆虐,随时都会爆炸的样子。

天刀七绝式之最强杀着——天诛地灭,灭字音落,只见庞大的刀影蓦然斩下,气势磅礴,一往无前,噗的一声,犹如金蛋一般的怨念凝聚体被一刀劈成两半,轰的一下,随即爆成一团红雾。

鬼仙就是鬼仙,对战机的把握,乃是十分之准,非一般人能及,若他刀霸天出刀慢上那么一两息,射息金丹大成,一旦自爆,只怕,鹿死谁手,殊难预料。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刀霸天一直占据着上风,他是不是应该狂笑三声?然而,只见他虚空站立,望着手中的月异刀,眉宇不舒,似乎心中不快,何故?红雾氤氲,许久不散,渐渐聚拢,大有死灰复燃的迹象。这四圣君的怨念,竟然不是一般的顽强,大大地出乎人的预料,刀霸刀已然拿出了最强杀招,仍然毁灭不了它,一时,他倒有些犯难了,眉头皱紧。

“想不到一向霸道强势,手眼通天的刀皇竟然也有皱眉头的时候,稀奇!稀奇!哈哈哈……”不知何时,天南山的绝顶之上出现了一道虚幻的身影,浑身罩在一件灰色的斗篷之中,看不清面容,不知男女,不知老少,其笑如流泉,婉转不绝,不阴不阳,不尖不细,但极具穿透之力,震耳,惊魂,动魄。

“十年一期,斗法之约,还差着两天哩!冥王,你似乎来早一些了哦。不过,来得恰是时候,这些怨念便送给你当见面礼吧,哈哈哈……”刀霸天忽然转愁为喜,哈哈大笑起来。绝倒,自己啃不下的骨头,竟然拿来当见面礼送人,世间有此礼数?亏他刀霸天好意思说出这话。

“哈哈!刀皇,你未免有些小家气了吧?如此轻小的礼物,你也好意思送给老夫?这是附体境界的怨念吧?炼化吸收之后,至多也就增强半分念力而已……嗯,不过,有道是,礼轻情义重,这礼,老夫且收下了。五阴搜魂!摄——”

天地之初,万物有灵,一阴一阳,莫不浑然,人之一身,体魄为阳,灵魂为阴,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天有五贼,见之则昌,魂有五阴,习之则忘。魂之五阴,少阴太阴,元阴真阴,玄阴居中,五阴齐运,扭转坤元,灵魂涡旋。五阴搜魂大法,修炼心中魔头,使之壮大,最后扭转乾坤,凝聚出强烈的阴念摄拿人的魂魄,斩杀鬼神。

江湖之中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南有夜王,北有冥王,夜王一怒,九族连诛,冥王勾指,生不如死。

夜王的厉害在于——他的势力广大,党羽众多,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有人说,在夜狼国,可以得罪国主,却万万不可触怒夜王,否则祸及九族,生死两难;

冥王的恐怖在于——身为鬼灵宗的宗主,冥王的势力其实也是十分庞大,连罗刹国的国主都惧他三分,但他最令人感到畏惧的,不是他的势力,也不是他的鬼仙修为,而是,他修炼有一门上古邪术——五阴搜魂大法,冥王勾指,五阴齐运,灵魂旋涡,生不如死。

摄字音落,只见冥王的神魂蓦然分化成五尊魔神,骨白的太阴魔,灰暗的少阴魔,血红的元阴魔,碧绿的真阴魔,漆黑的玄阴魔。

神魂运转,念头扭曲,五尊魔神剧烈旋转起来,片刻间在“红雾”的上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涡漩,如狂流之中的涡漩,又如飓风一般的涡漩,更好像苍穹之中星河交织而成的涡漩,漆黑,具有无穷无尽的吸力以及粉碎之力,嘶的一下,如长虹汲水,瞬间便把四圣君的怨念吞噬和吸收。

自此,纵横一方的茅山五圣君彻底从世间消失。

刀霸天抖出看家本领也奈何不了的怨念,却被冥王一招轻松收拾,这不由得不令他感慨,他赞叹道:“冥王,十年不见,你这‘五阴搜魂大法’似乎更进一层啦?”冥王道:“废话!十年苦修,若是修为没有一丝精进,岂不是白痴不如?”怨念灭,旋涡停,他的神魂又恢复了旧模样,虚空静立,与刀霸天遥而相对。

刀霸天笑道:“哈哈!冥王若自比白痴,只怕世人连屁都不是……”冥王干笑道:“嘿嘿!世人是不是一个屁?本座不知,本座只知道,刚才的怨念简直就是狗屁不如,炼化之后,竟然没有一丝益处,念力不见半分增长……”沉吟片刻,转而又道,“刀皇!你自己说吧,你这所谓的见面礼是不是太过那个?嘿嘿,你手中的刀看起来似乎不错,若你诚心,不如便拿它来做见面礼如何?”

刀霸天道:“哈哈!冥王好眼力,一眼便看出此刀不凡……呵呵,实不相瞒,此刀便是传说中的不朽神兵——月异刀……嘿嘿,神兵者,能者佩之,冥王想要,不是不行,不过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咯!嗯,不如这样吧,十年一期的斗法之约,争来斗去,也没什么好处……恰好,如今有了这神兵,便拿它做为彩头吧,最后谁斗法胜出,月异刀便归他保管十年,如何?”

冥王点头道:“哈哈!斗法若是输了,莫非还有能耐把月异刀抢去?便依你所言。”刀霸天接着道:“有道是择日不如撞日,不如我们现在就开始比斗如何?”冥王却是摇头道:“今天比斗未曾不可,不过,且慢上一些时间,本座尚有疑惑未解……”刀霸天不禁问道:“何事疑惑?”冥王笑而不答,扭头望向西南方。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一块巨石如黄牛卧在那儿,光秃秃,很寻常,很普通,似乎也没什么可吸引人的啊?

“嗯?好小子,隐匿的功夫不赖嘛!竟然瞒过了刀某人的耳目。”刀霸天一向自视甚高,竟然有人成功在他的眼皮底下藏匿,这叫他如何不觉得失面子?只见他眉毛一寒,随即又高声喝道,“滚出来吧!”声落,嗖的一声,巨石之后蓦然跳出一人来,落到巨石上,但见他脸色腊黄,神情呆滞,仿佛被吓傻的样子,莫非是山野小子,不经吓么?

“嘿!在大爷面前,还玩伪装?给我破!”说着,刀霸天忽然探爪,虚空一抓,嘶的一声,远在十丈之外的那人的一张脸皮便被他抓下,吸到手上来,瞧也不瞧一眼,随手丢掉。

没有血光,显然这只是一张易容用的假脸皮而已。

伪装去掉,庐山真面目显现出来,那是一张年轻英俊的脸庞,只可惜左脸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从嘴角延伸到鬓角,猩红,邪恶。无须绕舌,当今江湖之上,有这么一张既帅气而又邪气的脸庞的人,就只有沉陌一人而已。

若问沉陌怎么会出现于此?述来也简单!

那时他被天魔解体咒的余势波及,受到震伤,不过,并非有多么严重,也就当场吐他几口血罢了,调息一番之后便复原,桃树仙卷走月异刀,破尘等人穷追不舍,他心想,必有一场好戏上演,于是便展开轻功追逐。

别人御空飞行,他地上狼奔,他的速度再怎么快也是比不过别人,等他赶到天南山之时,破尘等人已离去,他恰好看见的一幕是——四圣君的身外之身,在刀霸天一招“天殇皆斩”之下化作飞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