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刀霸天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610字
  • 2019-05-28 08:00:03

倏然,只见灵魂之火包裹之中的桃神偶由青色变换成了红色,鲜红如血,转变之快,数息之间而已。

“嗯?这是什么火种?好生厉害!这么快便把桃神偶烤熟了么?”沉陌心中胡乱猜测道。

这时,忽然却听得破尘急切地大叫:“天魔解体咒?不好!沉小友,快撤……”说罢,只见他放弃攻击敌人,远远遁开。

闻言,鬼手疯丐等人也是急忙退避开去。见众人如此,沉陌虽然错愕,却是不敢托大,依言退后,不过,饶是他反应得快,却还是迟了那么一步——

轰!

强烈的爆炸突然发生,猛烈的冲击波将他掀得连翻好几个筋斗,撞上一堵墙壁,方始停了下来,气血翻腾,嘴巴一甜,吐血三升。

不过,他的情况还算好的,那些五毒之虫却是遭了大霉,死伤一片,有的甚至被震成粉碎,尸骨不存。

桃神偶并非螃蟹之类,变成红色,并非被烧熟,而是,这是施展天魔解体咒的征兆。

破解燃魂神咒,别无他法,也没得选择,桃树仙唯一的出路便是使用天魔解体咒。

和燃魂神咒一样,天魔解体咒亦是自残的邪术,威力同样逆天恐怖。

它们所不同的是,燃魂神咒,燃烧灵魂,一经使用,施法者生机断绝,灰飞烟灭;而天魔解体咒只是将躯体引爆,常人施展,同样灰飞烟灭,但若是修炼过道术的高手来施展,却是留有一线生机,未必死绝,何解?其实道理很简单,动一动脚趾头便能明白,不是么?

桃树仙其实应该感到庆幸,灵魂之火只是包裹了他的身外之身而非真身,施展天魔解体咒至多也就失去一具身外之身而已,生命无碍,青山在,总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不过话又说回来,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有些人将某些东西看得比性命还重要,宁可抛弃生命,也不愿失去所重之物。

桃神偶乃是千年以上的桃树经过雷击之后孕育而成,数目极其稀少,桃树仙耗费了无穷的精力方才觅得,自然珍如拱璧,而桃树仙这封号的得来,更是拜桃神偶所赐,失去了桃神偶的桃树仙不复桃树仙,这好比,失去了爪牙的猛虎不复猛虎,换而言之,桃神偶之灭,便是桃树仙之死,所以桃神偶被毁,桃树仙其实十分心痛,不过心痛归心痛,他并非愚类,绝不会因此觅死寻短见。自杀,乃懦夫行径,君子所不齿,大丈夫不为。

“哈哈哈!失去桃神偶,却换来月异刀,其实也不算太亏嘛!诸位,老夫去也,后会有期!”桃树仙的笑声蓦然响起。

——天魔解体咒成功发动出来,桃神偶那么一爆,众人退避三舍,来不及回避者,下场十分狼狈,轻则如沉陌,被冲击波震成内伤,重则当场横死,化作飞灰。

趁着左右无人,这是大好时机,此时不溜,更待何时?桃树仙的神魂蓦然化作一阵清风,卷起掉落于地上的月异刀,便即逃逸。

“想逃?没那么容易。紫电穿云!破——”只见碧眼君忽然暴喝一声,碧眼蟾蜍怒目一瞪,便有两道紫色电芒从它的眼中闪现,如箭飞射,直奔桃树仙而去……

“东方破!裂——”同时,金线君也未闲着,金线蛇皇蓦然化作东方那一抹破晓的金光,闪电般穿射而出……

“八蛛矛!碎——”人面蜘蛛八腿纷弹,便有八道青光破空飞去,呜呜尖啸,成八字形,劲直射向桃树仙的神魂……

“怒海狂龙!灭——”其他三人都已抖出了压箱绝技,铁背君又岂甘落后?只见他大吼一声,身外之身蓦然昂首,张嘴一喷,射出一股具有强烈腐蚀性的青烟,于头顶盘旋缭绕,片刻之间变幻成一条恶龙,张牙舞爪,咆哮一声,旋即飞去……

四般攻击,同样凌厉,眼看,只差那么半尺的距离,桃树仙的便会被击中……

如此霸道和凌厉的联手击杀,一旦被命中,只怕无人幸免,统统饮恨而殁了吧?

破、裂、碎、灭,毁天灭地,岂是凡响?

“哈哈哈!雕虫小技罢了,莫非你们以为凭这点小玩意便想把本大仙留住吗?未免太小瞧人了吧?我闪,我快,我逃,桃之夭夭!”说着,也不知他施展了什么秘术,包裹着月异刀的神魂忽然泛起一层粉红色的荧光,绚烂迷离,分外夺目,嗖的一声,而他的速度猛然间加快,如风驰,如电掣,刹那间,百里之外……

轰!

天摇地动,罡风暴狂,四种攻击同时落在了桃树仙前一秒停顿的空间,随即产生大爆炸,虚空破碎,声势骇人,不下于百雷齐轰,只可惜,只把桃树仙残留的虚影轰碎而已,对他的神魂跟本没有造成丝毫伤害。

“哼!”一击不中,四君同时冷哼一声,驱使身外之身紧追而去。

“咻!”的一声,破尘和破玄相视一眼,随即也乘风追去。

远远望去,只见半空中,一把新月弯刀包裹在一团粉红色的光晕之中,破空飞行,速度极快,如流星划过长空,其后紧跟着四只怪物以及两条人影。

你逃我追,你逐我赶,速度极快,没多久便脱离了大王山的范围,一直往南而去……

天色渐渐转白,晨曦微亮。

两三个时辰已然过去了,而追逐之戏仍然进行之中。

桃树仙使出浑身解数,仍旧无法将尾巴甩掉,不禁气恼,他心中寻思道:看来得耍弄一下心计才行啦,如此下去,终究不是法子,迟早会被累死。而且,若是,万一半路杀出一个劫道的高手来,岂非要倒大霉?情况很不妙耶……

就在他搜肠刮肚寻找脱壳之计时,倏然——

砰的一声,仿佛撞上了一堵无形的铁墙,疾行中的月异刀骤然停下,顿了那么数息,随即垂直掉落。

紧接着又是砰砰几声连响,后面之人,包括茅山四圣君,也包括破尘和破玄,他们都是一时反应不及,加上速度实在过快,都步之后尘,落得同样的下场,纷纷跌落。

“尔等何人?快快报上名来!”不知何时,苍翠孤峰之上出现了一人,强壮,高大,威武,晨风之中,青衫猎猎,横刀傲立,凛如天神。

桃树仙等人毕竟修为不凡,岂是随便一堵暗墙便能折倒?百丈高空,若真摔实,必将尸骨粉碎,小命不保。

幸好,他们只掉落了一半距离而已,便把身形稳住,而当此情形不明朗的情况之下,他们也都没有轻举妄动,而是静静悬浮着,蓄势待变。

壮汉高高在上,表情冷漠地俯视着众人,眉毛一轩,咧嘴大笑:“刀霸天在此!谁敢闯我天南山?哈哈哈……”

闻言,众人神色陡变,身子暗抖。

竟然,刀霸天这三个字与虎同威,谈之色变,闻之丧胆。

刀霸刀究竟何方神圣?

刀霸天,便是传说中的鬼仙级人物,道法高绝,翻江倒海,移山平岳。

鬼仙境界只比显形境界高了那么一个等阶而已,两者的实力却是天差地别,不可同日而语。

显形级别的道术高手,在凡人看来,他们乃是不可违逆的强者,但在鬼仙高手的面前,他们只不过就是一条翻不起大浪的小杂鱼而已。

实力对比悬殊,是生是死,在对方看来,一念之差罢了,覆手之举而已,强烈的危机感犹如一块巨石压在众人的心头,试问这叫桃树仙等人如何不颤惊?

“呵呵!原来是鼎鼎大名的‘刀皇’在此隐修啊!老朽不知,无意冒犯啦,请见谅!”桃树仙谄笑道。此时的他,神魂凝聚成一名白须老者的模样,神情和蔼可亲。他很想偷偷地把月异刀藏入了长袖之中,不过,他知道,在鬼仙的面前,想隐瞒住一件事物,很难,很难,于是他便装作很随意地拿着,希望不要引起对方的注意才好,同时盼望对方眼界高,不来索取,那就更好。

“嗯?阁下便是桃树仙吧?看在令师的面上,放你自去,未曾不可,不过……东西拿来吧!”刀霸天说道,只见他突然抬手一招,嗖的一声,桃树仙手中的月异刀便被他隔空摄取了去,“好刀!好刀……”来回把玩,赞不绝口。

桃树仙愣在那里,铁青着脸,一言不发,想必是在思忖进退之道?

这时,刀霸天又开口笑道:“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不费工夫,这刀,不错,不错,不愧是传说中的神兵……嗯!今天刀某心情大悦,且放你们一条生路,都快离去!”他的声音不是很响亮,却具有一股不容违背的威严,鬼仙就是鬼仙,随便说一句话都能够带给别人无穷的势压。

“哈哈!好鞍配良马,宝刀赠英雄,这刀,名月异,神兵也,只有鬼仙方能驾驭,我等争来也无用,刀皇既然看上,我等只有拱手送上……”这一番话,出自桃树仙之口,不无拍马溜须之嫌,至于是否出自真心,明眼人一看便知。

与鬼仙争,何如与天斗?识时务者为俊杰,既然斗不过,又何必死争?

桃树仙说了两句场面话之后便转身离去。

他走得从容,没有人阻挡他,因为在鬼仙的面前,四圣君不敢放肆,破尘和破玄也不敢造次。

实力不如人,多言亦枉然,破尘和破玄对望一眼,没有多说什么,同时回过身,飘然而去。

四圣君面面相觑,去与不去,犹豫不决。

“四只臭虫子!大眼瞪小眼作什么?莫非你们……嗯!长得丑也就罢了,竟然还敢跑出来吓唬人?分明活腻了……那么,就让你们见识一下‘天刀七绝式’的威力吧!恰好,神兵刚刚到手,就拿你们来祭刀吧。看招!天——殇——皆——斩——”说着,只见他缓缓举起手中的月异刀,同时分化出一缕神魂悄然钻入刀身之中,霎时,刀身一震,嗡嗡苍鸣,那刀身上布满的怪异刀纹蓦然发亮,释放出妖异的光芒,森冷阴寒,刹那之间,充斥整个天地。

一刀出,天地变色。

四圣君骇然,想逃离,却发现,空间已然被禁锢,根本无法动弹,仿佛中了定身咒,欲弃身外之身而去,发现神魂也被牢牢束缚住,根本无法出窍,金线君试着使用燃魂神咒,也是不能……

在死亡阴影的笼罩之下,绝望如同一条绳索牢牢套上了四圣君的脖子,不甘引颈就戮,却又挣扎不得,人生空余叹,生命多无奈?

刀霸天的声音不啻于死神的召唤令,斩字音落,挥刀劈下——

霎时,只见漫天的刀影铺天盖地地罩向四圣君,势如破竹,摧枯拉朽。

下一刻,天地寂灭,四具堪称坚韧无比的身外之身转瞬之间化作飞灰,而他们的神魂也被轰散,星星点点,到处游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