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燃魂神咒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010字
  • 2019-05-27 20:00:00

轰然巨响,尘土飞扬,泥石漫天,纷落如雨,只见青石地板豁然出现一个巨坑,深及数尺,宽有丈余,而原本待在那儿的黑湮蚁王已然灰飞烟灭,再也寻不到半点痕迹。

强劲的冲击波犹如一阵狂风,刮得沉陌脸上生痛,两眼难睁。

“桃神偶?桃树仙!竟敢毁我身外之身,本君与你不共戴天,拿命来……”刚才还在得意大笑的黑湮君转眼间暴怒冲天,喊打喊杀。

“哼!本大仙不只要灭了你的身外之身,还要打散你的念头,叫你永世不入轮回,万劫不复。哈哈哈……”这次却是轮到桃树仙肆意狂笑。

“这便是桃神偶?桃树仙的身外之身?真是无法想象,小小的木偶玩具竟然具有如此恐怖的破坏之力……”沉陌睁开双眼,看见半空中悬浮着一把刀和一个木偶,相隔十丈,遥遥对峙,杀气弥漫,恶战一触即发。

刀是月异刀,冷如残月,刀尖前指,刀芒吞吐;

桃神偶,四寸来高,犹如幼婴,有鼻有眼,有手有脚,眼睛会转,手脚能动,此刻,但见他一脸凶煞之气,两眼喷射出幽幽绿芒,手中拿着一柄袖珍桃木剑,红芒暴长,嗜血妖异。

“哈哈!一挑五,或许本大仙奈何不了你们茅山五条虫,眼下嘛,阁下孤掌一人,就乖乖地等着老夫来收拾你吧。看招!桃花流水——”说罢,只见桃神偶蓦然化作道流光射了出去。

——桃花流水鳜鱼肥,此招出,大有毁天灭地的霸道,视敌如鱼肉,任其宰割。

其他四圣君和破尘破玄正斗得火热,难分难解,趁着黑湮君此刻孤立无援,桃树仙欲置其于死地,是以一出手便抖出必杀绝招。

黑湮蚁王乃是黑湮君的心血结晶,耗费了无数的精力和时日,一朝被毁,心痛甚于丧父失母,其怒可想而知,明知敌方强悍,却是浑然不惧,要战便战,所有念头凝聚成一股滔天杀气,驱使月异刀对撞过去……

“轰!”两相一碰,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骤合即分,各自倒射而回。

“哼!杀——”桃树仙和黑湮君同时冷哼一声,没有任何迟疑与顾忌,他们随即又相斗在一起,叮叮当当,兵器交接之声蓦然大作,骤缓骤急,时快时慢,连绵不绝,绕耳不息……

“嗯?桃木剑竟然与月异刀直接碰撞而没事?它到底是不是桃木所制?竟犀利如斯!或是月异刀名不副实?”沉陌心中惊叹道。

他却是不知,千年桃木经过雷击之后,其坚硬程度绝不下于百炼精钢。

江湖高手,武功练至化境,摘叶飞花即伤于人。

这说明,在高手的手中,朽木和神兵已然没有多大区别,同样都能够发挥出莫大的威力来,朽木堪比神器。

其实,对比坚硬与锋利,桃木剑根本无法与月异刀相提并论,之所以互斩无事,原因就在:一是桃树仙的修为比黑湮君高;二是黑湮君无法娴熟地驾驭月异刀,发挥不出它的十成威力来。此消彼长之下,桃木剑自然便能和月异刀一争高低。

黑湮君虽然心中恨极,怒火中烧,熊熊不灭,但他的心志并未因此被蒙蔽,他的头脑其实十分清醒,他清楚地明白,凭他一己之力,纵有月异刀添势,也是难与桃树仙抗衡,桃神偶乃是世间罕见的神物,神通莫测,并非易与,而事实也摆在了他的眼前,几番硬碰,表象上,双方势均,不分轩辕,不判伯仲,但只有他自己心中明白,神魂出窍的他,念力消耗过巨,所剩不多,一旦枯竭,无法归窍,险矣。

黑湮君并不傻,自然知道长此耗下去,难免一败,难逃一死,自然便也不会傻傻地将死胡同走到底。只见他且战且退,慢慢向其他四君靠近。莫非黔驴技穷,他只剩下向同伴寻求援助一途了么?

黑湮君始将月异刀抢到手,此行目的算是达到,其他四君不禁心中窃喜,相顾颔首,彼此示意,准备撤离,当下他们攻势加紧,打算将对手的凌厉气势压制一下,以便从容逸去。

但破尘破玄两人岂是省油之灯?又岂是他们说打发便能打发得去?不错,破尘和破玄确实只会翻来覆去就施展那么一招百齑雷,但既然是号称至高剑道之术,又岂是威力泛泛?以二敌四,破尘和破玄应对俗如,从容不迫。

急切间,金线君等四人却是脱身不得,苦斗仍然继续。

半路忽然杀出一个桃树仙来,将黑湮君的身外之身毁灭,眼看黑湮君在桃树仙的铺天盖地的攻击之下险象环生,金线君等人顿时心急如焚,如热锅上的蚂蚁,却自顾不暇,根本无法施以援手,徒自揪心。

“想逃?哼!上天无门,入地无路。看你如何逃?看招!桃李满天下——”忽然听得桃树仙冷声喝道,只见桃神偶目射寒光,手中的桃木剑猛然一挥,便有万道剑影暴射而出,嗤嗤破空,噗噗血溅,试图阻拦的漫天飞蚁在形成黑湮风暴之际却是瞬间被绞成粉碎,长空飘洒。

“咻!”的一声,紧接着只见桃神偶蓦然化作一残影飙射而出,转瞬间追上了月异刀,桃木剑扬起,呼的一声,狠狠劈下……

没有修炼道术、没有神魂出窍的沉陌等人,他们仅看见的一幕是——

桃木剑击在虚空处,随即爆起一声轰鸣,如春雷炸响,空间猛地一颤,月异刀便仿佛失去了掌控,蓦然掉落。

而处于神魂出窍状态的破尘、金线君等人,他们所看见的是——

桃木剑狠狠地一剑劈中了黑湮君的脊背,将之震散,碎裂成无数个小光点,星星点点,漫天飘荡。

一击得手,如愿将黑湮君打得魂飞魄散,桃树仙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一些得意,他嘿嘿一声冷笑,控制着桃神偶向下飞去,伸手去抓掉落中的月异刀。

“桃树仙!毁我手足,老夫与你誓不两立,纳命来!流光破——”盛怒之下,金线君已不顾自身安危,蓦然转身,嗖的一声,化作一道金光飞射而出,目标直指桃神偶……

金线君转身的那一刹那,后背露出空门,将破绽卖给了对手,不过,但见破尘迟疑了一下,却是没有趁机下狠手,莫非他是不想月异刀落到桃树仙的手中而故意为之的吗?

“轰!”猝不及防之下,桃神偶被金光击个正着,呼的一下,倒飞而出,噗的一声,撞到一株大树干上,陷入半尺。

“哈哈哈!蜉蝣撼树,挠痒痒而已,你奈我何?给我爆!”随着桃树仙一声大吼,大树蓦然被炸毁,断成两截,轰然而倒。

沉陌刚好就站在大树下,幸亏他反应得快,及时跳开,不然被砸中,势必沦为一团肉泥,那便死得冤枉啦。

沉陌整理一下凌乱的发型,拍打一下沾尘的衣裳,抬起头来,他看见桃神偶立在断树之上,姿态傲然。

承受了金线君拼尽全力的一记重击,桃神偶竟然夷然无损,也就不怪桃树仙得意,他确实有张狂的本钱,狂笑不已。

不过,他却没能得意多久,很快,他的笑声顿止,仿佛喉咙突然被一只鬼手生生捏碎,他的声音变得有些惊恐地道:“燃魂神咒?黑湮君!你、你……”

黑湮君的念头被打散,分化成无数个红色的小光点,每一个小光点代表着他的每一个念头,有一些念头比较脆弱,已然消逝无踪,而有一些念头却是十分顽固,也即是人们通常所说的执念,这些执念无比顽强,轻易间不会消散,只见这些执念忽然聚拢成一团,趁着桃树仙一时大意,迅速将桃神偶包裹住。

“嗯?燃魂神咒?这是什么邪术?竟令得桃树仙也生恐惧!”沉陌心中疑惑道。

燃魂神咒乃是与敌偕亡的秘术,不到必死的境地,一般人绝不会使用。燃魂,燃魂,顾名思义,便是燃烧灵魂,从而产生灵魂之火,焚毁万物,端是邪恶。

只见青色的桃神偶周围笼罩着一层乳白色的光晕,光晕流转,渐渐炽亮,仿佛明焰喷薄,不过不同于寻常火焰,它所散发出来的却是一阵阵阴寒,彻骨冰冷。

金线君痛心疾呼道:“黑湮兄!不要……”

开弓没有回头箭,想制止,已不能,四君哀戚,老泪纵横。

原本黑湮君的灵魂只是被打散而已,还有机会重新凝聚成形,再经过一段时日的修复,未尝不能完好如初,但如今他一旦施展出燃魂神咒,却是再也没有回头路了,生命自此休止,灰飞烟灭,不复存在。

只见桃神偶静静悬浮于空中,没有丝毫挣扎,莫非他甘愿坐以待毙?嘿嘿,自然不是。有道是好死不如赖活,困兽犹斗,没有谁会轻易放弃生存的权利,只不过他桃树仙清楚地明白这灵魂之火一旦附体,根本休想挣脱,既然挣脱不得,又何必作无谓的挣扎呢?

到了这地步,他只有一条生路可走,那便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