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黑湮风暴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490字
  • 2019-05-27 12:00:27

雷狱焚世,万物寂然,雷狱剑诀之百齑雷一经施展出来,技惊四座,震撼全场。

“朝闻道,夕死可矣。有幸见识到如此霸绝的剑术之道,虽死无憾也!”沉陌心中不胜感慨。

“雷狱剑诀,至高剑术之道,传说中只有琴尾国的‘剑圣’皇甫流会施展,想不到破尘和破玄竟然也能够使用?他们是如何扯上关系的哩?还有,不是说只有修炼突破了鬼仙之境才能够领悟的吗?但他们明明也就显形后期而已啊!何以解释?估计他们也就只会使用那么一招‘百齑雷’而已吧?不然太没天理啦……”潜藏在暗处,等待时机的桃树仙亦是感叹万千。

目睹了五毒之虫的凶猛,见识了雷狱剑诀的逆天,有的人自忖夺刀无望,更不想白搭性命,萌生了去意,且战且退。

孟大心中其实也有怯意,同时也明白,若是放开月异刀,空手而去,别人或许不留难,也许逃得生天去,但他偏偏又有所不甘,不舍将已然到手的月异刀就这么拱手相让,有失声威,有损名望。

于是他便选择了强势对峙,打算硬朗到底,心存侥幸,盼望会有转机出现:最好便是其他人争个你死我活,死光灭绝,留下自己一人独拥宝刀……

只见他挥舞月异刀,把祖传绝学——霸王刀法全力施展出来,刀光霍霍,杀气腾腾。

——他好歹也是一寨之主,怎么说也算一方豪强,从来都是他欺压别人,何曾遭人欺负过?杀人放火不眨眼,巧取豪夺不手软,如今却沦落到被一群虫豸爬上头顶动土,不免愤恨与气苦,兼之孟二之死,更生悲凉,倏忽间,他的心头便催生了一股英雄末路的压抑,萦绕不去,为了宣泄,只好疯狂地杀戮……

“雷狱剑诀,焚天灭世,果然不同凡响。伙计们,看来我们需要变更一下策略啦……”铁背君忽然开口道。

“正是!我们此行的乃是为了月异刀而来,没有必要跟无妄观的臭道士缠杂不休!”人面君附和道。

“好!且由你们四人去牵制住他们,而本君便去夺取月异刀。”黑湮君决议道,说罢,只见他振翅升空,融入蚁潮之中。

呜呜尖啸,蓦然只见一股黑色的风暴凭空出现,肆虐地朝孟大卷去。

孟二之死,便是拜这么一股龙卷风所赐,尸骨无存,黑湮蚁群的恐怖,孟大心中了然,当然便不会傻傻地去撄其锋芒。

无法硬碰,惟有趋避,东躲西闪,专往有人的方向移去,其心却是歹毒,竟想借刀杀人,趁机除去潜在的威胁。

沉陌陷身于毒蛇的重重包围之中,一招剑器之舞,正杀得起劲,忽然他瞧见孟大朝自己飞奔而来,其后紧随着一股暴狂的黑色旋风,登时明白了对方的险恶用心,暗骂一声卑鄙,念头一狠,把心一横,不避反进,脚下一蹬,嗖的一声,化作一道残影迎了上去——

半空中,人影相接,乍合即分,相错的一刹那,刀芒电闪,噗的一声,血光迸现,两人的身形在空中略一迟顿,随即跌落。

沉陌踉跄了好几步,方始稳住身子,只见他的胸口出现一抹殷红,鲜血流淌,汩汩不止。

“月异刀,果然厉害!哼——”伤及筋骨,轻轻呼吸便牵动了伤口,剧痛之下,沉陌禁不住吭出声来。

一拼之下,沉陌负伤不轻,反观孟大,却也好不到那里去,甚至更惨——握着月异刀的手无力垂下,肩胛处老大一道创口,血箭狂喷,血染一地。

残雪匕虽不及月异刀那般邪厉、无坚不摧、削铁如泥,却也是不可多得的快锋利刃,虽然不说斩钉截铁如摧枯拉朽,但在人的手臂上穿刺一个洞,却是轻轻松松,易如反掌,那怕对方横练铁布衫之类的功夫,在他全力一击之下,照样是被洞穿一个血窟窿,鲜有人幸免。

曾经,欺霸一方、横行一时、号称刀枪不入的“铁齿铜牙金肚皮”纪俅便是倚仗着修炼了几十年的金钟罩硬气功,便在沉陌的面前叫嚣跋扈,结果沉陌一怒之下拔出残雪匕,给他在引以为傲的金色大佛肚子上添了几个血窟窿……

江湖路,百战险,一身疤,已麻木,刀口舔血的日子捱得多了,对于一些皮肉之伤,孟大根本就不会放心上,只见他眉头轻皱了一下,哼未哼一声,左手去抓月异刀,准备反扑,奈何他的动作还是慢了半拍,变故突生,横祸飞来——

黑湮蚁群形成的黑湮风暴,其移动速度何其迅猛?孟大仅迟缓了那么数息,瞬间便被它吞没,灰飞烟灭,落得和孟二同样的下场——尸骨无存。

虽然已不是第一次见识黑湮风暴的恐怖,沉陌心中仍然震撼无比,复而惊骇莫名,顾不上处理胸口的创伤,握紧残雪匕,凝神贯注,小心防备,静待黑湮风暴来洗礼——

“小子!亏有你帮忙,本君且饶你一命。月异刀!终于到手了。哈哈哈……”黑湮君的笑声蓦然响起,得意,张狂。

少顷,便见肆虐的黑湮风暴离析瓦解,烟消云散。

在沉陌面前七步的地上,只见一只长着透明四翼的黑色大蚂蚁趴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是死物。真的是死物吗?是的!死物——象征死亡之物,它便是能够给人间带来死亡的凶煞之物——黑湮蚁王,黑湮君的身外之身。

原本凶悍生猛的黑湮蚁王,忽然僵硬不动,而原本没有生命的月异刀,却在半空中飞舞旋绕,活脱脱像一个调皮的顽童。

这情形,透着诡异,沉陌只觉费解,目瞪口呆。

其实,若他修炼过道术的话,只要神魂出窍来,他便会看见其实是一名老者在耍弄月异刀。

这肉眼所看不见的老者正是黑湮君的神魂。

没有达到显形之境的神魂,无法借物凝聚成实体,凡胎肉眼根本看不见,但如若同样处于神魂出窍的状态的话,却是可以瞧得见地。

意思便是,神魂之间彼此看得见,正好比,人瞧不见鬼,但鬼却看得见鬼,是同一个道理。

鬼乃是死人不散的阴魂,而活人观想出窍的神魂谓之阳魂。

阴魂,阳魂,都是灵魂,其实也没多大区分。

修道之人梦寐以求的至宝——月异刀终于落在了手上,黑湮君一时得意,便当场舞弄起来,一边耍刀,还一边发出哈哈大笑来。

只是,忘形的他却没能笑多久,七八声而已,之后便嘎然而止,仿佛脖子突然被抹断——

沉陌听黑湮君说道要饶自己一命,本以为对方只是暂时不将自己毁灭于黑湮风暴之下而已,不曾想,黑湮君的话一出口,那些五毒之虫竟然不再靠近他。

威胁去,沉陌暂时松了一口气,解开衣襟,把伤口简单处理一下,止了血,抹上金创药,坐下调息,不过,危机四伏,警戒仍不敢放松,耳听六路,目观八方。

犹如干尸一般死寂的黑湮蚁王;仿佛调皮顽童一般轻灵飞舞的月异刀;刺耳的笑声好像滚滚浪涛,一声盖过一声,却不见发笑之人。此三者,沉陌瞧在眼中,只觉匪夷所思,心中惶惶。

忽然,又有一丝凶险的预兆掠过沉陌的心头,他兀自惊心,还未来得及反应,忽然——

哧的一声,黑湮蚁王的正上空,距离地面一丈高的虚空忽然出现一道空间裂缝,一团青色的虚影从中蹦出,犹如球形雷电一般直轰而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