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五圣君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564字
  • 2019-05-26 20:00:33

五彩斑斓的蜘蛛,五颜六色的毒蛇,大小不一的蚂蚁,肥瘦各异的蟾蜍,长短不同的蜈蚣,纷纷压来,四面八方,如潮汹涌,铺天盖地,遮空蔽月,声势骇人。

一时间,沉陌仿佛置身于千军万马的冲锋陷阵之中,心神俱震,他握紧残雪匕,严阵以待。

五毒之物,密密麻麻,无穷无尽,如潮水般淹没了整个大王寨,将沉陌等人团团围困住。

这时,疯刀头陀和黑白夫妇已然停止了打斗,各自凝神以待,小心戒备着……

蟾蜍鼓腮,呱呱震天;

毒蛇吐信,咝咝连片;

飞蚁振翅,沙沙作响;

蜘蛛弹足,作势欲扑;

蜈蚣扬首,蠢蠢欲动。

——这些毒物竟如纪律严明、训练有素的军队一般,没有任何一只擅自行动,而是严阵待令。

“茅山五圣君!好大的阵仗,既然来了,请出来一见吧!”破玄忽然张口叫道,声音不大,却是在场之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如涛如浪的虫声蛇语根本无法将之掩盖。

“嗯?无妄观的破玄?还有破尘道长也在啊!哈哈,想不到竟然教你们捷足先至哩!”半空之中,蚁群忽动,空出一圈,唯见中央剩下一只体型特别庞大的黑湮蚁,个头足有其他飞蚁的三四倍之大,通体乌黑发亮,背生四翼,狭长的双颚,弯弯如刃,犀利无比,一张一阖,竟吐人言。显然,这是一只很不一般的蚂蚁王者。

“何方妖物?竟然口吐人言!”沉陌心中惊诧道。他不敢说自己游遍了整个神州大陆,却也逛过五湖四海,五花八门的稀奇古怪之事见识过不少,而会说人话的动物也见闻过,譬如鸟类八哥,但能口吐人言的蚂蚁,他却是平生头一遭遇见。

“不必惊奇,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狗嘴吐不出象牙,但说几句人话却是可以的。况乎这并非黑湮蚁所发出的声音,而是黑湮君的神魂在作祟……你小子当真孤陋寡闻至极,莫非不知道道术修炼到附体之境,便能够进行附体和夺舍,进而修炼身外之身吗?”桃树仙的声音忽然在沉陌的心底响起。

“呃?什么是身外之身?你老还没逃远啊?”沉陌在心中疑问道。

“屁话!谁道老夫要逃走?老夫为何要逃走?蠢小子,愣头愣脑,果然不是聪明之辈,老夫只不过隐藏起来,方便坐收渔人之利而已,明白不明白?还有,所谓的身外之身,自然便是指真身之外的第二个躯体啦!这只黑湮蚁王便是黑湮君所修炼的身外之身。茅山道的五圣君,黑湮君,金线君,铁背君,碧眼君,人面君,这五人的道术境界也不过附体大成而已,还没有达到借物显形之境,只不过他们所修炼的身外之身比较厉害,倒是不好招惹,黑湮蚁王,金线蛇皇,铁背青龙,碧眼蟾蜍,人面蜘蛛,无一不是罕见之物,他们竟然能够得到,却是有大运气啦……”

“他们只不过附体境界而已,你老却已是显形中期,道术境界明显比他们高了一大截啊!但为何你老似乎有些怕他们哩?莫非便是因为他们的身外之身真的很厉害么?”

“切!老夫乃是桃树仙,老夫怕过谁?若说怕,怕的只是麻烦而已,老夫隐藏起来,为的便是要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有道是,象虽不惧蚁,但蚁多咬死象,不得不防范一二啦……哼!若论单打独斗,老夫只凭一个小手指头就能够轻轻松松灭了他们,但他们人多势众,对付起来却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身外之身既然如此神奇与重要,你老该不会不修炼吧?”

“嘿嘿,修道之人不修身外之身,便好比士夫子不修礼仪,少之又少,多一个身外之身便相等于多了一条性命,老夫不傻,为何不修哩?你道老夫为什么叫桃树仙?盖因老夫所修炼的身外之身乃是桃神偶!”

“桃神偶?是什么?没听说过!是木偶一类的东西吗?”

“嘿嘿,说他是木偶,其实也没说错,只不过他不是一般的木偶,而是——桃树有灵性,桃木可镇邪,千年雷击桃木的树心之中更是能够孕育出一具灵胎,便是桃神偶,貌若童婴,形如木偶,故名。此是天地间的灵物,自然便拥有非凡之处,至于有何神通?暂不奉告啦!相信一会儿,很快你就会见识到他的厉害……”

空地上,各路英雄豪杰聚拢在一块,相互间存着顾忌的人便保持一定的距离,彼此间能够信任的便背靠背,剑拔弩张,蓄势待战。

在他们的周围乃是密密麻麻、无穷无尽、数不胜数的毒物。

此情此景,凶险、诡异、骇俗,若非在场之人都是胆识过人之辈,换作寻常百姓来面临,只怕早就吓瘫了。

此刻,议事厅的屋脊之上,只见有五只毒物一字排开,自北而南,分别是:双颚犀利如镰刀的蚂蚁,面目狰狞如鬼脸的蜘蛛,两眼碧绿如磷火的蟾蜍,通体璀璨如黄金的蟒蛇,浑身乌青如玄铁的蜈蚣。

“咱们明人不行暗事,快人说快语!月异刀,我们五人势在必得,破尘和破玄,请问你们如何打算?相让?还是一战?”蟾蜍张口道,声如滚雷。

“哈哈!不愧是赖蛤蟆,打起哈欠来,口气不小。碧眼君,你未免有些狂妄了吧?视我等如无物,完全不把在场诸多豪杰放在眼里。月异刀,神兵重宝,有德者方得之……五圣君,莫非你们以为凭你们那一点道行便能够驱动月异刀吗?即便宝刀落在你们的手中又如何?还不是明珠投暗?没有鬼仙的修为,休想驾驭……”破玄冷讽道。

“无知!十年前,江湖之中发生了一场浩大的正邪之战,轰动一时,莫非君不闻?昔时,七夕教的护法长老‘北狂刀’姚真便是凭借着手中握着月异刀,笑傲群雄,纵横八荒,扫荡六合……那一场大战之中,北狂刀何等威风?月异刀何其霸道?有谁能说他姚真发挥不出神兵的神威来?可又有谁听说过他修炼过道法么?没有!是故,事无绝对,会打洞的不一定只有老鼠,会放臭屁的也并非只有黄鼠狼,臭屁远扬者,大有人在!月异刀,玄奇诡异,传说只有突破了生死玄关的鬼仙方能驾驭,这或不假,但非绝对,既然出现了姚真这么一个例外,焉知下一个例外不在我们五圣君之中哩?”人面君轻蔑地道,他道别人放臭屁,素不知他的嘴巴也香不到那里去。

十年之前,破尘和破玄两人恰好闭关修炼之中,两耳不闻江湖事,对于所谓的正邪之战却是陌生得紧,对于北狂刀没有修炼道术也能驾驭月异之事也是知之不详,一无所知之下,他们便无从辩驳,唯有沉默,哑口不语。

“有道是夜长梦多,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我们何必跟他们多说废话?直接出手抢夺便是!”金线蛇皇昂首吐信,冷冷地道。

“正是!与其浪费口水,还不如直接大开杀界。”铁背君附和道。

“操!他奶奶地凶,今夜到底什么日子?哪里冒出来的几只臭虫子?装神弄鬼也就罢了,竟然还胡吹大气?老子灭了你们!”孟二暴吼一声,蓦然腾空而起,抽刀劈向茅山五圣君的身外之身,怒气冲天,杀气凛冽,刀影万千,层层叠叠,如千重浪般倾泻而下,气势之强,撼天震地,攻击之广,悉数将五圣君笼罩于内。

“好霸道的刀势!只可惜……”破尘摇头叹息道。

“白痴!”人面蜘蛛轻蔑地道,张嘴一喷,吐出一团白色的蛛丝,当头向孟二罩落。

“找死!”金线蛇皇同时叱喝一声,血盆巨口一张,蓦然射出一道浅蓝色的闪电,后发先至,在蛛网落下之际,先行贯穿了孟二的心口。

闪电穿心,孟二瞬间麻痹,僵在半空,失却反抗能力,任由蛛网罩了个结实。

“湮灭!”黑湮蚁王适时发出一声口令,立即便有无数只黑湮蚁形成一股黑色的龙卷风裹向孟二,瞬间将他吞没。

片刻之后,龙卷风消散,而孟二的身影却是不复存在,彻底被毁灭,消失得干干净净,渣滓不留,而

且,不仅他的肉身消失,连他手中的钢刀也一并失去踪影。

这一切的变化,说来废话多,其实却是眨眼之间的事情而已,须臾间便已发生,众人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当孟大孟三回过神之时,已然援救不及——

“二弟!不——”孟大悲声嘶吼,冲出半步的身子蓦然顿住,两眼惊恐,握着月异刀的手紧了又紧,似乎想拼命,却又有所顾忌,当下僵立着,咬牙切齿,恨意难平。

“不——”孟三咆哮一声,复愣当场,亦是一脸惊骇,不知所措。

如此恐怖而诡异的杀人手段,世间罕见,众人尽皆震颤,心头戚戚,不敢轻举妄动。

沉陌更是心中震撼无比:“这便是道术的威力么?这、这未免也太过恐怖了吧?”

黑湮蚁王扫了众人一眼,最后望着破尘,挑衅地道:“如何?小小把戏可入你们的法眼?”

破尘未及出声,破玄已抢先开口道:“哼!雕虫小技而已,难登大雅之堂,就这么一些小手段也想显摆么?贻笑大方!可笑!可笑!”

“哈哈哈!当真很可笑吗?只怕可笑之人才是你们自己吧!虽然你们的道术境界高上一阶,却可笑太过自大,明知大王寨已成是非纷争之地,竟然还敢暴露真身,未免有些自高自傲了吧?如今陷于重重的包围之中,只怕不好脱身了哩!嘿嘿,只要本君一声令下,成千上万的毒虫齐涌而上,即便你们拥有三头六臂,也是应接不暇了吧?嗯,只要能把你们的真身毁掉,神魂也势必受损,渐渐衰弱,落到最后也只是任人宰割的份而已……”黑湮君针锋对麦芒地驳斥道。

“是么?在我们没有修炼成雷狱剑诀之前,或许阁下这番话具有大威胁!但如今嘛……嘿嘿,阁下若是自信,何不试上一试?哈哈哈……”破玄肆意地大笑,根本不受任何威胁与恐吓,看样子,他们敢真身涉险,并非一无所倚。

“雷狱剑诀?传说中的至高剑道之术?本君就来见识一番……”黑湮君显然也是受不得威胁之辈,一被挑衅,便怒而暴起,只见他和其他四君交互了一下眼神,随即振翅飞起,融入黑湮蚁群之中。

“杀——”一声暴吼如春雷骤响,顿时只见漫天的蚁群覆压而下,同时四周的毒虫也动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