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桃树仙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596字
  • 2019-05-26 12:00:04

夜凉如水,晚风吹来,带着一些寒意。不过这点寒意对于体魄健壮的江湖侠士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疯刀头陀和黑白夫妇之间的争斗渐渐白热化,已然到了玩命相搏的境地,血洒长空,腥风漫天,你来我往,拳打脚踢,刀光闪闪,剑影霍霍,绝招百出,杀招频频,凶险万状,精彩纷呈;

而一帮看客的兴致也是渐渐高扬,别说冷风吹来,估计是瓢泼大雨降临,也无法浇灭他们的热情。

若问如何提高作战经验?最有效的手段莫过于参加实战,但这并非是唯一的路径,观看别人的对战也是一种很不错的方式,如此激烈的巅峰对决,机会难得,沉陌又岂会白白的浪费?只见他双手抱于前,挺腰昂首,全神贯注着。

忽然,沉陌闻到风中好像有一股淡淡的异香。“嗯?此时深秋季节,何来桃花香?不好……”他赶紧摒住呼吸,竖直耳朵,提高警惕。

“桃花瘴?桃树仙!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破玄朗声道。

“呼!”突然一股怪风吹来,阴森森,寒意逼人。

“想不到两位老朋友竟然赶在了老夫的前面,看来你们的消息很灵通嘛!”声音就响在身旁,但不见人影,沉陌顿觉毛骨悚然。

“消息灵通?不敢当,只是刚好路经此地,恰逢其会罢了!”破尘微笑道。

“方仙派隐世潜修,不与世俗争,你老怎么赶来了?”破玄问道。

“哈哈!不巧,老夫也是偶然路过,也是恰逢其会而已啦!”

“呃?是么?看你老风尘仆仆的样子,倒不像偶然过路之人哩!”破玄不无挖苦地道。

“风尘仆仆?破玄看得见他?鬼啊……”沉陌心头大骇,只道遇见鬼了,四下张望,想寻找蛛丝马迹。

“年轻人!别费劲啦!即便把脖子扭断,你也是看不见老夫的,哈哈哈……”声音忽然在沉陌的心底响起,令他冷汗泫然。

“你是谁?是人还是鬼?”沉陌倒吸一口冷气之后便镇定了下来。

“是人?是鬼?哈哈,老夫不是人也不是鬼,而是仙,桃树仙!”

“世上有鬼神乎?只怕不过就是一些装神弄鬼之辈罢了!现形吧,看招!”沉陌从来就不相信鬼神之说,而对于装神弄鬼之辈,向来也厌恶,听声辩位,自称桃树仙的家伙应该就在面前不远,他嗨的一声轻喝,猛然挥拳击出,劲风呼啸,化龙飞去,砰的一声,将十步之外的石柱洞穿,碎屑飞扬,纷落如雨。

“好小子!够张狂,敢在老夫面前张牙舞爪,信不信老夫一怒之下灭了你的灵魂,教你变成白痴?”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犹如利剑一般狠狠地刺痛着沉陌的心灵,他冷哼一声,挥掌欲劈,却被破尘拦住。

破尘开口道:“小兄弟!稍安毋躁,你是斗不过他的,不要自取其辱……”

破玄皱眉道:“桃树仙,好歹你也是方外高人,何必跟小辈一般见识?你也不必故弄玄虚,显形出来吧!”

没有任何先兆,突然一道人影凭空出现在了三人的面前。

这是一个瘦小的老者,白发白须,颇有几分老神仙的韵味。

“你、你到底是人还是鬼?这使的什么妖术?”沉陌颤声道,他心中无比震惊——如此神乎其技的潜匿之术,若是让自己学到手,岂不是偷遍天下无敌手?见识了桃树仙的诡异法门之后,他方知自己之前是多么的可笑——黑手神偷,无往不利,如今看来,自己不过就是一只井底之蛙,见识短浅,夜郎自大。

桃树仙白了沉陌一眼,吹胡子道:“什么人什么鬼的!都说了老夫不是人也不是鬼,而是仙,桃树仙;还有妖术之说,实在不中听,堂堂长生之道,竟被说是妖术,你小子也过于无知了吧?”

“哈哈!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桃树仙,莫非你以为自己便是神仙?不过显形中期而已,离鬼仙之境尚且差了十万八千里,更别说是神仙之境啦!”破玄揶揄道。

神州大陆乃是武者的天下,绝大半之人都是修炼武技,不过也有极其少数的奇人异士修炼长生之道。

长生之梦,何人不想?只不过,道术玄奥莫测,不是天赋异禀之辈无法参悟。

道术修为有八大境界,分别是:出窍、夜游、日游、驱物、附体、显形、鬼仙、神仙。

出窍是指灵魂与肉体分离,通过观想出窍,不过此阶段的灵魂十分羸弱,无法远游;

等达到夜游境界之后,方能在夜间随意游荡,不过灵魂还是不够壮大,见不得日光,见光即死;

而日游境界,便是指灵魂足够壮大,光天化日之下也能够游荡啦;

灵魂轻灵飘渺,穿墙越室,很难移动物体,只有修炼达到驱物之境后方能搬运物体;

附体境界是指能够附在活物的身上,控制他的行为,民间所说的中邪、鬼附体便是此指;

鬼魂飘渺虚无,凡胎肉眼看不见,只有修炼达到显形之境,借物显形,凝聚成实体,肉眼方能看得见;

鬼仙之境乃是十分重要的分水岭,突破了鬼仙之境便是突破了生死屏障,能够尸解转世,从此具有漫长的寿元;

而传说修炼达到神仙之境便能破碎虚空,羽化登仙,白日飞升,超越彼岸。

桃树仙不理会破玄的冷嘲热讽,忽然正色道:“月异刀握在凡好夫俗子的手中,至多也就是锋利一点的兵器而已,只有掌握在我们修道之人的手中才会变成真正的神兵利器,日新月异,举世无敌……”稍顿,左右瞧了破尘和破玄一眼,语锋一转,接着道,“老夫奇怪,既然你们早就到达,为何不趁早下手抢夺?莫非不知先下手为强,迟则空遗恨的道理?或者你们自恃道法高深,不将在场之人放眼中?又或者你们以为月异刀乃是世俗凡物,不入你们的法眼?”

破玄淡笑道:“都说了,我们只是偶然路过,见有热闹可瞧,便驻足而观。月异刀,无上宝物,说看不上眼,那是故作清高,自欺欺人。只不过,自古神物有德者得之,无德者,妄自拥有,只怕祸不旋至。再说吧,听闻血手魔盗即将降临,能把整个江湖闹得鸡犬不宁的人物,想必长着三头六臂吧?我辈岂能不瞻仰一二?”

桃树仙大笑道:“哈哈哈!修道之人讲究清静无为,你们这般爱瞧热闹,岂不是有些悖逆?嘿嘿,你们很喜欢瞧热闹是么,那么就等着瞧吧,茅山道的五圣君估计很快就会赶来……”

天际忽然飘来一片乌云,遮住了月亮,天地陡然一暗。

“哈哈哈!说曹操,曹操就到。诸位,准备血搏战吧……”桃树仙抚须大笑,蓬的一下,忽然他整个化作一团轻烟消散,无影无踪。

他临阵逃避?或者……桃树仙到底藏到何处?沉陌无从知晓,也根本没时间让他去细究。

天际,乌云翻滚,眨眼间呈遮天蔽日之势,渐渐下压。

低了,近了,沉陌才发现,原来所谓的“乌云”却不是真正的云朵,而是蚂蚁群——密密麻麻,无穷无尽,犹如蝗虫大军一般的蚂蚁群。

而且这不是普通的蚂蚁,个个大如蚱蜢,背生双翅,高频振动,发出沙沙的怪响,狭长如镰刀的双颚,蓝汪汪,剧毒无比,不必存疑,人若是被咬上一口,肯定小命乌乎哀哉。

“各位小心啦!这是剧毒无比的黑湮蚁……”破尘朗声提醒众人道。

呱呱呱……

不只天空传来沙沙的声音,地面也传来了蛤蟆的怪叫声。

同时还有咝咝咝的声响。

顿时之间,四面八方传来一阵怪响,仿佛有无数爬虫潮涌而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