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大佛神印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871字
  • 2019-05-25 20:00:07

“哈哈!没想到竟是这般热闹。破玄前辈,你老见多识广,可识得这些人么?”破玄与他离得最近,沉陌自然便询问于他了。

破玄环扫一遭,晃首道:“小子,别奉承老道啦。见多识广么?不敢当!寡闻鲜知倒差不多。吾辈向道,旁者不顾,老夫差不多有十几年不在江湖上走动了吧!眼下这些观战之人,除了鬼手疯丐和黑白双捕之外,其他不认识。”目光转向屋顶上争斗的三人,又道,“不过这撕打的三人,凑巧都识得!”

沉陌道:“嗯?那么,想必前辈一定清楚他们之间有什么过节吧?相争如此激烈,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呢?”

破玄说道:“使剑的一男一女乃是一对夫妻,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黑白夫妇’便是指他们啦,其中男的叫霁畅明,诨号是白首翁,女的名白芷兰,绰号唤黑娘子,居在怜香岛,夫妻双修,一套飘香剑法纵横宇内,笑傲一方。使刀的头陀叫马永夫,来自于大佛国的大佛宗,据说他已然参悟了《大佛密经》的第四层境界——末那佛,法力深厚,禅劲绵长,善使一套泼风刀法。约摸六年之前,黑白夫妇的独子‘无常尊者’霁风不知何故死于疯刀头陀之手,两家因此结下了血仇,冤深难解,水火不容,见面便打,只是双方旗鼓相当,能力相差伯仲之间,相斗这么多年啦,依然不见了断。”

《大佛密经》乃是大佛宗传承千年的圣典,内容玄奥,共分七层境界,分别是:小沙弥、阿弥陀佛、善哉佛、末那佛、阿赖耶佛、弥勒佛、如来佛。一般僧人至多也就参悟到阿弥陀佛或善哉佛而已,能够进入末那佛境界的无一不是悟性绝高的奇僧,万中无一;而传说修炼至弥勒佛境界,便成就金刚不坏之躯,羽化飞升而去;至于最后一层境界——如来佛,那可是神话中无所不能的存在,凡人是否能够通过修炼而达到?便无人知晓。

三人的争斗渐渐激烈,已然到了白热化的境地。刀光闪烁,剑影重重,只见三条人影缠绕飞舞,从屋顶打到空中,从空中落到地面,又从地面飞到树巅,所过之处,飞沙走石,草木皆毁。

观战的目光始终追随着三人,不过,各人各怀心思,却没有全神贯注而已,因为月异刀之诱,彼此间又相互提防着。

破尘破玄两人认得鬼手疯丐和黑白双捕,而方构等三人显然也都认识他们,彼此会面,相互点头,微微一笑,算是打过招呼。当此特殊情形之下,他们却是没有搭讪叙话,进一步套近乎。

鬼手疯丐的目光扫过沉陌之时,略微停顿了片刻,流露出一些思索的神情,不过很快又被打斗之声吸引了过去。显然,沉陌易容之后,他认不出来,只不过沉陌只换面,衣着未变,他瞧着有些熟悉罢了。

此时的沉陌乃是一张国字脸,蜡黄,呆板,死寂。当鬼手疯丐的目光看过来的时候,沉陌其实是微笑以对,只不过他罩了一张人皮面具,鬼手疯丐看到的只是木无表情。

“呃?传闻鬼手疯丐行事疯癫,心思却是缜密,他竟然认我不出,看来我的易容之术并不见得差嘛!嗯,既然他认不出来,自己也不便上前打招呼,还是等待恰当的时机再说吧!此等武打精彩纷呈的关头,确实不便打扰他看热闹的兴致。嘿嘿,既然众人都爱瞧热闹,那么就让热闹来得更猛烈一些吧……有道是浑水好摸鱼,怎生想个法子制造混乱,以便自己将月异刀弄上手哩?破尘破玄这两老道既然认得黑白双捕,甚好,就通过他们取信于黑白双捕啦!有这两位威望隆重的老道作证,不怕她们不相信自己只不过就是点苍派小小的一名弟子而已,而非什么血手魔盗,至于当初一时气急,说道自己乃是黑手神偷,不得已,嘿嘿,只好来个矢口不认了……”

就在沉陌思忖如何浑水摸鱼之时,倏然——

刀光潋滟,势如长虹,只见疯刀头陀蓦然使一招“横刀两昆仑”,拦腰横斩,狠狠地扫向黑白夫妇,将之逼退,与此同时,左手抡起,金光迸现,猛见他的手掌一息间由红棕色转变成灿金色,并且十分诡异地膨胀变大,眨眼间赛过蒲扇,宛如神庙中十丈巨佛的金手。“大佛神印,看掌!”两眼寒光一闪,吐气开声,如虎啸象吼,震得树叶簌簌而落,窗棂格格作响,覆掌压下,如泰山欺顶般罩向黑白夫妇。

“好大一只佛掌!这是什么神通?此掌势沉力猛,开碑裂石不在话下,若是击实,纵有十个脑袋也活不成啦,自己万万硬碰不得……”做为旁观者,沉陌犹自心下惴然,可见疯刀头陀奋力拍下的这一掌确实不简单。

“疯刀老贼,矜驴技穷了吗?尽是使一些老招式,没有一点儿新意!”黑娘子轻蔑地道,夷然不惧,完全不把对方放在眼里。如此刚猛凌厉的招式,莫非落在她的眼中只是绣花拳腿?三脚猫功夫?

砰的一声巨响,大地猛地颤抖一下,仿佛天崩地裂,猝不及防之下,沉陌险些摔倒。尘土飞扬,漫天弥散,只见地面豁然出现了一个庞大的手掌印,深陷半尺。

“好厉害的大佛掌力,击石成粉,人若是被他击实,决计会沦为一摊肉泥。只是他却拍不中目标,看来,这黑娘子说话的口气不小,不过确实是有一些本事。”沉陌私下嘀咕道。

“哼!五十步笑百步。你们夫妇俩又强到那里去?莫非以为在佛爷面前还能够耍出新的花招不成?风花雪月,看招!”一片刀光飘洒而出,如风中飞花,飘忽不定,似雪夜孤月,凛冽无比,寒芒闪闪,纵横交错,阡陌如织,铺天盖地,有如天罗地网般罩向黑白夫妇。

一刀既出,涵盖四面,笼罩八方。这一招“风花雪月”的攻势无疑是十分凌厉和霸道的,一时间,黑白夫妇被逼得只有防守之势,无进攻之力。

“天香渺渺!”白首翁脚踩七星步,身子飘忽,犹如一缕轻烟淡雾,飘渺无定,刀网纵然绵密,却也碰不到他的发梢衣角,游刃而有余。

“芳影杳杳!”黑娘子的身法同样是非常精妙,巧挪细腾,暗合至理,冥冥漠漠,杳如飞鹤,尽管疯刀头陀的攻势犀厉无比,刀影万千,无穷无尽,杀气弥漫,澎湃汹涌,有如狂风骤雨,胜似凄风苦雨,然而,她却如闲庭信步,从容不迫。

酣斗又持续了一盏茶的工夫,胜负之分,迟迟难决。

不过这时,双方三人都已然汗珠淋漓,疲态渐显。

忽然,疯刀头陀又是使一招“横刀两昆仑”,将黑白夫妇逼退三步,但这次他却没有趁势追击,而是身子向后一拔,白鹤冲天起,飞到屋顶上,沉声道:“黑白夫妇,打了这么长时间啦,我们是不是先停下来歇息片刻?待会血手魔盗估计就出现了,两位莫非不想瞧热闹?”顿了一下,又道,“两位出现于此地,总不会是专门侯着佛爷报仇的吧?我们之间的恩怨是不是可以押后再做了断?”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他想罢手不战,留着实力好争夺月异刀。

“血海之仇,不共戴天,杀子之恨,不死不休。疯刀老贼,今天非要叫你血溅当场,横尸曝日,以慰我儿在天之灵。是非剑出,黑白莫分,遇神杀神,见魔诛魔。就让你见识一下‘是非剑法’的厉害。”黑娘子咬牙切齿道。

“恩?是非剑法?莫不是传说中三百年前‘是非上人’挟以纵横天下的成名绝技?不是早就失传了吗?你们如何习得?”疯刀头陀有些诧异地问道。

“何处习得?无可奉告!”黑娘子冷冷地道。

“废话少说,看招!”白首翁却是冷叱一声,白色的眉毛一挑,凶煞之气大盛,躬背曲腿,脚下一蹬,嗖的一声,腾空而起,如鹤冲天。也不见他如何用力的样子,竟然一蹦足有十丈之高,轻功修为已是出神入化之境。

“阴——阳——斩——”蹿到至高处,将要下落之际,忽然凌空一翻,猛地朝疯刀头陀扑将过去,呼呼风声动,猎猎衣裳响,气势无比凌厉,攻势十分迅猛,嗡嗡剑鸣,有如龙吟,同时只见他右臂一抡,手中长剑蓦然幻化成一匹光华夺目的巨大剑影横亘而下……

此招既出,虚空破碎,天地黯然,众人震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