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风起云涌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430字
  • 2019-05-25 12:00:13

盗刀乃是其次,如何接近黑白双捕,借他们之手挖清血手魔盗的真相,洗刷背黑锅之嫌才是最主要目的。如今,她们已然到了大王寨之上,夜色将至,也是轮到自己登场的时候了,该以何种方式出场呢?蒙上脸偷偷摸上去?还是大摇大摆走上去?要不要先易容一番呢?自己的相貌,她们肯定是认得的,就怕一见面便打了起来,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

——沉陌左脚搁在条凳上,右手握着茶杯,低首沉思。夕照落在他的身上,金灿灿,宛如一尊普渡众生的金佛。

“店家!来两壶茶水。”忽然一个洪亮的声音叫道。“嗳!好的,两位道长先请坐,马上就来。”难得有生意上门,茶馆老板的态度显得格外殷勤,声音分外悦耳动听。

听到道长两字,沉陌猛地抬起头来,寻声望去。道长有两名,耄耋光景,仙风道骨,精神矍烁,中等身材,面容硬朗,白发苍苍,白须飘胸。

这是两名长相很寻常的道长,置入道士群中便很难分辨,没有长着牛鼻子,脸上也不开花,不过,沉陌一看见他们,登时两眼发亮,便仿佛看到了绝代佳人一般。只见他急忙迎上前,作揖道:“见过两位道长,晚辈这厢有礼了!”

“阁下是?”圆脸道长问道。

“你认得我们?”方脸道长同时问道。

沉陌笑道:“两位道长莫不是从齐云山无妄观出来的?”望着左边的圆脸道长道,“你是破尘道长!”转而看向右边的方脸道长道,“你是破玄道长!”

“不错!贫道正是破尘。看样子,我们应该在什么地方见过?年轻人,你叫什么?”

“晚辈叫沉陌,拜在点苍派的门下。大约一年前,两位道长曾经造访括苍山,便是那时见的面,是否记起?”

破尘低首凝眉,作深思状。

破玄眼珠子微一转,旋即大笑:“哈哈!记得记得。沉小友,你的长相比较奇特,相信见过一次之后,想要忘记不容易哩。老夫依稀记得,那时你可是站在青青姑娘的身后,对否?”所谓长相奇特便是指沉陌左脸上的那一道伤疤啦。

沉陌点头道:“不错!前辈好记性。”

破尘这时抬起头来,问:“令师安好?”

沉陌道:“无恙!闭关修炼中。”

破尘又问:“又在苦修九重天心法么?不知参悟了几层?”

沉陌摇头:“不得而知!”

破玄忽然问:“你的师兄弟呢?便只有你一人么?独自下山闯荡来?”

沉陌苦笑:“一介孤家寡人,孤剑行走天涯。先辈们教诲,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正是出门历练一番。”

破玄接着问:“汝欲何往?”

沉陌道:“风中柳絮,随风飘荡,三天前路过这,偶然听说血手魔盗将闹大王寨,打算前往,只是今日的大王寨不比之前,高手云集,危机四伏,晚辈武艺浅薄,独自上去,只怕徒劳,正犹豫中。两位前辈,想必你们也是要到大王寨去的吧?不如我们结伴同行可好?”

破尘捋须道:“茫茫人海,相遇便是有缘,既是同道之人,那便结伴同行吧!”他们只道他只不过就是一名无足轻重的小小的点苍派的弟子,视之为同道,正义的一方,又岂知他却是一只披上羊皮的狼呢?

“好生奇怪!师兄,你有没有发觉什么地方不对?”破玄忽然开口道。

“嗯?确实有些不对头,堂堂大王寨的山门却不见任何一名放哨把守之人,这气氛着实古怪,小心戒备啦。”破尘沉声道。

“呵呵!两位前辈有所不知呢,听说如今的大王寨只剩下三位寨主和一名管家而已,其余的喽罗帮众都被血手魔盗吓跑了哩。”沉陌微笑道。

“既然来了,便没有退缩的道理,即便前面是龙潭虎穴也要闯上一闯。我们进去!”破玄斩钉截铁道,说着走到了最前面。

“等一等!”沉陌忽然叫道。

“什么事?”破尘回头问道。

“晚辈这一副长相实在过于引人注目,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晚辈想易容一下,请两位前辈等我片刻。”沉陌说道。

孟大双手抱着月异刀,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宛如木偶。

此时的他,心中万分懊悔——

原本,他只是想邀请几名关系颇铁的盟友前来助阵对付血手魔盗。可是眼下满屋子的高手却都不请自来,有好几名还是他的死对头呢,这叫他如何不气恼?他后悔啊!悔不该妇人之仁,放任手下那一帮喽罗逃离,若当时斩尽杀绝,他们便不会走漏消息,又岂会引来这么一屋子虎狼?其实,一屋子虎狼并不可怕,更可怕的是——庆父不死,鲁难未已,如今,即便追上去将那些喽罗诛尽灭绝,也已经迟了,消息一旦走漏,一传十,十传百,很快便会传遍大江南北,而这消息太过震撼,月异刀太具诱惑力,整个江湖因之掀起轩然大波,虎狼不断,八方涌来,这小小的大王寨将成风暴中心,一场毁灭看来即将上演……

“朋友!既然来了,为何不下来?待在屋顶上打算看星星呢,还是赏月亮?”

“哈哈!好你个鬼手疯丐,都已经七老八十的人了,耳朵还这么好使,佩服佩服!”

“疯刀头陀,竟然是你?恶贼!还我儿子的命来。”猛见一名黑脸妇人愤而离座,手执长剑,惊兔般蹿出,射向大门。

跟着她蹿出去的还有一人,乃是一名苍发男子。

“黑白夫妇,想不到你们也来了。要报仇,只管来,马某随时奉陪!”屋顶上的声音凛然不惧。

“咦?前面有打斗的声音!”做为一名出色的盗贼,沉陌的听力比之常人无疑灵敏得多。“莫非血手魔盗已然出现了?我们赶紧过去。”破尘说着便加快了步伐,一马当先,如风飞掣。

月色下,远远看见三条人影在屋顶上缠斗不息,拳来脚往,刀光霍霍,剑气纵横,杀得难分难解。

很快,沉陌三人便来到了近前。

刚停下,便有几十道凌厉的目光扫来,沉陌身子一冷,心中发毛,浑身不自在起来,他放眼望去,只见一片人影憧憧,下面观战的人数竟有二三十人之多,而且个个气势不凡,显然都是一流的高手。

沉陌心下略感诧异,昨天夜里,他前来打探情况的时候,只是寥寥八九人而已,没想到短短一日的时间,竟然多了十几名高手,真看不出这地处夜狼国最南边的荒山蛮域竟是一个卧虎藏龙之地。

屋顶上争斗的三人,乃是两男一女,两人拿剑,一人使刀。

拿剑的一男一女配合默契,分明是一伙的,男的苍脸白发,仿佛从来没见过阳光,女的黑颜黑发,好像常年厮混于灶间。

使刀的壮汉乃是一名头陀,身长近八尺,十分健硕,剑眉虎目,厚唇阔嘴,卧胆鼻,怒戟髯,一脸骠悍,手中一把雁翎刀使得如疯如魔,刀意磅礴,大有横扫千军之概,刀式绵密,泼水不进。

无疑,这三人的长相都是独树一帜地,相信打过一个照面之后便难忘切。不过,对于沉陌而言,他们都是陌生面孔,三人他一个都不认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