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孟氏三雄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630字
  • 2019-05-24 20:08:52

孟大皱眉道:“二弟,切莫轻敌。那血手魔盗确实有几刷子的。三月前,罗刹访友,在一古玩店中,花费百两银子买得此刀。回来后,我便一直把自己关在密室中,整天思索如何破解这刀的秘密。一百多天啊,除了吃饭睡觉上茅厕,我就一直守在刀旁。就在刚才,用罢早餐,我例行又到密室看刀,却不曾想,在刀的旁边发现了这张信纸……神不知鬼不觉,能够闯进我那间机关重重的密室,单是这一份能耐,已然不容小觑。令人费解的却还是,若他当真只想盗刀,当时直接把刀盗走不就行了?又何必留下书信,三日后再来盗取呢?只怕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但到底有什么图谋呢?”

孟三道:“这么看来,那血手魔盗当真不是浪得虚名之辈啦。血手魔盗,无往不杀,只怕他贪图的不只是月异刀,还有我等的性命吧!”言语中掩饰不住流露出一些恐惧。孟二横了他一眼,不悦道:“老三,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哩。想我们‘孟氏三雄’在江湖中好歹也是一方霸主,岂能怕了他一个跳梁小丑?哼!走着瞧,三日后,他敢来,一定要他好看。”

罗秋这时开口道:“三位寨主,如今手下那帮喽罗都被吓得跑光光,单靠我们四人的力量,只怕不容易对付那恶贼呀。传闻三年前,那恶贼曾潜入皇宫内院行窃,上万人的侍卫队和几十名大内高手都奈何不了他,可见,这厮确实不是易与。”

孟大长叹一声,道:“敌人不好对付,这个我明白,只是……哎,事到如今,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切豁出去啦!”罗秋又道:“血手魔盗凶残暴戾,任凭一己喜怒而胡乱杀人,已然引起公愤,成为黑白两道追杀的对象,不如……我们登高一呼,邀请一些武林同道一道来对付他如何?”

孟大面有难色,犹豫道:“这个……只怕有些不妥吧!一旦月异刀现身江湖的消息传开出去,恐怕今后武林之中再无宁日。”他话这么一说,其他三人顿时明白了他的担忧——

月异刀在他手中的消息一旦传了出去,若他还想将月异刀据为己有,面对的将是整个武林的无穷骚扰,大王寨从此休想能有片刻安静的日子过。

一时间,四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石室顿时安静下来,落针可闻。

孟大心中暗忖:到底要不要向武林同道求援呢?假若不借助武林同道的力量,单凭他们四人的力量恐怕对付不了血手魔盗,退一步说,血手魔盗无法得逞,但他会善罢甘休吗?定然会把消息传到武林中去,到头来,江湖中还是人人都知道月异刀在他的手上,除非他们能够把血手魔盗当场击毙,才会令消息封锁不传出去,但想想,要杀死血手魔盗谈何容易?向武林同道求援吧,他今后想再拥有月异刀肯定很难,而血手魔盗即便抢到了月异刀,同样今后也是难以安宁,不过似乎,一直以来,江湖之中人人都想找血手魔盗的麻烦,但就是奈何不了他……想来想去,孟大心中实在是犹豫难决。

孟三忽然开口道:“大哥,依我看,还是邀请一些朋友来助阵吧。纸终究包不住火,月异刀的消息迟早会传出去的。只要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性命最要紧啊!”

“罢了!”孟大忽然大喝一声,扬起手中弯刀,一刀照着石桌狠狠劈下,嘶的一声,石桌一分为二,居中裂成两片,轰然而倒。包括孟大在内,四人皆是一愕,都料想不到这刀竟是锋利如斯。

孟大接着狠声道:“这刀不管落在谁的手中,总比落到血手魔刀的手上要好。二弟、三弟和罗管家,你们分头去邀请一些靠得住的朋友来助阵吧!事不宜迟,立马动身。”孟二等三人齐声应了一声是,转身而去。

石室之中只剩下孟大一人,只见他持刀而立,挺如标枪,脸上平静,古井不波,看不到任何一丝情绪的波动,仿佛世间的一切已然通透,超然物外。莫非他当真看破了红尘?或者,这只是风暴前夕的那一刻平静?

“宝刀归我有,谁也休想夺走!喝——”孟大突然大吼一声,右脚提起,猛力一跺,砰的一声,青石地板便如蛛网般龟裂开来,其中一道裂痕粗如尾指,蜿蜒直至两丈之外的墙壁……

这是一条古官道,蜿蜒于山林之间,贯穿南北。这是一家小茶馆,静静坐落在官道的西侧。此时,日当中天,凉棚中只见沉陌独自一人喝着茶水。

看着凉棚中冷冷清清,八张桌子只有一名客人,茶馆老板无奈摇头,不住叹息。深秋了,天气转凉,这茶水的生意不怎么好做!他睁大两眼密切注视着官道上的往来,盼望老天开眼,多赐几个客人给他。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忽然从南边传来,茶馆老板不禁笑逐颜开,翘首期盼,踮足远眺。黄尘滚滚,人影憧憧,脚步杂乱,声音急切,仿佛兵荒马乱中一群逃命的难民。近了,待看清了情况,茶馆老板却是刷的一下,一张古铜色的老脸瞬间变作了铁青色,冷汗可见。苍天啊!大地啊!有没有天理啊?到底要不要人活?怎么来的竟是这一帮白吃白喝的煞星?

——这群人约有二十人之多,装束相似,衣服统一,都是黄衫青裤,只见他们带着包袱,或背负,或肩扛,或手拿,神色慌张,没命似的奔逃,经过茶馆之时也不作停顿,一路向北狂奔而去。茶馆老板暗自庆幸,却也觉得奇怪了,心中嘀咕:怪事怪事!今天大王寨的喽罗们到底怎么啦?竟如丧家之犬惶惶逃窜!莫非大王寨有什么大变故?

一群人刚刚过去,紧接着又有几拨,人数少些,或三或五,同样的装束,同样的表情,同样如避瘟疫一般急急向北逃去。

看着大王寨不断逃跑出来的喽罗帮众,一旁喝茶的沉陌兀自好笑,暗自心喜,他想不到自己随便在大王寨一棵树上胡乱写下几个字便有这么大的恐吓力,把平日那些飞扬跋扈的土匪强盗吓得狼狈而逃,快哉!

驾驾吆喝紧,得得马蹄急,忽然狂风至,三驹绝尘过。

沉陌眼利,认出其中一人身材瘦小,正是大王寨的管家罗秋,其余两人相貌和孟大有七分相似,估计是他的兄弟吧。昨天去大王寨踩点,沉陌并没有看见孟二和孟三,是以认不出他们。沉陌心中诧异:怎么连罗秋这等武艺不俗之辈也禁不住血手魔盗这四个字的吓唬吗?但他转念又想到,或许他们三人只是去搬兵对付自己的吧!果然,两三个时辰之后,罗秋等三人分别带着几名武林好手自北而回。这之后,古老官道就寂静了下来,久久不见一人路过。

傍晚,沉陌仍坐在那里悠闲地喝着茶水。一壶饮尽,他叫道:“店家!再来一壶碧螺春。”茶馆老板应了一声,很快便把茶水送到,随口问道:“客官,你这是在等人吧?都快一整天了哦,怎么没来?”沉陌道:“不错,我是在等人。我有两个朋友这两天有可能路过这……”

他要等的两个朋友自然便是指黑白双捕,他故意在大王寨那么一闹,目的就是要引她们出现,如果她们在附近的话,应该这两三就会赶到大王寨去,便会路过这。如果三天后她们还不出现,那么他也就只好把月异刀先盗走,再去想别的法子引她们出现。

沉陌当然不想就这事和一个不相干的人多谈论,所以当茶馆老板问及他所谓两个朋友的姓名和外貌等一些问题时,他便错开话题,与之天南海北胡扯一番,聊慰等人的枯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