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月异刀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743字
  • 2019-05-24 12:00:30

大王寨,密室内。孟大来回踱着步,他的神情显得有些惶恐无措。

这是一间简陋的石室,除了中央摆放着一张方形石桌和三张圆形石凳之外,再无其他摆设。此时,石桌之上除了平放着一张薛涛纸之外,亦是别无他物。

孟大不时拿眼睛往纸上瞧,哀声叹气。看他神色,这普普通通的一张信纸竟比蛇蝎更令他感到畏惧。信纸上龙飞凤舞书着一行字,莫非是谁下了恶毒的诅咒了吗?

笃笃笃……

敲门声忽然响起,孟大自惶恐中回过神。机关开启,石门打开,便有两人并肩走了进来,都是三十岁上下的光景,身形剽悍,体格魁梧。他们的长相和孟大都有几分相像,不消说,三人肯定来自同一娘胎。进来的两人正是孟大的本家兄弟孟二和孟三。

孟二和孟三都有些诧异,多少年啦,风风雨雨,上刀山下火海,他们的大哥都从未像今天这般流露出惶恐不安的神情。孟二开口道:“大哥!发生了什么事情?”孟三接着也是问道:“大哥!到底怎么回事?为何这般急急召见?”孟大摇头叹息,指着石桌上的信纸道:“你们自己看吧!”

“月异刀,三天后,吾来取。”有如小儿涂鸦,字迹十分潦草,落款处乃是五个鲜红的手指印。

看罢,两人的脸色唰地一下都变得和孟大一般凝重。孟三的神色无比忧虑:“大哥!这该如何是好啊?”孟大叹息道:“血手魔盗,无往不杀,只怕……三天后,大王寨将沦为修罗地狱啊!”孟二冷哼一声,道:“江湖传言而已,未必便是真。那血手魔盗当真厉害到天下无敌吗?他要来,哼,正好我们会一会他,瞧他是否如传说中那般长着三头六臂?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就不相信,咱们兄弟三人斗不到他一个!”孟大颔首道:“说得好!事到临头,绝无退缩的道理。老三,你去叫罗管家吩咐手下加紧巡逻和防范。”

孟三应了一声,领命而去,却不到片刻的时间便又转了回来,神色越发凝重,一进石室就大叫:“老大!不好啦,事情不妙啦……”孟大皱眉道:“怎么啦?”孟三道:“好多手下都逃跑了……”孟二闻言大怒:“什么?混帐!都是一群贪生怕死的胆小懦夫。老子出去把他们统统抓回来宰了!”甩袖欲去,却被孟大横身拦下。孟大沉着脸,道:“先不急,把事情弄清楚再说。老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说清楚些!”

孟三沉吟片刻,道:“那万恶的血手魔盗在寨子西侧的大槐树上留下字迹,说道三天后将血洗大王寨,想活命者,及早逃离。许多手下都看见了,闹得人心惶惶,一些胆小的就偷偷收拾行囊开溜。罗管家想要阻止,还杀了两人做警示,却无济于事,逃跑的人越来越多……”孟大摇头叹气道:“罢了罢了!他们留下来也帮不上什么忙,只是白白送死而已,还是让他们去吧!老三,烦你再去和罗管家说一声,叫他过来商议对策,至于那些逃跑的手下,就不必阻拦他们啦,随他们自去。”孟三应答一声,转身离开,不多时便折返,领了一个瘦小精明的汉子一道进石室来。

这精明的汉子自然便是大王寨的管家罗秋了。罗秋一脸愧色,歉然道:“三位寨主!实在对不住,罗秋无能,没有管住手下那些人,甘受责罚。”

孟大苦笑道:“罗管家不必自责,那怪不得你。他们走了也好,免得白白送死。”罗秋作揖道:“多谢大寨主谅解。对了,寨主,属下实在不明白,好端端的,那血手魔盗怎么会盯上我们大王寨?”

孟二愤声道:“疯狗咬人何需理由?”

孟大不语,只是将信纸递给罗秋。罗秋接过,一看之下,神色立时变得很复杂,半晌他才开口道:“日新月异,举世无敌,日新一剑,阎罗殿见,月异一刀,不见明朝。大寨主!传说中的月异刀当真在你的手上吗?十年前,这宝刀不是随着‘北狂刀’姚真一同失踪了吗?”

孟大沉吟半会,追忆道:“十年前,雷霄城,正邪大战,你我都有幸目睹了神兵的丰采,那姚真虽然身受重创,却硬是让他仗着神兵的邪厉杀出了重围……你们且看,我手臂上这道伤疤便是那时拜它所赐!”衣袖挽起,露出一道深深的刀疤来,触目惊心,十年了,仍然这般鲜明,可想而知,当年这一刀下手有多狠。

孟二也是感慨道:“十年前那一场正邪之战,伏尸千里,血流成河,当真是神惊鬼泣也不足以形容它的惨烈。而那‘北狂刀’姚真的确身手厉害了得,月异刀在手,使得他如虎添翼,不知多少正道高手毁在他的手中?半仙剑、北狂刀、紫影魔、血蝠王,魔教四大护法长老,无一不是巨擘人物,个个武功高强,修为精湛,四人联手,其力逆天,面对正道九派十帮的疯狂围攻,照样是纵横来去,如若不是他们的教主当时已然去世,只怕今日的武林当是另外一番景象了吧?”

孟三撇嘴道:“十年之前,正邪大战,轰轰烈烈,鸡飞狗跳,人心惶惶,江湖之中,谁人不晓?月异之利,何人不知?只是——”顿了一下,问道,“对了!那血手魔盗怎么说月异刀就在大王寨呢?大哥,是不是这刀当真就在你的手上啊?”

孟大摇头道:“我也不太确定那刀是不是真的就是月异刀……”孟三道:“大哥,你就把那刀拿出来吧,大家看一看便知道真假,月异刀的模样,当年大伙可都是目睹过的。”孟大点头道:“好吧!”转身走出石室,没过多长时间便折返,而手中多了一把弯刀。弯刀如新月,三尺来长,薄如蝉翼,通体淡蓝,刀身布满怪异的纹路。

孟二、孟三和罗秋分别把弯刀拿在手中细细端详了一番。之后,孟三率先开口道:“奇怪!这刀看上去仿佛没什么重量,拿在手中却是奇沉无比,咄咄怪事。”罗秋道:“这一点确实奇怪,不过我倒觉得最怪异之处还是这些刀纹,其分布和人体脉络图十分相象,感觉这刀具有生命和灵性,随时都会苏醒过来一般……”低首凝思。

孟二则道:“这刀确实异类,必定不是凡品。只不过……日新月异,举世无敌,日月两兵,一阴一阳,一赤一寒,当年北狂刀手中的月异刀寒芒妖异,近身三丈范围之内便令人如置冰天雪地,阴寒彻骨。那时所见到的月异刀的色泽和品质如万年玄冰铸成,绝不似现在这把刀的模样,虽然它们在形状上相似,都是新月形,但给人的感觉却是不一样的……”

孟大道:“之前,我也如你这般看法,所以无法确定这刀是真是假。不过,如今看来,它十有八九便是月异刀了,不然血手魔盗也不会对它来兴趣。或许,正如罗总管所言,月异刀乃是具有生命和灵性的神兵,而此刻它只是陷入了沉睡中罢了。”

孟三忽然好象想到了什么,神情变得有些激动,急切道:“既是沉睡,有没有法子唤醒它呢?如若能够借用它的神威,或许我们就不必担心血手魔盗前来挑衅了。”

孟大一脸无奈,摇头道:“得到这刀也有一段不短的时日了,天天把弄,夜夜端详,却始终无法发现其中有什么奥妙,血浸、水泡、火烧、灌注内力……试遍各种手段,然后这刀就是没半点异常反应……”说到这,停顿一下,望向罗秋,语锋一转,道,“三日后,血手魔盗便会前来盗刀,不知罗管家有没有御敌之策呢?”

“这个……请容我好好想一下。”罗秋低头沉思,半晌却是不语。孟二忽然冷声道:“哼!区区一个血手魔盗,老子就不相信他真有三头六臂,他敢来,我便叫他竖着进来,横着离开。”说着双拳捏紧,发出一连串清脆的骨爆声,目露寒光,一副马上找人打架的架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