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枯骨洞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916字
  • 2019-05-24 08:00:00

到了第三天,沉陌彻底绝望了。三天来他不懈努力地寻找出路,对这山谷的地形已然有了大致的了解,这山谷仿佛就是一口天然巨井,四周都是悬崖峭壁,根本就没有什么出路,也许唯一的出路便是攀上悬崖爬将出去。

悬崖虽然陡峭,但石缝间都生长着蔓藤之类,这些藤条生长在艰苦的环境中都是坚韧异常,完全不必担心爬到半途藤条断掉而坠落,只是这悬崖不知其高几许,他没有把握自己是否有足够的耐力爬得上去,怕就怕爬到一半力竭摔下,那就彻底完蛋了!

若是平常体力充沛,倚仗身手敏捷,或许没什么问题,只是连续几天来他都没有认认真真睡眠过,以及好好饱食一顿,人已消瘦一圈,特别是在这迷雾谷的三天,他只喝一些潭水雾气,只嚼一些草根树皮,再怎么坚强的人如此这般也消受不住啊!可是他没的选择,不爬,那将是坐以待毙,活活饿死,趁着现在还有一些力气,还是试一试吧!

他来到西北角落,这一面的悬崖上藤条生长得比较茂盛,他要选择从这边爬出去。他先休息一会,待力气养蓄好了便开始攀登。攀爬起来当真不容易,藤条本身足够坚韧,只是石壁也太过坚硬了一些,有些藤条扎根不牢,一个不小心就把蔓藤连根扯了出来,好几次他就因为这样差点摔下去,幸好他的手脚还算敏捷,反应够快,抓住其他藤条才免于厄难,而有一些藤条生长着倒刺,他的双手已然被刮得稀巴烂,鲜血淋漓。

才爬出约摸四十丈高,他已然累得不行了,气喘如牛,双手更是火辣辣的刺痛,他把十几根藤条纠缠在一起,编织成一张吊床,斜躺在上面,将就歇息着,等力气恢复了些许又继续攀爬。

头顶两丈多的地方凭空伸出一块大石。沉陌心想石头上面也许就可以歇脚了,他一鼓作气,使出吃奶的力气,三下两下就爬到了石块上面。还好石块的表面相当平整,也足够宽敞,同时容纳五人平躺完全不是问题。

沉陌趴在石块上,探头向下看,谷底的情形已然看不清,云雾缭绕,一片苍茫。他再左右一张望,忽然就发现右上方不远处生长着一株奇异的蔓藤,墨绿色的叶子,挂满一串串果实,葡萄般大小,鲜红欲滴,十分诱人。

此刻的沉陌已然饿到饥不择食的地步,有此发现,他大喜过望,十分猴急地攀爬过去,管它有没有毒,摘下一串便往嘴里塞,牙齿一合,满口生津,果汁竟是十分甜美,胜似琼浆玉露,吞咽下腹,半晌无异常反应,于是他便放心大吃起来,狼吞虎咽,风卷残云。饱食之后,落回巨石,身体一躺,四肢一展,两眼一闭,酣睡过去。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当沉陌睁开双眼的时候,已是满天星斗,一轮明月如悬镜,光华似乳。

“嗯?竟是一个月圆之夜么?时间过得真快啊……”沉陌的心中忽然生出许多感慨来,情不自禁他又想起了两个月之前的那个中秋之夜,那时身在点苍派,圆月之下,合派齐聚,对酒笙歌,畅谈人生,比武论剑,抒发豪情。对面的靓影,心上的伊人,她的脸庞永远都是那么美艳绝伦,她的笑容永远都是那么勾魂迷人。只可是,挨在她身旁坐着的那个人不是自己;只可恨,她的笑容也不是对自己而发……忽然间,沉陌只觉得心中酸楚难当,叹息连连。

身下躺着的毕竟不是红衾软榻,而是坚硬不平的石块,时间长了,难免有些不舒服,他站起身来,双手高举,十指相扣,向后一仰,缓缓弯了下去,格格作响,腰骨发出一连串美妙的声音,就在他的后脑快触及石板的时候,倏然,啪的一声,重重摔倒,猛然间一股非常怪异的吸扯力作用到他的身上,沛莫能挡,他身不由己地翻滚几下,掉出了石块,飞速坠落……

“这、这是是怎么回事?奇怪,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吞噬之力……”当此危急情形之下,沉陌却是半点也不惊慌,只是有一些疑惑而已,因为他知道下面乃是水潭,摔下去也没什么,最多再当一回落汤鸡罢了。

仿佛身陷旋涡之中,天旋地转,头昏脑胀,耳边没有风声,丝毫感觉不到空气的阻力,仿佛空气也一并被吞噬。如此邪异,这究竟怎么回事?

扑通一声,水花飞溅,沉陌落进了水潭之中。无边的寒意冰冷刺骨,沉陌禁不住浑身颤抖,他怎么也料想不到,这水潭不但奇寒无比,而且竟是似乎深不见底,他只觉得身体一直往下沉,越来越冰冷。

吞噬之源似乎就在潭底,莫非有什么水怪在作祟?

吞噬之力十分庞巨,人力无法颉颃,沉陌根本就无从抗拒,而随着寒气入侵,他的身体更是渐渐变得僵硬,动弹不得。约摸坚持了十个呼吸的时间,终于一口气憋不住,呼吸一窒,神志一懈,他便昏迷过去。

这是一个幽深的地底岩洞,阴森而恐怖,到处充斥着死亡的气息,到处弥漫着腐败的气味,累累白骨,堆积成山,森森如冷,散发寒光。

骨山之央只见一柄长剑悬浮着,样式古朴,剑尖朝下,青蓝色的剑锋,锐利无匹,隐约间看到剑身之内流转着两道血红色的光芒,有如人的血脉在搏动,邪异万状。这似乎乃是一把愤怒的凶器,此时只见洞顶漏下一束手指般大小的月光,照射其上,仿佛就激发了它的凶性,嗡嗡剑鸣,有如龙吟,释放出滔天的暴戾之气,似欲择人而噬。赤橙黄绿青蓝紫,七道光芒萦绕着长剑,飞速旋转,嗤嗤作响,绞碎虚空,塌陷成一个七尺见方的黑洞,疯狂地吞噬着周围的一切生命之源。

水声淙淙,一条十米来宽的暗河东西横贯着整个岩洞。

噗!

一道水柱冲天而起,只见一只黑色的飞禽被抛出水面,这是一只死鸟,已然失去了生命的气息,在“黑洞”的吞噬之下,它飞快地飘向古剑,哧的一声,刚刚靠近“黑洞”的边缘,便瞬间化作白骨散落。

噗!

又有一只硕大的老鼠飞出水面,落得相同的下场,亦是化做一堆白骨。

噗!

这次从暗河之中飞出来的却是一条人影,衣服褴褛,湿漉漉,头发披散,乱糟糟,面容清瘦,五官端正,剑眉,鹰勾鼻,十分俊朗的一张面孔,只可惜,左脸有一道粉红色的刀疤,从嘴角斜入鬓毛,触目惊心,平增几分邪恶。他,赫然竟是沉陌。

嗡——

邪恶古剑忽然发出一声长吟,同时剑身轻颤不已,咻的一下,蓦然飞向高空,化成一道红色闪电劈下,不偏不倚,刚好就击中飘然而至的沉陌。

雷电贯顶而入,沉陌却似乎没有什么反应,砰的一声,向后仰倒。古剑消失,化做一道闪电消失在沉陌的体内,偌大一个岩洞瞬间沉寂下来,水声淙淙,唯有暗河之水静静流淌着……

良久良久,当沉陌醒转过来时候,他只觉得头疼欲裂,有如针刺,又仿佛虫咬蚁噬,十分难受,恨不得双爪把脑袋抓开,只是他的手脚冰冷僵硬,根本不听使唤。

当他睁开眼睛,看见遍地都是散发着幽冷寒光的骷髅头之时,不禁流露出惊骇之色,心下恐慌:“莫非这就是阴槽地府了么?难道自己的小命呜呼哀哉啦?可是为什么自己却仍有知觉呢?头好痛,头真的好痛啊……”未一句,渐渐低沉,几乎是低嗥,断续不成声。

他并非弱不禁风、受不得半点苦难之辈,相反,他生性坚忍,乃是吃过苦中苦的一类,只是,即便他是多么坚强的一个人,依旧承受不住这头痛的折磨,可想而知,这头痛有多么的非人和恐怖。

脑海之中蓦然有一团暴戾至极的恐怖能量肆虐开来,十分霸道,势如破竹,瞬息之间流遍四肢百骸,这一刻,不仅头痛欲裂,而且浑身鼓胀如皮球,随时都有爆膛炸肚的危险,暴戾的气息犹如脱缰的野马,四处流蹿,却始终未能破体而出,如此一来,幽深恐怖的岩洞之中便发生了诡异的一幕——

只见一个肉球到处乱蹿,便似一只无头苍蝇。肉球膨胀如水瓮,表面渗透着一层妖艳的血红色,状极诡异。扑通一声,肉球落进了暗河之中,载浮载沉,随流而去……

绝崖万丈,一条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仿佛九天垂下的一条玉带。呼的一声,陡见一团黑乎乎的异物顺着玉带飞落……

碧波万倾,水光粼粼,一艘渔船飘荡在水天一色间。船尾站着一人,修长的身材,孤寂的背影,苍白的脸庞,落寞的神情。他的左脸有一道透着邪恶的刀疤,自嘴角斜入鬓毛。他,正是福大命大的沉陌。

望着浩淼无边的湖水,他忽然生出无穷的孤寂来,孑然一身,无牵无挂,江湖之大,何去何从?这一生,自己到底追求的是什么?从记事起,他便生活在猴群中,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想要寻找父母,却如何寻找?

是神医沉胜把他从野兽世界带回到人类的社会,沉胜对他十分关爱,视之若亲血脉,完全当他是亲人来对待,令他感受到了人间的温暖,只惜好景不长,七年前,沉胜有事远行,一去不返,茫茫人海,多方寻找,终未果,七年了,沉胜的影子在他的记忆中渐渐淡去,他也已慢慢死心,放弃了寻找。

沉胜离开之时,把他托付给“鸳鸯刀客”白啸风照顾,只是,沉胜刚刚转脚离开,白啸风的仇家便寻了过来,一场恶战不可避免,至于谁胜谁败,最终是什么结局?他便不清楚了,因为不知出于什么考虑,白啸风在动手之前先点了他的睡穴。当他醒转过来的时候,天杀五祖不见了,白啸风也不见了,只留下一片狼藉的战场。

沉胜离去了,白啸风也神秘消失了,从此他孤苦一人,浪迹天涯。那时年少,没有善恶之分,在深山野林做猴子之时,看见果子随便摘来便吃,回归人类社会之后,只道也是这般规则,肚子饿了,看见满大街的包子之类也就抓来便吃,却怎料被斥之为小偷恶贼,满大街被追着跑哩?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是没有本事自己做出包子来,所以他从来也就没有停止过偷包子的行为,久而久之,一个不小心,却让他混出个“黑手神偷,无往不利”的名头来。

想到自己黑手神偷的诨号,忽然间,沉陌就想起一件事情来——黑白双捕一直错将自己是血手魔盗,这血手魔盗到底何方神圣?听黑白双捕的口气,似乎江湖上人人都当自己和血手魔盗是同一个人哩!究竟怎么回事?血手魔盗和自己有什么共同之处吗?不行,黑锅绝不能稀里糊涂替别人背,一定要彻查清楚才行……

血手魔盗长着什么样子?是男是女?有什么外貌特征?沉陌一无所知,到底如何着手追查?这倒有些难度,不过难不倒他,能够成为一名出色的盗贼,他决不是弱智之辈,稍一转动脑筋,他便确定了追查方向——

黑白双捕不是一直在追踪血手魔盗么?她们肯定有什么法子找得到他,只要自己接近黑白双捕,假她们之手,便能轻松达成目的吧?至于如何找到黑白双捕,这个倒简单,只要自己在江湖上随便搞出一些动静,不用自己辛苦去寻找她们,她们自会找上门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