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迷雾谷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372字
  • 2019-05-23 20:01:06

愈是向西前进,地势变得更加险恶,山峰连绵起伏,怪石林立,犬牙交错,蔓藤疯长,荆棘遍地,当真无路可寻。不过,沉陌认准方向只管朝西而行。

走了大半天路,沉陌已然又饥又饿,放眼四望,却没有发现水源或野果之类,无奈之下,他只有拖着沉重的脚步慢慢前行。

时近晌午,烈日当空。虽然深秋,但这阳光却是十分毒辣,花草树木在曝晒之下恹恹欲枯,生机死然。

倏然——

沉陌发现前面的灌木丛无风而动,他小心翼翼地靠近,凝目一看,发现乃是一头野猪在酣睡,顿时大喜,就地搬起一块大石,照着野猪的脑袋狠狠地砸将下去。

嗷呜——

倒霉的野猪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蹿起一丈高,啪的一声,又狠狠摔了下来,却未立时气绝,四下翻滚,嗥叫连天,其声之厉,响彻宇内。

沉陌拾起一枚石子,对准野猪的脑门射去,噗的一声,脑袋开花,鲜血飞溅,嗷的一声长号,之后总算没了声息。

沉陌抓着猪尾巴想把野猪拖到前面那一块平石上支解,才走出两步,忽然,吼声大作,四周灌木丛无风晃动,嗖嗖数响,猛见七八头野猪蹿将出来,气势汹汹,怒吼连连。

沉陌心中咯噔一下,眉头一连皱了好几下,他俯身抓起一把石子,用力一撒,如天女散花,石子四射而出,去势又快又急。砰砰数声,野猪刚冲近沉陌身前两步便都轰然而倒,没有发出一声惨叫。沉陌明白,如若让野猪再发出叫声,只怕会招来更多的野猪,到时候那就麻烦大了,是以他一出手就使用上了十二分的气力,毫不心软。

沉陌望着横七竖八的野猪尸体,刚刚松了一口气,忽然四周的灌木又是一阵猛烈晃动,一下子同时蹿出十几头凶悍的野猪来。

沉陌心叫不妙,抓起一把石子照样又是来一招天女散花式。不过这一次他却没有解决彻底,有两头野猪没有立即气绝,倒地之后,嚎叫连片,翻滚不已,他抽了一下眉毛,想上前补它两脚,然而就在这时——

忽然间,大地猛烈颤动起来,吼声连片,怒嚎冲天,只见四面八方黑压压地涌现出无数头野猪来,有如千军万马,又好象吞噬风雷的漫天乌云,滚滚荡荡,潮水般向沉陌席卷而来。沉陌暗叫糟糕,自忖没有那个能力把成百上千头野猪同时解决掉,于是,三十六计走为上,毫不迟疑,拔腿往西狂奔而去。

性命悠关,沉陌使尽吃奶的力气,拼命急奔,宛如一头野豹,速度非常快捷,只可是他却怎么也摆脱不了野猪群的追逐。野猪群犹如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多,沉陌做梦也想不到这荒山野岭竟有如此之多的野猪,他心中明白情势于他自己越来越不妙,他本来就疲累至极,这一阵奔跑纯是激发了潜能,乃是消耗生命本源,不可能坚持长久,然而他偏又无计可施,只得咬紧牙关继续奔跑下去,走一步算一步,只盼望奇迹就发生在下一步……

前面忽然出现了一片树林的虚影,沉陌顿时心头一喜,想道:只要进入树林,躲到大树之上,想必就有活命的希望了吧?

地面越来越颤动,野猪越来越逼近,沉陌的两腿却有如灌满了铅水,越来越沉重,而前面的树影依旧朦胧模糊,好几次,犀利的野猪牙已然碰上了他的大腿,差点就把他撞飞。生死一发间,他脸色无比苍白,牙关紧咬,心中稳守一个念头:快跑,无论如何都要坚持跑进树林中去……

也不知坚持了多长时间,终于,树影渐渐清晰起来,那一片松树林。

嗖!

沉陌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纵身一跃,蹿到一株海碗粗的松树上,他刚落到树枝上还未站稳阵脚,却听砰的一声大响,只见一头野猪煞不住奔势一头撞到了树干上,松树随即猛烈颤抖,松果扑蔌蔌而落,沉陌差点便摔下去,赶紧双手抱住树干。

野猪发出一声惨叫,震天刺耳,无比凄厉,沉陌低头看时,只见野猪锋利的獠牙有一半已然刺进了树干之中,鲜血自它口中流淌而下,抽搐几下便没了声息,想必活不成了。其他野猪见状,发出震天怒吼,却是都入了狂。

砰砰砰……

连声巨响,野猪不顾一切地纷纷撞向松树。

喀嚓!

松树不堪摧残,终于折断。

嗖!

松树倒下的瞬间,缓过气来的沉陌纵身一跳,蹿到另外一棵松树上。这第二棵松树比之前那棵稍大了一圈,不过依然经不住野猪的几下冲撞,很快也折断了,沉陌只得又蹿到另外一棵树上。就这样,沉陌躲在松树上摘食松果,恢复力气,等到松树快要断时便跳到另外一棵,如是僵持下去。

眼见猎物就在眼前咫尺,却莫奈他何,野猪群更加疯狂起来,冲撞更剧。一时之间,呜呜的嚎叫之声响遍山野,碗口般粗的松树哗啦哗啦纷纷被撞倒一大片。

曾经,沉陌身入戒备森然的皇宫内院,面对十万禁军,照样是来去自如,何等快哉?而眼下,却被一群野猪逼得上蹿下跳,左支右拙,何其狼狈?忽然间,他心中就升起了一丝悲凉,同时也暗自后悔:什么不好惹,偏偏想要吃烤野猪,这下倒好啦,猪肉没吃着,下一刻自己却成了野猪的腹中之餐……悲呼哀哉,难道自己这一生就这么葬送在一群畜生的口中吗?心有不甘啊,人总不免一死,死并不可怕,可悲的却毫无价值的死亡……

前面的树影渐渐稀落,想来树林已然到了边缘了吧?沉陌心叫要完蛋,如果没有树木做庇护,那后果将不堪设想。回头望去,后面的树木东倒西歪伏了一片,想走回头路,那是不可能的了。

约莫过了半炷香的时间,树林终于还是到了尽头。

此刻,沉陌站在一棵古老的松树之上。这树约有一人合抱之粗,只是生长在悬崖边上,一半树根裸露于外,想来树木虽大,却照样是经受不住野猪群的几下疯狂撞击。前方脚下云雾缭绕,乃是深不可测的深渊,身后望去一片密密麻麻的野猪群,显然,沉陌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举步维艰。

砰砰砰……

野猪怒吼着不断撞击古树。古树猛烈颤抖,根部泥土簌簌而落,眼见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就要倾倒摔下悬崖。

跳下去和野猪拼杀呢?抑或就这样坠崖而殁?生死一发间,沉陌的头脑依旧保持着清醒。他心念飞转:跳到野猪群中拼杀么?只怕坚持不住片刻,自己很快就尸骨无存;坠崖吧,有可能摔成一坨肉泥,却也有可能运气不背,深渊之底是水潭,或许逃得生天去……

呼——

古树终究还是经不住野猪群的猛烈撞击,连根带泥一并倒下悬崖。沉陌紧紧抱住树干,随之一起急速下坠,两耳风声狂响,双目难睁。

下坠之势十分迅猛,而这深渊似乎不下万丈,沉陌只觉得风声一直在耳边呼呼响个不停,刺耳生痛,呼吸渐渐有些困难,天旋地转,金星乱冒,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他便昏迷了过去,双手却是兀自抱着树干不放……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当沉陌醒转过来的时候,四周黑黢黢一片。他只觉得身子冰凉透骨,怀疑已到了阴曹地府,把手指放到口中使劲一咬,一股痛感遍传周身,于是他便欣喜万分,庆幸自己福大命大。

他挣扎着爬起来,发现自己原来却是躺在水潭边,半边身子泡在水中,难怪浑身感到冰冷啦。他站了起来,四周黑暗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完全不清楚身处什么环境之中,抬头往上看,依稀看见月亮朦胧,心道这是晚上啊!他感到有些口渴,俯身就着水潭狂饮一通,然后摸索着找到一处干爽的地方坐下,盘腿调息,闭目养神,打算就这么一直坐到天亮。

在这陌生的环境之中,他实在害怕遇见什么凶禽猛兽之类,因为他几近虚脱的身体根本无对抗之力,随便出现一只小耗子都可以把他戏耍,想想白天那疯狂的野猪群,后怕不已,还是老老实实待到天亮等恢复一些力气再说吧!

天已大白,阳光却穿射不透重重雾气照到谷底。这深谷一片雾气茫茫,十步之外眼力所不及,沉陌甚至感到呼吸有些困难,十分凝重。

沉陌走了大半天,却仍然分辨不清东南西北,这不知名的深谷实在过于空阔,雾气也着实浓重,委实教人很容易就迷路,他走着走着又转回到了水潭边上。瞎忙活了半天,肚皮又咕噜咕噜闹起了饥荒,连续好几天了,他都没有认认真真吃喝一顿,肚子总是很容易饥饿。

这深谷死寂得紧,除了一些花草蔓藤,并没有发现任何鸟兽的踪迹。

沉陌心中咒骂:这该死的山谷,鸟不拉屎的穷地方,山珍肉类没有,野果也发现不了,难不成叫人只啃树皮和草根么,不出两三天只怕自己就饿死了吧?

望着眼前水面波澜不惊的水潭,沉陌愣愣发起呆来,忽然他好象想到了什么,扑通一声钻进水潭中去,却没过多久,又急急忙忙浮出水面爬回岸上来,身子哆嗦发抖,很冷的样子,脸上尽是失望的神色。

他原以为水潭中或许会有鱼类生长,可以让自己摆脱吃草根啃树皮的命运,然而,一切都是妄想。他想想自己都摇头苦笑起来,那潭水如此冰冷刺骨,连他自己都坚持不住半会,又岂会有什么鱼类能够存活呢?

那水潭中实在太冰冷了,他只待了一会儿功夫就冻得嘴唇发紫,牙关打颤,而且,让他料想不到的还是,水潭的表面古井不波,里面却是暗流汹涌,置身其中,那怕他年轻力壮、功力不俗、定力不浅,依旧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他便感到昏头转向,直想呕吐。他费了很大的力气,怎么也无法潜到潭底,只好作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