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黑白双捕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5225字
  • 2019-05-23 12:00:11

天地间充满了萧杀的气息,鸟虫禁鸣,鱼沉水底。无形的杀气越来越强劲。沉陌明白,当这杀气酝酿到了一定程度,敌人便会现身一击。这人的杀气如此阴森凌厉,出手的一击必定是石破天惊非同凡响吧?沉陌丝毫不敢掉以轻心,运足十成功力以备反击。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沉陌感应到杀气即将达到极限,敌人很快就会出手了。“来吧!”他心中默念,全身功力聚于双手,准备迎击。偏在这时,忽然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叫道:“恶贼血手魔盗,这下看你往哪里跑!”这么一声叫喊,那杀气突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沉陌顿觉身子一阵轻松,长舒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回头一看,发现有两名女子并肩站在离他七步之遥的地方。

沉陌上下打量一番,两名女子尽皆蒙着面纱,看不清面容,但都是身姿曼妙阿袅,估计年华不大,站在左边的那人全身素白,另外一人却是一身黑,一白一黑,站在一块,黑白分明。沉陌只觉似曾相识,好象在什么地方见过她们,却一时想不起来。

沉陌当然是见过她们的,就在那天他离开点苍派在下山的途中,只不过因为失恋之故,近一段时间来,他的头脑乱糟糟,有些事情很容易就忘记罢了。

别人一声叫喊便把偷袭之人吓跑,总算给他省了一件麻烦事,沉陌正准备开口说一些客套道谢的话,不料那白衣女子却抢先开口道:“咯咯咯!血手魔盗,这下无路可逃了吧?饶是你狡兔三窟,最终还不是躲不开我们。哼!今天我们一定要把你这老巢一并给端了。”听声音就知道刚才出声惊走敌人的便是她了。

闻言,沉陌愕然不解:“什么?你们口中的‘血手魔盗’便是指在下吗?呵呵,两位肯定是认错人了。”黑衣女子道:“不必狡辩,从括苍山开始,我们紧紧追踪你一路到这,若你不是血手魔盗,那他哪里去了?这空谷就我们三人,你不是,难道会是我们两个不成?”沉陌心中一突:“什么道理?这女人的逻辑简直就是莫名其妙,不可理喻!”开口道,“奇怪了!听你们的口气,似乎那血手魔盗跟两位有着莫大的仇恨,是也不是?”

白衣女子皱眉道:“废话!尔等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人人得而诛之。何况我们身为公门之人,更加是责无旁贷。自古正邪不两立,江湖之中谁不知道你血手魔盗和我们黑白双捕势同水火哩!”

沉陌心中想道:原来她们叫黑白双捕,难怪作如此打扮,自称公门中人,估计和铁算子是一伙的,都是六扇门的人吧?

他猜的不错,黑白双捕正是六扇门的捕快,这两年新近崛起的新秀。两人孪生,姐姐白捕叫纪小玲,妹妹黑捕叫纪小珑。

沉陌说道:“那就是啦!你们既然和血手魔盗是死对头,怎地连他的长相特征都不清楚呢?错将在下当是他。”纪小玲冷哼道:“向来鼠辈怕见光,常常蒙着脸,不以真面目示人,不识尊容,可怪得了我们?”

沉陌绰号叫黑手神偷,东西偷得多了,得罪的人自然不少,难免遭人在背后“鼠辈”叫骂,但当面被指骂,这还是第一次,当下他不禁有些生气,反讥道:“嘿嘿!好象两位也是蒙着脸吧,难道猫辈也怕见光?我说自己不是血手魔盗,就是不是,谁说这幽谷就我三人,刚才在下垂钓,忽然有人要偷袭,却让你们一声叫喊给吓跑了,估计那人才是你们要找的血手魔盗吧,想必他还没有躲远,你们还不快去追?”

纪小玲道:“哼!当我们是三岁小孩子吗?三言两语就想骗走我们。若是刚才有人逃走,我们会没有一丝察觉?血手魔盗,你作恶多端,双手粘满鲜血,今天我们一定要将你缉拿归案。”

因为失恋,沉陌的心情本来就不怎么好,看见女人心中就烦,躲入深山,便是想清静清静,半个月独处,心情稍有好转,现在却教这两名女子无理纠缠,心头又烦躁起来,他不耐烦地大吼:“我说了自己不是就是不是,请两位不要再烦我啦,我还要钓鱼哩,你们请自便吧。嘿嘿,不防告诉你们,想当年在下行走江湖的时候便有绰号——黑手神偷,比这个什么‘血手魔盗’文雅好听多了,试问我又有必要去冒用别人的名号吗?”

“哈哈哈……”黑白双捕忽然同时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纪小珑道:“阁下不是想当我们是三岁小孩玩耍么?怎么这么快就不打自招,乖乖承认了?”

沉陌皱眉道:“什么叫不打自招?我承认什么了?我只不过说自己有绰号叫黑手神偷,却什么时候承认自己是血手魔盗了?莫名其妙!”

纪小玲道:“阁下不知道吗?江湖中却是人人都知道哩,黑手神偷就是血手魔盗,血手魔盗便是黑手神偷。两年之前,黑手神偷,无往不利,阁下只是盗窃东西而已,并没有杀害什么人,谁知道这两年来,你却是丧心病狂,东西要偷,人的脑袋也要盗,短短两年的时间,何止盗去了近百颗人头,单单‘芙蓉庄’一案,你便杀害了三十七条人命……血手魔盗,无往不杀。哼!你已然恶贯满盈,罪不容诛,今天我们黑白双捕说什么也要把你抓拿归案。”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这真是天大的冤枉啊!”沉陌叫屈道,“这两年来在下不入江湖,什么时候杀过人了?不错,我承认,东西我以前偷了不少,但迄今为止,我却是一个人也没有杀过……”

“喊冤么?等到公堂上再喊吧!”纪小珑说道,“姐姐!我们上,先把这恶贼擒住再说。”说着,只见两人同时自腰际掣出一把软剑,一左一右攻向沉陌。

沉陌知道再怎么解说也无济于事了,事态发展到这个地步,当然不能够任由她们捉住,嘴上说不清,那就交由拳脚工夫上见真章吧。

“落霞与孤骛齐飞!”沉陌叫道,“雪山派飞仙剑术中的一招精妙杀着,真想不到此招由你们合力使出,竟然不比铁算子单人双剑使来逊色半点。妙哉!不必说,两位若不是铁算子的徒弟,便是师侄一辈。哈哈,已然两年多的时间不和铁算子交手啦,今日就让沉某陪两位好好温习一遍飞仙剑术吧!”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只第一招,沉陌便知道眼前这两位花姑娘虽然年纪不大,但功夫却是不弱,不可小觑。他和铁算子打交道已不是一次两次,于对方的武功路数了如指掌,这一招“落霞与孤骛齐飞”他再熟悉不过了,若有双剑在手,他真想学着铁算子那般单人双剑也来一招“落霞与孤骛齐飞”回敬她们,以硬碰硬,但自己既然赤手空拳,当然不可硬来。只见他忽然一个细胸巧翻云,避开剑势,鬼魅般绕到了黑白双捕的后面,双手齐出,抓向她们的神道穴。

一招落空,黑白双捕同时冷哼一声,剑锋回转,演一招“秋水共长天一色”,再次夹击而上。

雪山派飞仙剑术招式绵密,如落雪般飘飘洒洒,剑势飘忽不定,真真假假,令人难以捉摸。以往和铁算子交手,应付最多的还是这一套飞仙剑术,沉陌自信若再次和铁算子交战,如果他还是使用这一套剑术,自己大可闭上眼睛也能够糊混过去,不曾想,剑术依旧,此刻换由黑白双捕使来,威力却似乎更加强大,招式更加精妙。他不得不抖擞精神,全力应战,施展出一套从点苍派学来的掌法对敌。这一套掌法叫做“司南掌”,顾名思义,司南针从来指向南方,掌法要旨便是攻敌之所必救,以攻代守,招招攻取敌人的要害,招式上直来直往,没有过多的花招虚式,用来对付虚招过多的飞仙剑术恰好合适。

点苍派的日子对于沉陌来说已然成为一段伤心痛苦的回忆,凡是有关点苍派的点点滴滴,他都极力控制不去沾惹和回忆,但当此紧急对敌情形之下,却不知不觉使用上了点苍派的掌法,一招“仙人指路”甫出,他便惊觉,心头莫明一疼,悲苦不已,极力控制下一招不再使用,奈何在黑白双捕铺天盖地的攻势之下,一时想不出更好的拆解招数,本能反应之下使出的招式大半却是司南掌。

沉陌这年才十岁七,局限于时日问题,武功修为根本无法大成。黑手神偷,无往不利,他能在险恶的江湖之中闯出这响亮的名头,倚仗的不过是一套绝妙玄奥的步法罢了。

若论实打实、硬碰硬的横练功夫,他沉陌绝对排不上高手之列。沉陌深刻地明白这一点,所以一有空闲,他便努力地修炼武艺,只可惜他的名声在江湖中不太好,名门大派不肯收他入门墙,一切靠的是他自己自学罢了。

一听说某个门派的某种武功厉害有名,他便前去偷来自学。他曾听说过点苍派的“九重天心法”玄奥无穷,于是两年前便前往窃取,何曾想到一去便是在那里呆了两年之久?

九重天心法历代只有掌门人方可修习,代代相传,只是口头传授,并无图谱。点苍阁四壁之上虽然刻有心法要决,但并非完整,一些关键之处还是靠口头传授。现任点苍派掌门人“无尘剑”苗寅刚刚接任不久,九重天心法只是初窥门径而已。在点苍派的两年时间中,沉陌极少见到苗寅,因为苗寅常常闭关在点苍阁中修炼九重天心法。

在点苍派的两年之中,根本就没有人传授过沉陌半点武功,完全是他偷来秘笈自学罢了。沉陌武学天分极高,悟性又好,各门各派的绝学都让他偷学到一二,但所谓贪多嚼不烂,博而不精,却不是他所明白,是以他始终难登绝顶武学的殿堂。

打斗场面激烈异常,转眼间双方已然交手上百来个回合,依然是难分难解。沉陌胜在身法精妙绝伦,跳跃灵活,腾挪巧妙;黑白双捕则凭借配合默契,奇招不断。双方各尽全力,竭尽所能,却斗了个半斤八两,旗鼓相当。

沉陌寻思:如此僵持下去终究不是个办法,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倘若一个不小心失手被擒,落到铁算子的手中,那可就大大地不妙,而即便自己把她们制服了又如何呢?难道杀了她们不成?东西自己偷盗了不少,杀人灭口这等勾当行经自己还真从未干过,也不打算以后双手粘满鲜血,把她们制服住了无非就是让自己能够从容地离开这吧?事情到了这地步,自己势必无法继续呆在这山谷了,眼下这情形就好比自己在大街上闲逛,忽然遇见一个疯婆子,将自己当做了她的负心汉,百般死缠烂打,自己惹不起,难道就不可以远远避开么?左右都是要离开,早点抽身才是上上计……

沉陌之前多半以一套“司南掌”应敌,久攻不下,忽然他招式一变,使一招从幽冥谷偷学而来的大搜魂爪——死不瞑目,爪出如电,双手齐出,直取敌人的眼睛。

陡遇奇招,香汗淋漓的黑白双捕临阵不惊,镇定自若,两人同时冷哼一声,身子向后一倾,脚下滑移半步,巧妙地避过敌招,剑花一挽,软剑化作灵蛇反击而出——

一左一右,两剑交错成一把巨大的剪刀剪向沉陌的脖子,沉陌临危不乱,身子猛然一矮,软剑贴着他的头发掠过,他顺势使一式苍龙摆尾,右腿急扫而出,这一招劲力奇大,激起一片气旋,将黑白双捕逼上高空,娇叱连连。在半空中,黑白双捕玉臂一转,挥剑猛攻,一剑削向沉陌的右腿,另外一剑则刺向他的左臂侠白穴。黑白双捕配合默契,这一下夹击更见精妙,把沉陌的前方和左侧出路尽皆封死。

沉陌不意和她们继续纠缠下去,向后一跃,跳出三步之外,脱出了她们的攻击范围,罢手叫道:“且慢!”纪小玲喝声道:“还有什么话要说?”沉陌笑道:“沉某双手难敌四拳,你们两个却又莫奈我何,如此僵持下去实在无趣,不如……我们先停下来歇息一阵如何?”纪小玲冷声道:“手脚长在你自己的身上,想罢手不战,岂不容易?倘若就此束手就擒,敢情大好。”纪小珑狠声道:“哼!莫奈他何,姐姐,不必跟他浪费口舌,我们继续上,教他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厉害。”挥剑作势欲上。

沉陌不悦道:“敝人再申明一次,在下外号叫黑手神偷,而不是你们要抓的血手魔盗,请不要苦苦相逼为好,需知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狗急了且跳墙,把我惹恼了,大家一块玩完。”

纪小珑冷笑:“咯咯,就是想逼你跳墙又如何?你们这些跳梁小丑不就是很喜欢跳来跳去的么?哼!才不管你以前叫黑手神偷,还是现在叫血手魔盗,总之你是万恶的贼,而我们身为捕快,抓拿你乃是天经地义之事。多说无益,看招!”软剑一抖,化作一道白虹,直直地刺向沉陌的眉心。

这一剑去势奇快,迅若奔雷闪电,但可惜刺不中沉陌,她快,沉陌后退之势却不比她慢。

沉陌施展出怪异的轻功身法,身影飘忽,一边后退,一边朗笑道:“哈哈哈,小丫头生就一副伶牙俐齿,说话好生厉害,在下自叹弗如,甘拜下风,不过,沉某不跟你们一般见识,惹你们不起,难道我还躲不过吗?两位大神捕,后会有期啦……”说着向后一个凌空翻,化作一道残影没入竹林中。

“休走!”纪小珑展开轻功,提剑紧追。

“小心遭暗算!”纪小玲迈开大步,亦是紧紧追上去。

借着地势熟悉,沉陌在竹林里和黑白双捕玩起了捉迷藏,兜转几圈之后,便脱开了追踪。出得竹林,沉陌马不停蹄,向西急驰。翻山越岭,已然奔出了好几百里路程,估计能够甩开黑白双捕的追踪了,便停下来小憩一会。经过一场激烈打斗,再加上一阵急速奔跑,沉陌实在吃不消,疲累至极,他靠在一株大树底下,曲膝盘坐,闭目调息。

咕噜咕噜,忽然间,肚子闹将起来,沉陌才想起来晚饭还没吃呢,他便起身寻找食物。还好这是深秋时节,满山野都是熟透的果子,他胡乱摘些野果将就果腹。

夜色降临,虫声唧唧。荒山野岭,人烟罕见,沉陌不指望能够有户人家让他借宿,更找不到破庙之类落脚,于是随便找棵大树,觅个大枝桠,将就过一宿。

次日清晨,天色尚是灰蒙蒙,沉陌便被一阵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吵醒。他半睁开眼,只见头顶上方树叶晃动,一大群叫不上名儿的小鸟上蹿下跳,来回觅食。

他看到鸟儿自由自在,却联想到人生在世的诸般无奈,情不自禁心头就爬上一些妒忌。鸟儿的欢畅鸣叫再度传入耳中,那便成了折磨,他不胜烦躁,狠狠一脚蹬向树干,大树激烈晃动,鸟儿受了惊吓,嗖的一声,尽都冲天飞起,在空中盘旋了半会,随后落向别处,但没过一会儿,又有别的鸟儿落到这大树上,又是一片叽叽喳喳的吵闹声。沉陌再无睡意,伸了一下懒腰,便跳下地面来,抬头观看启明星,辨清方向,取路西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