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黑手神偷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573字
  • 2019-05-22 20:01:23

七年後!括苍山,碧翠峰之颠,一座雄壮巍峨的铁塔耸入云端。此塔名为点苍阁,乃是点苍派的圣地所在,亦是历代掌门人闭关修炼之所。天有九重,塔建九层。塔内收藏了许多武学秘笈,这些秘笈都是历代掌门的心血结晶,宝贵异常,只有被指定接任掌门的弟子方可入内修炼。

塔中收罗的典籍数目繁多,比之少林寺的藏经阁不遑多让,穷一人毕生精力也未必能够学完,被收入塔内的皆是一流技艺,尤其每层宝塔四壁之上刻录的《九重天心法》更是名重宇内,与少林寺的《易筋经》并驾齐名于江湖。惜乎自三百年前“空玄真人”仙去之后,再无后人能够完全悟通此门心法。空玄真人以降,点苍派的历代掌门人都曾花费极大的心血在这门心法之上,只可惜无大成者,殊为遗憾。

是夜,皓月当空,繁星点点,月华如水,凉风习习,正是初秋时分,天高气爽,夜凉宜人。屋顶上,沉陌独自一人喝着闷酒。酒是上好的陈年女儿红。江湖相士示言,翌日乃黄道吉日,易婚嫁。于是,点苍派的掌门“无尘剑”苗寅便选择这天为爱女苗青青和爱徒景万里举办婚礼。于是厨房便准备了这许多上等美酒。

俗话道,喝酒也须择心情,心情不佳,再上品的美酒喝进肚子里也只会令人倍感难受,正所谓借酒浇愁愁更愁就是此理。

沉陌此刻的心情很不好,甚至是槽糕到了极点。若在平时,面对如此良辰美景,细细品上一壶好酒,那可是人生莫大的享受,但此刻酒水入肚,他却只是感受到了无边的苦楚,仿佛喝下的不是酒水,而是服下了一瓶毒药。

明天是景师兄和苗师妹成亲的大喜日子,他应该感到高兴才是,白天在他人面前他也会极力作出高兴的样子,但此刻独处他又何必抑制自己的性情呢?

忽然之间他有种想哭的冲动,若不是三更半夜怕吵醒他人,他真想纵声大哭一场。心情压抑之下,他只是大口大口地往嘴里猛灌着酒水。

很快,从厨房偷出来的几罐女儿红便让他喝了个精光,很容易,他便醉倒了,仰卧屋脊上,迷迷湖湖即入睡。梦中呓语不断:“青青,不要……不要成亲啊……景、景万里,求……求求你不要把青青抢走……”

自古多情空余恨,无情方为逍遥人。人一旦困于情便很难逍遥自在快活了。想当年,也即是两年前,在没有遇见苗青青时,他沉陌在江湖中可是逍遥来去,黑手神偷,无往不利,作为当世最杰出的梁上君子,没有什么东西他弄不到手,他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想如何便如何,没有人奈何得了他。时至今日,他终于才明白了,这世上还是有些东西他无法盗取的,譬如苗青青的一颗芳心他就没有窃取成功。

两年前,他来到点苍派正准备盗取一些武功秘笈,无意间看到了苗青青芙蓉出浴,当时便惊为天人,苗青青的美貌无可挑剔,令他一见倾倒,从此痴心暗许,陷于单相思中无法自拔。为了接近苗青青,他隐姓埋名,易装改扮跪在点苍派大门前三天三夜,硬是逼迫苗寅收他为徒,从此他便可名正言顺地亲近苗青青。两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讨好着苗青青,为博她一笑,他甚至趴在地上学狗叫。可是,时至今日,他得到了什么呢?到头来一场空,所有的心思都白费了,所有的努力都付诸东流了,这一场爱情啊,令他作践了自己,且徒惹了一身烦恼。

夜更深也更凉了,一阵冷风吹来,沉陌醒转了过来。大概是酒喝得太多了,他的头疼得非常厉害。他用手拍打后脑勺,极力去思索当前的处境。当初既然是为了追求苗青青而来到这,然而,明天青青就要嫁他人为妇,那么自己就失败了,那么就没必要再继续留在这里了,那么就离开吧,趁着月色悄悄的离开,到外面去,外面的世界才适合自己。黑手神偷,无往不利,哈哈哈,这黑手已然有两年时间不在江湖出现了吧。明天起,沉陌要做回真正的自我,不要再为了所谓的儿女私情而作践自己。

决心已定,便打算趁着月色悄悄离开点苍派。他站起身来,却蓦然一阵目眩,头重脚轻,身子晃了一下,险些摔倒,他急忙顺势坐下,盘腿曲膝,运功调息。过了半会,头脑渐渐明朗,醉意已被驱除,便起身,辩认一下方向,择南而去。他轻功卓绝,身形在屋顶上飞速移动,迅逾鹰隼,没有弄出什么声响。

雁过留声,人生在世都想百岁之后留名于世,万垂不朽。但俗话又道人怕出名猪怕壮,有时却被声名所累,那就大大不爽了。

黑手神偷,无往不利。

——在江湖中这可是叫得想当当的,这声名虽不怎么好,沉陌却也曾沾沾自喜过,但在点苍派生活的两年中,他才彻身体会到这声名累人至极。点苍派乃名门正派,绝不容许邪魔外道小偷贼子一类存在。沉陌为了追求心仪女子,为了能够在点苍派立足,须得收敛本性,做出一副道岸貌然的正人君子相,时时小心,处处敛忍,所以在点苍派的两年生活中他无疑是十分压抑的。此刻下定决心离开点苍派,做回真实本性的自我,压抑已久的性情便借此刻的一阵狂奔发泄出来。只见他狂奔如飞,一口气跑到了山脚下,稍事喘息,籍着月光沿着道路又继续飞奔而去。

月落西山,东边已然出现一线鱼肚白,道路上已渐有行人。为免惊世骇俗,沉陌只得煞住狂奔之势,改为慢步而行。

刚才狂奔之时,头脑无暇多想,此刻一旦停了下来,不免要为将来的人生作个打算。一时之间,他心中忽然生出一片迷茫的感觉,前途漫漫,何去何从?

“哈哈哈……”沉陌突然大笑起来,他是在笑话自己,无涯浪子本无根,四海飘零处处家,走到那就是那,谈什么人生计划,这岂不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想通此节,心下释然,顿觉前面的道路豁朗起来,于是抬首昂胸,迈步向前走去。

便在这时,前面忽然传来一阵得得的马蹄声。这声音传得好快,迅雷般瞬间掩至,一个声音叫道:“借过!”一道白影忽如鬼魅般出现在他眼前,恶魔般扑过来,沉陌本能地闪身一旁避开,白影风一般过去了,紧接着又是一道黑影闪过。

沉陌回过神来时,那马匹离他已经去得远了,隐约间只看见一白一黑两匹骏马衔尾奔驰,马背上的人衣饰和马儿的颜色相应,亦是全身白和一身黑,看背影身形苗条,似乎是女子,看去势估计是上山道贺的吧。

“好骏的马儿!”沉陌不自觉地叫出声来,他心中想道,徒步走路着实累人,若是有匹马儿代步那才叫爽呢!再回首望去,那黑白两匹骏马已然去得没了踪影,他心中不免又在想,若是把这白马或者黑马随便弄一匹到手那就好了。想归想,但叫他又回到点苍派去盗马,他决计是不肯干的了。他已认定刚才那两人准是上山去参加苗青青的婚礼的,才有此想法。若是让他确定那两人不是上山道贺,只要不是在点苍派,随便什么地方,他都要去偷。

黑手神偷,无往不利。

——看见好东西,他贼性就犯,手儿便痒,东西不弄上手绝不肯轻易罢休。但如今,只要是和点苍派沾边的事物都会令他丧气提不起劲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