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天杀五祖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516字
  • 2019-05-22 12:00:27

岁月流逝,有如白驹过隙。弹指间,人间又过了两个年头。

晚风吹来,夜凉如水。

月色下,竹林里,小屋前,只见一名老者枯坐如石,低首沉思。

“秀儿,你在哪里?都怪爷爷不好……”老者喃喃自语,神色哀伤。

得得声响,忽然传来一阵马蹄声,急如骤雨,夜间听来,分外刺耳。老者蓦然惊醒,抬头望去,只见一匹白马踏月而来。

很快,白马停在了老者的面前,一人翻身下马,扑通跪倒,开口叫道:“老爷……”声音嘶哑,哽咽不成声。

老者忙将之扶起:“阿海!你、你终于回来了……”神情激动,老泪纵横。

两人入屋,秉烛夜谈,一叙别后的情形……

翌日清晨,简陋的竹舍中,病榻前,只见三人站着:一老年,一壮年,一少年。

老年仙风道骨,须发皆白,正是江湖上被誉为第一名医的“妙手圣医”沉胜;

壮年体魄健壮,身材高大,他便是昔年纵横江湖的“犯斗剑客”孙万海;

少年大概也就十来岁的光景,眉清目秀,调皮伶俐。

病榻上卧着一人,脸色苍白,面容枯槁,眼皮耷拉,无精打采。

沉胜抚摸着少年的脑袋,道:“陌儿!爷爷有事要和孙叔叔外出远门一趟,你就留下来陪白叔叔哦。要听白叔叔的话,知道吗?”

少年点头如捣蒜:“爷爷放心吧,陌儿知道怎么做。”

沉胜心下慰然,露出一丝微笑:“好好!陌儿真是个乖孩子,爷爷放心了。”转而对病榻上的人道,“白少侠!小陌儿就拜托给你啦,帮我好好看顾他。”

“再生之恩,舍身为报。神医但请放心,白啸风知道如何做。”声音有些虚弱,但字字铿锵,豪气丛生。

晌午,大道驿站。此地偏僻,人烟罕至。

驿站的对面有一间简陋的茶馆,此时,只见寥寥三个客人而已。

沉胜端起茶碗,一饮而尽,仰天长笑:“两年啦!秀儿竟然还活着,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哈哈哈……”

坐在他对面的孙万海却是沧桑脸上流露出一丝忧色:“天佑小秀儿,她的怪病似乎已无碍,只是,她落在紫影魔的手上,沦为复仇的工具,迟早要被毁灭啊!”

沉胜苦笑:“无论如何,只要活着,便有希望,不是么?”他暗中发誓,“秀儿!等着爷爷,爷爷一定会带你脱离苦海,决不会再让你受到半点伤害……”

孙万海忽然问道:“对了!老爷,小陌儿这孩子是怎么回事?他的父母呢?”

沉胜长叹:“陌儿这孩子十分聪明,悟性又好,于武学一道相当有天分,随我身边,实是埋没了他。哎!他的父母到底是谁?这个我不清楚;甚至于他到底是人类还是猿猴?我也说不清……”

孙万海奇道:“嗯?此话怎讲?”

沉胜呷了一口茶水,道:“事情是这么样的,话说两年前,为了寻找传说中的舍利果,老夫深入南疆原始丛林之中,便是那时遇上的他,记得那时……”娓娓道来,绘声绘色,说故事的能力丝毫不下于说书先生……

傍晚,残阳如血,大地昏黄一片。

空气中充斥着萧杀的气息,只见五名不速之客出现在竹舍之前。

“白啸风!你是躲不掉的,快出来吧!”只见其中一人开口叫道,声音略显苍老,却是无比威严。

“白某何德何能?竟然劳驾‘天杀五祖’亲自出马,哈哈哈……”苍凉的笑声中,只见竹门打开,一名白衣汉子在一名十岁孩童的搀扶下缓缓走了出来。

这五名半百老者,并非寻常角色,赫然就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天杀盟的天杀五祖:寂杀、灭杀、抹杀、毒杀和残杀。

刚才开口说话之人正是五祖之中的领袖人物——寂杀老祖,此刻,只见他目含威棱,牢牢盯着白啸风,开口又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白啸风,老夫并不想浪费口舌,现在给两条路你走,要么选择加入我们天杀盟,要么便是尸横此地……”

白啸风冷冷道:“宁为玉碎,不作瓦全。不必废话!来吧,白某老早就想领教一下天杀五祖的高招了,请赐招!”

寂杀老祖神色一寒,厉声道:“狂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休怪老夫出手狠毒。哼!既然你一心求死,老夫就成全你吧。寂灭五杀阵,寂——”猛见他右手举起,长剑指天,神情死寂,静如山岳,冷如冰川,两眼尽是阴厉的杀意。

“灭——”人随声动,灭杀老祖身形一晃,化作一道残影射落在东南方位。

“抹——”抹杀老祖出现于东北方位。

“毒——”毒杀老祖现身在西南方位。

“残——”残杀老祖出现在西北方位。

短短一个呼吸的时间,阵势已成,五人各就其位,蓄势待发。

寂杀的长剑,

灭杀的金刀,

抹杀的双刃,

毒杀的长鞭,

残杀的蛇矛,

原本五件寻常的兵器,

此刻却散发出并不寻常的气势,杀气滔天,毁天灭地。

白马啸西风,鸳鸯绝命刀。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虽然白啸风重创未痊,但他毕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天杀五祖不敢托大,一出手便是摆出最强的阵势。

白啸风原本有些暗淡的眸子忽然染上炽热的光芒:“好好好!不愧是天杀五祖,气势果然非同凡响。此战,白某期盼已久,即便身死,也无怨无悔。不过——”忽然他指出如电,出其不意地点倒身边的小男孩,单手一提,将之举起,“此子只不过是寻常人家的孩子罢了,我们的事不必牵扯上他。”手臂一送,将之掼出,呼的一声,掠过残杀老祖的头顶,穿过窗户,飞进竹舍中去。

残杀老祖并未拦截,显然,区区一个小毛孩,根本就不入他们的法眼。

“看招!鸳——鸯——双——飞——”白啸风蓦然大吼一声,率先发难,双臂一振,两道红色的光芒电射而出,直奔寂杀老祖和灭杀老祖的胸口而去。

这一招,是他的必杀绝招,面对着敌人的最强阵势,他也就只好将压箱绝技抖了出来。

鸳鸯双飞,神仙也狂,一刀挥出,生死茫茫……

“来得好!”寂杀老祖冲天而起,人剑合一,化作一匹耀眼夺目的白练横亘而下……

牵一发而动全身,寂杀老祖一动,其他四人也同时动了起来。

“破!”灭杀老祖暴喝一声,手臂一抡,金光一闪,一刀照着飞射而来的红芒斩去……

“呔!”抹杀老祖和身扑上,如出柙猛虎,两臂箕张,双刃划出两道绚丽的轨迹劲直刺向白啸风的两眼……

“喝!”毒杀老祖两眼寒光暴闪,长鞭一抖,虚影重重,挟风雷之色,铺天盖地向白啸风罩去……

“突!”蛇矛一挺,残杀老祖整个人瞬间化作一道流光破空飞去,直取白啸风的心口要害……

好一个寂灭五杀阵,玄奥逆天,阵势一动,天地寂灭,迸发出摧枯拉朽的恐怖威力来。

四面八方的退路尽皆被封死,白啸风似乎已没有了出路。

不过,困兽犹斗,他是决不会引颈就戮地。

当此危急的情形之下,只见他嘿嘿一声冷笑,同时身形一动,蓦然化作流星飞矢,一往无前地朝灭杀老祖冲去……

此时此刻,他眼中的敌人仿佛只有灭杀老祖一人而已,对于其他四人的攻击,他根本不闻不问,竟是同归于尽的打法么?打算死也要拉一个垫背吗?

高手过招,往往一招判生死,那么,究竟是鱼死?还是网破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