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紫影魔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854字
  • 2019-05-22 08:00:00

黄昏,夕阳的余辉普照大地。一只乌鸦站在光秃秃的枝头上,呀呀乱叫,令人十分厌烦。

嘎!

倏然之间,乌鸦好像受到了什么惊吓,发出一声尖叫,蓦然冲天而起,如利箭一般射向长空。

只见一名美貌的紫衣妇人,一手拖着长剑,一手捂着胸口,仓惶地从树下掠飞而过,很快便没入竹林之中。在她刚进入竹林不久,随后又奔来了六人,其中有道士有尼姑有和尚也是儒者,都约摸五六旬的光景。

六人来到竹林边便停了下来,花白胡须儒者道:“这老妖婆定然是躲进了竹林之中,我等快追!”尼姑道:“小心别遭暗算。”

这竹林实在太大了,六人一进入其中便难辨东西,实在无从追寻,正准备兵分几路,忽然老道士咦的一声,叫道:“大家快看,这里有血迹,肯定是那老妖婆所留下。”

其实五人纷纷朝他手指的方向瞧去,果见一大片竹叶上都是鲜血,犹未凝固,兀自往下滴落。

老和尚慈悲为怀,见了血光,双手合么:“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尼姑忽然叫道:“快来看,这里有被踩踏的痕迹,老妖婆一定就在前面不远,我们快追!”六人循着痕迹追寻而去。

天色越来越暗,紫衣妇人所留下的足迹渐渐看不见,六人各砍一段枯竹,点燃了当火把,继续追赶。

走在前面的老道士提醒道:“大家小心啦,老妖婆在暗,我们在明,容易受到她的暗算。”众人提高警惕,小心翼翼地搜查着。

追赶了一阵,前面忽然出现一条河,水流湍急。足迹到了河边便消失不见,岸边遗落一只紫色的绣花鞋,血迹斑斑。

尼姑突然叫道:“咦!这莫不是老妖婆的鞋子吗?看来她伤势发作,体力不支,一头栽倒到河里了吧?哈哈,做恶多端,估计小命已休,苍天有眼啊,恶人终有恶报!”

但众人仍不放心,鬼晓得是不是对方故布疑阵,特意留下的鞋子呢?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就算她真的被淹死了,也要见到尸首方可放心,不然万一她没有死,将是武林的一大祸害。众人商议一番之后,沿着河岸往下游寻去……

天色向晚,飞燕归巢。孙万海背着满满一篓子草药,步行匆匆往回赶。只是山路崎岖,他走得十分艰苦。老爷妙手圣医沉胜出门两个多月至今未归,小秀儿就只有他一人独力照顾,平时他细心照料,陪在她身旁寸步不离。只不过,今天药房空荡荡,止痛药之类已然用完,他必须得上山去采些草药。

近猪者痴,近墨者黑,跟随神医身侧两三年,耳濡目染,他多少对草药知识有了一些了解,但毕竟没有经过系统的学习,他采集起来还是相当费时,这不,大半天时间他才勉强把药篓子塞满。

把小秀儿独自一人留在家中,他实在放心不下,恨不能背生双翅立马飞回去,只盼老天爷保佑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中小秀儿千万不要发病,他忧心忡忡,低着头,只顾匆匆忙忙赶着路。

“嗷呜——”冷不妨一声吼叫自他身侧响起,震得他两耳发聋,着实把他吓了一跳。一惊之下,他顿住步伐,举目四顾,前边树丛无风晃动,猛然蹿出一头大黑熊来。黑熊体型庞大,表情凶恶,张牙舞爪,一步一步逼向孙万海。

孙万海乃习武之人,艺高胆大,岂会怕了一头笨熊?他手中药锄横着一挥,拦腰向黑熊砸去,同时喝道:“畜生!滚一边去。”砰然一声,药锄结结实实打在了黑熊的身上,然而出乎他所料,黑熊中招之后并没有摔飞出去,只不过就那么歪了一下身体而已。

这头大黑熊皮厚脂肥,孙万海这一下子无非给它搔了一下痒痒,只是这样一来,黑熊就发怒了,吼叫着扑向孙万海。

孙万海把一柄锄头当做伏魔棒使将开来,风声呼呼,每一招每一式尽皆招呼到了黑熊身上,然而却对黑熊构不成多大威胁。

黑熊越发大怒,不顾一切地迫近孙万海,它一步步紧逼,孙万海只得且战且退。

孙万海心中诧异,这年头到底怎么啦?随便冒出来一头畜生竟是这般不好对付,难道这几年间自己远离江湖纷争,武功不知不觉就退步了吗?

呼!

好大一只熊掌当胸拍来,孙万海没有选择硬碰,他向后一跃,掠退十余步,落地之时,感觉软绵绵,竟是不着力,他蓦然一惊,暗叫不妙,应变却已来不及,蓬的一下,他掉进了一个深坑中。

还好这是猎人布置的一个陷阱,不是很深,虽不叫他当场摔得昏迷过去,但也让他摔了个七晕八素,两眼冒星星。

过了好半晌,他才缓过劲来,破口大骂:“他奶奶的!哪一个混账家伙挖了这么一个陷阱来害人?叫老子知道了,非得狠狠剥他的皮不可,他奶奶滴。”

头顶之上,陷阱之口,那头大黑熊探头探脑,虎视眈眈,吼叫连连,孙万海气不打一处来,仰头叫骂:“他奶奶的龟孙子,你这头黑皮死畜生,咻咻乱吼作什么?老子好端端的赶路,又没招惹你什么,若是思春了,就找头公熊去打架,何苦来为难你大爷?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么,待会老子出去了,一定要剥你的皮,抽你的筋,放你的血……”

那头黑熊仿佛听懂了这些咒骂,长吼一声之后,径自离开了陷阱。孙万海心中好笑:“这头笨畜生倒也识相,受不得几句说骂哩。”天色已不早,他心中惦记着独自留在家中的沉秀儿,当务之急,赶紧想个法子爬出陷阱,赶紧回家。

这口陷阱深不过三丈余,宽八尺许,他手中有药锄,想要脱困并不是什么难事,举起药锄,便在壁上挖掘起来。

月上树梢,孙万海费了好大的气力才从陷阱中爬了出来,他顾不上拍打满身的灰尘泥土,举步如飞,目的地是那山脚下竹林间的小屋。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竹屋已然在望,孙万海的心头却蓦然掠过一丝不祥的预感,他加快步伐,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木桥上时,家门口的情况已然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房门敞开,只见一人卧倒在门槛上血泊中,一动不动。这人身形修长,有些瘦削,道家装扮,是一个孙万海不认识的陌生人。

孙万海无暇理会他,急切地叫道:“秀儿,秀儿……”冲进屋去,空空荡荡,哪里还有沉秀儿的身影?嗡的一下,他的头脑空白一片,脸色瞬间变得十分惨白。

血泊中的人仿佛动了一下,孙万海一探他的鼻息,尚有出气,赶紧扶他坐起,源源不断地给他输送内力,哇的一声,那人张嘴吐出一大口鲜血,算是醒转了过来。

孙万海迫不及待地问:“小秀儿呢?”怕他不明白小秀儿何指,忙改口道,“屋中那小女孩呢?她哪里去了?快说,你们把她怎么样啦?”

那人十分吃力地睁开黯淡无光的眼睛,气若游丝道:“被、被七……七夕教紫……紫影魔抓……抓走了……”一口气接不上来,脖子一歪,两脚一直,小命休矣。

“七夕教?紫影魔?天啊!小秀儿当真被这老妖婆掳去了吗?完了,这下彻底完蛋了!老爷,孙万海对你不住啊……”忽然间,犹遭雷击,孙万海软倒于地,头脑一片空白……

寂静的晌午,清风吹拂。

古老的官道之上突然出现一人一骑,那人驾驾吆喝,连声催促,马儿蹄声得得,跑得的卢的快。那是一匹瘦骨嶙峋的枣红色老马,那是一个面容清瘦的白发老者。这老者花白胡须,他不是别人,却正是寻药归来的“妙手圣医”沉胜。

出门近三个月,他无比的思念小孙女沉秀儿。归心似箭,快马加鞭,日夜兼程往回赶,他估计再赶一日的路程应该就可以到家了,近乡情怯,他心中百感杂陈,半喜半忧,亦悲亦欢,满怀希望,隐约间又有一丝害怕。

到底担心害怕一些什么呢?他不愿往深处细究,只是紧挥马鞭,催马急驰。

前方酒旗迎风招展,沉胜决定停下来喝一口茶歇一下脚。虽然他的一颗心恨不得一刻不停地飞回去,但他也明白磨刀不误砍柴功的道理,长途跋涉,纵然他受得住,胯下的老马却是折腾不起。

这是一家小酒肆,没什么生意,此时包括沉胜在内也就三桌七八个客人而已。沉胜随便叫了一壶竹叶青,一碟咸水花生米和一盆白切牛腩,便自顾自大吃大喝起来。

“啊!”

沉胜正在埋头享受美食,猛然之间,他听到邻桌一人尖声恐叫。

“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他抬头一看,只见喊叫之人乃是一名少妇,她脸上慌恐神色仍未褪去,木鸡般怔坐在长凳之上,竟是被吓呆了。

她到底见到了什恐怖景象?

与她同桌的只有一名满脸胡须的壮汉,估计他们是一对夫妻吧。壮汉横眉竖眼,对着门外吼叫:“畜生,找死么?竟敢吓唬咱家娘子!”只见他怒不可歇的样子,夺门而出,一副要找人干架的架势。

这时,沉胜已然吃饱喝足,结了账,便跟随出门,想瞧瞧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门外,那名胡须壮汉站在一棵大树底下,双手叉腰,仿佛就像骂街的泼妇:“死畜生,臭猴子,有种给老子下来,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大树上一只毛猴子倒挂金钩,一手提着一壶酒,一手抓着一只肥鸡,一边吃喝,一边吱吱怪叫,还不时朝树下的壮汉瞪眼吐舌,咧齿大笑。

壮汉估计不会爬树,只会站在那里骂骂咧咧,旁人瞧了这景象,心中窃笑不已,一半笑壮汉的无能只会动口不会动手,一半笑猴子的动作神态是那般的猾稽有趣。

沉胜一看见这惹事的猴子,眉毛一跳,却是错愕不已,嘴巴张得老大。

你道这是为何?

原来这只猴子和别的猴子不大一样,半分似猴子半分像人类,正是他的老相识。

从南疆原始森林一路到这,其间路途何止千里之遥,它竟然能够不即不离跟随着?

沉胜不得不佩服这只小毛猴的能耐:“自己快马加鞭赶路,日夜兼程,速度说不上最快,但决不会慢,竟然不能够甩开它,当真叫人诧异。这小家伙究竟是什么企图?这般死死纠缠着自己,难道想伺机抢夺舍利果吗?”

当夕阳刚好落山的时候,沉胜已然可以遥望那几间熟悉的竹屋。

“门窗紧闭,没有灯光,乖孙女儿今天就这么早上床休息了么?”沉胜牵马走在木桥上,过了这河,就到家门口了。

“门前芳草萋萋?不对劲啊……”沉胜的一颗心忽然就悬了起来,慌恐不安,叫道,“阿海!阿海!秀儿……”

没有回应,他一把推开房门,空空荡荡,熟悉的人影再也无法看见,他的脑际嗡的一下,犹遭雷击,空白一片,一颗心瞬间变得冰冷冰冷,仿佛沉入了万丈寒潭。

茶几上用石砚压着一张白纸,上面的字迹龙飞凤舞遒劲有力:“老爷!孙万海愧对你啊,是我无用,没有照顾好秀儿,累她被人掳走……对天发誓,上刀山,下火海,我一定会把秀儿找回来……”

砰的一声,沉胜两腿一瘫,坐倒在地,手中抓着白纸,目光痴痴,喃喃自语,两行老泪无声垂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