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沉胜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709字
  • 2019-05-21 20:00:31

春去春来春不尽,花开花落花不败。转眼间,人间已过了七年。

深秋之夜,雨过月明,小溪潺潺,东流而去。小溪的一边是一大片翠绿的竹子,另一边则是高矮参差的农舍。竹林中有几间新造的房子,乃清一色的竹子搭建而成,结构并不精致,却予人一种结实感,晚风吹来,竹林摇曳,小屋若隐若现。

倏然,在这寂静的秋夜里,竹屋里传出了痛苦的呻吟声。

月光下,只见一名瘦小的小女孩躺在竹床上痛苦地翻滚着,她的头发散乱,手脚一阵阵抽搐着,一张小脸也因为痛苦而变了形,五官扭曲,汗珠淋漓。

房门猛然被推开,一名白发老者鬼魅般出现在小女孩的面前,出指如风,迅速点了她几处穴道,并把一颗乌黑的丹药塞进她的嘴里。

片刻之后,小女孩渐渐平静了下来,抽搐的肌肉慢慢恢复,穴道被解开,她嘤的一声扑进老者的怀中抽泣起来。老者抚摸着她的头,轻声安慰道:“乖孙女,乖,快别哭了,爷爷一定会有办法把你治好……”

这时,一名仆人模样打扮的壮年汉子走了进来,向老者欠身道:“老爷!小秀儿她没事吧?”老者抬起头来,冲他苦笑,罢了罢手,道:“没事!阿海,你先回房休息吧。”壮汉望着他,口齿嗫嚅,欲言又止,一转身,出了门去。

小女孩停止了哭泣,慢慢熟睡过去,一切又归于平静,然而老者的心像是怒涛的大海,却是怎么也无法平静,望着熟睡中的小孙女,他思绪万千,心事起伏……

这白发老者不是一般常人,却是被誉为当世第一名医的“妙手圣医”沉胜。他携同小孙女沉秀儿和仆人孙万海半年前隐居到此。

此处风景优美,民风淳朴,确实是一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本来他们是隐居在华山脚下,那地方虽然也很不错,只是每天总有很多人寻上门求医,十分忙碌,不得片刻闲,而大半求医者来自江湖武林,一个弄得不好,便会卷入武林纷争中去,他们早就厌倦了那种打打杀杀、尔虞我诈的江湖生涯,再者沉秀儿忽然染上怪病,需要安静休养,于是他们便搬迁至此。

沉胜紧紧抓着孙女的一双小手,生怕她随时会突然离己而去。他心中深深自责,枉为天下第一名医,却连自己的孙女得的什么病也弄不清楚,每次眼睁睁看着她痛苦的模样,便犹如有一把钢刀扎在心口,很痛很痛。

他只有这么一个亲人了,实在不忍看到她受苦,说什么也得把治好,半年来,苦心钻研医典,试遍了各种土方偏方,然而不见丝毫起色,没有半点效果,反而病情越来越恶化。

时间流逝,他渐渐感觉到了绝望。这时,他在幻想若是有一种灵丹妙药能够治百病那该多好呀!想到这,他忽然就想起了传说中的舍利果。

菩提宝王树,千年一开花,千年一结果,果实名舍利,形如大念珠,色如白琉璃,能治百般病,可祛百般毒,食之得长生。

——据说这舍利果能治百病,具有起死回生之效,无论什么疑难杂症,食用之后,很快便会好转,习武之人食用了它,更是功力大增。

若在平时,他对此类传说往往嗤之以鼻,而现在,这成了挽救小孙女性命的一线希望,他说什么也要寻上一寻,方可死心罢休。

次日,吃罢晚饭,身体羸弱的沉秀儿早早地就上床休息。沉胜把仆人孙万海唤进书房,开门见山说道:“阿海!有件事与你商量一下。”

孙万海见他脸上神色凝重,心忖:“事情定然关系重大,想必与小秀儿的病情有关。我孙某人的性命乃是你所救,男子汉大丈夫有恩必报,别说要我做什么事情,就算让我去死,也是无怨言!”朗声道,“老爷!有什么事只管吩咐就是,即便上刀山,下火海,孙万海也是万死不辞,决不皱一下眉头。”得仆如此,夫复何求?沉胜大感宽慰,他说道:“阿海,你可曾听说过‘舍利果’的传说?”

其实这一句问话是多余的,武林中若有谁没听说过这个传说,那么他准是一个聋子。孙万海身强体壮,耳聪目明,他当然不是聋子,所以他当然也就知道这传说。而且曾经一度为了打倒死对头“孤剑”通万里,为了增长功力,也去寻找过舍利果。走过千山万水,踏遍五湖四海,却始终未能如愿。帮主选举大会上,他不敌“孤剑”通万里,被他所伤,中了“化骨绵针”的剧毒,已是奄奄一息,幸好遇上“妙手圣医”沉胜,才拣回了一命。

若不是为了寻找什么舍利果,以致荒废了武功修炼,说不定不是通万里而是自己来坐那大乐帮的帮主之位呢!往事悠悠,不堪回首,虽然他费了极大心思都没能够找到那舍利果,但他对这传说一直深信不疑,他说道:“虽然以前我花费了很大精力去寻找都未能如愿,但我相信这传说决不是空穴来风,有些东西并不因为我们看不见找不到而就不存在。”

沉胜沉吟了半会,随后语气坚定地道:“无论如何,我已然决定,明天就出发去寻找一番!”孙万海道:“老爷,小秀儿只怕离不开你,还是让我去寻找吧!”沉胜摇头道:“不行!昨天夜里我就想好了,还是我亲自去比较合适些。”

孙万海见他主意已定,再多说什么也是枉然,只好沉默着。沉胜接着又道:“迟则半年时间,我会赶回来的。我就把秀儿交给你了,好好照顾她!”孙万海道:“老爷,你请放心!我会照顾好小秀儿,决不会叫她受到半点委屈。”

山路弯弯曲曲,南北延伸着。一名老者行走于山林间,健步如飞,仙风道骨,精神矍烁,白须飘胸。这看上去迟暮老矣,走路却半点不显老迈的老者正是“妙手圣医”沉胜。

为了从病魔的手中挽救小孙女的性命,他必须要尽快找到传说中的舍利果。听说南疆有一片原始森林,林中奇花异草比比皆是,其中不乏是珍贵的药材,心想舍利果或许就生长在那等深山荒地,于是他便一路南下,为了便于寻找,所行尽是山路。

干粮吃完了,就采一些野果来充饥;渴了,饮山泉喝露水;走得累了,便席地躺下歇息片刻,之后又匆匆赶路。时间便是生命,他不敢有片刻耽误,只盼望早一天找到舍利果,孙女就少受一些折磨。

这一天,沉胜终于来到了原始森林,里面尽是一些参天古木。虽是初冬,然而这里的气候还是很温和,树木也长得极茂盛,进入里面,光线不足,有些阴暗,不过沉胜乃习武之人,耳聪目明,感官敏锐,很快便适应过来。

清晨,一束阳光穿过重重云层、透过层层树梢射了进来,照在了沉胜的脸上,他只觉得十分耀眼,伸了一下腰骨,揉了揉眼睛,他的眼圈微红,显然昨晚又没有睡好。出门快一个月啦,苦苦寻找,均无所获,不禁有些失望,但仍不死心,爬起身来,又继续向南搜寻而去。

太阳越爬越高,沉胜的肚皮忽然咕噜咕噜闹将起来。不远处有一棵叫不上名儿的果树,枝头挂满了红灿灿的果实,甚是诱人。果树上还有几只猴子,正在摘食着果子,吱吱怪叫,你追我逐,蹦来跳去,不亦乐乎。

猴子喜欢吃的果子,想必不会毒人,想必味道不错,沉胜打算摘几个来尝尝。他走近果树,那些猴子竟然不怕,朝他挤眉弄眼,有的甚至用果子扔他。

沉胜接住扔来的果子,朝猴子露齿一笑,也不管他们是否听得懂人话,道一声:“多谢!”用衣袖随便擦拭两下,张口便吃,津津有味,又脆又甜。饥肠辘辘的人,树皮啃起来也是甜的,且不理会这叫不名儿的果子是否真的口感绝妙,反正汁液十分丰富,七八个吃将下肚,他便感到有些饱胀。

沉胜只觉得这些猴子蛮有意思的,不觉多打量了几眼。忽然,他的眼睛一亮,心中狂喜不已,手舞足蹈,跃雀如疯。原来不经意间,他发现果树上寄生着一株紫藤,藤上结着几枚果子,形如大念珠,色如白琉璃,跟传说之中所描述的一般无二。

沉胜欣喜若狂,见那些猴子在树上蹿来蹦去,生怕它们一个不小心就糟蹋了这希世珍物,当下他提气一纵,跃到了果树上。猴子们被他忽如奇来的一吓,嘎嘎尖叫,四散逃开。

沉胜小心翼翼地摘下所有果子,放在一块锦帕中包裹好,纳入怀中收藏妥当,然后落回地面去。这些琉璃一般的果子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舍利果?沉胜无心多加细究,他归心似箭,片刻不作停留,迈开大步往回走。

行出七八步的时候,忽然头顶风声骤紧,一物直直压下,来势奇急,避无可避,他来不及多想,几乎是本能的反应,双掌奋力上扬,如霸王举鼎,砰的一声,那物体被他击飞了出去,好像断线的风筝,接着又是一声大响,撞到一棵大树上,顺着树干滑落在地,抽搐两三下之后,便没了声息。

沉胜只觉得两条手臂麻痛不已,仿佛刚才那一掌击在蛮石之上。上前打量那物体,竟是一只毛猴,再翻转仔细一看,这只毛猴和别的猴子不大一样,确切地说,这不是一只猴子,而是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只不过浑身长满浓毛罢了。

沉胜略感惊讶,过去一探他的脉息,更是诧异,自己这一掌已然用上了十成的功力,别说一个不懂武功的小孩子,就算是横练铁布衫的武林高手,也是禁受不住,非得当场吐血毙命不可。

但这满身是毛的小男孩的脉搏跳动相当平和,显然并没有受到内伤,实在叫他费解。但转念又想,也许他曾经吃过舍利果这一类圣物,因此身体变得异常结实,才不被自己的内力所伤,只是昏迷而已。

沉胜用力一捏他的人中穴,他便悠悠醒转,看见沉胜用怪异的眼神盯住自己看,吓得一声怪叫,猛然跳起,撞向沉胜的胸膛,双手乱抓。

沉胜幸好躲避及时,没有被抓到皮肉,但原本破烂的衣服被抓得更破了。小毛孩蹿到一棵大树上,冲着沉胜吱吱怪叫,两手乱比划,一副十分愤怒的样子。

沉胜心下暗想,大凡世间灵物皆有守护者,莫非这半人半猴的小家伙竟是舍利果的守护者,才这般对自己纠缠?瞧他人不人猴不猴的怪异长相,是什么致使他发生的变异呢?

沉胜很想抓他回去探究一番,但转念又想,还是由他去吧,不管他是人或是猴子,人世间总是太多的烦恼,不如在这山野林间来得自由自在。

沉胜心中十分挂念着小孙女沉秀儿,不想多作逗留,冲这小猴子笑了笑,摇了摇手,转身便循来路返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