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附骨针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216字
  • 2019-05-21 12:00:06

飞天鼠一时看不懂,便作罢,心想待以后找个更隐蔽的地方再慢慢研究不迟。他刚把血秘图放入怀中藏好,忽然就听到外边响起一阵脚步声,心知敌人已寻了过来。细辨脚步声,大概有六人之多。

飞天鼠轻轻点了婴儿的睡穴,然后提剑摸到洞口埋伏起来。

六名灰衣壮汉手中提刀拿剑,渐渐向山洞搜索而来。忽然眼睛长得很尖的一人发现了隐藏于树丛之后的洞口,叫道:“咦?这里有个山洞,会不会他就藏在里面呢?”

一人摇头道:“依我看这倒像是一个狐狸窝……咳!呸!还真有股狐臊味哩,好臭好臭,呸呸呸!这么臭的山洞,有谁肯躲里面去呢?不被熏死才怪!”又有一人忽然破口大骂道:“去你奶奶个熊,老子憋不住放了个屁,你胡老三却当是狐臭,你把老子当做什么了,欠揍!”说罢用手撞了那汉子一记。胡老三吃痛,捂着肚皮却大笑不止,其余的人也都笑愕起来。

半晌之后,一人忍住了笑容,开口道:“管他是狐窝还是狗洞,管他里面是人还是山魅,我们一把火把他熏倒了,岂不省事?”其他人都附和道:“好主意!对对,一把火将它给烧了。”

飞天鼠听他们要放火烧洞,当下就想冲出去杀个痛快,见洞外只有一人留守,其他五人都去拾拣枯枝干叶了,这正是一个出手的好时机,当下他拾起一枚小石子,运足劲力,曲指一弹,石子如流矢飞了出去,急急地射向洞外那名汉子的面门。

那名汉子正拨开树丛向洞口张望,忽觉眼前一黑,来不及叫一声,便栽倒在地。飞天鼠把尸体拖入洞内,随便一丢,然后抱起婴儿,飞快溜出洞,跃上洞口附近的一棵大树藏好。

没过多久,五名壮汉都抱了一把干柴相继回到洞口。发现留守那人不在,胡老三骂道:“这惫懒的家伙,又不知道死到哪里去了?”

一人道:“只怕是被洞里面的狐狸精勾引了去啦!”另外一人道:“哼!肯定是找地方躲起来睡大觉了,先不管这浑小子,我们还是快点放火,待会儿烧熟了红烧狐狸,香喷喷,包管这小子就会被吸引出来啦!”五人把木柴树枝堆放到洞口,随即点火,顿时浓烟滚滚,火光冲天,大火熊熊燃烧起来,五人一旁哈哈大笑。

飞天鼠心想,浓烟一起,必将引来大批的敌人,只好先下手为强,把这五人先宰了再说。内力运转,手中扣着的一把铜钱镖就要发射出去,转念又想,若是杀了他们,岂不是自露行踪?且放过他们这一回。果然,不一会就引来了大批灰衣人,约摸有二十人之多。

那花白胡须老者“火影棍”封千里赫然也在内,只见他发话道:“你们五人这是在做什么?”神色威严。一人战战兢兢地道:“卑职等人是在烧、烧……那飞天鼠可能就躲在洞里面……”话还没说完,忽然噼啪一声,却是被封千里伸手一巴掌刮倒在地。

封千里大声怒斥道:“你们这几个混账东西,知不知血秘图就在他的手上?万一把血秘图烧毁了,你们就提着头颅去见王爷吧!还有小王爷也在他的手上,是不是想把小王爷一道也烧死吗?都呆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快救火?”这附近可没有水源,一众灰衣人或用树枝扑打,或用泥土掩埋,不一会儿就把火熄灭了。

封千里对着洞口大声叫道:“飞天鼠,别躲躲藏藏的像个缩头乌龟,快些滚出洞来吧!”良久不见动静,他心下不由忖道:“莫不成飞天鼠不济事,被烤成了红烧鼠?”对身旁的一名灰衣人吩咐道:“你,给我到洞里面去查看一下!”那人岂敢不遵命?应了一声诺,小心翼翼地摸索进洞。

此时天色微亮,山洞中光线不足,黑黢黢一片,灰衣人生怕遭暗算,手中紧紧握着长剑,背靠石壁,一寸一寸往里挪步,不比蜗牛快上多少。忽然,脚下踩到一件软绵绵的物体,他惊叫一声,向前扑倒。

洞外众人只道他已然遭了飞天鼠的算计。有些人心中庆幸,还好不是叫自己进洞去。而封千里的心中却是大喜,洞中有情况,证明飞天鼠就在里面,他关心的是血秘图的下落,至于一名属下的性命,他才没心思去理会。

出乎众人预料,进洞那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大人!这里有一具尸体。”封千里皱眉道:“拖出来!”尸体被拖了出来,众人一看,神色陡变,这尸体穿的是灰色衣服,哪里是飞天鼠?分明就是自己一方的同伴。

封千里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下令道:“都给我去搜!”一众灰衣人四散而去。躲在大树上的飞天鼠终于盼到敌人离开,绷紧的神经放松下来,长长舒了一口气,心中想道,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个地方敌人已经搜查过了,应该不会再来。他打定主意还是回到山洞中养精蓄锐,待天黑了再作其他打算。

他从大树上跳下来,刚走到洞口,忽然背后就响起一阵嘿嘿的冷笑声,他转过身就看见了一脸嘲笑的封千里。火影棍封千里冷冷笑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吗?阁下是不是又想躲到山洞中去?嘿嘿,老夫就算准你还在附近,故意走开,好引你出来。”飞天鼠笑道:“哈哈,阁下真是狡猾,不过……恕在下不奉陪啦!”向左一跳,斜刺蹿出,展开轻功就开溜。

封千里喝道:“哪里逃!”手一扬,一把牛毛细针无声无息地朝飞天鼠的后背射去。细针密密麻麻一大片,在阳光中泛射着幽蓝色的异芒,显然喂有剧毒。封千里的发射手法十分奇特,细针飞行起来不带一丝风声,只是针上浸淬的不知是什么毒物,散发着一股虚无缥缈的古怪气味。

飞天鼠捕风捉影的轻功身法十分高明,奔跑起来非常神速,只可是,却比不过毒针的飞行速度。毒针近体,他察觉有异,猛地向左跳开去。饶虽如此,他见机得快,反应又不慢,但还是难逃厄运,右臂一麻,手中的长剑便掉落。

封千里哈哈大笑道:“飞天鼠,你已然中了老夫的附骨针,若是没有我的独门解药,必死无疑,要是你乖乖地交出血秘图,或许会饶你一命。”

飞天鼠也大笑道:“附骨之针,无休无止,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在下又怎么会必死无疑呢?岂非自相矛盾?别吓唬某人,心头怕怕,哈哈哈,不过这些小手段又怎么难得倒我的鬼医朋友呢?阁下,恕不奉陪了,后会有期啦!”

封千里冷笑:“阁下自信若能承受得住那份活罪,只管逃走便是。嘿嘿,生死两难附骨针,至损至毒天下物,迄今为止,还没有人能够挺得住,阁下不防试上一试,看看滋味如何!”

飞天鼠却不再理会他,拼命地施展轻功,只顾向前狂奔,两耳风声呼呼。

天色向晚,飞天鼠抱着婴儿跑进了一片杏树林中。

这时,附骨之毒发作,他手脚一阵抽搐,滚倒在地,只一瞬间,他全身的精血仿佛被抽干,瘦得只剩皮包骨,两眼深陷。万蚁噬心,痛苦无边,不一会儿他便昏死过去。

次日清晨,封千里在树林中发现了奄奄一息的飞天鼠,却不见了婴儿的踪影,他从飞天鼠的怀中搜出血秘图,翻看一下,脸上露出了笑容,武林中人人梦寐以求的至宝血秘图终于让他抢了回来,王爷必会大大的奖赏,甚感美中不足的是,不能够把小王爷也带回去。

血秘图,武林至宝,得之者得天下,封千里何曾不想据为己有,他做梦都想着自己有君临天下的那么一天,只是他更清楚地知道,夜王爷神通广大,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眼前垂死的飞天鼠便是鲜明的例子,与夜王爷作对的没一个有好下场。南有夜王,北有冥王,普天之下,能够与夜王一较高低的,想必也就只有鬼灵宗的宗主“冥王”萧战了吧?

封千里一把抓着飞天鼠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厉声道:“哈哈哈!这附骨针的滋味如何?不好受吧?说,把小王爷藏到哪里去啦?”飞天鼠连张开眼皮的力气都没有,哪里还能够开口说话?封千里问了也是白问,他喝令手下二十多名灰衣人道:“小王爷应该就在附近不远,大伙都散开去寻找,谁若找到了,王爷重重有赏。”众人一想到那白花花的银子,顿时就来了劲儿,唯喏连连,一窝蜂似的散开,争先恐后去寻找。

封千里发觉树上似乎有人在偷听,喝道:“谁?快给我滚出来!”却听吱吱的怪叫声,一只大马猴被吓得从这树蹿到另外一棵树上。封千里暗自好笑:“我道是哪一位武林高手大架光临,原来却不过是一只长毛畜生。”

当夜幕再次降临之时,一众灰衣人纷纷回到了杏树林之中集合。人人脸上都是一副灰心丧气的神情,好像丢掉了几百两银子似的懊恼晦气。封千里不用问也知道是什么结果,他只是在心中思忖该怎么样向王爷来一番说辞——搜遍了方圆十几里的范围,连婴儿的哭声也没有听见,按理说,这么长的时间了,婴儿总该饿了吧?饥饿没东西吃,又总该是哭吧?却为何连哭声也没有呢?唯一的解释,那便是婴儿已被猛禽野兽给吃掉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