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歪打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383字
  • 2019-02-10 08:00:00

刀翁笑道:“哈哈,这位少侠脸色有点苍白,想必气血不畅,老夫当然也看出来了,肯定有伤在身,但老夫这也是为你们好……要知道谷中那一头犀虎可是畜生,它可不管你受伤不受伤,本事不济的,统统都要丧命于它的利爪之下,所以,老夫建议你们,如果有伤在身,行动不便,最好先不要进谷送死,如果非急的进去,那就让老夫考核一下,是否有足够的自保能力……”

他还要滔滔不绝的说教下去,江枫打断道:“前辈,你的好意,晚辈明白……好,前辈的刀法精妙绝伦,晚辈也正想领教几招……来吧,晚辈接受你的考核便是。”

他心想,激烈的搏斗或许熬不住,但仗着错踪步的精妙,躲避他十招应该不成什么问题。

与其听这老儿啰里啰嗦,还不如爽快打上一场,再说了,对方所说也有道理,万一那犀虎真的很凶猛,到时候若自己不能自保,岂不成了小朵的包袱,要连累她?

总之,有备无患,进谷之前,确认一下自己是否拥有自保能力也是好的。

江枫翻身下马,抽出飘零剑,漫步走到了刀翁的面前,拱手道:“晚辈江枫,请前辈赐教!”

刀翁点头道:“哈哈,赐教不敢,相互切磋一下吧,点到为止就好。”

江枫道:“好说!”虚晃了一下手中的飘零剑,又道,“前辈请先出招吧!”

刀翁略迟疑了一下,说道:“也罢……看刀!”说完,使一招力劈华山,无罪刀一抖,径直就朝江枫的胸口劈落下去。

他这一刀,力道只用了七成不到,因为这不是生死决斗,而是约定好的切磋而已,再者,他念及江枫有伤在身,这起手第一刀,纯属试探罢了。

但作为一名武艺期的二流高手,内功修为十分的浑厚,这七成内力使将出来,拍扁一块顽铁那是绰绰有余,万不能小觑。

只见他那一刀斩落下去,呜呜风动,仿佛虚空都被剖开了,声势相当惊人。

刚才小朵和刀翁那一场对打,江枫一直在旁专心观战,对于刀翁的出刀风格多少看出了一些眉目,知道此老也是一名武艺期的二流高手,内力修为只怕还在自己之上,万不能硬碰,加上他内伤还没好,十成内力只怕发挥不出五成,所以他不打算实打实的硬碰硬,而是采取游斗的方式。

只见他侧身一避,就让开了刀翁的攻击,同时飘零剑斜刺里一挑,刺向刀翁的肩头。

这一剑,叫歪打正着,是他融合了学自小朵那里的千幻剑法和传承于白面游丐的飘零剑法两种绝技,最新变化出来的招式,灵动,飘忽,犀利无比。

就可惜,他受了内伤,出剑速度比平时慢了三分,不然,出其不意之下,他这一剑肯定要令刀翁挂彩。

“好剑法……”

刀翁是一个老江湖,眼光有独到之处,他当然看得出江枫这一剑的精妙,不禁喝了一声好,只见他肩头向后一缩,飘零剑就贴着他的衣服滑了过去,差一点点儿就要见血。

甫一交上手,刀翁就看出来了,眼前这个毛头小子,年纪不大,但绝不是初出茅庐的雏儿,战斗经验反而相当的老道,于是他就收起小觑之心,出刀就无所顾忌了,每一刀都倾尽全力。

刀翁所施展的还是那一套无醉刀法,人无酒自醉,身法诡异,出刀的角度和方位更是鬼神莫测,变化万端,十分不好相与。

在刀翁的凌厉攻势之下,江枫仿佛变成了一叶怒涛中的小舟,飘摇不定,随时会覆灭的样子,不过好在他的错踪步练的相当娴熟,每次都堪堪躲避了过去,有惊无险。

江枫施展出错踪步,防守为主,偶尔出剑来一招千幻剑法,或飘零剑法,以攻代守。

高手过招,瞬息百变,很快,两人就斗了不下三十来招,大大的超过了十招之数。

“接我最后一招……天下无罪!”

蓦闻刀翁大吼一声,人刀合一,化作一道残影,白虹贯日一般撞向江枫。

“这么霸道?这老头老当益壮啊……”看到对方出绝招,感受到对方那一往无前的大杀势,江枫不由得心头一凛,暗暗惊讶,“这一招,只怕老头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必定非同小可,万不能与他刀剑相碰……嗯,暂避锋芒,我惹你不起,我躲还不行么……”

心念及此,江枫表面依旧如古井之水,淡定从容,待刀翁的刀气甫一触及衣裳,他当机立断,使一招江湖中最常见的白鹤冲天,脚尖一点,嗖的一声,冲天而上。

轰隆!

眼前忽然失去了对手的人影,但刀翁这一招的力度已然用老,根本无法中途变招,他一个收势不及,一刀就斩在一棵大树上,顿时就把那水桶一般粗的树干居中斩断,轰然倒了下去。

江枫轻飘飘的落回地面,就像一根鸿毛,没有弄出什么声响,他转身,看向刀翁,脸上笑吟吟,拱手相问:“前辈,似乎十招早已过了,我们还要继续?”

刀翁收刀,回身,摆手道:“罢了罢了,长江后浪推前浪,如今的后生一辈真是了不得,老夫不服老也不行了……不打了,不打了,你们去吧!”

江枫看向小朵,不语。

他的意思很明白,去与留,让小朵来作决定。

小朵略作沉吟,开口道:“多谢前辈成全了……嗯,就此告辞了,后会有期!”

说完,两人并辔离去。

小路蜿蜒,不见尽头。

接下来的一段路程,却是相当平静,没有再遇到什么山贼跳出来打劫,也没有发现任何一个路人,甚至鸟叫虫鸣之声也销声匿迹了,静的有些可怕。

小朵忽问:“小枫子,你有没有发觉这一段路安静得有些不太寻常?”

“的确是太平静了一些……”江枫也觉得事有蹊跷,“莫非那犀虎就在附近,是它把一些小动物都给惊吓走了?”

小朵疑惑道:“可是,不是说犀虎在落霞谷中出没吗?这儿离落霞谷还有一小段距离哩。”

江枫道:“也许,是那刀翁阻止人们进入山谷,便断绝了犀虎的食物来源,它饿的慌,于是就跑出来觅食的也说不定……小朵,我们须得小心一些了……”

两人虽察觉到周围环境存在一些不和谐的因素,很可能危险就在附近,但他们年少气盛,可谓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根本不会打退堂鼓,相反,对于犀牛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邪恶存在,他们更加激起了好奇之心,非得一探落霞谷不可了。

日薄西山,霞光万千。

江枫和小朵几经波折,终于安然无恙的来到了目的地——落霞谷。

此刻,他们站在山谷的入口处,踌躇不前。

“小朵,太阳也快下山了,我们是现在进去,还是等到天黑,或者等到次日再进去刺探一下?”

小朵抬头看天,见夕阳已落下一半,说道:“天色还亮,我们先进去探一下路径吧。”

江枫应道:“也好!”

于是,两人便把马儿留在谷外,步行朝落霞谷走了进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