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血秘图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4053字
  • 2019-05-21 08:00:00

天地四方谓之宇,古往今来谓之宙。宇宙空间,广袤无垠,浩瀚无边,依照空间稳定性的不同,划分为三个层次,也即是所谓的三界:天界、地界、人界。

天界分为三十三天,每一天自成一世界,广袤无际。传说之中,三十三天之外还有一处空间,叫天庭,是三界主宰之天皇的居所。

地界分为九幽明界,每一幽明界成一天地,无边无际。九幽明界是指:明暗天、昏黄界、骷髅山、幽明海、血河屠、十八地狱、迷乱之原、魔椴之森、天魔混罗界。传说之中,地界之央是地府,乃三界主宰之地皇的居所。

人界分为四象蒙界,每一蒙界成一天地,浩瀚无垠。四象蒙界包括:凡间界、长生界、人仙界、异幻界,四界都是轮回相通,每一界分成无数个位面,每一个位面包含了三百六十五万个星系,而每一星系之中又包含了数之不尽的星辰或大陆。传说之中,人界之央还存在着一处特殊的异元空间,叫皇城,是三界主宰之人皇的住所。

这是一块神奇的大陆,神州为名,处于凡间界的玄黄位面之中。根据地理环境和气候特征的不同,神州划分为五大区域:东海、北溟、西域、南疆、中土。东海是一片茫茫海洋,无数岛屿星罗棋布着;北溟是一片冰天雪地,终年飘雪,冰川万古不化;西域是一片莽莽沙漠,风沙肆虐,昼炎夜寒,温差极大,气候恶劣,千里无人烟;南疆号称有十万大山,到处白山黑水,瘴气缭绕,怪兽出没,也是鲜有人迹;只有中土山清水秀,气温适宜,才是人类繁衍生息的好地方。

中土大地,辽阔广袤,划九州分三朝。九州是:中州、禹州、蜀州、幽州、并州、青州、荆州、梁州、翼州。三朝是:大蒙皇朝,大离皇朝,大相皇朝。三朝鼎立,各占三州。

这中土大地,从虚空高处向下俯瞰便宛如一叶扁舟,大蒙皇朝占据北方的舟首,拥有幽州,并州和青州。大离皇朝位于小舟的中间部位,管辖着中州,禹州和蜀州。大相皇朝则位于南方的舟尾,统治着荆州,梁州和翼州。

此刻,大离皇朝中州境内。

明朗的夜空忽然划过一颗流星,一闪即逝。在它消失的那一刹那间迸发出了耀眼的光芒,璀璨夺目,那一刻,众星黯然,即便是那皎洁的月亮也无法掩盖住它的光华。

流星消失的方向,有一座庙宇,已然破败不堪,只要一股强风吹来,随时都会倒塌的样子。破庙四周长满了许多杂草,齐膝般高。此时,除了虫声唧唧之外,一切都显得寂静荒芜。

“哇哇哇……”

倏然,一阵哭闹的声音自破庙中传出,似是婴儿的啼声,却是来得突然,消失得也突然,直刺破了这静谧的夜空。

只见十几条灰影犹如鬼魅幽灵,飞快地奔向破庙,短短一会儿便来到了破庙前,迅速散开,把破庙团团包围住。

站在破庙正门的是一名瘦小老者,精神矍烁,花白胡须垂至心口,他嘿嘿一声冷笑,叫道:“飞天鼠!你已经被包围住啦!就算你武功再高,轻功再好,一样是插翅难逃,识相的赶紧放了小王爷和交出血秘图。不然,嘿嘿嘿……”

破庙中静悄悄,没有半点响动,老者神色一沉,喝令道:“给我搜!掘地三尺也要把他给我翻出来。”

那十几名灰衣人应声而动,鱼贯冲进破庙。

“砰砰砰……”

翻箱倒柜的声音蓦然响起,乱成一片,莫非这些灰衣人准备拆了这间破庙?倏然,大风骤起,飞沙走石,劲草折倒,轰的一声,破庙塌倒。

“嗖嗖嗖……”

在破庙倒塌的瞬间,只见十来条灰影仓惶蹿出。来不及逃生者,发出一声惨叫,便没了动静。

老者扫视一眼,看到一干手下灰头土脸的狼狈模样,神情变得更加阴沉,他心中怒骂道:“好你个飞天鼠!果然狡猾得紧。”发令道:“快给我追!”但往什么方向去追呢?只见他们在破庙的附近胡乱搜寻了一阵,却是连一只小耗子都没有发现,就更别说是飞天鼠的踪影啦!

忽然,老者发现一处草丛湿漉漉,并且隐约中有股尿臭味,他不由心头大喜:“哈哈哈!童子尿,应该是小王爷撒的吧?嘿嘿,若是那飞天鼠被尿了一身湿,岂非妙哉?”只见他大声叫道:“随我来!”说话间,施展出踏雪无痕的轻功,一马当先朝正南方向奔了出去。十几名灰衣人紧随其后。

奔出了老远,众人忽闻前边的树林中有打斗的声音,叱喝声、惨呼声,还夹杂着婴儿的啼哭声。众人神色一振,精神抖擞,加快脚步,跟在老者的后面冲入那树林。

树林里只见七名持剑的灰衣壮汉正围攻一黑衣汉子。黑衣汉子怀中抱着一个刚出生不久的男婴,此时正哭个不休。

地面上还横躺着五六具尸体,红白之物流了一地,腥臭扑鼻。七名灰衣壮汉有的虽已受伤,但攻势依然猛悍无匹。黑衣汉子急欲脱身,用的也是狠招。

唰!唰!唰!

只见三支长剑猛然刺向黑衣汉子的后背要穴,剑招诡异。叮的一声,黑衣汉子一剑荡开了前面的四人,待要回剑去削背后偷袭的三剑,却是已然来不及,一转身,他把婴儿当做盾牌迎了上去。那三人显然很害怕伤了这婴儿,硬生生地撤了招。

蓦然,寒光一闪,只听得三声凄厉的惨叫之声响起,又有三人倒了下去。三人的咽喉处汩汩地流出鲜血,怒目圆睁,满是不甘。

花白胡须老者率众奔进树林来,剩下的四人如见到了救星,攻势更加猛烈。但这无济于事,不一会儿,援兵未及出手,他们便都先做了剑下亡魂。

花白胡须老者等人一进入树林,便迅速把黑衣人围住,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

老者却不急于出招,背负着双手,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目光如锥子般狠狠盯着黑衣人,冷冷一笑,说道:“哈哈哈!飞天鼠,你终究逃不出老夫的手掌心……你是乖乖地束手就擒呢,还是要老夫亲自动手?”

飞天鼠便是眼前这名黑衣人啦,他名叫高啸风,当今江湖之中名号叫得最响亮的梁上君子。捕风捉影飞天鼠,高来高去高啸风。他凭借一套捕风捉影的轻功身法冠绝江湖,独步武林,风头一时无俩。

他见这花白胡须老者两边太阳穴高高鼓起,显然内功修为极具火候,心下微凛,暗忖:“这老儿估计就是夜王府七大高手之一吧!却不知武功究竟高到何等境界?自己的轻功已是出神入化,才得了这‘飞天鼠’的外号,当真打他不过,逃总该逃得了吧?”心中打定主意,便从容不迫地笑道:“呔!要大爷我束手待毙,简直就是白日做梦。有本事尽管来抓呀!”

老者怒喝道:“好狂的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休怪老夫下手狠毒。看招!”这老者正是夜王府七大高手之一的“火影棍”封千里,此君脾气最为火爆,说打就打,出手便是必杀绝招,只见他右手抡起,单掌照着飞天鼠的面门劈去,此招名为——飞龙在天,乃是“焰龙掌”中的厉害杀着,劲风呼呼,刚猛无俦。

飞天鼠见对方掌势威猛,自忖硬碰讨不了好去,当即叫道:“慢着!你若敢靠前一步,我便摔死他。”把婴儿高举过头,作势欲摔。婴儿一直哭个不停,声音渐渐有些沙哑。投鼠忌器,这一招果然灵验,封千里硬生生地把掌力收回,说道:“你待要怎么样?”

飞天鼠笑道:“其实也不想怎么样啦!只要阁下把路让开,一切好商量。”他满以为封千里必会有所让步,没想到对方却是一通哈哈大笑:“即便你把小王爷摔死了,那又如何?只要老夫夺回血秘图,还不是大功一件?实话告诉你吧,王爷算准你抢走小王爷就是为了要挟我等,于是传令,要我等不择一切手段夺回血秘图,即便是搭上小王爷的性命也在所不惜!哈哈,废话少说,识趣的,快快把血秘图交出来吧!”

飞天鼠眉头皱了一下,说道:“东西便在我身上,有本事自己来拿吧……”不待对方出手,忽然他向后一跃,反手一剑挥出,自下而上斜劈一名灰衣人的胸膛。嗤的一声,血光迸现,那灰衣人未及招架,啊的一声惨叫,萎顿于地,两脚一蹬,赶去黄泉报到了。

飞天鼠冲出了包围,展开捕风捉影的轻功身法,飞快地逃逸。封千里料不到敌人忽然来此一手,待反应过来,已然迟了一步,大叫一声:“哪里逃?”施展出踏雪无痕的轻功紧追而去。

飞天鼠真不愧是天下数一数二的神偷飞贼,他的轻功已是登峰造极,转了三两个拐弯便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封千里的拳脚功夫虽然厉害,轻功却非擅长,一开始他还勉强追得上,时间稍长便失去了飞天鼠的踪影。

月亮渐渐西落,东方已然出现了一抹鱼肚白。

飞天鼠忽然感到有些疲累,找了个山洞,想要小憩片刻,偏在这时,婴儿醒转了过来,大概是肚子饿的缘故吧,老哭个不停。飞天鼠生怕哭声又把敌人引来,直想把婴儿掐死了算,但看着婴儿红扑扑的小脸蛋,于心不忍,他只好到洞外寻找一些野果,捏出汁液喂他。婴儿喝饱了果汁,便不再哭闹,很快便熟睡过去。飞天鼠将婴儿放在一旁,盘腿打坐。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工夫,消耗的内力便渐渐恢复,疲劳尽祛,他的精神旺盛了许多。

回想夜王府盗宝之行,他心有余悸,后怕不已。王府重地,守卫森然,机关重重,危险四伏,他还能够保全小命,实属万幸。而此刻,夜王府的大批高手已然倾巢出动,能否笑到最后,他自己便没有多少信心与把握啦。他心中又想道:只怕这时满山遍野都是敌人了,白天实在不方便乱走,还是老老实实躲在山洞中吧,待到天黑之后再作打算,反正这山洞十分隐蔽,敌人一时半刻不会找得着……

他忽然伸手从怀中摸出一件古朴的画卷来。望着手中之物,他两眼尽是炽狂,双手微微颤抖,竟是心情无比激动,他心中喟叹道:“这就是引得无数英雄豪杰为之抛头颅洒热血的血秘图吗?江湖盛传,血秘图中藏着一个惊天大秘密,这秘密到底是什么呢?”

他小心翼翼地展开画卷,长三尺许,宽一尺半,也不知道是什么纸质,丝绢般柔软,牛皮般坚韧。一展开,顿时一股浩大古老的气息扑面而来,令他呼吸一窒,心神摇曳。然而偌大一张古朴的画卷上,空空如也,却是什么也没有。

他低头沉思了片刻,忽然咬破右手的食指,将一滴鲜血滴到血秘图之上。鲜血甫一滴落到秘图之上,顿时之间就被吸收得干干净净,与此同时,异象产生了,秘图的中央忽然就显现出两个古老的文字来,银钩铁划,笔走龙蛇,字迹鲜艳如血,气势锋利如剑,气息古朴苍老,隐隐之间还透着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意境,十分邪异。

“这两个到底是什么字?莫非是远古早已消失的文字?或者根本就不是世俗之中的文字?难道是天书?沾染鲜血之后才显现出诡秘来,莫非这就是它被称为‘血秘图’的由来?”

飞天鼠凝神打量着那两个古老的文字,想从其中寻找出一些端倪来,他看着看着,忽然间只觉得说不出的诡异,脑海之中莫名其妙地就浮现出一幅血腥大屠杀的修罗场景来:残肢、断体、鲜血、嚎叫、屠戮……

飞天鼠蓦然一惊,急忙收敛心神,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把眼睛从血秘图上移开。他兀自心惊:这是一幅什么鬼东西?竟然具有勾魂摄魄的魔力,好险!好险!好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