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落井下石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185字
  • 2019-05-07 12:00:27

沈苍登场之后,环顾了一眼,见得众人都是一副敬畏的样子,不由心中颇为满意。

接下来,只见他清了一下嗓子之后,便直接开口宣读了丁洋所犯下的罪行,并作出了对后者的惩罚。

废除修为,逐出师门。

对于这样的宣判,丁洋的心中当然是一千个不服气的。

但那又有什么用呢?

他就像一块砧板上的肉,只能任凭别人宰割。

而他也很清楚,一切的反抗都是徒然的。

所以,他就很识趣的站在那里,一声不吭,就像一只落魄到了极点的木鸡。

这时,沈苍低头看了丁洋一眼,开口:“丁洋,你可认罪?”

丁洋苦涩一笑,道:“上了这一座亢龙台,本人就算不想认罪,那又有什么用吗?当然是认罪吧。”

沈苍抚了一下胡须,漠然道:“很好。既然认罪,那么,接下来,就接受惩罚吧。”

说着,他看向了一旁的青面剑奴使了一下眼神。

后者明其意,忽然伸出一手,凌空一摄,丁洋就身不由主的漂浮了过去,并落入了他的手掌之中。

接着,青面剑奴直接催动秘法,将一缕霸道的真元注入了丁洋的身体之内。

真元入体,顺着经脉,直接就钻入了丁洋的丹田之中,尔后猛地一爆,毫无悬念的就炸毁了后者的丹田。

哇!

丹田被毁,丁洋忍不住一口鲜血就喷了出去。

然后,他的气机就瞬间衰败了下去。

便仿佛大病了一场,脸色一下子变得比纸还白。

跟着,他只觉两腿一软,一屁股就坐到了下去。

沈苍瞟了丁洋一眼,冷漠的道:“好了,这一位丁洋的丹田已被废,从此就沦为了一个凡人,现在就送他下山去吧。”

那一位青面剑奴听了,点了一下头,忽然伸出一手,一把就拎住了丁洋的衣领。

然后,他就好像拎小鸡一般把丁洋提了起来。

跟着,他祭出一把飞剑,并跳了上去。

咻!

接下来,他直接就一手提着丁洋,一块飞走了。

很快,便就消失于天际不见了。

……

嗖!

没过多久,只见青面剑奴一手提着丁洋就飞出了山门,并降落在了连云山的山脚处。

呼!

落地后,那一位青面剑随手一扔,就好像丢垃圾一般把丁洋丢了出去。

啪!

丁洋狠狠的摔落于地,一时动弹不得,就好像一条死狗一样趴在那里。

咻!

而丢下丁洋之后,那一位青面剑奴看也不看一眼,直接就御剑飞走了。

……

也不知过了多久?

当那一轮太阳爬上三竿的位置之时,丁洋感觉身体之中的力气恢复了一些,于是,他就赶紧挣扎了一下,成功的站了起来。

他扭头看了一眼四周,顿时,心中就迷茫了。

世界之大,他不知该往何处去?

“如今,我已成为了一个废人,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呢?”

“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不行,我还不能寻短见。”

“苏长老为了帮我,如今下落不明,我一定要查明真相才行。”

“嗯,还有,我可不能稀里糊涂的被人陷害,我一定要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对了,丹田被毁,无法修灵,但我还可以走炼体这一条道路哦,不是吗?”

“嗯,天无绝人之路,只要留得青山在,便不愁没柴烧。人,只要还活着,终究还是会有希望的。”

“炼体三门,真武门、昆吾宫、火云教,我只要想办法加入其中一门,那么,也许还有出头之日的。”

“虽说,炼体者,或许在前期,不如修灵来得进展迅速,能力也相对弱小一些,但一旦问鼎武圣之境,可滴血重生,可千变万化,简直就是不朽不灭,同样是威震十方的恐怖高手不是?”

“嗯,真武门在中洲,离这里最近,那么,我就先赶过去碰一下运气吧。”

丁洋从六岁被苏烈带回龙剑门之中,那时就开启了修炼之路,如今,他已是十四岁了,好歹也修炼了八个年头,其间不知经历过了不少磨难,心性早就被磨砺得相当坚韧。所以,就算如今他跌入了人生的低谷,但他并没有就此自暴自弃。

他站在那里,心念飞转,快速的思索了一番之后,便就作出了一个决断。

于是,他重拾信心,昂首走了出去。

如今,他丹田被毁,体内的灵力不复存在,他已无法御剑飞行。

如果是依靠徒步跨越一洲之地,不远万里赶往真武门的话,怕是得走上好好几个春秋才行。

不过,纵有千难万险,他也不会退缩的。

因为,那是他唯一可走的路,他已别无选择不是?

走呀走。

约莫只走出了一里之地的样子,忽然,他就停下了。

为何?

莫非遇上了什么妖兽拦路不成?

非也。

他并没有遇上什么拦路虎。

而是遇上了三个人。

三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少年。

并且,是三个他认识的老熟人。

“龙小天,还有黑白双英,竟然是你们?”

丁洋扫了对面三人一眼,不由就暗自皱了一下眉头,沉声说道。

站在丁洋正对面的那一位气度翩翩的青衫少年正龙小天。

龙家堡的少堡主。

以区区十五岁的年纪还不到,就成为了一名灵师级别的二流高手,是龙剑门外院之中鼎鼎有名的天才人物。

龙小天斜睥了丁洋一眼,大笑道:“哈哈,丁洋,看见本少爷出现,是不是有很惊喜呢?”

丁洋道:“呸!什么惊喜,是惊吓好不好。你们来这里作什么,莫非想落井下石是吗?”

龙小天哈哈一笑,道:“对,你说对了。本少爷来这里就为了落井下石。”

一旁的白胖子道:“龙少,我觉得应该是叫痛打落水狗才恰当一些哦。”

龙小天道:“痛打落水狗么?哈哈,差不多也是一个意思吧。”

丁洋努力的克制自己,尽量以平淡的语气道:“龙小天,你究竟是干什么,莫非想杀死本人?”

龙小天道:“没错。有道是,有趁你病,要你命。凡是与我龙小天作对的人,我是绝不会让他活着浪费空气的,必须赶尽杀绝才行。”

丁洋道:“你……心肠可真狠。”

龙小天似笑非笑的道:“不,不,这并不叫心肠狠。有一句俗话是这么说的,对敌人心慈,便是对自己残忍。要怪,就怪你自己不长眼,竟然妄想与本少爷争抢女人,太不识趣了,死不足惜。”

一旁的白胖子又插话道:“对,对,我们龙少其实一点也不心狠,他在面对文巧巧师妹的时候,可不知有多么的心善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