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青面剑奴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072字
  • 2019-05-07 08:00:20

囚龙殿。

十三号囚牢。

只见丁洋盘坐于那里,眼睛闭着,似乎在练功。

但实则,此时的他,并无心思进行修炼的。

为何?

因为——

“今天已是第十天了,沈堂主说过,如果过了今天,苏长老还没回来的话,那么,他就要废掉我的修为,并逐出门墙……”

“话说,已然过去了这么多天,苏长老还没一点动静,他该不会发生了什么意外了吧?”

“怎么办?现在还剩半天的时间而已了,如果过了今晚子时,苏长老还不出现的话,那么我岂不是死定了?”

“究竟要怎么办才好呢?”

是的,那一刻,丁洋不但忧心自己的前途,还担心苏长老的安危,所以,他的内心是根本无法平静下来。

但他并非那一种一遇上一点事就暴躁之辈,所以,尽管他的内心已乱成一团,但在表面上,他还是努力的克制着自己。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

丁洋一直盼不到那一个身影出现。

于是,他的心也一点一点的冰冷了下去。

很快,天色就暗了下来。

这时,丁洋的心也仿佛沉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拔凉拔凉的。

他依旧坐在那里发呆,一动不动,一如一尊生了根的石像。

“还差一个时辰就快到子时了吧?”

“苏长老依旧不来,看样子,他真的出事了……”

“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才好呢?”

他心念飞转,一连思忖了好个脱困之法,不过,皆行不通。

“都怪自己的实力太弱小了……”

“罢了,罢了,认命吧,凭自己这么一点修为,根本无法进行越狱,只能乖乖的坐以待毙吧……”

最后,他还是无奈的接受现实。

很快,子时已过。

这时,丁洋的心就彻底的凉透了。

他依旧坐在那里,一点睡意也没有。

他在等。

不过,并不是等希望的出现。

而是在等沈苍这一位能改变他一生命运的恶魔的出现。

是的,在他的心目中,沈苍就是一尊恶魔,一尊他不愿面对的恶魔。

只是,即便他心中一百个不愿意。

但有一些东西终究是要去面对的。

大约又过了三个时辰的样子,此时,天色已亮。

对于很多人而言,美好的一天又开始了。

但对于丁洋而言,那将是黑暗的一天。

这时,忽有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

每一声都尤似一根针狠狠的刺在丁洋的心头之上,令他十分不好受。

“该来的,终究是要来了呀?”

“也罢,横竖是一死,也没什么好怕的,我还是勇敢一点的去面对吧。”

“嗯,一会上了亢龙台,说不定巧巧就在下面看着呢,我绝不能在她的面前表现出懦弱的一面……坚强,我一定要坚强……”

“还有那一个龙小天一定在等着看我被吓尿的样子,我绝不能让他如愿……嗯,坚决不能。”

“哼,龙小天,如果这一切真是你设计陷害我的,我一定会变成厉鬼回来向你讨债的……”

心中如是这般想着,当下,丁洋的心绪就平静了许多,脸上的神色也变得有一些冷漠了起来。

很快,只见一个戴着一副青铜面具的人走到了十三号囚牢的面前。

这一位,名叫青面剑奴,乃囚牢的看守者。

在一众杂役弟子的心目中,这一位青面剑奴乃是死神一般的存在,见着了,远远就绕道而行,畏而远之。

此刻,丁洋一见得这一位青面剑奴,原本已平复下去的心绪不由自主的又悸颤了一下,脸色也是变了变,呢喃道:“青面一现,亢龙有悔……”

那一位青面剑奴却不理会丁洋的不良反应,直接拿出一把钥匙,打开了牢门,朗声道:“十三号囚犯,出来吧,跟我走!”

语气冷漠而坚定,不容反驳的韵味。

“是,青面大人。”

丁洋听了,就乖乖的站了起来,步伐沉重的走了过去。

很快,丁洋跟在青面剑奴的后面走出了囚龙殿,并来到了位于外院的建筑群中央的那一座亢龙台之上。

所谓的亢龙台,乃是一个审判之地,也就是囚龙堂的执法者对犯下过错的弟子进行判刑的地方。

当丁洋站在了亢龙台的上面,他四下一扫,见得四周是一片人头攒动。

而当他一出现,四周的人群就议论纷纷了起来——

“想不到丁洋这个家伙竟然是一个胆大妄为之徒,居然连一城之主的千金小姐也敢非礼,真是胆大包天呀。”

“话说,丁洋这个人,平时看上去也挺老实的样子,想不到原来却是一个伪君子。”

“那不是咯。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不是?”

“我在想那一位城主的千金小姐是不是长得太美了,所以,才会让他不顾一切的去犯罪呢?”

“我想,应该是的。”

“这个丁洋,他不是跟一个叫文巧巧的师妹走得很近么,竟然吃着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真是太过分了。”

“哈哈,我在想,那一个文师妹知道了这一个小子的恶行之后,会是怎么样的一副表情呢?”

“还什么样的表情,当然是嫌弃的表情咯……”

入耳的都是一些不好听的话,令得丁洋的神色变得更加的不好看了,死白死白。

那一刻,丁洋的心中无比的苦闷,他好想大声的反驳,可是,他也很清楚,就凭他一张嘴,是辩解不过四周的七嘴八舌的。

最后,他也只能木讷的站在那里,任凭那一些宛如刀子一般锋利的恶言恶语无情地进行攻击。

不过,好在那一些难听的话并没有持续多久,大概也就只持续了一炷香的光景而已。

不然,如果再长久一些,他觉得自己肯定是承受不住而崩溃的。

因为,有一些话实在太恶毒与不堪入耳的。

而那一些人之所以中止了恶语中伤,并非是他们良心发现,从而适可而止。

那只是因为,忽有一人从天而降,落在了亢龙台之上。

而一众杂役弟子一见那人出现,比见着了青面剑奴更加的忌惮几倍,顿时就噤若寒蝉了。

在囚龙堂之中,若说有哪一位比青面剑奴更加的令人畏惧,自然非沈苍莫属了。

好的,不必饶舌,那一位忽然从天而降之人,正是囚龙堂的执牛耳者——沈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