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生死叹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039字
  • 2019-05-02 20:00:22

北流氓感叹道:“神域仙境,缥缈超然,我辈向往久矣!嘿嘿,只是,不是妄自蜚薄,咱兄弟三人连先天阶的实力都没有达到,何年何月,或者今生不会有机会飞升了。嗯?对啦!山贼二哥,你老爹不是在北磁伏龙大阵之中施展血暴术就能够穿越时空去游历大荒异界吗?貌似那儿的山水挺不错,说不定天翼魔便是那边的生命哦,找个机会我们也去逛一遭如何?如果抓到一头飞兽当骑宠,定然逍遥比神仙,哈哈……”

南山贼苦着脸道:“俺老爹说了,大荒异界奇诡无比,凶禽猛兽横行肆虐,妖魔鬼怪舞爪弄牙,凭他先天阶后期的实力尚且步步艰险,若非有天翼魔相伴,以及流光禅师相助,他也不会还有性命在。以我们目前这点微末的能耐去到那儿,何如兔子闯进了狼窝?迟早不是当怪兽的点心,就是成为妖魔的腹中之物。

嘿嘿,其实,就算我等为了满足好奇心而甘愿去送死,也未必能有机会。俺老爹之所以能够进入大荒异界,两大神使分析说了,北磁伏龙大阵之中充斥着元磁之力,而俺老爹体内的先天真气乃是雷系元素,两者应该存在相互转化,所以俺老爹在北磁伏龙大阵之中施展血暴术不会形神俱灭,至于不具备俺老爹这些条件的人,最好就不要妄自尝试了!”

东海盗苦笑道:“温饱不解,何思淫乐?身陷牢狱,随时有生命危险,为今之急,想个法子逃出去才是要紧,待到人身自由时,何时想去游历大荒都可以。哈哈,说不得,大不了,等到雷雨之天,就跑出去让雷公劈个,不就可以像伯父一样啦?”南山贼道:“哈哈!海盗大哥说笑了,岂是随便可以让雷劈?万一旁人瞧见了,即便劈不死,只怕在世俗眼光中也活不成啦!”

北流氓颇是感慨道:“山贼二哥所言甚是!世俗人的眼光最是可怕,杀人不见血,也不必偿命。小时候听俺娘亲说道,她曾经有一位儿时玩伴,就是因为在山上牧羊时,无端遭雷劈了一下,村里之人便视之如妖魔,背后说三道四,当面冷嘲热讽,这小贼,看长相就不是什么善类,三岁偷鸡,四岁摸狗,五岁偷看隔壁大妈洗澡,活该被雷劈。更有卑鄙者无中生有道,被雷劈的那天,亲眼看见他一手抓母羊的羊奶,一手摸母羊的屁股,一脸污秽,简直禽兽行为,猪狗不如,天理难容,连老天都看不过眼,于是青天大白日,平地一声焦雷响,这小贼就被劈了,只可惜没有当场毙命,想必老天爷不想他这么便宜就死去,作恶多端的人应该凌迟处死。人言可危,三人成虎,众口铄金,流言甚于流毒,蜚语猛于刀斧,可怜的家伙,弱小的心灵,终于在世俗鄙夷的眼光中彻底崩溃,丧失了活下去的勇气。月黑风高夜,村口徘徊良久,雄鸡一叫,两眼一闭,纵身一跳,噗嗵一声,落进古井,结束了短暂的一生。次日,尸体被打捞上来,全村男女老少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一人啐一口痰液便将之淹没。有人咒骂道,这杀千刀的无耻恶贼,没心没肺,忒是歹毒,死也要弄脏水井,想害乡亲父老没水喝,老娘咒他下地狱十八层,永世不得超生……尸体被曝晒三天三夜之后,便被丢进恶狼谷喂野兽。”

南山贼笑道:“哈哈!流氓老弟,你的口才比得上说书先生了,这小故事说来一气呵成,抑扬顿挫,声情并茂,引人入胜。相形之下,俺南山贼的口舌就显得有些笨拙了,甚感汗然。之前说好了的,俺的故事说完之后,接着便轮到流氓老弟你,俺老爹的故事已然接近尾声,也没什么好叙述!现在,流氓老弟,是时候轮到你给我们说故事了,很想知道你心中的那个她是谁?”杨经风传奇的人生难道就这么一些儿吗?当然不止!许多往昔是他刻骨铭心的伤痛,埋在了记忆的最深处,在妻儿的面前也未曾提起。

北流氓咧齿道:“敝人虽叫北流氓,却不是耍赖之流,不就是往事回首嘛,虽然俺的记忆大半是伤痕,不过为了兄弟,两肋可以插刀,再次揭开伤疤又有何不可?只是,俺还想知道,老人家不是派个任务叫伯父去探查少林寺昊空大师的死因吗?后文呢?呵呵!山贼二哥,你是不是应该交代一下?”

南山贼赧然道:“这个啊!当初俺老爹与闻天天、梅千雪等人在追击胭脂盗的过程中,曾经路过少林寺,顺便就逗留了一段时日。只是他们不是神捕破案高手,事情又相隔好几年,根本就无从查起。若说因为权力之争而引发的血案,方丈明光大师确确实实乃是一代得道高僧,心地慈悲,半点不像残害同门的恶类。

那么昊空大师到底为什么而去呢?自然老死?不可能!老人家说了,他的寿命至少还可以活个几百年;暴病而殁?几率极小!老人家说了,他乃九世高僧,经历了九次轮回转世,已是金刚不坏之身,百病莫侵。那么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明光大师说了,昊空大师乃是和外域前来取经的大喇嘛印证佛法七天七夜之后,豁然贯通,双双坐化飞升而去。

凭直觉,俺老爹等人认为事情大有蹊跷,不可能就这么简单,只是百思不得要领,无处着手,只好暂搁一边。后来俺老爹和流光禅师提及此事,流光禅师说道,禅道自然,佛法随缘,因果由天,生死由命,一皆有定数,叫俺老爹不必在这件事浪费精力,有时间就参禅悟道,争取早日飞升。就这样,事情不了了之。

嗯!说了这么多,俺就顺便再罗嗦两句,俺为什么被称为南山贼呢?其实这是南佛山特大号山贼的简称。双龙剑客、南刀魔、北剑仙以及疯道长,这五位乃是南佛山一带令人闻风丧胆的绿林中的巨擘人物,同时他们也都是俺的授业恩师,有了这么几个大靠山,在南佛山一带有谁还敢招惹俺?俺就是一代土皇帝山大王,要风是风,要雨是雨,嘿嘿,俺这名头配上俺一副彪悍的长相可是一味能止小儿夜啼的良药哦!

其实俺双亲并不希望他们的儿子是一个山贼,从小就有意识把俺当做一名仕途才子来培养,俺老爹更把他的状元梦寄托在俺的身上。只是小时候在孔夫书院求学之时,那一帮可恶的公子少爷之流,说俺长相凶恶,不对他们的眼,于是便联合起来整俺。俺天生不是逆来顺受的性格,自然就和他们扭打了起来,俺天生神力,单对一决计不会输的,只是对方一股脑儿齐上,俺就吃瘪了。小孩子嘛,受了委屈自然是要跟大人哭诉滴,不过俺没有和双亲说,跟他们说了也没用,只会多挨几板子,而是偷偷告诉了南刀魔,说来就数南刀魔最疼爱俺啦,说俺的模样长得最对他的胃口。哈哈,有人嫌俺长得不顺眼,却也人夸俺长得俊,当真是青菜萝卜各有所爱了。

俺那么一哭诉,南刀魔当即怒发冲冠,拍案而起,立马就去找那几位的大人理论。次日,当俺踏进书院,人人见了俺犹如老鼠遇见了猫,畏而远避,背后指指点点。

人生最不能忍受的是什么?孤独!孤独是什么?孤独就是当你站在人群之中的时候,别人都当你是空气一般不存在。在人生最活泼好动的年龄段,俺却被孤立了,孤独犹如一潭死水,而俺陷在里面,怎么也游不上岸。为了不让他们的儿子就这样被淹死,双亲便给俺换了另外一间私塾,只可是最后的情况仍然一样,换了好几次之后,俺依旧孤独,慢慢变得孤僻,他们也就只好认命了。

习文不行,便只好练武。俺老爹万万料不到俺的武学天分却是十分不错,更有五位先天阶的高手抢着收俺做徒弟,哈哈哈!嗯,俺讲述的故事到此就结束了,两位兄弟还有什么疑问么?”

东海盗开口道:“我倒是有个疑问,你的五位师父都是不好招惹,伯父的修为更是达到先天阶后期,后台不可不谓强硬,是谁吃了豹胆熊心,敢把你抓进来呢?”

南山贼挠头道:“这个嘛!一言难尽,说来话长,总之那帮鹰犬当俺是一个小蟊贼给抓了进来,也怪俺粗心大意中了埋伏,等着瞧吧,若是俺老爹知道俺在这里,一定会带人来踏平此地……只是,俺嫌老是待南佛山没意思,迟早会发疯,说要出来走走长些见识,远离了老家千里,他们未必就知道俺已落难!”

北流氓一脸坏笑:“山贼二哥,你是在干什么坏事时被抓?”南山贼道:“这个嘛,却是——另外的故事啦,押后再说,有时间的话。流氓老弟,该轮到你给我们说故事了吧?”北流氓拉长脸道:“好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