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双龙会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4023字
  • 2019-05-01 08:00:19

‘不——’俺老爹仰天悲呼,几近疯狂的边缘。他猛然转过身,两眼凶光毕现,死死盯着逐日神君,一字一顿道,‘我、要、杀、了、你!’此时的他已是强弩之末,力量几近枯竭,面对着百万敌军以及天神一般威凛的逐日神君,他自知九死一生,便将生死置之度外,临死之前,只求能够把逐日神君击杀,黄泉路上好给天天一个交代。

到了这等地步,俺老爹已经没有了选择,准备施展出血暴术与敌人同归于尽。‘蓬!’的一声,诡异的情景便出现了,只见俺老爹的身体忽然冒出一团血色迷雾,冷电萦绕,嗤嗤之声连绵不息,犹如血日升空,他整个人慢慢飘浮起来。血雾越来越浓,冷电越来越盛,瞬息之间,俺老爹便被吞没,再也看不见他的身影。晴天碧空,众人唯见一朵血色的劫云悬空旋转,邪异无端。庞大的气势陡然降临,将众人死死压制,武功稍弱之辈,根本就失去了反抗能力,沦为砧上之肉,任由宰割。

‘不好!’逐日神君忽然心感不妙,‘先下手为强,后下手为遭殃,这小子施展的什么邪术?如此诡异,威力肯定非同凡响,绝对不能任由他成功施放出来!’凌尚四肢发达,头脑也不简单,他是明智的,而且不是那一类自视清高、面子比性命看得还重要之辈,他当机立断,选择了先发制人,只见他大喝一声,‘看箭!’手指一放,尖锐的呜啸之声蓦然响起,只见一道流矢状的金芒破空出现,势吞山河,白虹贯日似的射向半空中的血色劫云。

‘噗!’的一声怪响,猛见劫云中掉下一人来,扑通一声,落入滚滚奔腾的蓝河之中,只溅起了几朵水花……哈哈,幸亏有‘逐日神君’射了这么一箭,不然,血暴术一旦成功释放出来,只怕俺老爹便会灰飞烟灭,就不会有俺南山贼在此叽叽喳喳啦!嗯,俺老爹落入蓝河之中,当然没有被淹死。凌尚那一箭号称逐日神箭,当然不是靠吹嘘地,一箭洞穿了俺老爹的胸膛,不过幸好没有命中心脏要害。俺老爹只是昏死而已。

每每生死存亡的时刻,一旦俺老爹的本体陷入沉睡,灵魂寄宿的天雷魔便会苏醒过来。就在敌人以为战争已然结束,准备鸣金收兵的时候,倏然,一声苍劲的龙吟直上云霄,震颤着众人的灵魂。犹如沸水翻滚不已的蓝何之上蹿出一条庞巨的溟水苍龙,龙首之上傲然站立着一人,神情睥睨,如像命运大神高高在上,又仿佛死亡之神,散发着威严的气势。众人张口结舌,惊骇欲绝,茫然不知所措。

天雷魔乃杀戮之魔狂,此次苏醒过来,他没有多说废话,冷冷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尔等蛮夷之族竟敢欺我华夏民族?死吧!统统给老夫下地狱去。次——元——裂——空——斩——’一匹光华夺目的剑影横亘而下,直劈逐日神君。

凌尚被气机牢牢锁定,躲避不及,举弓格挡,欲凭奕天弓的坚硬赌上一把。

轰的一声,地面出现一条可怕的裂缝,黑幽幽,其深不知几何?逐日神君连人带马消失不见,不知是被轰入了地底?抑或化作了虚无?生死难卜!如此恐怖的攻击,完全脱离了凡人的范畴,不是神仙,就是恶魔。不管是神仙,还是恶魔,在凡人看来,都是可怕的存在,根本无法抗衡。浩浩百万雄军,随便一个上仙阶的高手覆手都可以灭之,就更别说一念毁天灭地的神阶高手是何等的恐怖。面对着天雷魔的庞大气势,百万敌军根本无一人兴起反抗的念头,人人自危,胆战心惊,气恐意怯。‘快逃啊——’不知何人喊了一句,顿时场面就乱了,纷纷丢兵弃甲,夺路而逃,相互践踏,死伤一片。

‘风——刃——散——’天雷魔似乎要赶尽杀绝,不打算放过一人。呜呜异啸,无数道青色的风刃铺天盖地而来,嗤嗤之声纷乱不绝,鲜血洒满长空,残肢漫天飞舞,哭爹喊娘之声此起彼伏。血腥,残忍,绝灭人圜,修罗惨景出现于人间。

‘邪——龙——降——’天地一暗,电闪不已,雷鸣不息,邪恶万状的雷龙再次降临凡世,无可阻挡,凡身肉体在它的爪牙之下统统化作了青烟消散。

三天三夜,蓝河之阴,方圆十里成了雷池一座,雷霆万钧,轰鸣不绝,寸草不生,死气沉沉……

到了第四的清晨,当俺老爹清醒过来的时候,他胸膛的创口已然完好如初,浑身上下无痛无伤,生命力旺盛之极,只可是,他两眼空茫茫,已经是心灰若死。前路漫漫,他不问去处,随波飘流。为了忘却心中的伤痛,素来滴酒不沾的他开始汹饮暴喝,整天流连于市沽,忘返于酒楼,终日沉醉,无一刻是清醒。

某一天,不知不觉,他竟然又来到了南佛山。那时天刚黑,他一晃一摆、漫无目的地行走着。冷不丁,突然路旁的树林里蹿出两个蒙面的黑衣人来,手中大刀明晃晃,十分锋利的样子,一人开口唱喏道,‘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打此过,留下买路财。嘿嘿,赶紧把钱献出来!’此情此景多么熟悉啊!恍惚间,俺老爹还以为又回到了几年前那一个屈辱的傍晚,心中莫名一突,怒从胆边生,大喝一声,‘找死!’伸手一巴掌甩将出去,啪的一声脆响,开口说话的那名劫匪被扇得原地打起转儿,如陀螺,兀自转个不休,扑簌簌,血牙落了一地。

另外一名劫匪看出势头不妙,转身拔腿就逃,竟弃同伴于不顾,如此不讲义气的败类,俺老爹心中最是憎恨,两步追了上去,狠狠一飞脚便将之踢到九天云霄,落将下来的时候,不巧挂在一棵大树的枝丫上,是生是死,俺老爹就没有去理会啦!

这么一闹腾,俺老爹心中忽然有了一些明悟,同样是遭受打劫,几年前的屈辱境地与现在的强势完全是截然迥异。武力,绝对的武力!人在江湖飘,没有足够的武力,便只能够任由他人凌辱蹂躏。若那时,如果他拥有能够压制百万敌军的武力,或许就能够带领着闻天天等人杀出去一条血路,他们便不会枉丢了性命……

一直浑浑恶恶,借酒浇愁的俺老爹便在这时,心中忽然明确了新的人生目标——攀登武学的巅峰。他一直是喜武成痴,因武废食,但之前的他从来没有过一刻像现在这般坚定信心。他心下已然作好了打算,准备即日起程回玄冥教总坛去,好好跟随老人家学习武学之道。

天色大晚,不急于赶路,俺老爹便寻找了一间破庙,将就过一宿。哈哈,南无阿弥佗佛,南佛山嘛,什么不多,就匪盗和破庙最多。睡至三更半夜之时,忽然一阵纷乱的声音把俺老爹吵醒,双眼睁开,亮堂堂一片,错以为天色大亮了呢!‘小白脸恶贼!爷爷报仇来了,快快出来受死。’这声音叫得十分洪亮,却是含糊不清晰。漏风嘴?无齿之辈?俺老爹愣神了好半会,才明白所以然。原来却是那一位被他一巴掌打得满地掉牙的劫匪带人复仇来了。

好梦被扰,俺老爹自然是不爽,一听是那名不知死活的恶徒又来纠缠,当下无名怒火冒高三丈,嗖的一声,白鹤冲天,从漏顶的破庙蹿了上去。‘想逃?快!放箭射死他。’无齿恶徒漏风的声音叫嚷着。周遭明晃晃,一片火把将破庙团团包围住,水泄不通,光线耀眼刺目,俺老爹还没有适应过来,漫天箭支嗖嗖破空射来,急如流星,密似蝗群,如此狂风骤雨的阵势,别说三头六臂,即便是千手观音,仓促间也是难以对付。想凭双手拨挡招架,倒不如引颈就戮来得干脆!

危险之际,俺老爹急忙将腰带扯了下来,旋身挥舞,如春蚕吐丝,瞬息之间把身体严严实实包裹起来。嗤嗤之声连绵不绝,灰色腰带织成的蚕茧眨眼之间便被射成刺猬,没有惨叫之声,灰茧之内的俺老爹生死不明。众人纷纷停止了射箭,认为目标十有八九已死,没有必要再浪费箭支。

倏然——

蓬的一声大响,兀自旋转不息的‘刺猬’猛地爆炸开来,箭矢激射乱飞。

啊啊啊……

惨叫之声蓦然响起,令人毛骨悚然,火把纷纷坠地,敌人倾刻间倒下了一大片。

并非俺老爹生性残忍嗜杀,实在是闻天天等人之死对他的刺激不小,心情压抑,自然需要发泄一番,再加上状元梦毁于恶贼暗月双龙之手,他内心深处对匪徒恶盗之类乃是憎恨到了极点。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们不来招惹俺老爹还好,一旦冒犯了他,必是誓死纠缠,下手更是不留情面,十倍报复之。

半空中,碎布飘扬纷飞,俺老爹站在破庙的勾角之上,他的神情狠厉,犹如深渊恶魔,冷冷道:‘汝等恶贼,何门何派?快说!’与其让贼人无穷无尽地搔扰,倒不如直捣黄龙,将他们的老窝一口气端了,岂不省事?他准备打探清楚,待天亮了就杀上他们的大本营去。

一名贼人有些底气不足地道:‘大爷我等乃是双龙会的人,小子,也不去打听打听双龙会是什么地方?胆敢得罪我们,哼!有种就在这里别跑,等我们龙头大哥来了,看怎么样收拾你,小样滴,哼!’狐假虎威,自己不行,就搬出别人来吓唬,俺老爹从心底瞧他不起,嗤之以鼻,冷然道:‘何需你们劳师动众?天亮之后,敝人自会登门领教。滚吧你们,回去告诉你们所谓的狗屁大哥,叫他做好准备。现在,敝人还想多睡一会儿觉,希望你们最好不要再来打扰,否则,哼!后果你们自己清楚。快滚!’一名贼人悻悻叫道:‘风紧,扯呼!’仍有性命在的贼人暗自欢庆,没有替死者收尸埋骨,兀自夹着尾巴灰溜溜地落荒逃去,如丧家之犬。

罪魁祸首的漏风嘴到底有没有丧命?俺老爹便不清楚啦,因为没有再听见他开口说过话,也许是死了,也许没有死,只不过他自知连累了大把兄弟的性命,无脸向上头交代,于是玩神秘失踪。

双龙会乃南佛山盘踞着的四股势力之一,龙头大哥有两人,是一对结拜兄弟,江湖上并称为双龙剑客,老大‘吸龙剑’胡曼衣,老么‘莹龙剑’皮中若,据说两人剑术通玄,乃先天阶的高手。

俺老爹那时的功力最多也就后天阶的后期而已,实力对比悬殊,差了不是一招半式,而是输了一大截。可想而知,俺老爹贸然闯上双龙会的大本营,简直就是自寻死路。不过俺老爹仗着逍遥游步法的玄奥以及北溟空劲的诡异,愣是教他拼上了几十招。

毫无悬念,最终的结局当然就是以孤身涉险的俺老爹败北收场。不过双龙剑客并没有如何为难他,反而极力拉拢收买,邀请加入他们的双龙会。嘿嘿,当然咯,双龙剑客并非池中之物,胸怀大志,一直暗中招兵买马,厉兵秣马,准备一举并吞其他三家势力,一统南佛山的黑道绿林,对于俺老爹这等身手不错、潜质无限的人物,他们自然是不肯放过啦!

要么横尸躺倒,要么加入双龙会,两权相害取其轻,俺老爹只好加入了他们的行列。并非俺老爹贪生怕死,只是要死也要死得其所,无价值的死亡,乃是人生最大的悲哀。

哈哈,造化弄人,俺老爹素来对盗匪一类憎恨到了极点,到头来,却要他与盗贼为伍,奈何!奈何!从那里跌倒就要从那里爬起,为了增强自身的实力,俺老闻鸡起舞,苦修不辍。转眼半年的时间就过去了。刻苦,勤奋,汗水,加上双龙剑客的从旁指点,俺老爹终于突破,达到先天阶的前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