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弈天弓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240字
  • 2019-04-30 20:00:00

七天七夜,以清和镇为战场,真假胭脂盗展开了一场殊死竞逐。樱桃嘴一方占尽天时、地利、人和,若最后无法取胜,岂不是没有道理?奈何苍天不灭冒牌的胭脂盗,最终还是教他逃脱遁去,只断了一臂,功力或受影响,却不防碍他继续为祸武林。悲哉!老天无眼,好人灾难不断,小人得志甚猖狂。

七天七夜,俺老爹生活在魅影山庄,衣食不愁,行动自由,却是出生二十几年来,过得最美好的一段日子,每餐山珍海味,尽情吃喝;满园秀色,美女一抓一大把,环肥燕瘦,大家闺秀,小家碧玉,看得眼睛花绿花绿,恍惚间,俺老爹只以为生活在仙境,忘却今夕是何年!

虽然梅千雪、南官小凤等美女对他颇有微辞,成见很深,见面横眉竖眼,冷嘲热讽,却有樱桃嘴、豆子眼等兄弟帮护着,不至于太凄惨。平时彼此间斗嘴较劲,但对付冒牌胭脂盗之时,却是能够同心使力,日子倒也过得充实。

而让俺老爹郁闷不解的是,梅傲天、梅千雪等人对他的态度不冷不热,一有机会极尽挖苦讽刺之能事,但他们的父辈,梅影、水月师太之流却是对他十分敬重,甚至是有些恭敬过了头,而带了几分畏惧,每次见面,他们一口一句‘上仙!上仙!’叫着,似乎真的当俺老爹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对待,对俺老爹有求必应,好吃好喝供奉着,美婢伺候,丝竹绕耳。降生以来,俺老爹几曾有过这般的优待?这使得他飘飘欲仙,以为在梦境,或到了仙境;这也是造成梅千雪等年轻一辈对他的忌妒与排斥。

‘非亲非故,为何如此奉承自己?他们到底有何居心?’俺老爹心下诚惶不踏实。嘿嘿,不仅俺老爹心中不解,梅千雪等小一辈也是十分困惑,‘这叫羊癫疯的小子也就脸蛋稍微有些俊秀,还不是一只鼻子两只眼睛,又没有长着三头六臂,这些有头有脸的前辈高人缘何却敬畏于他?’

哈哈,不怪他们疑惑不解,因为在俺老爹进入魔异状态大发神威的时候,他们都是昏迷中不醒,没有见识到当时天雷魔的狠厉手段,当然便不会惊悸后怕。

俗话说,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除恶务尽,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冒牌的胭脂盗一日不除,不知将有多少良家妇女的幸福断送在他的手上。打铁须趁热,杀敌就该趁他病要他命,冒牌的胭脂盗新断一只臂膀,功力受损,信心必受打击,正是索其性命的好时机。众人一合计,决定穷寇追到底。于是乎,一场千里追击战便上演了。

奈何胭脂盗警戒如猎犬,狡猾胜狐狸,又有一大帮狗朋狐友相助,大大小小交锋不下百余场,每次却都教他侥幸逃脱,但众人根本没有半点气馁,屡败屡战,舍命相陪,只看见胭脂盗如丧家之犬惶惶逃蹿的狼狈模样,心下也已足慰。到了后来,众人竟然恋上这种刺激的追捕生涯,反而不急于将之诛灭,萌生了猫戏鼠之心,只将他逼得狼狈逃命,无暇做那龌龊的无耻勾当即可。

人非圣贤,孰能无情?一群男男女女一起经历风风雨雨,岂无人不情愫暗生?两情相悦者,恩恩爱爱,携手天涯,羡煞神仙,鹰钩鼻与南宫小凤,浮虹剑与量天尺都是让人羡慕的一对儿。但有单相思者,其情之苦,却不足为他人道也!俺老爹便是无法抑制地钟情于精灵古怪又刁蛮泼辣的梅千雪,奈何情之一物,妙不可言,最讲究缘分,勉强不来,也求不得。

苍天爱捉弄苍生,往往自己所喜欢的人都不情归于自己。俺老爹喜欢上梅千雪,梅千雪却从心底流露出对他只有厌恶。梅千雪喜欢的人乃是樱桃嘴,但樱桃嘴似乎对男女之情并不感兴趣,倒是对兄弟之情看得很重,无时不刻与俺老爹粘乎在一块,真让人怀疑他的性取向是否正常?哈哈,难道他樱桃嘴的性取向当真有问题吗?不!他正常得紧,心灵绝没有丝毫扭曲……嘿嘿,流氓老弟,刚才你不是怀疑樱桃嘴女扮男装么?嗯,现在俺就十分肯定地告诉你们,不错!樱桃就是女扮男装。不过,当俺老爹知道她是女儿之身时,一切却都晚了。

当樱桃嘴躺在他的怀中香消玉殒的那一刻,他才明白,原来自己却是喜欢着她的,只可惜一切皆太迟了!问天无语,欲哭无泪,悲痛中,他陷入了疯狂,疯狂杀戮中,他再一次进入魔异状态,无尽的疯狂,无穷的屠戮,伏尸千里,血流成河……

嗯,事情说得详尽一些,是这么样的,炎黄历九百八十四年,深秋时节,北疆的天武国联合西域的巨丞国,出兵一百八十多万犯我们华夏国的边境,图谋不轨。

那时夏文帝刚驾崩,夏武帝新上位不久,朝纲不举,政势不稳,国力空虚,大敌压境,夏武帝尤忙于铲除异己,竟然无暇顾及,只靠边境大将闻战率领手下不足六十万的老弱残兵负隅抗战。

内乱不息,何以攘外?或许敌国就是看到这一点,才敢发动侵战吧!闻战便是樱桃嘴闻天天的爷爷。闻老将军这一辈子只单传了一子,那便是樱桃嘴的父亲闻业,只可是在樱桃嘴刚满周岁的时候,他却病逝。可想而知,闻战为了子孙后代能够继承他的荣誉,便将孙女闻天天当作男儿来培养。

兵力悬殊,这战根本就无法打,闻老将军苦苦支撑,心力交疲,竟是一病不起。作为闻家的唯一传人,樱桃嘴责无旁贷地挑起重任,只是她一介女流之辈,虽然智慧不凡,性格坚忍,兵法运用也是十分娴熟,只奈何敌我双方的兵力实在过于悬殊。

蓝河一战,号角冲天,烽火连天,杀声震天,撕杀场面之壮烈,天昏地暗,鬼哭神惊,仙魔侧目。混战中,豆子眼、鹰钩鼻、苦瓜脸相继殒命,而俺老爹和樱桃嘴亦深陷敌阵之中,身上飘红挂彩,兀自杀红了眼,状若疯狂。

此等万人混战的肉搏杀戮,都是以硬碰硬,根本投机取巧不得,俺老爹空有一身巧挪细腾的轻身功夫,却是半点施展不出来,骑着战马,挥舞着厚背斩马刀,大开大阖,一招横扫数人,只是敌人如潮水,一批刚刚倒下,接着又扑上来一大群,悍不畏死。渐渐地,胯下的战马露出疲态,冲锋不速,而俺老爹和樱桃嘴也已有些体力不支,敌人的气焰却更加嚣张。

前方五十步,蓝河之水奔流若飞,波浪翻滚,涡漩汹涌;而身后乃是百万敌军,凶焰尘上。背水一战,不是敌死,便是我亡。

“咻!”的一声,混乱中,不知何处射来一支劲弩,破空飞行,所过之处空间发生扭曲,空气炽热燃烧起来,穿行的轨迹便似一颗火流星,速度之快,威力之强,不言而喻,无人敢置疑。

嗤的一声,劲弩洞穿了俺老爹的左肩头;噗的一声,紧接着又贯穿了樱桃嘴的心脏,去势不减,没入空茫之中。乌金战甲、玄铁护心镜便似一张薄纸,在劲弩的面前不堪一击,可想而知,放箭之人是何等的臂力?心脏乃人体要害,受此重创,樱桃嘴的生命已然到了尽头,她兀自咬紧牙关,尽管刺痛入骨,也不吭一声,身子却是摇摇欲坠。‘不——’俺老爹痛呼大叫,飞身过去将之扶住。

这时,敌人忽然停止了攻击,扬起手中的兵器,众口齐呼,‘逐日神君,万岁!逐日神君,万岁!……’呼声震天,士气高扬。人马忽然左右一分,让出一条四骑并驰的路来。只见一名昂藏八尺的巨汉骑着一匹神骏非凡的枣红大马越众而出,身披耀日金铠,手执一张黑黝黝的玄铁巨弓,威风八面,神气凌人。

他轻蔑地横了俺老爹一眼,冷声道,‘小子!在本将军的逐日神箭之下,能够一箭不死,十几年来,你是第一人。且再接我一箭!”两指扣弦,双臂一张,便将一张黑沉沉的巨弓拉成满月。竟然没有箭支?难道是空气箭?或如舍生剑一类的能量箭?高手!射箭中的高手,手中无箭,心中有箭,箭神之箭无处不在,无坚不摧。

‘逐日神君’凌尚,乃天武国数一数二的风流人物,天生神力,举目天下,能够把神兵‘奕天弓’轻易拉开的,只怕也就他一人啦,逐日神箭出,据说中天的烈日也能够射落,而俺老爹和樱桃嘴中箭之后,竟然没有爆体而亡,堪称是奇迹!只可是樱桃嘴被击中要害,生机已然断绝,命不长矣!俺老爹只觉得怀中的身体的生命如流水渐逝,慢慢变冷,悲痛无状,忘之言语,欲哭无泪。兔死狐且悲,平生第一个相交莫逆的朋友就这样眼睁睁看着死在自己的怀中,而自己却无能为力,岂叫他不悲愤伤心且深深自责?

樱桃嘴气若游丝,若断若续道,‘风大哥,谢……谢谢你!生、生命的尽……尽头,有你相陪,天天死而无憾!告……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其、其实天天乃女儿之身……我、我好恨啊!这、这一辈子过得好尴尬,无缘与风大哥你、你白头偕老……但、但愿下辈子就让我做一个真正的男儿,与风大哥你一起啸傲江湖……’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两眼一闭,气绝身亡。人生若被强迫,无法为自己而活,那么,这一生就十分痛苦,或许死亡对她而言,才是最好的解脱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